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儿上的灾殃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2 14:06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今天来分享两个戕害动物自食恶果的小故事。第一个故事由楼中老友“缅怀被禁言的大号”提供素材。说的是“被禁言的大号”的父亲有位关系亲近的老同学,早年间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下海弄潮,经过一番艰苦打拼掘出了人生第一桶金。生活好了,这位老朋友难免奢靡堕落,纠集起一众生意伙伴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觥筹交错,夜夜笙歌。

今天来分享两个戕害动物自食恶果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由楼中老友“缅怀被禁言的大号”(瞅这ID,也不知这位朋友与涯叔经历了怎样悲壮的爱恨情仇)提供素材。说的是“被禁言的大号”的父亲有位关系亲近的老同学,早年间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下海弄潮,经过一番艰苦打拼掘出了人生第一桶金。

生活好了,这位老朋友难免奢靡堕落,纠集起一众生意伙伴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觥筹交错,夜夜笙歌。自打在盛宴上尝过熊掌的肥美以后,这位老友便欲罢不能,百吃不厌了。

反正他也不差钱,每天无论有无宴饮,这位老友都要大啖熊掌,一日不食便贪馋难耐。家人也曾规劝过他熊掌火气太大不宜多食,可老友却总难舍口舌之快,照旧大快朵颐。

几年之后,这位老朋友的儿媳怀孕了,盼望已久的孙子即将来临,他们一家的欢喜期盼之情自不待言。谁承想祸从天降,儿媳孕期五个多月时去医院做排畸筛查,发现胎儿先天肢残没有双手,B超影像里两根光秃秃的小胳膊看起来格外触目惊心。

儿媳最终去做了引产,家里人都猜测这是老友多年贪食熊掌遭了恶报,殃及子孙。

另一个类似的故事说的是我爸以前单位的一名同事。网友讲述的故事让我一下想起了这桩陈年往事。

大概在95年左右,我爸随同单位去深圳出差洽谈业务。到达的当晚对方公司设宴略表地主之谊,其中有一道硬菜就是当时曾经风靡一时的鲜蒸猴脑。

为表款待的隆重与诚意,深圳公司邀请我爸一行几人亲自挑选食用的猴子。那些猴子全被关在一个大铁笼里,原本或躺或卧,很颓靡地各自待着。一见厨师领着客人靠近笼子,群猴立时全体炸窝,尖声嘶叫着合力将一只相对羸弱的猴子推出笼外。

长久以来眼睁睁看着同类被屠戮的经历,让猴子们无师自通地摸索出了这等残忍的自保之道。我爸和另外三个同事全都心生不忍,建议别吃这道菜了。唯独一个同事觉得大老远来一趟广东,不吃点儿新鲜玩意儿多不上算,执意非吃猴脑不可。

那只被推出铁笼的猴子全然放弃了抵抗和挣扎,任由厨师将它拉进包间,置于一个中间有洞的大圆桌下,猴身仍在桌子底下的笼中,只有头顶可以从洞里露出桌面。

待红油煮沸后,厨师趁猴子不备,用一个小铁锤骤然锤击猴头,将猴子的头盖骨生生敲出一个洞来,旋即以沸腾的热油浇入猴子的脑袋。整个过程伴随着猴子奋力挣扎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爸他们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北方佬皆被吓得闭目屏息,不胜惶恐。

叫嚣着要吃猴脑的那名同事倒观赏得兴致勃勃,最后还用小勺挖着吃了大半个猴脑,我爸说当年那一行人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津津有味地吃了猴脑。

几年以后这个同事生了恶性脑瘤,进行了好几次开颅手术依然遏制不住疯长的肿瘤。在临终前,他脑部的肿瘤转移到了眼球,将右边的眼珠整个顶出了眼眶,溃烂流脓,极端可怖。与我爸同去医院探望的女同事当场就被吓哭了。

当年一起岭南之行的几人看到那个同事如今的惨状,不约而同都认为是当年他执意贪食猴脑,终被那只猴子的嗔恨怨念所反噬,脑子出了问题,痛不欲生。

食色性也,人世艰难,想要吃口好的本无可厚非。但如若打着满足口腹之欲的幌子残害虐杀无辜动物以求取扭曲的快感,那么你加诸彼身的所有痛苦,终有一天会还施己身,连本带利,只多不少。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