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火的戏院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5 11:45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我前面有个故事就是讲小学同窗的父亲开出租车时遭遇的惊悚劫难,所幸最后有惊无险,性命无碍。京城鬼话圈儿里更是流传已久夜班出租车师傅载客收冥币的奇谈。前几天我关注的一个灵异公号讲述了丹东“满洲大舞台”戏院特大火灾事件。

大家发现没?除了医生跟警察,出租车司机也是灵异现象高发的职业。我前面有个故事就是讲小学同窗的父亲开出租车时遭遇的惊悚劫难,所幸最后有惊无险,性命无碍。京城鬼话圈儿里更是流传已久夜班出租车师傅载客收冥币的奇谈。

前几天我关注的一个灵异公号讲述了丹东“满洲大舞台”戏院特大火灾事件。让我突然想起十多年前本科刚毕业在网站实习时,一个编辑小姐姐讲的恐怖故事。

那位编辑姓麻,我们组里都喊她麻姐,麻姐家就是丹东的。有一晚主编组织大家聚会唱K,曲终人散兴尽而返时,都半夜十二点多了。麻姐,我还有另外一个外勤记者合打了一辆出租车,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里,我们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麻姐说她有个侄子在老家丹东跑出租,前几年一个仲夏夜里趴活时,有一对看似母女的客人主动拉车门上了他的车。

待客人坐定后,麻姐侄子从后视镜一看,心里不禁悚然一惊:母女俩皆是民国装扮,年长些的太太烫着团花头,着一身藏青水波暗纹织锦旗袍。鬓边上别着枚水钻鬓夹,指甲盖大的一颗水钻在夜色中闪着诡异的光。年轻小姐穿的是月白软缎刺绣洋粉蔷薇团花的短旗袍,乌云披肩,双目微阖,鲜红欲滴的娇唇看得麻姐侄子莫名心慌。

他强自镇定地咽了咽口水,问道:“二位去哪儿?”年长的太太说:“九道沟美术大楼。”麻姐侄子虽然心里犯嘀咕,转念一想兴许人家就好这复古的民国范儿呢?小姑娘cosplay二次元动漫,人到中年可不就装扮民国名媛呗!这么一想,麻姐侄子把车打着,一脚油儿走你~

夜凉如水,一路无话。麻姐侄子安静地开车朝着目的地走。快到地方时,他隐约听见后排的乘客似乎在哧哧发笑,还没等麻姐侄子反应过来情况呢,只听那笑声越来越大,渐至歇斯底里难以自抑。麻姐侄子一脚刹车把车剁停,仓惶扭头一看,后座上的民 女佝偻身子桀桀怪笑,耳鼻不断有浓烟冒出,不一会儿功夫车子里就乌烟瘴气令人窒息了。

麻姐侄子大叫着打开车门逃了出去,美术大楼就在前方不远处。夜风吹得他脑子清醒了些,第一反应是别把公司的车弄坏了,自己赔不起啊!麻姐侄子战战兢兢挪到车前一看,浓烟早已消散净尽,看起来一切如常。他小心翼翼凑到车门边往里一张,哪里还有母女俩的影子?刚才的一切竟仿佛一场毛骨悚然的噩梦,梦醒了无痕。

后来麻姐的侄子听当地老人家说,1937年伪满政权时,美术大楼那里是丹东最好的戏院“满洲大舞台”。有一天后台失火,引发特大火灾,满场观众被堵在戏院里逃不出去,被烧死了上百人。能去那里消遣找乐儿的全都是当时有头有脸的体面人,一夕赴黄粱,被烧得焦黑可怖死无全尸,搁谁谁甘心?

据传火灾当晚有个老太爷领着小重孙儿也去看戏,刚到戏院门口那熊孩子便撒泼打滚嚎哭不肯进门,老头一看不对劲,赶紧带重孙儿回家了,也因此逃过一劫。那小重孙儿后来告诉家人,他看到戏院里坐满了没有脑袋的白衣人,浑身是血,极其骇人。

火灾之后,“大舞台”一带灵异事件频发,总有人在夜深人静时听见冤魂在鬼哭狼嚎。伪满政府还曾修建了一座“满洲舞台罹难者慰灵碑”。那碑到如今都还屹立在原地,运动时期差点儿就被破了四旧,可只要有人上去拆除,立时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老人家都说是枉死的怨鬼不甘心,定要留下那座纪念碑以证明他们曾经鲜活的生命。

故事讲完,麻姐也到住处了,我和记者妹妹都听得入了神,大生意犹未尽之感。倒是一开始和气碎嘴颇有些自来熟的出租车师傅脸色有变,很不爽地告诫下车的麻姐:“大姐,天黑不谈鬼,这念叨来念叨去的,真要是跟上你了,我看你还嘚吧不嘚吧!”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