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场红点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6 14:09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这是我另一个朋友小华的父亲亲身经历的事。上个世纪70年代,小华父亲还是一个刚满18岁的年轻小伙。他没上过几年学,家里穷苦交不起学费,在家干了几年农活后,小华父亲的爹娘就求着村里的老吴收了小华当徒弟。老吴是干什

这是我另一个朋友小华的父亲亲身经历的事。

上个世纪70年代,小华父亲还是一个刚满18岁的年轻小伙。他没上过几年学,家里穷苦交不起学费,在家干了几年农活后,小华父亲的爹娘就求着村里的老吴收了小华当徒弟。

老吴是干什么的呢,是专门给人家杀猪的,乡下俗称“杀猪佬”。那个时候基本家家户户都会养猪,养到过年的时候,就杀了办年货。而杀猪师傅可是一个富的流油的职业,每到一家,杀完猪干完活,主家都会留杀猪师傅在家吃饭,那伙食虽不像现在丰盛,但是肉却是可以大口吃的。在那个年代,吃肉可是一件奢侈的事。吃完了饭喝好了酒,主家还送几斤肉给师傅带回去。

老吴能带着小华父亲一起出门干活,那不仅经常有肉吃,以后还可以自己当一个杀猪师傅,这可是很有前途的。

只是做这一行,杀气重,并且经常要赶夜路。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这夜路走多了,怪事也就容易碰上。

这天,老吴要到山那边的几户人家去杀猪,夜里两三点就带着小华父亲出发了,路远,要翻山呐。这山那边的村子,也是老吴的业务范围,村里几十户人家的猪,几乎年年都是老吴来杀。

所以啊,这路他熟。只不过山上有一个坟场,每次都要经过这个坟场,老吴自认为自己一个杀猪人,自然不怕什么鬼怪,也从没出过什么怪事。

话说老吴带着小华父亲赶着山路,他这还是第一次跟老吴去山那边干活。小华父亲背着杀猪凳,挎着放有杀猪家伙的包,打着手电,老吴则背着杀猪盆,两人默默走着。时值初冬,天气干燥,这天又是农历十五,天上有一轮大月亮,山上周围就算不打手电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走了七八里路,两人已出了一身汗,小华父亲远远望到前面隐隐有一些土堆。心下明白,到坟场了,心里倒是有些紧张起来,脚步不自觉的一停。老吴斜眼望来,沉声说道:

“不用怕,这里我经常走,你手电不要乱照,看着路走没事的。”

“哦,我们走快点吧。”小华父亲听老吴这么一说,心里也稍定了定神的说道。

等到走近后,只见山路弯弯扭扭,呈S型的从坟场穿过。两边各有数十个土堆,在土堆间有白雾忽隐忽现,阴深深的。走在路上,两旁不时路过一个个墓碑,有的墓碑离脚只有半米远。

走了数十米远,快出坟场了,小华父亲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前面七八米远的一个墓碑上方有两个圆圆的红点,鲜红光亮,暗暗发着红光,好似一双红色的眼睛瞪着他们。

这下,小华父亲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恐惧之下用近似呻吟的声音喊了一声:

“师傅!”

老吴走在小华父亲前头一米多远,听到喊他,回头望来。只见小华父亲哭丧着一张脸,眼睛直直的盯着斜前方。

老吴顺着小华父亲的眼光往那方向一看,猛的一睁眼,这时小华父亲忍不住的拿手电往那里一照,只见一个浑身漆黑的东西蹲在墓碑顶部,两耳竖长,双眼通红!竟是一只黑色的兔子!

“不要看,往前走,走快点!”老吴顿时脸色一沉的说道。

这时小华父亲哪还敢停留,跟着老吴快步走过那个墓碑,转了一个弯,出了坟场。也不敢回头望,这种情形下出现这么一只奇怪的兔子,还不怕人的盯着他们看,想不害怕都难。

好在不到二里路就到了山顶,两人三步并两步的下了山,到了村子里,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到了一户主家,招呼几个人把那头大肥猪往杀猪凳上一绑,干起活来。小华父亲则跟着打打下手,今天可要杀三头猪,得加快进度。

期间老吴跟村里人说了夜里遇到黑兔的事,村里人也觉得惊奇,但是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这样,杀完三头猪,天色都快黑了。两人自然是留下来吃晚饭,肉香酒醇,主家热情,一顿饭吃到晚上九点多,把老吴喝了个大醉。

晚饭时有另外两户人家找上来,说是明天也要杀猪,所以老吴把杀猪盆和杀猪凳都留在了村里,只让小华父亲把挎包背着带回家,里面都是杀猪的家伙。

小华父亲的扶着老吴,跟主家道了别,就往回走。老吴醉了,又是上山路,走的慢。等到了山顶的时候,都快夜里12点了。

小华父亲想起那黑兔,心里直打鼓,生怕再遇到,回家又只有这一条路,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赶。老吴经山风吹了一路,酒已经醒了不少。

再走了一二里路,到坟场了,老吴这时说道:

“小华,你拿一把杀猪刀在手里,等下子要是再看到那个黑兔,就不要管,一直往前走就行了。”

小华父亲听了,急忙掏出一把刀握在手里,这才心里稍安的往前面走去。

到了坟场边,刚转过弯,小华情不自禁的往先前那个墓碑一望,顿时吓的魂飞天外!

只见那墓碑上方,竟有四个红点,墓碑下面还有七八个红点,鲜红光亮,暗暗发着红光。

“啊!”小华父亲低呼一声的就想往回走,却见老吴借着酒劲骂骂咧咧的走到墓碑前,朝着墓碑就是一脚,嘴里还不停的骂着!

这一下,小华父亲更是心下大惧,还没来得及作何反应,只见那老吴突然侧着身子往地上一扑!好似被什么东西撞上了一样,小华父亲瞪着眼睛看去,老吴却挣扎的起身,仰着身体,双手在面前一阵乱划往外直推,从喉咙深处发出“唔……唔……”的声音,好似被什么人掐住了脖子一样。

小华父亲用手电照去,发现老吴满脸通红,再一照那墓碑,哪还有什么兔子。

小华父亲心念急转,突然想起手里的杀猪刀,壮着胆子跑上前,在老吴身前使劲划了几下,那老吴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小华父亲正想开口说些什么,老吴却一骨碌爬起来,用沙哑的声音急吼吼的喊了一声:“快跑!”,就带着小华父亲往来时的路狂奔而回。

两人一口气奔到山顶又跑下山,来到吃晚饭的主家,已经筋疲力尽。

主家赶忙把二人让到家里,问起何事,两人支支吾吾的不敢说,主家也没法,留了两人过夜。第二天上午,老吴和小华父亲也不杀猪了,两人顶着太阳翻山回了家。

几天后,老吴得了一场怪病,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才好,但是身体从此虚了,再也没有杀过猪。而小华父亲也没干这份很有前途的杀猪职业,南下打工去了。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