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森林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5 21:00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秦朗脸部通红,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落下,周围石块掉落,我看到,他在一点一点地向下滑。我知道,他再不放手我们都会死。“秦朗,你快放手啊!”眼看我们都要坠落悬崖,我着急地想要掰开秦朗的手,但是,他仍死死地抓着不放。

秦朗脸部通红,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落下,周围石块掉落,我看到,他在一点一点地向下滑。

我知道,他再不放手我们都会死。

“秦朗,你快放手啊!”眼看我们都要坠落悬崖,我着急地想要掰开秦朗的手,但是,他仍死死地抓着不放。

“啊!”突如其来地下落感,让我忍不住尖叫,我看到秦朗也随着我掉落。

“傻瓜!”一滴泪水从我的眼角划落。

预料之中的剧痛并没有出现,我坠落在在一片白雾中,我不停地奔跑着,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我不知道我是否已经死了,我只知道我要找到秦朗,我一定要找到他。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已经去世五年的妈妈。我想我大概是已经死了吧!

我扑到妈妈的怀里哭泣,

“妈!”

妈妈慈爱地揉了揉我的头:“傻孩子,快点起床啦!不然你上学就要迟到了哦!”

上学?我一脸疑惑地看向妈妈,她……一点都不像想象中的鬼!还有,这房间不是我小时候住的吗?床上还放着我最爱的布娃娃呢!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

我抑制住狂跳的心,缓缓地站到镜子前,这才发现,我似乎变小了,难道,我真的回到了过去?

打开日历,上面赫然写着2007年。我居然真的回到了十年前!

匆匆地吃了几口早饭,我便急忙赶到学校,我想知道,秦朗是否也回到了十年前。

在学校里,我见到了许多童年的玩伴,但是,秦朗似乎不曾来过这个世间般。同学们都说没有秦朗这个人,我的同桌甚至摸了摸我的头,关切地问我:“苒苒,你是不是生病了呀?”

我失落地走在大街上,与秦朗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就像梦一样,但是,我知道,那绝对不是梦,我一定要找到秦朗,一定!

一阵熟悉的笛声传来,这,这是秦朗最爱吹的曲子啊!我激动地朝着笛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一群人围在一起,笛声从里面传来,秦朗一定就在里面。我艰难地钻进人群,却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坐在一把小椅子上全神贯注地吹着笛子。

“秦朗!”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虽然,眼前的男人年迈苍老,但是,我知道,他就是秦朗。

或许是时空错乱,所以,我回到了十年前,而秦朗却变成一个老人。

我猛地冲上前,紧紧地抱住秦朗。不管怎么样,秦朗还在,就好!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秦朗推开我,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小姑娘,你怎么了?”

“秦朗,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苒苒啊!秦朗,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说完,我再次扑到秦朗的怀里,周围传来一陈阵的唏嘘声。

秦朗再次将我推开,他的话让我如坠冰窟,“小姑娘,你认错人了!”

“不,我没有认错,秦朗,你就是秦朗,秦朗你为什么不要我了?秦朗!”

“苒苒,你在干什么?”爸爸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把拉住我,将我往家里拖。

我冲着秦朗的方向大喊:“秦朗,等我!秦朗!”

路上的行人一脸怪异地看着我,爸爸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回家后,我思来想去,决定告诉爸爸妈妈真相,我来自十年后,那个老人就是我的男友,然而,爸爸妈妈却不相信我,第二天还带我去看心理医生。

每天放学后,我都会去街上看秦朗吹笛子,秦朗似乎不记得我了,但我一定要唤醒他的记忆,就算他真的将我遗忘,我也要跟他在一起。

我偷偷地跟着他,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出租屋。

看着着破烂的屋子,我泪如雨下,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执意要去迷雾森林里探险,秦朗他不会坠崖的,更不会变成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

现在,他还将我们的过去忘得一干二净,秦朗怎么会忘了我呢?他说好了,要跟我一辈子在一起的呀!

屋内传来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一下又一下地砸在我的心上,胸闷得难受,几乎是下意识地,我钻进屋子里。

“小姑娘,你这是?”秦朗站了起来,疑惑地看着我,随即别过头,不住地咳嗽。

我努力压抑着内心翻滚着的酸涩,扶秦朗坐到一边的椅子上,倒了一杯温水给他,我蹲在他的身边,眼神专注地看着他,“秦朗,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将我忘了,我都不会离开你的,我们重新开始吧!”

说完,不等秦朗说话,我熟练地洗菜做饭,我还记得,他最爱吃的菜是荔枝肉盖浇饭。

那之后,每天我都会到秦朗的家里陪他聊天,帮他打扫卫生,然而,他却始终将我当成一个孩子,他看我的眼神里,只有慈爱,没有爱恋。

我骗爸爸妈妈说跟朋友一起去玩,实际上,我偷偷地硬拉着秦朗来到了以前我们经常去的海边,我牵着秦朗的手,不停地跟他讲我们以前的事情。

我还带秦朗去了游乐园,动物园等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然而,秦朗还是没有想起我。

我没有想到,我跟秦朗的事情会被爸爸发现。盛怒之下,爸爸将我反锁在房间里,还向学校请假,不让我出去。

我真的爱秦朗,不管他变成什么样,我都要跟他在一起。

我将被单撕成条,绑在阳台上,将另一端系在我的腰上,顺着被单滑到了一楼。

一落地,我就赶紧往秦朗家的方向跑。

在街上我遇到了秦朗,我抓住秦朗的手:“秦朗,你带我走,好不好?”

“苒苒,回去吧,你还是个孩子啊!”

“不!秦朗,我只要跟你在一起。”

突然,人群一阵躁动,一辆小汽车失控,朝着秦朗的方向飞驰而来。

没有丝毫犹豫的,我推开了秦朗。一阵猛烈的撞击,我倒在了血泊当中。

秦朗一脸焦急地抱着我,朝周围大喊着:“快打120啊!”

我张了张嘴巴,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我感觉到生命在一点一滴地流逝,秦朗的面容越来越模糊……

对不起,秦朗,我们终究还是不能在一起,对不起……

“苒苒,苒苒!”耳边传来秦朗熟悉的带着磁性的声音,我睁开双眼,映入眼眸的是秦朗英俊的面孔。他正一脸担忧地看着我,周围还是那片诡异的布满迷雾的森林。

“秦朗!”我紧紧地抱着他,低声哭泣,没想到,我们居然又回来了。

突然,一阵虚无缥缈的哭泣声响起,幽远,摇曳,忽近忽远。

秦朗紧紧地将我护在怀里,警惕地看着周围。

一个白衣女子从迷雾深处走出,她的脸色苍白,眼角处还带着泪痕,她的声音若有若无,“一千年了,你们是唯一一对从幻梦中苏醒的情侣。”

这时,我才发现,这迷雾森林里遍布白骨,我不由得往秦朗怀里缩了缩。

“他们都已经死在睡梦中了!”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回去吧!”

话音刚落,一阵风吹来,女子和那些尸骨都化作尘埃。迷雾散去,森林里又充满了鸟语花香。

我和秦朗走出森林,在森林的人口处,紧紧相拥。

还好,我们都回来了,还好,一切都还不算晚。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