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家人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4 16:26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黄昏,他坐在列车上,窗外熟悉的城市仿佛画卷一般慢慢展开。遥远处的天际线上,橘红色的太阳坚定的下沉着,而此时天空的主角——那漫天的乌云纷纷倒卷,要下雨了。他的手心渐渐出汗。十年了,他终于鼓起勇气回到了这里。一

黄昏,他坐在列车上,窗外熟悉的城市仿佛画卷一般慢慢展开。

遥远处的天际线上,橘红色的太阳坚定的下沉着,而此时天空的主角——那漫天的乌云纷纷倒卷,要下雨了。

他的手心渐渐出汗。

十年了,他终于鼓起勇气回到了这里。

一声气笛长鸣,他提起简单的行李,随着拥挤人潮向出站口涌动着。

站在大街上,他惊讶的发现这座小城市和当年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相比于这些年来他所生活过的那个日新月异的繁华大都市,这里的时间仿佛被人按了暂停键,脚下是老旧开裂的水泥路,在仿佛灌木丛一般低矮的平房衬托下,偶尔一两栋高层显得无比高大气派,空旷的天穹暴露在眼前,让见惯了头顶覆盖钢筋丛林的他颇不适应。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男男女女们迈着疲惫而又放松的步伐从他身边走过,讨论着今晚连载的电视剧和即将到来的一场大规模降雨,谁也没有注意到路旁一个茫然四顾的中年男人。

十年前,他也是这群男女中的一员,有着一妻一女,领着微薄的工资,每天奔波于公司和家庭,劳碌、平庸,但也幸福。

直到有一天,一场梦魇降临在他的头上。

他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仲夏的午后,幼儿园放暑假的女儿出门找小区里的孩子们玩耍,自己泡上一杯茶,坐在客厅中的藤椅上翻阅着当天的报纸,不时和厨房中收拾碗盘的妻子聊上两句。

因为事业之途不顺,所以能娶到这样一位温柔体贴、姿色上佳的爱妻一直是他这半辈子以来最为自豪和感激之事。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俩的婚后生活也十分和谐美满,让旁人羡慕。

不时放下报纸,瞧上一眼厨房中妻子玲珑有致的背影,窗外闯入的阳光给她美好的躯体镀上了神圣的金边,一股平淡却确确实实存在着的幸福感缭绕在他的心头。

“你看看,这上面说城南的小区房价普遍又涨了,我就说这房子买的值,是吧?”

……

半晌,没有听到预料中妻子的附和,他有些疑惑地放下报纸。

视野中的厨房空无一人。

他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慢步走进厨房。

他和妻子的工作都不是很好,房子还是贷款买下来的,不是很大,考虑到宝贝女儿的房间要大一些,留给厨房的空间就更小了,整个厨房可以说是一览无余。

抽油烟机下的锅灶被收拾的很干净,一旁洗碗池中飘着洗洁精泡沫和两个没洗好的盘子,水龙头也不知有没有关紧,还在滴答滴答地向下滴水。

可是,妻子呢?

他喊着她的名字,去无人应答。他从厨房走出来,打开各个房间的门,也不见其踪影。

至于妻子是不是偷偷出门了,他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因为他当时所坐之处就在门边,妻子不可能从自己身边走过而不被发现,而却她素来温柔乖巧,绝不是那种喜欢恶作剧的顽皮性子。

站在客厅中呼唤了一番无果后,他又将家中仔细搜寻了一番,还是没有找到妻子。

突然,一个令他全身发冷的想法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他家住在四楼。

夏天为了通风,厨房的窗户一直是开的。

他一步一步走进厨房,短短几步,却似乎花光了全身力气。

将头伸出窗外,片刻后,他转身瘫坐在地,瞪着眼睛,长出了一口气。

没有。

楼下的地面干干净净,没有想象中妻子倒地血光飞溅的可怕场面。

是自己多想了。

但,她人呢?这么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了?

他站起身,不甘心地又喊了几声妻子的名字。

回答他的是一旁洗碗池中的水声。

滴答,滴答……

确定了妻子确实不在家中之后,他走出家门,却迎面撞上了另一个噩耗。

他的女儿也失踪了,在小区中心的健身器材群之中,在十几个孩子的众目睽睽之下。

……

一个月后,憔悴不堪的他不知道第几次从派出所中走出来。

对于他这样无权无势又无财的底层老百姓来说,这个社会无疑是冷酷的。花了整整一星期的时间,也只是证明了自己没有杀人藏尸的嫌疑,而妻女的下落却仍旧成谜。

城市是一台永不停歇的机器,没有人会为你的私事浪费属于自己的时间,一个家庭的生离死别对于其他人来说只不过是床前饭后的谈资。

渐渐的,面对他的求助,警察,邻居,亲友也从一开始的同情、支持变成了不厌其烦的冷漠。

他走进一家小饭店,却没有点菜,只是要酒。

他坐在那里,从傍晚喝到了深夜,喝光了柜台上摆着的的五瓶白酒,最后被老板强行扶出了饭店。

坐在一根电线杆下,被凉人的夜风一激,喝得烂醉如泥的他吐了一地。

直到吐无可吐,他跪在地上开始抱头痛哭,没有感觉到抽搐的食道和肠胃带来的剧痛,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被掰碎了,扯烂了,这一刻他明白了什么叫撕心裂肺。

一夜之间,他失去了最爱的妻子和女儿,而且是毫无道理的失去。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他已经用尽了所有的手段,却连自己的妻女到底是死是活都查不出来。

第二天,他辞去了工作,搭乘最早的火车离开了这个伤心地,去了远隔千里的一座繁华大城市。

在那里,他孤身一人,整日用没日没夜的加班工作来麻醉自己,却请差阳错下获得了新老板的赏识,渐渐地,他在公司里的地位不断的提高,财富也日益增加。

终于,十年之后,已过不惑之年的他爬到了一个非常高的位置,成为了这座城市的欲望丛林中被仰望的那一小批人之一。

但是,即使有无数年轻美丽的肉体愿意为了他的金钱投怀送抱,他至今,也都没有再娶妻生子。

资本累积之后,自然会有无数的人争相为你卖命跑腿,心甘情愿地被你剥削,所以他终于闲了下来。

可是一闲下来,妻子和女儿的脸就浮现在他的眼前,她们不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他。

但在他看来,这微笑仿佛在无声地责问着:你去哪啦?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他甚至常常在妻女被分尸、拐卖、活埋的噩梦中醒来,随后一夜无眠。

终于,他打开家中的保险柜,里面只有一把落满灰尘的钥匙。

钥匙是幸福的,每把钥匙的从出生开始就有属于自己的意义——一把锁。

现在这把钥匙捏在他手上,而这把钥匙的意义就安放在他对面的门上。

夏日的暴雨将至之前,空气总是凝重闷热。

手心的汗迹顺着钥匙流下,他已经在门口站了半个小时了。

多么熟悉的一道门啊,当年每天也是这时候,他下班回到这里,而早已经等待的妻子会给他准备好可口的晚饭。

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下定决心,将钥匙捅进锁,咔哒,门开了。

他走进门,没有想象中因长期无人居住产生的霉气扑来,也没有想象中的灰尘满地与蛛网纵横。

家中仍然是整洁如新,只是家具的摆放和记忆中略有不同,不过他是能清晰地认出来,客厅中央的实木桌子,角落的海尔冰箱是当年促销时低价购入的,身旁黑白相间的鞋柜,脚下的一小块地摊上印着烫金字“出入平安”,安字的宝盖头还被调皮的女儿给抠掉了,还有那张熟悉的藤椅,当年他最喜欢坐在上面看当天的报纸……

他的眼神有些恍惚。

忽然,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寂静的家中响起。

这声音来自厨房。

他条件反射般地转头看去,黄昏最后的余晖下,一道熟悉无比的身影正面对着他,手中的盘子早已摔得粉碎。

依稀可以看到她的围裙下面仍旧穿着他当年结婚5周年给她买的那件碎花裙,十年不见,她依旧长发依依,身材的曲线也还是那么曼妙动人。

时间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午后,她收拾完厨房之后体贴地走到他身边,要为他添茶。

只是由于背着光,暗暗的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这一秒,他只感觉自己的血液从头流到脚,又加速冲上了天灵盖,直将他的灵魂推上了天际。他激动,他疑惑,他想冲上去紧紧将妻子揽入怀中,又想狠狠地质问当年她到底带着女儿去了哪里,为什么要玩失踪。

但下一秒。他浑身的血都凉了下来。

因为他的脑海中闪过了几个问题。

为什么她会从家中无缘无故地消失?

为什么这十年她没有联系过他?

为什么她看到自己一点也不激动?

她……她到底是谁?

顽强的夕阳终于被摁进了地平线,世界失去了光,漫天的乌云席卷,起风了。

昏暗的客厅中,他眯着眼仔细地盯着对面相隔不远的妻子。

她双手渐渐垂下,长发随着窗外飘进的狂风舞动着,像一株枝丫众多的树,她的背渐渐弯曲,原本就模糊不清的脸更加晦暗。

他的心开始急速地跳动,情况不对!

他的瞳孔开始放大,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

突然,整个房间亮起了一道转瞬即逝的白光,随后一阵整耳欲聋的轰隆声响彻——打雷了。

而借着这闪电的光,他终于瞥见了面前妻子的脸。

随即他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尖叫!

妻子的眼睛瞪的滚圆,姣好的面容不自然地扭曲着,惨白的脸上布满了水渍,仿佛一具从深海中打捞上来的浮尸一般!

窗外雷霆不断,一阵阵狂风从客厅中呼啸而过,一道道闪电下,妻子的脸仿佛凝固了一般不曾变化,只有满头长发随着风肆意地舞动着。

水顺着她的脸庞流下,滴在地面四分五裂的盘子上。

滴答,滴答……

他跌坐在地上,随即连滚带爬地逃出家门。

他向前方不停地奔跑着,多年养尊处优的身体很快支持不住了,终于他跌倒在地上。

与预想中截然不同的归家之旅,恶鬼一般的妻子,让他的思维彻底混乱了。

她……她究竟是谁?

我呢?

他茫然地盯着眼前空旷的大地,黑沉沉的天幕似乎再也顶受不住压力,大雨终于倾盆而下。

我又是谁?

他的意识逐渐模糊。

而在他发出惨叫、逃出家门的一瞬间,却没有注意到对面的女人也随之倒下。

……

眼瞅着窗外的瓢泼大雨,派出所负责值班的民警小刘只希望今晚不要接到出警的命令,然而事与愿违,一起报案不得不让他大发牢骚地套上雨衣动身。

这时骑着摩托赶往案发地点的他没有想到,这起案件将会成为他从警生涯中撞见的为数不多的奇闻异事之一,今后每每与人说起,都能引得其大呼邪门。

报案人是一名单亲家庭的高中女学生,这晚她放学回家,却发现自己的母亲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随即她拨打120将其送往医院,经过急救后发现是因为受到惊吓导致的晕厥。

清醒后,她紧紧抓住女儿的手,泪流满面地说道:“你爸爸,他回来了。”

据她所说,自己的丈夫于十年前一个午后突发心梗,抢救无效去世,却在今天傍晚时分还魂。

听闻这番话语,警方有些无奈地开始立案侦破,由于连续三天大雨的冲刷,案发现场的痕迹基本都被洗去,最终也只能好言宽慰,草草结案。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警方在离母女二人所住小区不远的路边,捡到了一把钥匙。

而这把钥匙可以打开她们家的门。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