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的老汉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2 14:06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周末和老妈回双井看望奶奶,临走时遇上了对面楼的老街坊曲爷爷。算起来曲爷爷今年七十多了,看起来仍旧精神矍铄神采奕奕,整个面庞透出一种健康红润的光泽。掐指一算,这位都已是曲爷爷第三位老年伴侣了。等医护人员带着担架上山找到他们时,曲爷爷的老伴早已经瞳孔放大,没了呼吸。

周末和老妈回双井看望奶奶,临走时遇上了对面楼的老街坊曲爷爷。算起来曲爷爷今年七十多了,看起来仍旧精神矍铄神采奕奕,整个面庞透出一种健康红润的光泽。

一番寒暄过后,待曲爷爷走出去很远了,我妈才神神秘秘地附耳过来对我八卦道:“你还不知道吧,老曲新找的老傍尖儿又没了,肺癌走的,从查出病来到没,一共也没三个月。”

掐指一算,这位都已是曲爷爷第三位老年伴侣了。原配夫人病逝那年我才读高中二年级。印象里那年的重阳节刚好是周末,居委会组织社区里的老年人一大早去八大处登高祈福。

结果大家伙儿爬了还没三分之一呢,曲爷爷的老伴儿突然脸色煞白,盗汗不止,街坊们搀着她坐在石阶上,赶紧叫了救护车。等医护人员带着担架上山找到他们时,曲爷爷的老伴早已经瞳孔放大,没了呼吸。医生诊断是运动过量突发的心梗。

后来听曲爷爷隔壁的邻居老太说,老伴发病去世的前一天夜里,曲爷爷家的老式铁架床吱吱扭扭地响了大半宿,间或伴随着曲爷爷老伴隐忍压抑的呻吟饮泣之声,听得人脸红心跳,忐忑不安。

说起来老楼隔音特别差,街坊家夜里老能听见年过花甲的曲爷爷“辛勤耕作”的声音。隔着一堵墙住了几十年,邻居奶奶实在不好说他。但常年伴随着这等不堪入耳的动静入睡又实在影响心情。曲爷爷老伴没了以后,邻居奶奶惋惜之余又如释重负,祥林嫂似的逢人就说是老曲把自己老伴给“揉搓”死的。

谁承想邻居奶奶就睡了半年多安生觉,那“羞羞的噪音”便再度回荡在漫漫长夜里,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曲爷爷“再度夕阳红”,又找了个老婆子一起生活,据说两人也没办理结婚手续,就是你情我愿地搭伙过日子。

不久以后,曲爷爷便和新老伴儿公然出双入对了。那老太太长得白皙富态,慈眉善目,待人接物也是礼貌周到,和蔼可亲,楼里街坊们很快就接纳了她,一起相约游园晨练,和谐又愉悦。

唯独曲爷爷隔壁的老太太,由于被连绵不断的“淫靡夜话”折磨得不堪其扰,恨屋及乌,见了曲爷爷的新老伴也总拉长着脸,不理不睬,形同陌路。

然而,曲爷爷的“第二春”维持了不到两年,楼里的街坊们就渐渐发觉曲爷爷的“新欢”变得黑瘦憔悴,再不见初来时的滋润丰腴。脸上总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眼神空洞,见了人也不怎么说话打招呼了。没过多久就有流言传出,曲爷爷的“新欢”查出了宫颈癌晚期,已经住院在做化疗了。

“新欢”从街坊们的视线里消失了一年多以后,曲爷爷的枕畔竟然又换了新人!众街坊惊讶地发现曲爷爷整天和一个村妇打扮的老太太同进同出,亲密异常。大家婉转地问了问,敢情前度新欢已然病逝半年多了,这个农村老太原本是儿女给曲爷爷雇的保姆,可没出一个月,俩人就滚到一张床上去了。

听曲爷爷隔壁的老太太说,曲爷爷似乎对这位别具村野风情的老伴格外倾心,几乎每隔一天就要进行一次“夜间作战”。起初老太太倒还配合,时间长了便能听到她挣扎反抗和丝毫不加掩饰的破口大骂声。可即便如此,曲爷爷也几乎回回进兴,爽极而眠。

如此又过了两三年,楼里的街坊邻居全都惊讶地发觉曲爷爷竟仿佛回春了一般,声如洪钟腿脚灵便,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生命活力。

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个农村老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憔悴苍老,形销骨立。所以当听说农村老太罹患肺癌的消息时,街坊们甚至都没感觉到吃惊。

我妈说照这个情形,曲爷爷还得再觅新欢,他真是离了女人受不了啊!我却感觉到说不出的诡异惶悚,不寒而栗。

《本草纲目》里确实载有“采阴补阳”的延寿秘方,可并未说明女子会因此自损元气,终至命绝,反倒是男子纵欲过度会导致精尽而亡。

曲爷爷年过七旬,欲望仍如此炙盛本就反常,五年多来连毙三女更是令人瞠目结舌。长此以往,他以邪术延年益寿又会招致怎样强大的因果呢?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世间任何形式的损人利己最终都会得不偿失,难逃天责。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