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的爸爸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5 11:45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今天的故事讲述者是网友阿云。阿云的父亲在她两岁零六天时,不幸出意外溺水身亡了。八岁那年,阿云去外婆家过暑假。有一天快到中午时,外婆喊阿云去对面田里看看她大姨在不在干活。阿云领命去了,穿过马路一看,并不见大姨的踪影。阿云吓得放声大哭,外婆听见哭声出门来寻,带了她回家不提。她惶乱四顾时,又瞧见那条漆黑锃亮的大蛇飞快爬过,将头尾隐没在草丛里,阿云只能看到一截蛇身。

今天的故事讲述者是网友阿云。阿云的父亲在她两岁零六天时,不幸出意外溺水身亡了。八岁那年,阿云去外婆家过暑假。有一天快到中午时,外婆喊阿云去对面田里看看她大姨在不在干活。

阿云领命去了,穿过马路一看,并不见大姨的踪影。她沿着大路下面一条种满红薯的小路慢慢往回踱,突然之间,阿云听见红薯地里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她第一反应是田间地头上常见的那种大胖赖蛤蟆,不觉间收住了脚步。愣怔间只见一条通体漆黑的大蛇匆匆穿过路面,隐入红薯田不见了。阿云吓得放声大哭,外婆听见哭声出门来寻,带了她回家不提。

当天下午外婆带阿云和表姐出去玩儿,只一瞬间功夫,阿云就和表姐外婆走散了。她惶乱四顾时,又瞧见那条漆黑锃亮的大蛇飞快爬过,将头尾隐没在草丛里,阿云只能看到一截蛇身。她惊骇尖叫时,外婆刚好找到了她,当时外婆就在几步路外的大姨家院里聊天,却鬼遮眼般看不到彼此。

晚饭时分,阿云突然腹痛不止,仿佛五脏六腑都绞到了一处。外婆慌忙找来十滴水给阿云喝,同时用针刺破她的手指头,蘸着血在阿云的肚子和额头上胡乱划了几道,随即开始破口大骂:“你个死鬼!回来就悄悄地看一眼完事!何苦吓唬自己的闺女!”那时阿云才知道这一天正是爸爸的忌日。

外婆骂够了,一把抱过阿云含泪感慨,可怜这丫头,连她爹长啥样子都不晓得,造孽呦~可阿云是知道爸爸的样子的,她曾亲眼“看”过爸爸下葬时的情景。

父亲身着雪白的长袍,端坐在一乘轿子里。双眼是睁着的,眸子清亮,可是没有焦点,定定地看向远方,他的脸颊上还贴着四川习俗里裹纸钱用的红纸。有四个身穿白衣的轿夫抬着父亲往前走,沿街两旁熙熙攘攘站满了人。

阿云也曾梦见过爸爸穿着下葬时的白袍,背着她跋涉云端,向下望去,市井街巷,人头攒动,历历在目无比真实。可是阿云知道那是梦,爸爸是早已不在了的。从小到大多少次母亲善意地哄骗她,说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阿云心里全都一清二楚,爸爸已经去往彼岸,永远不会踏上回家的归途。

直到不久以前阿云和妈妈聊天,才知道关于爸爸下葬的情景也是她幼时的幻梦。当年父亲出事后,直接被车拉走下葬了,并未举行任何葬礼仪式。可多年来一直出现在阿云回忆里的画面却是那样清晰,她也一厢情愿地笃信那些所见非虚,放纵自己怀念着梦里爸爸宽厚结实的后背,她趴在上面飞越一个又一个地方,呼啸而过的风里,全都是爸爸的味道。

生命或可能戛然而止,但那些基于亲情生发而出的牵挂眷恋,绝不会随着此一世生命的完结烟消云散说没就没。因果流转,聚散无常,他们从来不曾远去,只是化身彼岸星辰,为你照亮今生的夜。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