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宴席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6 14:09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我注意这个女人很久了。厚唇而大手,翘臀,眼睛是吊稍大杏眼,眉毛泼辣,鼻梁翘挺,脑门微凸,额宽。喜穿黑丝袜,咖色套装,胸前紧绷绷。xx写字楼里来来去去的一员,不见与谁同伍,喜欢去六街45号的珍菌王,喜食各类蘑菇。周身散

我注意这个女人很久了。厚唇而大手,翘臀,眼睛是吊稍大杏眼,眉毛泼辣,鼻梁翘挺,脑门微凸,额宽。喜穿黑丝袜,咖色套装,胸前紧绷绷。xx写字楼里来来去去的一员,不见与谁同伍,喜欢去六街45号的珍菌王,喜食各类蘑菇。周身散发孤傲气质,诱人清甜,多汁,是一颗熟透了的李子。我想,在床上一定叫的很爽。

这天我终于现身,棉质T恤,卡其色休闲裤,咖色皮鞋,没有抽烟,头发是新剪的圆寸,眉目清晰。

下班了,人陆陆续续挤了出来,她照惯例是最后一个,日已偏西天泛灰。

“我想请你吃顿饭。”我没有伸手拦截,那不礼貌。

“我为什么要跟你去。”她没有看我,只是在翻弄提包,原来是寻找一只铅笔,四色,螺纹,利落的把头发盘起来插上。

“因为我想请你吃蘑菇。”

她抬眼看了我一眼:“好吧。”

她不问我去哪,亦不问我名姓何如,仿佛知道这一切早有安排。我们没有坐车,只是沿着马路牙子顺着日光的斜度一直一直往前走。直到走到城西一个废弃的工厂。我指指二楼。

她看看我没有说话,先我一步走上前去,有劲的小腿噔噔蹬蹬踩着阶梯往上走。

我跟在后面,嘴角泛起笑意。

上到二楼她停下转身看我,似乎是在问我想去哪儿,我笑笑不语,走到她的前面给她引路。绕过两个空车间,我带她来到一个有门的车间前面绅士的为她拉开门:请。

她昂着头走进去。里面已经在正中央的未知布置了一个长方大桌,红色台布,烛台为三角铁架,上面是没有燃过的红烛,我拍拍手,几个黑衣素面的侏儒把菜端了出来我一一接过放在台面上,点燃红烛开启红酒。替她拉开椅子放好皮包。她坐下了,摆弄了一下有点歪的刀叉,哦,这是我的失误。

我按从左到右的顺序依次打开金属罩,露出芳香可人的食物。

各种蘑菇。她见过的,没见过的,烤的,烧的,焗过的,蒸的,剁成蓉的,塞进整鸡肚子的……总共尝试了十八种做法。耗时,七小时。每样都插了一叉子放在她面前的大碟子里。

她先喝了一口酒开胃,然后开始细嚼慢咽起来,嘴角不带油。恩,很有修养。

我一口都没有吃,端着酒杯一口一口啜着红酒,时而闻香,时而轻瞄她低垂的睫毛,如灌丛。

咀嚼完毕她拈起餐巾拭嘴,我起身走到她身旁,她没有看我:说吧,去哪儿做。

我笑笑不语,伸出一只手把她扶起来拉她来到车间最里面的一扇门前,让她闭上眼睛轻轻推开门:睁开你漂亮的眼睛吧。

她完完全全愣住了,像这扇门里面所有被冰冻的的女人一样速冻似的立在原地。

里面多多少少有二十几个被冰冻的黑丝袜职业装的女人,她们的头盖骨全都被利器掀掉,里面的脑液一滴不剩,她们眼珠空洞迷蒙。

我笑笑:你以为这些美味的蘑菇都是怎么种出来的?脑浆是最好的营养液。

她身后想起了不易察觉的微型电锯的呲呲声。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