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滴子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4 12:15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当时有个跟他住一间宿舍的新兵绰号顺子,最是拔尖儿活跃。顺子战术动作标准到位,体能考核把把第一,能用口琴演奏当时所有流行的红歌金曲,一时之间在新兵里炙手可热,风光无限。大概半年多以后,顺子总发现自己晾在阳台上的衣服被滴了血点子,那暗红的印记干凝在草绿色的军装上,看起来别有一番触目惊心的恐怖。又过了半个月,顺子开始在上衣领子上发现血滴。

上上周末去我同事家取材料,由于赖床睡了会儿懒觉,到他家正好赶上饭点儿。同事的老爸行伍一生,辗转驻防祖国艰苦贫困的塞外边关,到老了才调回北京退休养老。

我拿了材料正要告辞,同事家里饭菜也端上了桌,老爷子死活不肯让我出门,说是礼数道义上都说不过去,非留我一起吃个便饭。我一看盛情难却,关键是没吃早饭我也真饿了,就很没出息地恭敬不如从命啦。

我跟同事一家边吃边聊相谈甚欢,老爷子两盅小酒下肚,更是谈兴渐浓。于是我又得意忘形地问了一句:“叔叔,您戎马一生,就没遇见过什么科学解释不了的邪门事儿吗?”

老爷子一愣,当时没反应过来我说的是啥,经我同事挤眉弄眼一番解释,方才恍然大悟地呵呵笑了起来。老人抿了一口杯中酒,娓娓道来一段他还是新兵蛋子时经历的恐怖事件,听得我跟同事目瞪口呆,干着嘴都忘了吃。

那时候同事父亲才结束新兵训练,被分到了河北一个传统悠久作风过硬的着名劲旅。当时有个跟他住一间宿舍的新兵绰号顺子,最是拔尖儿活跃。

顺子战术动作标准到位,体能考核把把第一,能用口琴演奏当时所有流行的红歌金曲,一时之间在新兵里炙手可热,风光无限。

大概半年多以后,顺子总发现自己晾在阳台上的衣服被滴了血点子,那暗红的印记干凝在草绿色的军装上,看起来别有一番触目惊心的恐怖。

最初是在军绿上发现有血点,一次两次的顺子也没在意。后来总发现裤子上有血滴,顺子才开始感到恐惧和不安。那时同事父亲他们几个同宿战友还逗他说,别是你小子整天帮着连长搞文艺,来“大姨妈”了吧?

又过了半个月,顺子开始在上衣领子上发现血滴。这么一来,同宿几个兄弟也很难再淡定了,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瞅瞅你,面面相觑不知到底如何是好。同事父亲试探着问了一句:“要不要报告连长?”

可哥儿几个一合计又觉不妥,正是拨乱反正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年代,跟组织报告这等离经叛道之事,不是自个儿往枪口上撞嘛!

不久后一天深夜,同事父亲被尿憋醒了,正要起身奔茅厕呢,黑灯瞎火里看见下铺上坐着一个人。他强抑恐惧定睛一看,竟是顺子!同事父亲赶紧上前询问,说顺子你大夜里不睡觉坐这儿撒什么癔症?

顺子沮丧地看了同事父亲一眼,摊开手心用电筒一照,同事父亲看到顺子的手掌心上薄薄泛了一层暗红色。见他迷惑不解,顺子压低了声音解释说:“我睡到迷迷糊糊时,觉着有水滴滴答答掉在我脸上,我就用手胡噜了一把,谁知竟是粘的。我赶紧拿手电筒一照,是血!”

同事父亲一听这也吓傻眼了,两人七手八脚举着手电铺上铺下查找了一溜够,到底也没发现究竟从哪儿滴下来的血点,只得权且不了了之。

两周以后连队举行射击比武,轮到同事他们班战士在靶位上趴好,指挥员还没下令预备瞄准呢,就听见一声清脆的枪响。同事父亲慌乱四顾,发现在相隔三个靶位的地方,顺子已然头顶开花,肝脑涂地了。

这一事件当年在整个军里影响非常恶劣,上级领导下令彻查,最终苦于事发突然,完全没有物证人证,只能定性为步枪走火的意外事故。

跟顺子同宿的几个战友,却不约而同都想起了他衣裤上陆续惊现的血滴子。大家都觉得此事背后大有文章,邪门恐怖,不敢深想。

尤其同事的父亲,那夜深人静时滴落在顺子脸上的血点儿成了他深埋心底几十年的恐怖秘密,越想遗忘,越忍不住惊悚。

我听闻部队都是驻扎在阴气极重的邪魅之地,就是要借助官兵至阳的兵戎之气来阵那些阴物。当年的顺子是时运低迷被外邪厉鬼所侵,抑或是时辰到了被冤亲债主追魂索命就不得而知了。

我只愿老爷子借酒盖脸儿跟我追忆了压抑多年的新兵阴影,到夜里不要恐惧爆发做噩梦就好。

罪过,罪过……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