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你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1 13:12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今天的故事是听一位要求隐去姓名的热心网友给我提供的素材。这位网友的小舅是一名大货车司机,常年往返保定大同拉煤赚钱。有一年秋天,他开车走到山东境内一处服务区时,时间已过午夜,夜风舒朗,蝉鸣声声,满天碎钻似的星

今天的故事是听一位要求隐去姓名的热心网友给我提供的素材。

这位网友的小舅是一名大货车司机,常年往返保定大同拉煤赚钱。有一年秋天,他开车走到山东境内一处服务区时,时间已过午夜,夜风舒朗,蝉鸣声声,满天碎钻似的星子中间,簇拥着一弯笑眼似的下弦月。

小舅觉得倦极难耐,安全起见,他将车停进了服务区里,想在车上阖眼小睡一会儿。万籁俱寂的夏夜凉爽怡人,午夜又少了车来车往人声鼎沸的喧哗,小舅舅很快就坠入了黑田乡里。

正睡得舒坦惬意之时,隐约一阵“砰砰”之声传入小舅的耳畔,那声音一下一下不紧不慢,终于将小舅从梦乡唤回了现实。他揉了揉惺忪酸涩的睡眼,嘟嘟囔囔正想看看是被谁扰了清梦呢,那“砰砰”声又响起来了。

小舅循声望去,漆黑的夜色里似乎有个人站在副驾驶位一侧的车窗外,借着服务区里昏黄晦暗的灯光,他依稀分辨出那是一个身穿老式绿军大衣的男子。

正在小舅莫名其妙间,那男人突然就那样站着用头撞击起车窗玻璃来,一下,一下,“砰,砰,砰……”原来他睡梦之间听到的声响就是男人这样弄出来的!

小舅一见大惊失色,他赶紧跳下车去查看,可跑到副驾驶一侧再看时,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小舅惊惶之下四处寻觅,夜凉如水,只见零星几台车辆泊在服务区里,车里的人们都沉睡正酣,再寻不到刚才撞击车窗的那个男子。

经了这一吓,小舅觉得心里七上八下惶悚异常,他踱进了服务区后面的加油站里,想买包烟抽,提提神也压压惊。便利店里的店员长夜漫漫正百无聊赖闲得难受呢,见小舅来光顾,便拉着他攀谈起来。

小舅给店员讲了刚才的遭遇,谁知店员长叹了一口气,对小舅说:“他可是我们这一带的老朋友了,这个服务区里很多人都见过他,说起来,那也是个可怜人啊!”

听店员说,那个男人原是服务区附近小村里的村民,家就住在高速公路边上。本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小日子过得安宁幸福。

几年前男人的老婆不知怎的搭上了一个走街串巷卖药行医的游医,不辞而别,杳无音信。男人带着年幼的儿子艰难度日,他是又当爹又当娘,身兼好几份工,每天都从凌晨忙碌到深夜。

楼船偏逢连阴雨,上苍似乎尤其苛待这不幸的一家人。一天深夜男人下工回家,发现家里竟然一团漆黑空无一人。每天儿子都会做好晚饭闷在锅里,自己早早做完功课上床睡觉。孩子究竟去哪儿了?

男人发了疯般四处寻找,逢人就问。老师说孩子放学就照常回家了,村里人大多没有见到男人的儿子。唯一的线索,是有人似乎看见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带着那孩子在高速公路旁的服务区出现过。

男人去派出所报了警,警察也立了案,可失踪的孩子却犹如石沉大海,彻底失去了消息。后来男人不工作了,天天游荡在村子里,他拿着儿子的照片,沿着高速公路逢人就问。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当成疯子,见了就躲。服务区有个老员工说,去年隆冬最冷的时候,他看见男人披了件挂满油污的破军大衣,端着两肩瑟缩着在服务区徘徊。几次上去搭讪着询问过路车辆,人家都不搭理他。

老员工不忍,泡了一盒方便面给他吃。男人没接那碗面,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老员工哐哐哐连磕了三个响头,哀求他说:“求您行行好,帮我个忙,有一天我要是没了,劳驾您拿这照片,帮我问问来来往往的司机,您问问他们见着我家小儿了没……”

第二天一早,男人被发现死在了服务区外头,他到死手里都还紧紧攥着儿子的照片。

便利店员工告诉小舅,他刚才遇见的多半就是那个男人的亡魂。有很多人在服务区一带见过他的鬼魂,依旧不眠不休地徘徊游荡,探看来往车辆的车窗,执着寻找着自己的儿子。

一档寻亲类的纪实栏目《找到你》,赚足多少眼泪。在我国,对拐卖人口犯罪的量刑一直颇具争议,不容置疑的是,拐卖一个孩子即是毁灭一个家庭。

正在流逝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数以千万计步履匆匆的父母,正含泪奔走在找寻孩子的路途上,他们不知疲倦,也不知终点在何方。

有些幸运者能找回失散的孩子,但多年分离造成亲情疏淡,欲语还休的伤痛永难弥合。有些如故事里的男人,带着永难平息的刻骨思念遗憾离世,他们那不知远在何方的被拐儿女,又可曾感应知晓?

瑾以此文实名呼吁加重对拐卖人口犯罪的量刑,人贩子杀无赦斩立决,买方同样要承担严峻的法律责任,入刑十年起,罚没所有财产建立专项基金,资助被拐儿童的父母寻亲。

对这种唯利是图丧尽天良的禽兽,不杀不罚实不足以平民愤。

救救孩子……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