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言保平安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2 14:03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前几天我们一帮初中同学在微信群里闲扯,一个外号“嘚吧”的男生跟大伙儿说他前阵子“被抑郁”了,差点儿没把老命丢了。我们这些老同学当场嗤之以鼻,嘚吧当年在班里那可是出了名儿的贫,能说会聊,基本上他一张嘴,别人根本没有插话的机会。关键嘚吧这心不是一般的大,我们同窗三年,见过嘚吧皱眉头子的人屈指可数。我顺嘴问了嘚吧一句:“啥叫被抑郁了啊?”

前几天我们一帮初中同学在微信群里闲扯,一个外号“嘚吧”的男生跟大伙儿说他前阵子“被抑郁”了,差点儿没把老命丢了。

我们这些老同学当场嗤之以鼻,嘚吧当年在班里那可是出了名儿的贫,能说会聊,基本上他一张嘴,别人根本没有插话的机会。关键嘚吧这心不是一般的大,我们同窗三年,见过嘚吧皱眉头子的人屈指可数。

就这么一主儿,能说抑郁就抑郁了?

我顺嘴问了嘚吧一句:“啥叫被抑郁了啊?”没承想这随口一问,还真给楼中诸位打听来一个邪门儿故事。

去年春节时,嘚吧大学同学聚会,席间一个他的大学室友看起来神志恍惚气色不加,一众同窗难得聚在一起,大家伙儿都推杯换盏玩儿得不亦乐乎,唯独这个同学一直枯坐发呆,郁郁寡欢。

嘚吧不是爱说嘛,再喝点儿酒话更密了。他转着桌子挨个儿跟老同学聊了一大圈儿,一眼瞅见了这个几乎没怎么说话动筷子的室友,他一屁股坐在室友旁边儿,勾肩搭背地问:“咋个意思兄dei?见着我们大家伙不高兴?”

室友用无神的双眸瞟了嘚吧一眼,说:“我得抑郁症了,正吃药呢,不能饮酒。”嘚吧一听就乐了,问他室友说:“你一个银行高管,日进斗金坐拥上百万身家,有什么想不开的?”

室友闻言叹了口气,左顾右盼了一番后,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告诉嘚吧:“其实我是被鬼上身了才搞成这样。前阵子一个本家侄子连续三年高考失利,跳楼自杀了。侄子出殡时我去了,回来就总想到死,觉得活着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嘚吧听完愣了两秒,紧接着放声大笑,直笑得两眼飙泪花儿,他大力拍击室友的肩膀,边笑边说:“兄弟,有病看病,该吃药吃药,还鬼上身?你可逗死我了,鬼敢来碰我一时时?老子弄死他!”

那天酒终人散,嘚吧兴尽而归。原本想借着酒劲儿睡个好觉,谁承想嘚吧竟然鬼压床了。

梦魇状态下嘚吧不能言不能动,却清清楚楚看见黑暗里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面色阴郁地凝视着他。紧接着耳边转来“砰”地一声闷响,仿佛重物自高空堕落一般,他心下一惊,旋即冷汗淋漓地醒来。

自那夜起一连半个多月,嘚吧兹要是睡着了必被鬼压床,然后看到那个戴黑框眼镜的青年,最后再被砰然一响重物堕地的声音给吓醒。天天如此,到最后嘚吧已然面如菜色茶饭不思了。

家里人陪着他各种寻医问药总不见起色,最后嘚吧他二姨找了个“看事儿”的上门一看,非常肯定地告诉嘚吧父母,你们儿子是被横死鬼缠上了。连着做了七七四十九天价格不菲的驱鬼法事后,看事儿的说这个横死鬼本身怨气就大,貌似嘚吧还冲撞触犯了他,非得当面谢罪赔不是方能彻底化解。

嘚吧的爹妈轮番上阵审了嘚吧一整天,他才想起来那次同学聚会上自己调侃室友侄子这码事。于是又延请高僧举办盛大的超度法会,嘚吧跪在亡人的灵牌前,声泪俱下忏悔了自己嘴上失德不敬的罪过,临了还左右开弓,扇了自己两个小嘴巴。

说来也真邪门了,嘚吧法会忏悔之后,当晚就久违地睡了个囫囵觉。第二天早起他顿觉神清气爽,甚至还有了几分焕然新生的感觉。

嘚吧煞有介事地告诉我们,经了这件事儿后,他现在说话行事全都小心翼翼,再不敢信口开河满嘴跑火车了。在此之前他并不肯定,也懒得去琢磨思考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可现在你要是问起他,嘚吧会发自肺腑地告诉你:“举头三尺有神明。”

这年头,甭管得罪人还是得罪鬼,都不好弄啊。老话儿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其实鬼也一样。信也好,不信也罢,谦和恭敬谨言慎行便可正气护体长保平安。出言不逊言语无度之人,定然是非不断,人鬼同嫌。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