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藕塘深处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3 21:03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有一年大年初五,父亲去邻村走亲戚,其实,我们这里很忌讳初五走亲戚的,但是父亲坚持要去。事情的发生,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很周密完整的劫持方案似得,有利用“犯困”打我狙击的,有负责劫持父亲的,至于“他们”把父亲误导进藕塘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有一年大年初五,父亲去邻村走亲戚,其实,我们这里很忌讳初五走亲戚的,但是父亲坚持要去。

父亲上午去的亲戚家。我们吃过晚饭后,也就是下午五点左右的样子,母亲估计父亲在亲戚家应该吃好饭了,于是就让我和弟弟去迎他,以防他喝醉了酒。那时,我应该是上初中的年龄,我现在还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晚饭后我莫名其妙地发困,随时随地都能睡着,倒在床上睡,母亲让我去接父亲,我爬起来坐在凳子上又睡,就想睡一会,哪怕一会也成,眼睛就是睁不开。最后还是在母亲的督促下,强挣扎着起来和弟弟一道走出家门。说来也巧了,一出家门顿时睡意全无。

从我们村到亲戚的村是一条近乎南北垂直的官道,大约有七八华里的样子,中间还隔了一个村子叫天齐庙。我和弟弟沿路走,一直走到亲戚家,也没见到父亲,亲戚见到我和弟弟,很是吃了一惊,说早就走了啊,这点路按说应该到家了啊。亲戚不放心,又安排自己的两个儿子和我们一道往回走,一直走回我们自己家,回家一看父亲还是没回来,于是我们又沿路返回。

一番折腾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没表,没具体时间概念),我们又沿路回到了天齐庙村的南头,这个地方有一条东西向的村中小路和我们要走的南北官道构成了十字路口。十字路口东南夹角是一个藕塘,东北夹角,即和藕塘一路之隔有一户人家和我家很熟,我们称男主人冯叔。等我们再来到这个十字路口时,突然听到冯叔在大声的吆喝什么。

我们马上聚拢过去,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冯叔站在路上,父亲在藕塘的中间呈骑车东向行驶状,自行车陷在藕塘淤泥里,只有车把、车的横梁和车鞍子露在外面,从藕塘的西岸到父亲所在的位置的藕塘淤泥上,留下了一道明显的沟痕。这个藕塘半人工半自然,用石块大致垒成了长方体(我所以强调这一点,是想说明,藕塘边缘和中间的淤泥差不多深),这么深的淤泥,父亲是怎么把自行车骑进去的呢?冯叔一边招呼父亲别再动,一边招呼附近村民和我们几个一起,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父亲从藕塘里拔出来。冯叔说,他在家里突然就听到了藕塘里一阵噗通噗通声,出来一看,原来是父亲在藕塘里。冯叔问:“大哥,你怎么把车骑到坑里啦?”父亲一头一脸的淤泥,说:“没有啊,你看,就是那四个人前边两个,后边两个一起骑车走路啊。”我们一看,藕塘里就父亲一个人、一辆车在挣扎跋涉,哪有什么其他人啊。

第二天,父亲清醒了,我们问他昨晚的事情。父亲说,昨晚从亲戚家出来就遇到四个人,前边左右两个,后边左右两个,把他夹在中间走,也没有感到费什么劲啊,清醒过来时,就已经在藕塘中间了。后来想一想,父亲走进藕塘的时间正好和我在家里犯困的时间契合,如果我当时不犯困,而是按母亲的吩咐马上出门的话,显然能在父亲尚未走到藕塘时就能把他接上,父亲也就不会走到藕塘里去了。事情的发生,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很周密完整的劫持方案似得,有利用“犯困”打我狙击的,有负责劫持父亲的,至于“他们”把父亲误导进藕塘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