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夜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2 14:03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对于别人经历过的那些自己难以想象之事,我们不妨怀抱开放包容的心态去了解和探索,一味想当然地这也不信那也不信,生活便只了乏善可陈的一地琐碎,够多无聊……

今天的故事是一位老友讲述的,就是他前不久的一段亲身经历。由于情节太过匪夷所思,估计我讲出来又会有很多人不相信。然而以我的了解,这位老友绝不会凭空编故事骗我,所以还是照实记录下来请诸位一阅。

今年盛夏时的一天,都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了,老友突然接到公司老板的“夺命追魂call”,电话里老板态度坚决地要求他马上回公司,加班!

放下电话老友简直急火攻心,在心里默默问候了一遍老板祖上八代后,为稻粱谋,还是挂着礼貌的微笑披星戴月直奔公司而去。

折腾到公司一看,好么!老板竟然已在楼下等着他了。吓得这位老友心里直犯嘀咕,公司这是出了多大事儿啊?三更半夜把我从家薅来,老板等不及都下楼“接驾”了。

老板一见老友,不由分说拉起就走,直奔公司对面的24小时烧烤店,三下五除二点了一桌子丰盛的宵夜美食,外带一箱啤酒。朋友给自己和老板都斟满了酒,一时对坐无言。

老友猜测老板这不会是要开了他吧?窥他神情举止又不像有重要的事谈,再说了哪个公司二半夜叫员工出来谈离职?难不成老板是想泡他?朋友来公司五六年了,也没听说老板还有“断袖之癖”啊……

正瞎胡琢磨呢,只见老板已经自斟自饮大快朵颐起来。朋友和他边吃边聊,酒过三巡老板便开始有些失态了。老友心里着实诧异,老板向来不参加他们的聚会饭局,更从来没见他喝过酒,传闻老板有酒精过敏症。

老友刚想劝老板别喝了,早点回去休息,不想老板竟借酒盖脸,潸然泪下,痛哭起来了。边哭边对我朋友诉说自己年轻时何等意气风发才华横溢,暗恋一个美术系的才女,勇敢表白后终于跟才女结了婚。

老板进而感慨婚后生活平淡却是幸福,自己原想着大展宏图给老婆孩子最好的日子过,却渐渐将一身才气沾染了铜臭,言语间提及老婆的名字,那是一位在朋友他们业内小有名气的女画家。

眼看着天都快亮了,老板也已喝得泪眼朦胧醉不成句,朋友赶紧结了账,搀扶着老板走出烧烤店。说起来他们老板也是个讲究人,说什么也要开车把老友送回家。

老友看他走路都七扭八歪踉踉跄跄,心里真是一百万个不愿意,可又不敢驳了领导一番美意,只得抱着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上了老板的车。好在凌晨时分路面上就没几台车,老板一路画着龙将老友送到家门口。老友关切地问他用不用打电话叫司机过来,老板迷迷瞪瞪说不用,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老友回家洗了把脸,玩儿了会手机就照常去公司上班了。一进办公室刚好看见老板雷打不动地清早起来两炷香,虔诚供奉关老爷。回想昨夜老板那副痛哭流涕的狼狈样儿,老友面上还有些尴尬和不自在,可老板却没事人一样,亲昵地拍了拍老友肩膀,说:“来啦~”。

早会时朋友见老板神清气爽思路清晰,各种奇思妙想的创意提案一个接着一个地往外抛,哪里有丝毫宿醉未醒的疲惫?

散会后在茶水间碰见老板时,老友忍不住问了他一句:“老大,您昨夜喝那么多,没事吧?”老板满脸莫名其妙,瞪着老友说:“大早晨起来发什么神经?我酒精过敏你不会才知道吧?我看你是喝多了不假!”

老友听老板这么说,还以为是他顾及形象不想声张呢。也是巧了,中午老友跟几个同事吃饭时,餐厅里一本杂志上刚好有那位女画家一篇专访。老友顺嘴八了一卦,说你们看老板娘真是才貌双全,老板好福气!

谁知几个同事全像看外星人似的瞪着他,其中一个女生说老板夫人是学美术出身不假,可品貌才情照杂志上这位可差远啦!老友这才豁然开朗,敢情是老板暗恋人家女画家,解酒撒疯发泄相思呢呀!难怪他装糊涂不承认呢。

晚上下班时,老友想起昨天陪老板YY宵夜说好按加班算的,他便找了人事科管考勤的同事核实,结果人家说没接到boss任何指示,他是既没加班也没旷工,一切如常。

老友心想头儿这也太不地道了,我又不给他满处散布去,何苦连说好的加班都不认了。正自气吭吭往外走呢,无巧不巧在大厦门口看见了老板的车。老友过去问司机说:“昨天夜里你表姐夫都喝成那样了,你也不去接接他,真差劲!(司机是老板拐了七道半弯儿的表弟)。”

司机一本正经地反驳他说:“快别胡扯了,昨天老板的车被人剐蹭送去修理厂了,根本就不可能开出来好不啦?我下午才提了车过来接他饭局去的!”

事及至此,我这位老友已然彻底懵逼石化风中凌乱了。懵头懵脑地回到家里,他只能自我安慰说昨夜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幻梦一场,极端不真实。

老友长舒一口气,正准备洗洗睡了时,手机来了条短信,他点开一看,雾草!不对!昨天那顿夜宵是他付的账,短信账单上赫然显示着那笔不多不少的消费,那么昨天深夜与他一起把酒畅谈,且歌且哭的又到底是谁呢?

老友告诉我这件事弄得他又惊又怕,每次面对老板都觉得战战兢兢瘆得慌。追我的贴以来他多次想要贡献这个自己亲身经历的素材,又恐讲出来没人相信,还会为我招致不必要的争端与麻烦,所以才迟迟拖到现在。

我倒觉得老友过虑了,当初写故事开贴纯属娱乐,又不是给SCI投稿科学严谨的学术论文。信者,咱们欢聚一堂畅所欲言。不信者,亦是个人自由我充分尊重不予分辩。

我将老友经历的故事如实记录讲述出来,权且做个神神叨叨的说书人,也便是不辱使命完成任务啦。至于解惑答疑的重任,就要交给楼里走过路过的高人朋友们了。

对于别人经历过的那些自己难以想象之事,我们不妨怀抱开放包容的心态去了解和探索,一味想当然地这也不信那也不信,生活便只了乏善可陈的一地琐碎,够多无聊……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