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夫妻路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5 21:00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韩与城跌跌撞撞地爬到四楼,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才掏出一串钥匙,好不容易打开门,他一把将公文包甩在沙发上,顺手打开开关,韩与城被沙发上的身影吓了一跳。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带,坐在沙发上,醉眼朦胧地看着妻子,语气似乎有

韩与城跌跌撞撞地爬到四楼,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才掏出一串钥匙,好不容易打开门,他一把将公文包甩在沙发上,顺手打开开关,韩与城被沙发上的身影吓了一跳。

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带,坐在沙发上,醉眼朦胧地看着妻子,语气似乎有一丝不耐:“大半夜的,干嘛一个人坐在这里?”

夏念微冷笑着看着身侧的公文包,刚刚这包可是实打实地砸在她身上,他却连问都不问一句。

墙上的时针刚好指到12,夏念微已经不想问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了,答案无非就是加班、应酬,可是,谁又知道其中的真假呢?

夏念微将手中的文件递给韩与城,她不自觉地看向韩与城,她想知道,他是否会挽留。

韩与城在看到文件上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字时,双眼闪过一丝清明,似乎有些错愕,他挺直了身子,看向夏念微,然而,让夏念微失望的是,他并没有挽留的意思,他的声音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你要离婚?”

“嗯!”看不到一丝丝不舍,夏念微也彻底死心了,如果说,之前打印这一份文件,仅仅是因为赌气的话,那么,现在是真的要分开了吧!

她想了太多,却唯独没想到,他会如此淡然,甚至不问一句为什么。

如果,他挽留的话,至少可以证明,他心里还有她,她可以向他述说心里的委屈,可以以离婚为要挟,让他不再那么冷漠,让他多关心关心她。

是她太看得起他们之间的感情了吗?

“那就离吧!”韩与城拿起笔,潇洒地在协议上签了字。

夏念微神情恍惚地看着协议:“办理离婚手续后,我们,就真的不再是夫妻了。”

韩与城似乎也有些感慨,沉默地看着地板,喃喃道:“嗯!不再是夫妻了。”

深夜,韩与城没有像往常一样到客房睡,他们躺在一张床上,在床的两边,夏念微伸手,却触碰不到韩与城。

夏念微突然想起他们在那一居室的点点滴滴,那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床是用木板搭的,底下是两张长长的木凳子。

那时,她总想着,什么时候有钱了,一定要换一张大大的床,只是,这床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以前,翻个身就能碰到的人,现在,她却怎么也够不着。

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吗?曾经,那么爱她的人,也变了呀!一直幸福下去不好吗?他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与城。”似乎隔着时光的长河,夏念微在呼唤那个傻傻的爱着她的男孩。

“嗯!”他还没睡着!

“我们再去一趟筑梦小苑,好不好?”这是她给他们的第一个家取的名字。

“好!”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夏念微想说,如果可以的话,可不可以不分开,可不可以想以前一样爱她,她真的很爱很爱他呀!

但,一想起刚刚他毫不犹豫地签了字,夏念微张张唇,却听见自己说道:“晚安!”

何必自取其辱呢?不爱了,就放手吧!

黑暗中,韩与城深邃的眼眸泛着微弱的光芒,似乎有一滴泪珠从眼角滴落,了无音。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给你便是。”

一夜无眠……

次日,韩与城向公司请了长假,将儿子交给夏念微的母亲后,韩与城便带着夏念微朝筑梦小苑出发。

回忆之所以难以忘怀,大概就是因为,时间冲散了苦涩,只留下遗憾和美好吧!

就算,两个人在一起,只有忽视和冷漠,临别时,还是会不舍的吧!

车上传来熟悉的旋律,这是夏念微这些日子以来,循环播放的歌曲。

“……别后悔,就算错过,在以后,你少不免想起我,还算不错,当我不在你会不会难过?你够不够我这样洒脱……”

夏念微看向韩与城,想从他脸上找到哪怕一点点不舍,他的眼眸如古井般幽深,夏念微始终无法窥探到他的心底。

夏念微正看得出神,却只见韩与城脸色大变,猛地向左打方向盘,天旋地转间,车子侧翻,鲜血染红了夏念微的双眸。

恐惧和痛苦占据了夏念微的每个细胞,她看见韩与城歪着头,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她挣扎着抓住韩与城的手:“与城,你醒醒,你快醒醒啊!”

这句话似乎耗尽了夏念微的全部力气,巨大的黑暗袭来,夏念微仿佛看见远方的救护车呼啸而来。

与城,医生来了,你不会有事的,对吗?

病房里安静得可怕,偌大的房间,却只有一张床,灯光很暗,勉强可以看见门的位置。

夏念微怕鬼,她觉得这里阴森森的,说不出的诡异和瘆人,哆哆嗦嗦地起身,一开门,只见几名护士急匆匆地从眼前跑过。

听见她们说什么车祸、抢救,夏念微赶紧跟了上去,就在这时,急救室里推出一位病人,头上盖了白布,显然,已经不幸去世了。

“与……与城!”夏念微大脑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尸体旁边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笃定那就是韩与城,她跪在尸体旁边,颤抖着手伸向尸体上的白布,却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掀开。

她好想哭,好想对韩与城说话,她张了张唇,一时间竟发不出一丝声音,良久,她终于哭出声,孤独、绝望而又无助:“与城,傻瓜!你个大傻瓜!”

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与城是往左边打的方向盘,他是在保护她呀!如果,他往右边打,如果,她不曾提出离婚,他是不是就不会死?

“你不要死!我们不要分开了,好不好?与城!你说话呀!与城,你是不是在怪我,与城,你别想丢下我,我这就来陪你,你等等我!”说着,夏念微起身就要撞向一边的墙,她闭上眼睛,猛地冲了过去,就在要撞上的那一瞬间,身后有人抱住了她:“你放开我,我要去陪他!”

“微微,我在这!”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夏念微愣了一下,缓缓转身,在确定眼前的人不是幻觉后,她的泪水越发汹涌。

韩与城似乎有些无措,手忙脚乱的擦拭夏念微脸颊上的泪珠。

夏念微很久没有看到韩与城这个样子了:“与城,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不要丢下她,不要离婚,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好!”

……

他们回到了筑梦小苑,仿佛回到了初来这个城市打拼的那段岁月。

床很小,小到,夏念微可以借此窝在韩与城的怀里睡觉。有时候,她在想,是不是房子、金钱和喧嚣的生活,是对爱情的一种诅咒,让曾经相爱的两个人,渐行渐远。

“与城,我不要房子,不要名牌包包,不要珠宝首饰,我只想要你。”夏念微将头埋在韩与城的怀里,笔间萦绕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你说你要加班,你要应酬,你要总经理的位置,你要给我和孩子最好的生活,可是,你知道吗?我有多害怕失去你,我以为,你已经不爱我了……对不起,与城,我是不是很无理取闹?”

“微微,是我的错,是我忽视了你。”韩与城用下巴蹭了蹭夏念微的发顶。

夏念微眼眶涩涩的,不由自主地往韩与城的身上靠了靠:“与城,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冰?”

夏念微这才发现,韩与城的身上似乎越来越凉了,就像冰块一样:“与城,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冷!”

“那我抱着你,一会儿就不冷了。”说着,夏念微更用力地抱着韩与城。

夏念微以为,他们打开了心扉,解开了心结,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却不知,生活还是给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昨天上午九点,朝阳路大货车车失控,追尾前方汽车,车上夫妇一人当场死亡……”

“什……什么?”这不是他们的那辆车吗?什么一人当场死亡?他们不是都好好的吗?夏念微想看清楚,却发现自己似乎不认识这些字了,她的手在颤抖着,几乎抓不住报纸。

“微微,你在看什么?没事吧?”夏念微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没……没什么!”说着,夏念微苍白着脸,将报纸撕碎,扔在垃圾桶里:“这报纸居然诋毁我的偶像,与城,你不要看,好不好?”

“好!”与城的眼睛闪了闪,上前抱住夏念微:“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再分开了。”

夏念微下意识环住韩与城的腰身,却发现,他的身子似乎越来越冰凉了,现在,已经开始冒寒气了。

想起急救室门口的那具尸体,还有驾驶座上,满身血迹的身影,夏念微几乎不能呼吸,一人当场死亡,他们之间,有一个人,已经死了!!!

那么,死的那个人,或许就是……韩与城。

夏念微最怕鬼了,一想起韩与城可能就是鬼魂,他刚刚还说什么,会永远在一起,跟鬼魂,永远在一起!!!

夏念微几乎无法站立,瘫在韩与城的怀里,她的嘴唇颤抖着,脸色白得渗人,为了不让韩与城看出异样,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与城,我有点不舒服,想回房间休息一下!”

韩与城一脸探究地看着夏念微,他微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话想对夏念微说,最后一把抱起夏念微,回到房间:“不要怕,我一直都在!”

“嗯!”夏念微几乎吓得魂飞魄散,什么叫做不要怕,难道,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一直都在?他要一直都在?

待韩与城出去,夏念微赶紧将房门反锁,她瘫软在地,泪水肆虐,她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门外,韩与城听着夏念微压抑的哭泣声,心一抽一抽的疼,这种事情,一时之间,是有点难以接受,只怪他以前忙着工作,没有好好陪陪她,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死了,又带不走!生死之间,只有她,一直都在。

韩与城,已经死了!韩与城,已经死了!韩与城,已经死了!

都是因为她,他才会死的!

夏念微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很爱很爱他,但是,她也害怕鬼呀!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已经是深夜了,夏念微起身,打开房门,鬼又怎么样?她爱他,他也爱她,这就已经足够了。

客厅没有开灯,借着微弱的月光,夏念微看到,韩与城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件小毛毯。

半天不见,他似乎越来越有一个鬼该有的样子了,眼睛周围都是黑黑的,嘴唇也是黑黑的,不过,不管怎么样,他还是那么帅呢!

夏念微用指尖轻轻画着韩与城的轮廓,画着画着,心底一阵酸涩,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

“没事吧?”韩与城似乎被夏念微的哭泣声吵醒,他握住夏念微的手指,语气有些小心翼翼。

“没事!与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夏念微扑到韩与城身上,将头埋在他的颈部,嗅着那刺骨的寒气,夏念微的忍不住放声大哭。

还是要阴阳两隔吗?韩与城,你到底可以留下来多久?不肯投胎转世,你会不会变成孤魂野鬼?韩与城,对不起,对不起!韩与城……

夏念微知道,韩与城随时都可能会离开,他的身形越来越虚无,仿佛随时都会消散。

她明白,韩与城猜到了,她已经知道他早已死去,但,他们都没有说破。他们就像十年前热恋时那样,她拉着韩与城,走了一遍他们曾经走过的每一条路,还去了她曾经一直很想去的游乐园,坐了一直不敢坐的过山车。

以后,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韩与城似乎快支撑不住了,他的声音似有若无:“微微,我们回家吧?该走了!”

夏念微知道,他最后这一句该走了,指的是他要离开了。夏念微含泪抱着韩与城:“我们一起回家!”

他们踏上了归程,下车后,韩与城却拉着夏念微直奔殡仪馆。

夏念微似乎猜到了什么,默默的跟在后面。

该来的,还是来了,可是,与城,真的不想跟你分开啊!

踏入殡仪馆,夏念微惊悚的发现,里面居然摆着两具棺材,大堂中央,分明放着她跟韩与城两个人的照片!

“你们这是要妈的命啊!”棺材边,夏念微的母亲拉着小外孙的手哭得几乎昏厥,亲戚朋友纷纷上前安慰。

夏念微上前几步,只见自己的身体静静的躺在棺材里,手里还拿着一束花,她伸开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掌也渐渐变得虚无。

难怪,她醒来的时候,头上盖着白布,难怪,与城说会一直陪着她,原来,他们都已经死了。

“妈妈!”儿子站在棺材边,看向夏念微站着的方向,他的眼底闪着泪花:“爸爸妈妈,你们去了天堂以后,我会听外婆的话的,我会快点长大,我是男子汉,我来保护外婆!”

“好孩子,爸爸妈妈就要走了,你一定要乖乖的,平平安安的长大。”夏念微的声音有些哽咽,事到如今,夏念微也接受了她已经死去的事实,说起来,她也不确定,韩与城走了以后,她一个人,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只是,苦了孩子和母亲,好在,他们的积蓄不少,足够孩子和母亲一生无忧。

“微微,我们走吧!”韩与城上前一步,握住夏念微的手,眼底满是爱意,他看向站在一边的儿子:“臭小子,一点要坚强,爸爸妈妈在天上看着呢!”

说完,韩与城和夏念微慢慢消散在原地。

孩子扶着棺材边,踮起小脚丫,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里面躺着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再见!”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