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母梦别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3 21:03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只可惜当局者迷,没人重视这些天赐的生机,致使悲剧如期而至,生离死别,母子俱断肠。网友小叶的妈妈也是遭遇车祸,不幸离世的。2016年元旦,小叶回老家过节,与父母弟妹欢欢喜喜地团聚一堂,她大快朵颐着妈妈亲手烹制的美食,跟弟弟妹妹讲着各种开心的笑话,一家人憧憬着不久以后降临世间的小宝贝到底是像小叶呢,还是像爸爸。

关于前面《拳拳慈母心》那个故事,讲述者圣公山人后来补充了一个小细节,其实故事中的母亲出事前,她的双亲都分别都做了含有预兆性质的梦。只可惜当局者迷,没人重视这些天赐的生机,致使悲剧如期而至,生离死别,母子俱断肠。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或许我们对待人生的态度还可以再包容慎重些,一些看似离经叛道或与自己固有积习相左的人与事,先别急着想当然地嗤之以鼻,让子弹飞一会儿,尝试破除观念的壁垒兼容并包,给自己多一点可能,也许就在不经意间逆转命运的轨迹,化险为夷,险处逢生。

网友小叶的妈妈也是遭遇车祸,不幸离世的。那时小叶刚知道自己有孕了,初为人母的她满心里都是期待与喜悦。母亲听到这个佳音也欢喜异常,想搬到小叶身边住贴身照顾她,小叶没让妈妈过来,她原想着等自己生产后再把妈妈接来照顾月子,谁知一念之差,竟令她终生痛悔。

2016年元旦,小叶回老家过节,与父母弟妹欢欢喜喜地团聚一堂,她大快朵颐着妈妈亲手烹制的美食,跟弟弟妹妹讲着各种开心的笑话,一家人憧憬着不久以后降临世间的小宝贝到底是像小叶呢,还是像爸爸。小叶吃着,说着,笑着,浑然不知巨大的凶险已经悄然逼近了母亲。

从老家回来后不久,小叶突然做了个很不吉利的梦。梦中母亲自一座山上缓缓走下,身上穿着应季的家常衣裳,表情悲戚,不发一语地望着小叶。小叶心知眼前的母亲是死去了的,是鬼。她惶乱惊惧间便醒了过来,颈间枕畔都是冷汗。

小叶一早就给弟弟妹妹都打了电话,讲述了自己的噩梦,她满心认定把梦说破就成反的了,能给妈妈添寿。没过几天,小叶收到了母亲从老家寄来的汤圆和鸭子,都是她平时最喜欢吃的。小叶越发天真地觉得母亲一定平安无事,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没来由的乱梦。

一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天出奇地冷。时近午夜已经入睡的小叶突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她瞬间预感到事情不妙,右眼狂跳手指颤抖着接起一听,一个陌生的声音告诉她母亲出事了,正躺在公路边上,流了很多血。小叶哭着哀求打电话的人快叫救护车救人,然后便联系弟弟妹妹,驾车火速赶回老家。

小叶和弟弟妹妹从厦门回到老家要两个多小时车程,她一路泪雨滂沱,虔诚祈祷着母亲哪怕变了植物人,也一定不可以离开啊!甚至一度心存侥幸,幻想着那只不过是一通无聊的诈骗电话,母亲依旧安然无恙满怀憧憬地在家给自己准备月子呢。

一路辗转到达案发现场时,小叶如遭雷击颤抖着说不出话来,眼前的大山分明就是自己不久前梦里的,连母亲身上穿的衣服都与梦里全无二致。她深恨自己粗心大意,错失了提醒挽救母亲的良机,这万万没想到无心之失,小叶毕生不能原谅自己。

母亲停灵的时候,小叶守在一旁陪伴母亲最后一程。泪眼迷离中,她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怪异感觉,就是眼前躺着的仅仅是一具生机全无的皮囊,而母亲的魂魄依旧逗留在事故现场,没有“回来”。一念及此,虽然已是午夜十一点,小叶还是喊上弟弟和表弟,直奔事故现场而去。

到了发生车祸的地方,小叶带着弟弟们含泪念诵地藏菩萨法号,恳请他将无助横死的母亲亡灵接引回家。也不知这样念诵了多久,小叶他们才回家,一进门爸爸就告诉她刚才梦到母亲从床上起身,深情样貌都跟活着时候一模一样。小叶知道妈妈的魂儿回来了。

第二天晚上,哀痛疲惫的小叶正跟律师打电话沟通母亲车祸的事宜,突然看到面前桌子上放的一个金属烧水壶上映着一个黑色的人影,她定睛细看时,那分明就是母亲的身形与感觉。小叶明白母亲必是不舍眷恋,难以释怀离去。

及至母亲入土下葬时,遗体僵硬绷直,殡仪人员无论怎样尝试都无法将她妥帖安置到棺木中去。一旁的长辈等得不耐,叫工人用力往下按。小叶愤然拦阻,带着弟弟妹妹上前将母亲重新抬起,小叶温柔执起母亲的手,哭着说道:“妈妈,我和弟弟妹妹们送您去新家了,别害怕,安心过去住吧……”话音才落,妈妈的身体登时变得柔软如生,顺利入了棺。在场者无不动容下泪,泣不成声。

那天就连老天也似乎悲伤着小叶母亲的不幸,一直下着雨。小叶焚香祝祷,祈求母亲原谅自己有孕在身不能一路陪伴她去墓地落葬,求母亲保佑葬礼一切顺利。说来也巧了,不多时雨过天晴,小叶母亲入土为安。仿佛阴差阳错般,母亲最终选定的墓地,就位于小叶梦见过的那座山脚下。

小叶母亲下葬后不久,就是春节了。腊月二十九那天深夜,睡梦中的小叶突觉眼睛上一凉,一睁眼就见母亲躺在身侧含笑望着她,仿佛水波纹中的倒影般虚幻飘渺,可小叶却清楚意识到,那是妈妈惦记女儿,回来看她了。

小叶生下宝宝后,也见过母亲两次,都是才睡醒的时候,妈妈还是穿着出事时的那身衣服,贪恋不舍地望着她和宝宝。骨肉至亲,血浓于水,奈何就此阴阳两隔,只恨此生的缘分太浅,太浅了……

人生没有如果,亲逝不能复生。多想有一支改写过往的神笔,能抹去世间所有遗憾与伤悲,涂鸦出一双双不流泪的眼睛。

我感动于小叶撕开记忆的疮疤,将生命中难以承受之痛讲述给楼中朋友,只愿大家都能珍存与亲人欢聚的每一个瞬间,实打实地用心尽孝。也希望世间再不要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锥心之痛,当双亲与我们渐行渐远逆向的旅程抵达终点时,心中只有不舍,没有遗憾。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