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消灾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4 12:15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今天这个故事也是听我妈讲的,老太太引经据典追忆起这桩陈年旧事,只为了教育我待人接物要尽量心存善念。做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殊不知平头老百姓更是要以诚待人,发自心底的点滴善行,有时竟能逢凶化吉,保一家平安。事情发生在如火如荼的特殊年代里,在我姥姥家住的那条街上住着蔡医生一家。蔡太太是街坊们公认的大美人,细高身量,皮肤非常地白。

今天这个故事也是听我妈讲的,老太太引经据典追忆起这桩陈年旧事,只为了教育我待人接物要尽量心存善念。做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殊不知平头老百姓更是要以诚待人,发自心底的点滴善行,有时竟能逢凶化吉,保一家平安。

事情发生在如火如荼的特殊年代里,在我姥姥家住的那条街上住着蔡医生一家。我妈妈记得蔡医生当时是铁路医院的内科大夫,长得斯文白净,带人特别谦和有礼。蔡太太是街坊们公认的大美人,细高身量,皮肤非常地白。让我妈妈尤其印象深刻的是,无论一年四季,蔡太太总喜欢穿长裙或旧式旗袍。隐隐约约地,我妈妈感到蔡太太跟街道上的婶子大妈们有些格格不入。

蔡医生家只有一个独生女儿,跟我妈妈同岁,还曾一度是小学时代的同窗。后来运动爆发了,一切进入混乱不堪的失序状态,蔡医生家属于最先遭殃的一批人。

根据居委会掌握的情况,蔡太太家有海外关系,她的亲叔叔还是随国民党溃逃台湾的一名高级军官。这罪名在当时可是要命的啊!我妈妈亲眼看着居委会大姐老牛,率领浩浩荡荡一大队人闯进了蔡医生的家。随即街道陷入了死寂,我妈原以为会听到争吵声、打骂声、哀嚎声,却不想万籁俱寂,整条街筒子安静得吓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围观的人们看到老牛一行人把蔡太太带走了。走出家门的蔡太太头发被剪成一边长一边短的阴阳头,身上穿的一件暗灰棉布长旗袍从肩膀到纽襻被撕开一道长长的口子。我妈至今仍记得蔡太太是真白啊!那裸露在夜色里的肩头异常刺眼。

也许预料到接下来将发生何等不堪之事,蔡太太在被看押的第一晚就自杀了。她从附近一个中学的六层小楼上爬窗跳下,当场死亡,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得到消息的蔡医生匆匆赶去收尸,只留下十二岁的女儿独自在家。傍晚时分依旧不见蔡医生回来,居委会牛大姐的爱人老谢在家煮了碗面条,给蔡家闺女端了过去。女孩儿正狼吞虎咽地吃着面,蔡医生破门而入。

老谢和女儿惊讶地发现,一向文质彬彬,连说话都极少大声儿的蔡医生竟然喝得酩酊大醉,他通红着双眼,一摇一摆地走进屋里,看到老谢也在,几步冲上前去,一把薅住老谢的脖领子,另一只手伸到腰间摸索着。

女儿见状吓得放声大哭,蔡医生恍惚间瞥见桌上那碗面,愣怔了半晌,随即将老谢拖出门外赶走了。第二天一早蔡医生离奇死亡,又是老谢力排众议,帮蔡家闺女料理了双亲后事,把骨灰临时寄存在了八宝山。办好后事没多久,蔡家女儿被一个自称是蔡医生表姐的女人接走了,我妈妈再也没见过她。

直到五年前的一天,有个女人带房产中介去看蔡医生家的老宅,我大舅还一直住在姥姥家的房子里,他一眼就认出那女人绝对是蔡医生的女儿,一样象牙般的皮肤,一样与众不同的气质,我大舅看着她竟一时之间恍如隔世。

当年蔡家女儿搬走后,有一天居委会牛大姐召集街坊四邻开大会,将蔡医生夫妇定性为“极度凶残的现行反GM”,理由是蔡家女儿临走前,曾到她家对老谢表示过感激。她告诉老谢,父亲蔡医生在死前服食了大量抗生素药片,紧接着又喝了很多烈酒,他是在利用自己的专业常识寻死。只不过按照蔡医生原来的计划,是要趁致命反应发作以前砍死牛大姐全家,一了百了的。

正因为看到桌子上老谢给闺女煮的面,才唤醒了蔡医生怒火之下的一念心慈,终至于放下屠刀泯去了杀机,没有酿成更大的悲剧。

这故事从头到尾并无离奇骇人之处,可我听完却觉得,其中因缘际会的巧合颇有一种类似禅机的玄奇,妙不可言。我们常说“好人一生平安”,或许这句话并不仅是一句祝福那么简单。好人真心不假无所希求的善意与付出,于无声处化解灾厄驱散苦难,而好人们自己却往往浑然不觉,还只管一路真诚善良地过活下去,得一世平安。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