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村支书讲的故事:破四旧时的诡事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7 15:49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这件事的时间应该是在文革时,当时上头下令破除封建迷信,全国四处大搞破四旧的活动,红卫兵们个个都如同打了鸡血,挨家挨户,砸香炉,清牌位,推墓碑,捣神庙。到处红旗飘飘,我所在的那个地方,是比较迷信鬼神的,而且一直对于

这件事的时间应该是在文革时,当时上头下令破除封建迷信,全国四处大搞破四旧的活动,红卫兵们个个都如同打了鸡血,挨家挨户,砸香炉,清牌位,推墓碑,捣神庙。到处红旗飘飘,我所在的那个地方,是比较迷信鬼神的,而且一直对于墓葬比较讲究,墓穴都讲究围龙碟尾树碑,一般占地也要六尺见方。可见对死人是很尊重的。所以当时对挖坟扒碑,任谁心里都有点发毛,但上头有令,不得不去。

据说当时很多墓都推开后,见到那些尸骨。很多人回家后无缘无故的病倒,说胡话。当时听爷爷说,说不怕的都是扯的,个个都互相推委。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心里很相信一样东西,所以一旦触及这个底线,就容易对自己起心理暗示,应该属于心病的范围。

当时村支书正值三十壮年,一身热血,又是文化青年在外读过几年书的。从来就不相信这些东西,特别是对于毁林修坟之事特别厌恶,认为此风不刹不行。于是对着一众年青小伙一顿臭骂:敢明儿天天给我再背十遍语录去,你们要记着所有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有毛照耀的地方,就是有鬼也立马化为青烟。倘有怀疑的一律按牛鬼蛇神处理。

在压力之下,怕归怕,各人还是战战兢兢地继续。村支村感觉如此还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人的问题。恰逢当时村里的村委办公农化楼比较破旧。于是,心生一计,命众人将所有的己推倒的石碑,坟砖全部集中起来,加以利用,用来重新修建一间房子做为村委办公楼。据当时人讲,那些坟砖,有很多都是在地下埋了几十年的,黑乎乎,有些时间还不久的就沾着尸水,拿起来都滑手,触手冰凉。经水洗后堆在农化楼前面,仍隐隐飘着一股散不去的恶臭。

但在村支书的强硬坚持下,三个月后,这间用坟砖做墙,石碑为地板,原农化村拆掉后的木料瓦片为材料的房子就建好了。修好的当天,村支书还特意动员全村的红卫兵到里面开会做思想教育。

因为当是的村委用来办公之外,还放着各个生产队的农具各种东西,所以晚上是需要人守夜的,原先在农化楼的守夜人,打死也不肯在新建的这间房子守夜。在动员大会上个个都喊着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红卫兵,一提守夜的也一个个都禁了声。村支书看到这里,骂道:一个个瓜娃都是这个熊样。枉费党和毛的一番教导。骂归骂,由于无人愿意守夜,于是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村支书的身上。

当晚,村支村晚饭后,拎着半斤土火烧就悠悠着往村头村委的房子走去,那晚没有什么月光,那会的农村也没路灯。黑乎乎一片,走到门口,就己闻到那股还没散去的隐隐恶臭,村支书骂道:甫领母洗不干净,这些死囡仔偷懒。村支书嘴上说的不怕,心里也不信,但闻着这股味,看着黑乎乎的窗口,心里还是有一点发毛。

一进房门后,“哇呀”,村支书不由叫了出来退了好几步,从眼光看去,墙角的床边上飘着一个白色的影子,村支书也就一吓后回过神来,再看一眼,那白影子还是一动不动的在那里,定下心来走过来一看:原来是条白色蚊帐,不知哪个拿去洗了后把它撩起来绑在床边,看起来确像一个人形。

“妈的自己吓自己”村支书骂了一声。

马上所门反锁好并把油灯拨到最亮,看着明晃晃的屋子,心里又定了下来,卷上一卷烟草,慢悠悠的对着油灯吞吐起来。

一袋烟叶子吸完,己近二更天了,村支书伸了个懒腰走到床边脱了上衣准备上床歇息,农村的夜晚蚊子多,他正想把蚊帐解下来挂上去,突然,背后的蚊帐无风自动,迳自向他的脖子间缠来。

村支书反应还算快速,蚊帐一触及他的脖子时,他右手还拿着衣服,左手马上挡到脖子间,蚊帐似乎有一个很大力的人拉着,在他脖子缠了一圈后就拼命的收紧,村支书死命的想用两只手扯开,但蚊帐越收越紧,就这样相持了一会,他已经感觉呼吸开始有点困难了,快坚持不住了。

无意中,他看到放在床这的那些脱下来的衣服,他咬着牙,放开右手去拿这件衣服,然后猛力都身后甩了几下,呼的一声,蚊帐就松了下来,村支书回过身来来,身后居然一个人影都没有。

看到这里,村支书连吓带怕,冷汗直下,慌忙边夜直奔回家,回到家后二话不说,蒙着被子在床上发抖。第二天,就开始发起了烧,胡话不断,足足半个月。

故事讲完了,老村支书点起一烟,香烟袅袅飘过他沧桑的脸,他平静的对我们说:人生中,有很多解不开的事,你们可以不去信,但千万不要去亵渎。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