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娃回魂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3 21:03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今天的故事由一位隐去姓名的网友为我提供素材,听完以后我心里沉重异常,不禁感慨这世间何以有些人活得还不如畜生禽兽。这位网友的家乡在北方关外一个大山深处的闭塞小村,前年春节他回老家时,听说他家的老街坊匡姨家出事了。等儿子媳妇赶到医院时,匡姨的宝贝孙孙已陷入深度昏迷,不省人事了。美娟悲愤之余难以接受,愤然提出离婚。美娟生下儿子时,女儿已经进入弥留之际。

今天的故事由一位隐去姓名的网友为我提供素材,听完以后我心里沉重异常,不禁感慨这世间何以有些人活得还不如畜生禽兽。

这位网友的家乡在北方关外一个大山深处的闭塞小村,前年春节他回老家时,听说他家的老街坊匡姨家出事了。

腊月二十五那天,匡姨跟往常一样带着将满两周岁的小孙子在家,孩子才学会走路不久,一摇一摆,蹒跚可爱。

逗孩子玩儿了一会,匡姨想起厨房前天夜里泡的黄花时候不短了,儿子想吃打卤面,都嚷嚷好几天了。她便起身穿过院子,去厨房把黄花篦了水盛到盘中,前后绝超不过五分钟。

匡姨正往堂屋走时就听见了孩子的哭声,她三步两步冲进屋一看,小孙子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犹在嚎哭不止。匡姨过去一抱孩子,坏了!小孙孙后脑勺被桌角撞破流血了。

匡姨一下就慌了,不敢耽搁赶紧带孩子奔了医院,路上不到一个钟头功夫小孙子就吐了两回。到医院经过检查,医生一脸凝重地告诉匡姨孩子脑部有出血,需要赶紧手术。

等儿子媳妇赶到医院时,匡姨的宝贝孙孙已陷入深度昏迷,不省人事了。儿媳妇美娟当即抽了婆婆一记响亮的耳光,儿子大刚双眼喷火地瞪着美娟,巴掌都抬起来了,终走愤愤然叹了口气,转身去墙角蹲着了。

虽然进行了开颅手术,可匡姨的孙子却再没醒来,就这么没了。美娟一气之下又对匡姨动了手,推搡挣扎中匡姨的肋骨被撞断了两根。大刚二话没说,在大年三十那天与美娟办理了离婚手续。美娟走了,走得头也不回,毫无一丝眷恋。

美娟是苏北人,她和大刚是在大连打工时认识的,当年这对一南一北的年轻人爱得如火如荼,不顾一切。当美娟嗫嚅着告诉大刚自己怀孕了时,大刚幸福兴奋地将她拥入怀中,说道:“娟儿,跟我回家见咱娘,我要跟你结婚!”

匡姨初见美娟便不待见她。南方姑娘小巧玲珑的身形样貌跟关外地区以壮硕彪悍为美的传统理念全然不符,美娟那一口娇滴滴的吴侬软语更是令匡姨膈应不适。

起初她明确反对儿子与美娟的婚事,可听说美娟已经怀了儿子的种时,匡姨犹豫了,再架不住儿子软磨硬泡好话说尽,匡姨才最终点了头。

匡姨的老伴在几年前便因病去世了,考虑到母亲年纪越来越大,大刚与美娟婚后便留在了小村,在一家村办化肥厂务工度日。不久以后美娟生下了女儿,匡姨当时脸色阴得都能挤出水来,对美娟所有的不满集中大爆发,连美娟坐月子没怎么照顾。

即便如此,美娟却对女儿视若掌声明珠,尽己所能给她最好的一切。可想而知匡姨眼看着美娟往那个“小赔钱货”身上砸钱,心里的怨恨不忿越发浓郁。

原本这家人的日子就这么不甚和谐地勉强维持着,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美娟女儿两岁多时,被诊断出了一种神经方面的恶性肿瘤。医生对他们明确表示,这种病极其凶险,目前仍然是不可治愈的绝症,选择化疗能一定程度上延长孩子的生命,但死亡仍是她难以逃脱的最终归宿。

当然化疗需要承担巨额的医疗费用,医生不说匡姨也是心知肚明。从回到家里,匡姨母子的意见竟空前一致,放弃治疗,让孩子在家好好度过最后的时光。

美娟悲愤之余难以接受,愤然提出离婚。这一冲动之下的决定正中匡姨下怀,她极力怂恿撺掇大刚趁此机会赶紧修了这个生下大药罐子的败家丧门星。

大刚却罕见地违抗了母亲的“懿旨”,他无论如何不能在这个时候抛弃美娟母女。正在僵持不下时,美娟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大刚苦口婆心地安慰美娟,女儿终究救不活,何苦让她去遭罪受苦,承受化疗的折磨呢?咱们好好陪伴她,让她体面舒适的走完余生不好么?

美娟最终委屈又无奈地妥协了,他们放弃了一切治疗,将孩子带回家来等死。一开始匡姨对这个命不久矣的孙女还算过得去,可没过多久便固态复萌,将孙女视作多余碍事的眼中钉肉中刺。

美娟生下儿子时,女儿已经进入弥留之际。由于生产时大出血,美娟出院后一直昏昏沉沉精力不济。一天深夜里,美娟昏迷多时的女儿难得地清醒了,孩子对大刚说:“爸爸,我饿了,我想吃肯德基。”

大刚穿上衣服就要出门,匡姨小跑着拽住儿子说:“都几点了还出去,她也不至于这么一会儿都等不了,明天早晨再说,兴许明天她又不想吃了呢!”

大刚甩开母亲,忧急万分地说:“妈!”匡姨立马接过话来:“咋地?你媳妇好容易生下个带把儿的,又没了奶,这个没用的孬货!一桶奶粉好几百块钱,小药罐还想吃肯德基?美得她呦!我看你小子敢去买!”

大刚无奈地回身躺到女儿身旁,他心疼地亲了亲孩子冰凉的小脸,嘴唇边咸咸地有东西滑落,那一夜父女俩都是哭着睡着的。

第二天一早大刚爬起来想给女儿买肯德基去时,发现孩子身子都凉了。他搂着女儿冷硬的小身体嚎啕大哭,连匡姨狠狠踹他都浑然不觉了。

女儿死后,大刚夫妇彻底离了心,美娟终日沉默寡言,神情阴郁。网友听他妈妈说,孙子死后匡姨变得神神叨叨,有一天拉着她说自己家里一到夜里就能听见小女孩的哭声,断断续续清晰可闻。大刚倒没觉得怎样,倒是匡姨自己惊惧异常,大年下的几次三番请来道士做法驱鬼。

听匡姨说年初三深夜,她听到桌上放着的小孙子生前一个儿童玩具突然发出提示音:“一加一等于几?”片刻之后,玩具奏响胜利的音乐,提示音说:“答对啦!宝贝真棒!”

夜深人静里这番动静吓得匡姨直接尿了裤子,她认定是夭折孙女的亡魂作祟,要报复害死他们全家人。小孙子已经被她作妖弄死了,下一个出事的肯定是她了。

网友给我讲完这个故事后说,他觉得小女孩这番鬼娃回魂式的报复简直大快人心,太解气了!

其实在此之前我一直难以接受先人作孽子孙受报的情形,总觉得稚子何辜,要无缘无故替禽兽不如的大人背锅受罚。然而这个故事竟让我心底腾起一层大仇已报的快意,匡姨着实咎由自取自作自受,我也很期待如她自己所说,下一个出事的就是她了。

可惜人世间的报应往往来得太晚,还大多不是“精准打击”。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类会思考有感情,冷血贪婪如匡姨者,拿人性良知作抵,一心只为自己合意遂愿,到头来终究玩火自焚,恶噬己身。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