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魔咒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2 14:03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今天来讲一个楼中老友提供的小故事。由于物产贫瘠经济落后,唐家村常年被县里定为特困村,专项扶贫次次落不下。当然,唐家村也不是一点特产没有,该村几十年来盛产光棍,一代接着一代,有序传承。鉴于唐家村这个情况,县领导指示要按照民主程序,公开公正地票选村长。待到第三任村长抱病隐退时,老村长几乎全票通过再次当选了唐家村的一村之长。

今天来讲一个楼中老友提供的小故事。

唐家村原本是个穷得鸟不拉屎的边远村落,村民们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苦哈哈扎在地里刨食吃。由于物产贫瘠经济落后,唐家村常年被县里定为特困村,专项扶贫次次落不下。

当然,唐家村也不是一点特产没有,该村几十年来盛产光棍,一代接着一代,有序传承。

老村长一干三十年,看起来破帽寒衣与村里人穷得没啥两样儿,可多年来上头定向拨下来的扶贫款和救济物资几乎全被他一人中饱了私囊,成箱成箱的方便面堆在他家生了霉,碾碎了喂鸡都不肯拿出来分给乡亲们。

也是该着唐家村时来运转,前两年省里修公路占了唐家村不少耕地,许多村民得到了在他们眼中无异于天文数字的补偿款。没过多久,唐家村又被县里规划成了新兴工业园区,下一步便要着手招商引资,大力建设了。

消息一出,全村哗然!曾经一度无人问津的村长位置顿时成了众人趋之若鹜炙手可热的肥差。二傻子都知道,下一步开始招商时,村长能有大把油水可捞。

鉴于唐家村这个情况,县领导指示要按照民主程序,公开公正地票选村长。一时之间竞争者众,居然还有从市里专程辞职回村竞选村长的。老村长冷眼旁观这热火朝天的竞选盛况,不阴不阳地放出话来:“这唐家村的村长可不是谁都能当的,我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敢抢老子的位置!”

一个月后,首位新村长在万众瞩目之下走马上任。新官新气象,这位新村长给村民许下各种花里胡哨的致富承诺,很快便深得民心,合村拥护。有村民揶揄老村长在位三十年也没给村民办过一件实事儿。老村长竟不急也不恼,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答道:“我就瞅瞅他有命实现自个儿空许的承诺没有!”

结果没出半年,第一任新村长酒后驾驶连人带车翻进了沟里,还差一个月满四十岁,就此一命呜呼横死唐家村,那些光鲜亮丽的施政纲领自然也成了废纸一筐。

肥缺当前,前仆后继,第二任村长很快应运而生。这位新村长曾经是县城重点中学的校长,五十出头,上任后便大力发展乡村教育,修缮各种教学设备设施,减免贫困户家庭子女的学杂费用,村民们对他是感恩戴德,敬重有加。

一年多后,第二任村长在常务会议上突发脑溢血,大家七手八脚赶紧送去医院,万幸保住了一条命,却从此丧失意识成了植物人。村民纷纷扼腕叹息,唯有老村长阴恻恻地笑了笑,冷嘲热讽地说看看下一个贪财不要命的主儿是谁。

第三任村长上任后明显低调了很多,如履薄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知没出半年,这第三任新村长竟全身浮肿虚脱乏力,饮食没有胃口吃啥吐啥。到这时候村民们便纷纷传言是老村长施了诅咒,谁继任唐家村的村长谁便命不久矣。

待到第三任村长抱病隐退时,老村长几乎全票通过再次当选了唐家村的一村之长。官复原职的老村长越发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地吃拿卡要,终日公款吃喝,花天酒地。

唐家村即将兴建工业园区的消息越传越真,政府不日要来拆迁收地的说法甚嚣尘上。村民们开始大兴土木加盖自家房屋,眼看着一座座违建小楼平地起,但凡违规建房的村民,都要给老村长上一份不菲的供。

蔫妮子夫妇是唐家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人,笨嘴拙舌吃苦耐劳,苦哈哈拉扯大了膝下一双儿女,到头来儿子娶不起媳妇,闺女说不上婆家,全村人都觉得蔫妮子一家人脑袋里缺根弦儿,打心眼里看不起他们。

可傻子过年也知道看街坊不是,话说那天一大早,蔫妮子推个破手推车也去村口上拉土,想把自家瓦房加盖一层。刚巧被老村长撞了个正着。蔫妮子盖房没上供,老村长心里可是记得清楚着呢,于是他便上前挡在蔫妮子车前,冷笑着说:“老蔫儿,宅基地上不得私自建房,你不知道吗?滚回家呆着去!”

蔫妮子吭哧瘪肚半天,既想解释又想央求,结果却连句整话也吐不出来。老村长见状大笑着说:“老蔫儿啊,活该你家丫头小子都结不上婚,你瞅瞅你,六十大几个人连句整话也说不出来,白瞎了那么水灵标志个老婆。哎,老蔫儿,我看你家丫头子也怪俏的,怎么瞅不像你的种儿啊,别是我的吧?啊?哈哈哈哈……”

其实老村长也不是头一回这么挤兑羞辱蔫妮子了,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那天蔫妮子也不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一听老村长那话,登时通红了一张脸,抡起手里挖土的铁锹,结结实实拍在了老村长的头上。

老村长嚣张跋扈的笑声戛然而止,他有些莫名其妙地瞪着蔫妮子,仿佛不敢相信这么个全村出了名的老实人能对自己痛下杀手。可蔫妮子并没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铁锹接二连三地拍在老村长头上,一下比一下狠。

等闻声赶到的村民们死死抱住蔫妮子时,老村长的脑袋已经被他拍成了肉泥,红白相间还夹杂着骨头渣子,稀碎。

老村长暴毙后没出一个月,唐家村果真被正式规划为新兴工业园区,各路商家相继进驻。可村长职务却一直空缺,只能由县里临时安排人下来代理。大家都说老村长当年用邪法施了诅咒,谁当村长谁倒霉。

可是,老村长自己到最后怎么也被反噬了呢?

为善不见其益,如草里冬瓜,自应暗长。为恶不见其损,如庭前白雪,当必潜消。一个人好事儿做多了,功德自然福荫子孙。坏事干多了,报应亦必然如期而至,差池不爽。

这就是天道。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