杂牌军也爱国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7 15:49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将军】这是我们头讲的,他的朋友父亲的故事。他朋友的父亲是个当兵的。头朋友父亲所在部队的头,就是我故事里说的将军。他是不是将军我拿不准,不过这样叫他应该不亏。因为第一解放前军衔比较混乱,尤其是杂牌,甚至手下

【将军】

这是我们头讲的,他的朋友父亲的故事。他朋友的父亲是个当兵的。

头朋友父亲所在部队的头,就是我故事里说的将军。他是不是将军我拿不准,不过这样叫他应该不亏。因为第一解放前军衔比较混乱,尤其是杂牌,甚至手下有几百人就敢叫中将少将的,第二是这个军人的行为无愧于将军的称谓。

说了,他是杂牌的领导。队伍有多少人头也没搞清楚,估计大概是一个团的规模。民国时期,不是所有的杂牌军人都是糊涂蛋,也有像张自忠将军那样善于带兵练兵的人。我们故事里的将军也是。吴起为士卒吮疮,士卒战不旋踵。这位将军在自己的队伍里也极有威信。

抗日战争,一切真正的军人无不抱必死之决心。将军奉命率军与日军血战,上千人的队伍打到不足二百,将军也战死在前线。

参谋长带着队伍,奉命撤退到后方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等着他们的正牌军的枪口。不是要杀他们,而是说接到上峰的命令,此部队作战不利撤销番号就地遣散。

这群人听完就疯了,派来缴械的正牌军,没想到这200来人居然还敢反抗,来缴械的只有一个连,哀兵必胜,居然让他们重开一个口子,暂时保住了队伍。不过参谋长也牺牲了。

剩下一百多人商量去路。回去是回不去了,缴械的一个连好对付,但是国军方面马上会派来更多的队伍,而且他们现在已经算叛军了。商量来商量去,最后一咬牙,不如去投日本。他们掉过头反向东走。

此时已经是晚上,干过一个山坳,他们发现前面的山峰上站着个人,背着月色看不清楚脸。他们此时已经是日暮穷途,不在乎倒行逆施。前面开路的士兵抬手就是几枪,那是明显中弹,但是还是站立不动。

他们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心想这不是死人就是鬼,不管是死人还是鬼,反正他们都不怕,端着枪一个冲锋上去。走近了才发现,站在月下的是将军。

这些人全愣住不知所措,将军往他们的侧后方指了指,看样子是想让他们去那个方向。带队的忍不住了,说不是弟兄们想当汉奸,是老蒋不让弟兄们抗日。将军挡在前面,只是指那个方向。

有几个人胆子小,偷偷从山下想绕过去,将军一抬手,不知道从哪里凭空飞来石头,打的这几个头破血流。大家相互看了看,说长官不让我们当汉奸,我们就不当,大不了回去是个死。将军冲他们行个军礼,不见了。

这些人向将军指示的方向退去,很快被那个防区的国军打个包围。奇怪的是只是缴械,没伤害他们。

后来他们才知道,缴他们械的那个团长晚上收到将军的托梦,俘虏他们之后,把他们的事情报告给战区长官。长官很有名,是桂系名将李宗仁。他指示不拆散编制,按一个整连使用。8年抗战,将军这一个团最后活下来的不到十个人。其中包括头朋友的父亲。

90年代末,他老人家得了老年痴呆。几乎记不得任何事情,但是还可以清晰地报出自己的番号。

【兵痞】

这是一个大学同学听他大爷爷讲的。大爷爷就是他爷爷的哥哥。

长时间的军阀战争造就了兵痞这类人。他们当兵完全是为了吃粮,如果说有什么吃粮以外的想法,就是希望找到机会抢劫一下。

一般来说他们的战场生存能力是极强的。这一方面由于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另一方面是兵痞们只要有一点机会就马上临阵脱逃。

我同学的大爷爷就远距离的观察过一个兵痞,综合后来兵痞部队找来的情况,他还原出来当时这个兵痞的故事。

兵痞们参军一般来说都是不得已,只要有当土匪的机会,他们都不会去当兵。但是在举国抗日的情形下,他们这一伙土匪被国军收编了。国军也防备着他们,把他们拆散到各连队。

交战起来,虽然国军打得很英勇,但是实力到底差太多了。上峰不得不下令撤退。兵痞所在的连队负责断后。

且战且走,仗着路熟,连队把日本人甩开一段。一点名,发现除了兵痞大家都在。有人报告脱离敌人以后,还曾经看到兵痞,连长知道他又临阵脱逃了。这时候也顾不得和他生气。稍事休息整顿队伍又走。

走到一个地势很险要的山口。连长下令在此布防。以连长的推算。至多一个多小时,日寇就会追到。为了掩护大部队,全连打算在此战死。

但是直到三四个小时以后,夜已经很深了,日寇还没有来。连长他们很奇怪。正在和几个排长商议下一步的计划,只见远处飞来一团火光。

没等警戒部队开火,火光已经到了他们面前。这次看清楚,火光其实是暗绿色的,火光的中心是被炸断双腿的兵痞。

兵痞在火光里绕着他们飞速的转圈,脸上表情很焦急。看口型是叫他们快走。这时候大家都已经知道,兵痞是做了鬼。那么他就是来报信的。既然已经迟滞了日军几个小时,那么断后的任务算胜利完成。连长下令立刻开拔。兵痞从火光里向着日寇来的方向飞去。

后来抗日胜利了。兵痞所在排的排长,那时候已经是营长了。又来到这个地区驻防。特意打听。当地有当时在山上避兵的山民,包括我同学的太爷爷说。那天下午听远处一声一声的,断断续续的响起枪声,夹杂着小日本的叫喊声。持续了很长时间。

后来小日本开了炮,枪声才停下来。晚上他们不敢回村,还是伏在山林里。看见山下路上,有绿光远远在小日本附近出没。小日本不得不加强警戒。搜索前进,所以前行速度很慢。

营长大致勾勒出当时情况。兵痞一开始是要做逃兵的。但是逃走以后,恐怕良心不安。很有可能,也是几乎快和小日本遭遇,使他没有时间再去追部队。于是索性拼了。

兵痞利用险恶的地形,熟悉的环境和精熟的军事素养,狙击小日本。一个好的狙击手,完全可以消灭行进中的小部队。兵痞虽然是业余的。但是也令日军的前锋头疼不已。日军应该是动用了迫击炮,才算解决兵痞。

兵痞的鬼魂向连队报信之后,又回去做小日本的疑兵。

兵痞打了一辈子仗,终于在生命的最后一天成为了士兵。

【戒烟】

还是关于川军的故事,还是同事的爷爷讲的。

川军当年号称双枪军,一杆步枪,一杆烟枪。同事爷爷的友军也是川军,他们那个营的瘾头更大。

一次这个友军负责布防一个区域,上面也知道他们的战斗力,把一个不很重要的地方交给他们防守,可就是这样的地方,几乎也差点出事。

他们防区在山区,当中有一座桥,这桥如果毁掉,就可以迟滞日寇几天。但是同样自己这边进攻过去也就不方便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桥不能炸。但是在桥的关键部位,他们也安置好了炸药,而且是先进的电触发炸药。

日军向他们发动了一次攻击,这是试探性的,但是这支队伍也打得很苦,因为日军的确有侧翼迂回的意图。营长判断失误,叫全营撤退到第二道防线,留下一个班做后卫,过桥以后立刻炸桥。

班里不全是士兵,还有一个当地的向导。

班里的战士跑回来,说炸桥的任务,班长要独自完成——要战士先过桥到一个山口去占据有利地形。注意,向导可没回来——。一会一声巨响,桥被炸断。过了几个小时,向导独自回来,说班长因为战斗时候打得比较激烈,没有过足瘾,等到上桥去炸桥的时候,已经哈欠连天,手麻脚颤了。一个动作失误,他把电发火的必要装置掉到桥下,这桥下不是水,是几十米高的悬崖。这时候眼看日军追来,班长一横心,趴在炸药上,引爆了自己身上的手榴弹。

全营的气氛很沉重。晚上大家正在第二道阵地上做最后一边检查,只见班长远远地走来,营长先迎上去,只见班长是飘在空中,有去声无回声的喊,兄弟们,把烟戒了吧。

如是喊了几遍,班长才慢慢消失。全营泪流满面。营长江湖出身,血性十足,但是考虑事情不周全。此时他热血上涌,喊戒,谁不戒谁是龟儿子,老子日他先人板板(这是我同事学他爷爷的,他就这几句四川话学得像)。跟着就把烟枪砸了,全营也热血沸腾,砸了烟枪。

太欠考虑了,即便是平时,一个集体要戒烟,也要分批次来啊。这下不用日寇来打,第二天早晨,他们都瘾得起不来,营长躺在地上手里拿着枪还在喊,谁抽老子毙了谁。

多亏桥被炸断了,日寇第三天晚上才过来。这期间那个向导跑回村子去,把事情一说,动员附近几个村子的青壮年赶来,还好这里的青年多是猎户,总算会用枪。

日寇很狡猾,摸着黑过来了。要是没有意外,根本这些瘾得起不来的兵,和没打过仗的山民发现不了。但是意外就发生了。日寇正走着,忽然发现自己队伍尖兵前有个发亮的人型。不即不离的,日寇因为是偷袭,也不敢打枪,叫几个人过去按住人形吧,他又飘得极快。很快,守阵地的山民也看见了。他们没多想,认为这是小日本的新武器,顿时阵地上枪声大作。

这些青年别的军事水平不行,打枪都是高手,人形也怪,专往日寇的军官,掷弹筒,机枪前面飘,日军根本组织不起火力,最后只得狼狈撤退。以后也没再从这个侧翼出现过。

日军退走,人形飘过来,大家看到是班长,越来越淡,慢慢消失了。回到村子,当然此事传开,村里的神汉——可能和北方的顶仙的差不多——听完却连说可惜。大家问怎么了?他说本不是一路的,人自然不能参与鬼事,鬼也不能参与人事。可能是这里的地气或者别的原因,让他的魂魄加强了力量,参加了人间的战斗。但是它本身,也一定会魂飞魄散。

神汉说这事的时候,也有营里的士兵来村子休养听到,不但士兵听了着急,就是村民也都求他想办法。神汉说办法倒是有,只不过我不能强迫。大家急忙问什么办法,他说至少要七个孕妇的血液来做法,可以保证它鬼魂正常轮回。但是从这以后,这七个孕妇和她们以后生下的孩子,一生都会体弱多病。

营长听到这个消息半天没说话。他是个粗人,要是放在以前,立刻会去捉七个孕妇来。现在他可想到自己是守土有责的军人,不能再祸害百姓。一夜没睡,第二天黎明营长刚要迷糊一会,传令兵跑进来:外面来了十来个孕妇。

这都是附近十几个村子的,都是自愿来的。营长出去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他叫全营集合。一块给孕妇们行了个军礼。

班长如何重入轮回同事的爷爷没讲,反正是轮回了。他老人家的一句话却让同事一辈子忘不掉“川人从未负国,国人绝不负川。”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