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尸变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5 21:00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这是出海的第三天。唐子站在甲板上,仔细听着深蓝色的海水轻轻拍打着船身。半晌,他手搭凉棚眺望远方,目光极远处碧海蓝天合而为一,那里太阳正在缓缓坠入海底,残阳如血,铺满了海面。他满足地叹了口气,多年不见,这片海还

这是出海的第三天。

唐子站在甲板上,仔细听着深蓝色的海水轻轻拍打着船身。半晌,他手搭凉棚眺望远方,目光极远处碧海蓝天合而为一,那里太阳正在缓缓坠入海底,残阳如血,铺满了海面。

他满足地叹了口气,多年不见,这片海还是这么的美。

“看什么呢,快过来帮忙!”

“好嘞,这就来。”唐子闻言,连忙转身答道。

眼前瑰丽雄壮的景象并不能吸引船头正在收网的表哥,也对,他日日飘在海上,见得太多了。

唐子是一名大学生,今年暑假,他回到了老家舅舅家度假。作为这座海滨村子里为数不多的高材生,他12岁就随父母离开了村子去内地上了初中,一转眼快十年了。

唐子一回到家,放下行李与舅舅、舅妈简单寒暄了几句之后,就直奔表哥的房间,却扑了个空。

“你哥出海好几天了,估摸着今晚就回来。”舅妈在厨房里一边忙活着一边说道:“他算的可准了,知道你要来,今晚一定回来。”

表哥是唐子小时候最亲近也最崇拜的人物,那时候每逢学校放假,他都会带着唐子去赶海。花盖、玉螺、海蛎子,还有那五颜六色的贝壳,和表哥的身影一起塞满了唐子的童年。

果然,表哥在傍晚时分靠了岸。

多年不见,表哥越发的壮实了,黝黑粗糙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看来这趟的收获不小。

站在船头看到岸边等待的唐子,他嘴角的弧度又扩大了不小。

经过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和一晚上的秉烛夜谈,唐子与表哥多年未见的生疏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第二天,表哥便履行承诺,趁着大好天气带着他出海去了。

……

“一,二,三,走!”随着表哥一声大喝,两人齐齐发力,将网拉上了渔船。

唐子擦了把汗,瞧着网中千奇百怪的鱼虾,两眼放光地看向表哥。

这是他最喜欢的环节,每逢此时,脑子里装了整片大海的表哥便会一个个地道出这些鱼的名字和价钱,并且还会不时侃侃与其有关的神话传说。

可是这次表哥却不发一言,他盯着网里占大多数的一种梭型鱼,脸色一阵青白。

他突然大步走到船边,探头去看那幽深平静的海水,之后又抬头看了眼湛蓝色的天空,随即迅速地转身跑进船舱。

“唐子,快去检查旋窗、水密门,看看有没有关好!”

舱内传来表哥带着隐隐一丝颤音的喊声。

他快速地将舱内所有能活动的重物全部固定好之后冲了出来,见到唐子还拉着网,一脸困惑地站在原地,便面带焦急地大吼道:“快去!别管这网了!”

唐子一激灵,随即便扔下网,按照表哥的指示行动起来。

虽然有一肚子的疑惑,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他从没有在表哥身上见过那种情绪。

那是恐惧。

“快!把锚捆起来,捆好后去舱里去取救生衣和救生圈。”表哥拿着两个水桶急匆匆走过,发出一系列命令。

做完这一切,唐子走到船头,满头大汗的表哥手扶栏杆,凝视着远处乌云的天空和残阳,胸口仍在不断起伏。

半晌,他喃喃自语道:“难道是意外?”

一旁的唐子实在难以忍受这诡异的气氛,问道:“表哥,那网鱼有问题?”

他十分确定是那网鱼引起了表哥的反常。

“那是吞山鱼。”表哥回过神来,见到唐子一脸紧张与迷惘,便有些歉意地说道:“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鱼。”

“听老一辈人说,无底深海里有种上青下白、通体呈梭状的无眼小鱼,如果有朝一日这种鱼出现在浅海,就说明妈祖再也镇压不住海底的尸龙王,届时海龙翻身,渊气勃发,天倾海动,滔天的巨浪涌起,连山都可以吞没!所以,老人们把这种鱼叫做吞山鱼。”表哥的鼻头冒汗,用一种空洞的语气说道:“我本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没想到今天真的亲眼目睹了这吞山鱼。”

“呃,表哥,你看这万里无云,海风也小,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雨大浪吧。”唐子听闻这一切,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又有些好笑。

都什么年代了,那些神话传说听听图个趣味就好,也就这些偏僻的海边小村里那些朴实、文化水平低的村民会相信。

“不管如何,还是先回舱里换上救生衣。”表哥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眉头深锁道。

两人正要走回舱内,突然,船身一阵剧烈震动,两人猝不及防下双双摔倒在甲板之上。

剧烈的摇晃感传来,仿佛是海底有一只巨大的触手缠绕住了渔船,正在不断地肆意摇动着。

唐子双手撑着甲板,使劲摇了摇摔的七晕八素的脑袋,望向面前的表哥。

表哥却没有看他,而是用手指着唐子身后,目眦欲裂,继而发出了神经质般的大叫。

唐子悚然回身,只见天空、夕阳尽皆不见,眼前是一道通天彻地的蓝色巨幕。

好大的浪。

这是唐子脑海中最后的意识。

……

头好痛……

唐子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块巨大的木板上,下半身浸在冰冷的海水中。

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才发现已经是深夜,黑沉沉的海面十分平静,荡漾着轻微细密的波澜,推着他向前漂去。借着微弱的星光,唐子似乎看到木板的对面也趴伏着一个人影。

“表哥?”唐子开口喊道,声音有些嘶哑。

对面的人影动也不动,似乎是昏了过去。

“表哥,是你吗?”唐子不断呼唤着,在空旷的海域中漂泊着,他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漆黑冰冷的世界,唤醒表哥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

但他的声音很快戛然而止。

借着波浪荡漾起的星光,他在一刹那间瞥见了表哥的形貌。

表哥和他一样只有半边身子露在海面上,此刻他满脸鲜血,脸色灰败地圆瞪着双目,一根长长的铁棍——或许是甲板栏杆的一部分吧——将他的后背刺穿,牢牢地钉在了木板之上,穿出的部分猩红一片。

表哥死了。

唐子瞬间屏住了呼吸,下一刻他忍不住哭喊起来。

“表哥!”

也不知是由于失去亲人的痛苦还是面临灾厄的绝望,唐子双手攥着木板上的凸起,放声大哭。

良久,唐子的哭声渐止,他感到深深的疲倦,冰冷的海水像蛇一样缠绕着他的身躯,四面八方除了幽深的海面,看不到任何陆地。他呆滞地趴在木板上,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他听到一阵细微的窸窣声,像老鼠爬过木质地板,又像衣服摩擦的声音,总之,这不是大海能发出的声音。

唐子精神一震,难道……

他抬头看向木板对面,只见表哥的双手正在木板上缓缓划动着,十根手指微微颤抖着,幅度越来越大,像在画圈一般。

表哥没死!唐子原本绝望的心绪瞬间高涨了起来,他大声喊着表哥的名字,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声音渐渐地微弱了下来。

表哥并没有响应他的呼唤,他的双手仍在木板上摸索着,头也抬了起来,睁开了眼睛,可他的眼睛似乎凸出的有些厉害,眼仁也变的十分巨大,几乎填满了整个眼球。

“表哥,你……你还好吧?”唐子的声音有些颤抖,可表哥仍没有回答他,他的喉结涌动着,像是有痰一般,半晌他微微张开嘴,发出一股恶臭,隐约间只见其嘴里的牙齿也变得细密尖锐起来。

唐子目瞪口呆地目睹着这一切,脑海里浮现起三天前的晚上,表哥所讲述的村子里流传已久的诡异传说。

多年的老渔民遇到海难横死,如果尸身不能回到陆地上,又没有鱼群将其吞噬的话,就会积累庞大的怨气,在第七个晚上开始尸变。

在第八天的时候,尸体眼睛会变成鱼眼,第九天会长出尖锐带毒的獠牙,第十天则会浑身长满刀枪不入的鱼鳞,到了第十一天,尸体就会翻生,能够潜入海底穿行,快如蛟龙,自行回到自己所在的渔村海域附近,在冰冷黑暗的海水中静静等待着,伺机扑杀那些没有去海上搜寻自己尸身的乡亲父老。

原本唐子听完后不置可否,认为这只是渔民们代代相传的诡异传说,可现在看来似乎确有其事。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表哥结束了他故事里需要十天才能完成的尸变全过程,他的周身肤色开始泛青,从肉里挤出了一片片细薄的、米粒大小的鳞片,手指慢慢合拢,指间长出连接的肉蹼。

感受着木板缓缓颤动,唐子脸色煞白,却无计可施。弃木板逃走,可海面上茫茫然一片,没有木板估计他连半小时也坚持不到,可如果不逃的话……

微弱的星光下,此时表哥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怪物,它头部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伤口处翻卷的肉泛着深绿色,很快便被密密麻麻增生的鳞片所掩盖。它两只手压着木板,发出惊悚的怪叫,似乎想挣脱开来,然而从其背后贯穿的铁棍似乎完全穿透的他身下的厚实木板,一时间无法挣脱。尸变后的怪物似乎失去了神智,没有伸手去拔铁棍,只是蛮横地砸着木板,它的眼睛已经完全被幽黑瞳孔所覆盖,眼球惊人的凸出,四周布满了深紫色的血丝。

蓦然,它停下了动作,抬头看向对面惊骇欲绝的唐子。

唐子微张着嘴,嘴唇微微颤抖着,脑海里已经是一片空白。他想松开手,趁着对方还没挣脱游入海中,可浑身像脱了力一般,仿佛不是自己的,使不上一丝劲儿。

怪物张开嘴发出尖锐的叫声,一股难以忍受的腥臭从嘴中散发出来,它伸出两只蹼爪,向唐子爬了过来,可就在即将抓住唐子已经退到木板边缘的双手时,却再次被钉在身躯之上的铁棍所阻止。

它发出愤怒的嘶吼,再次凶狠地拍击着身下的木板,力道巨大,不一会儿,木板便四分五裂,可两人身下的那块木板却十分坚挺地没有裂开。

终于,怪物的动作渐渐停滞,靠在木板边缘,已经肝胆俱裂的唐子终于缓缓松了口气。

空旷海域中,木板的两边一人一尸就这样面对面僵持着,黑暗中海水缓缓拍打着,将他们送向未知的方向。

……

天终于蒙蒙亮了。

唐子虚弱地摆动着双脚,缓解着上半身的酸乏。

他感到深深的疲倦,好几次都差点松开双手,沉入海底。

突然,一股大力从木板上传来,唐子猝不及防下差点被甩了下去,他用力抓紧了木板,只感觉天旋地转。定了定神,才发现对面的怪物突然不翼而飞,隐约间可以看到一根铁棍缓缓沉入海底。

它脱困了。

唐子只感觉下半身一阵发凉,倦意不翼而飞,他手忙脚乱地爬上木板,用尽力气蜷缩着身躯,不停地朝四周看着。

它一定不会走远的。

唐子喘着气,死死盯着眼前深蓝色的海水,他可以想象得到,在深不见底的水面下面,那怪物正伺机而动。

哗啦啦,突然,一阵与海中波澜不和谐的水声传来,唐子敏感地转头望去,却不是预料中的怪物,而是一面尖刀般的巨大肉鳍。

鲨鱼?是沾满鲜血的铁棍引来的鲨鱼!

唐子瞬间反应过来,随即心中弥漫开深深的绝望。

漫无边际的海面,水下有埋伏的尸变怪物,眼前又是可怕的鲨鱼,前有狼后有虎,自己又手无寸铁,看来自己注定要死在这里了。

鲨鱼缓缓游弋在木板周围,似乎在寻找着合适的机会。终于,它再也忍受不住木板上遗留的浓重血腥味刺激,从海中一跃而起,一人宽的血盆大口张开,朝着木板上的唐子狠狠咬下。

唐子苦笑一声,闭上了眼睛。

……

唐子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似乎灌了水泥一般沉重。

他竭尽全力坐起身,却发现自己正坐在沙滩上,不远处是熟悉的渔村码头,更远处是如血的残阳。

得救了?唐子摇了摇头,随之而来的是神经撕裂般的痛苦。

他闷哼了一声,人却清醒了一些,无数画面汹涌而来。

在鲨鱼即将将他一口吞下之际,水下潜伏已久的怪物似乎不愿意自己的猎物被抢走,也从水中激射而出,狠狠撞在了鲨鱼的身侧,随后一鱼一怪纠缠在一起落入水中。一时间波浪四起,应该是两物在水底展开了激烈搏斗,不久,唐子便看到周身湛蓝色的海水渐渐变得猩红。

最后,他看到鲨鱼翻着庞大的身躯浮了上来,而它的口中还有着半边怪物的残躯。而他惊吓之下,体力也到了极限,终于昏倒。

是了,是鲨鱼和怪物两虎相斗,让自己最后侥幸活了下来。唐子双手合十,默默感谢妈祖的庇佑。

睁开眼,他看见码头那边,舅舅舅妈等人正向自己这处奔跑过来,突然心一颤。

不,不对。

他的头再次剧痛,更多的画面涌现出来。

躺在木板上,半睡半醒间,他感觉身下的木板仿佛装了发动机一般,正在破浪而行。

他艰难地扭过头,水下正有半截模糊的身影单手推动着木板,另一只蹼爪快速地划着水。

想到这唐子失神地站起,他不顾正在远处朝他招手的众人,四处搜寻着,最终,他找到了沙滩边上那块残损不堪的木板,也看到了旁边那几乎已经完全融化成浑浊绿水的怪物。

唐子的眼泪流了出来,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怪物那张狰狞的脸,那张脸上的细碎鳞片渐渐脱落,凸出的可怖眼球也缓缓恢复,最终变成一张粗糙憨厚的黝黑脸庞。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