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的男人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1 13:12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我住在七楼a座,b座是一个男人,单身。每天穿着西服打着领带朝九晚五工作的白领男人,我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姓什么名字。我叫他艾,我是这样叫他的。我一厢情愿的这样叫他。从我住的地方可以看到他住的地方,我的墙壁上有

我住在七楼a座,b座是一个男人,单身。每天穿着西服打着领带朝九晚五工作的白领男人,我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姓什么名字。我叫他艾,我是这样叫他的。我一厢情愿的这样叫他。

从我住的地方可以看到他住的地方,我的墙壁上有一条缝,不宽,两三毫米,狭长蜿蜒曲折,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发现这条缝的。我一直生活在七楼a座,如果没有什么必要,我就一直呆在七楼a座,小小的六十五平米内。颠倒黑白的昏睡,上网,看书,听音乐。直到发现那条缝的存在,自此,我的生活开始多了一项打发时间的无聊活动,看b座的男人。

我并不是一个有窥视癖好的女子,我只是无聊。并且成瘾。我像一只壁虎一样趴在墙上。

b座的男人,也就是我的艾,喜欢买百合花,大捧大捧的百合花,摆满家里所有的玻璃容器,漱口杯,茶杯,啤酒杯,红酒杯。他把百合梗剪得短短的,或者就干脆只有一朵花,寂寞的开在大大小小的玻璃容器里,散发着*的清香。他没有花瓶,他所有的百合都没有开在花瓶里。

这样插的百合易枯,他的房间里有腐烂的气息,久久不散。我很想告诉他,百合应该用大大的玻璃花瓶插成一束,让清水浸泡着粗壮的青梗,让阴暗潮湿的空气中弥散着清幽的花香,可我爱这腐坏的味道,我没有开口。那些似有若无的*芳香从细缝里飘出来,我趴在墙上贪婪的闻着。

艾客厅里的装饰很简单,四白一蓝,四堵白色的墙,浅蓝色的天花板,透明的饭桌,没有电视机,很抢眼的是一个很大的雪柜,周围都是大大小小的杯子插着百合,七幅柠檬照片不同样子不同摆放的柠檬照片挂在四堵白墙上。哦,我忘了我只能看到三堵墙,有一堵我看不到。在它的上面有一条缝。

我喜欢吃柠檬。我喜欢百合。

百合香味,柠檬,让我喜欢上了我的艾。爱是这样的轻而易举。他不知道我的存在。可我固执的爱着他。

我第一次发现艾的房间里出现陌生人是在一个闷热的午夜,夜空是漆黑的。空气仍然潮湿。百合已经全部枯萎了,黯黄色软塌塌地垂在杯子边缘上。那是一个妖娆的女子,黑色晚礼服,眼睑像魅惑的两只蝴蝶掩不住的是风尘过后的痕迹,一股浓郁的廉价香水味。厚重的遮住了枯萎的百合香。她叫柠檬。艾是这样叫她的。她轻蔑的一笑,我不叫柠檬。艾说,你就是叫柠檬。他拉开柠檬黑色礼服后的拉链,她的**像深海的美人鱼,修长,让人窒息。

那一晚柠檬留在了艾的房间。

我的心有些钝痛,单身的艾和他的柠檬。在有柠檬照片和百合香味的房间里。艾和他的柠檬。不是我。

有谁知道在七楼a座,有一个喜欢柠檬喜欢百合喜欢艾的女子。没有人知道。

我不知道柠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在心痛的时候我会选择昏睡,即使没有人将我吻醒。那个美丽的童话故事在七楼a座是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天方夜潭。没有人会来七楼a座。也没有人敢来七楼a座。

我只看到在那一夜之后之后,我所能看到的墙壁上多了一幅柠檬的照片,切成一半散发着诱人香味的柠檬。明亮的黄色。

柠檬走了后的第二十八天,又一个妖娆的女子出现在艾的房间,她和前二十八天的柠檬不一样。她穿着暗红色雪纺的连衣裙,低领,高耸的胸部散发着**的味道。

她也叫柠檬。艾是这样叫她的。她皱皱眉头说,我不叫柠檬。艾说,你就是叫柠檬。艾的手脱下了柠檬的裙子。她的**像深海里的美人鱼,修长,白皙,让人窒息。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对话,时光无止境的轮回,生命在里面飘零。我的心在痛。

我想他们一定做了很多次。**的声音,**的味道铺天盖地的从那条缝里弥散过来。我甚至闻到了血腥的味道,甜蜜的,让人怀念的,那些温热的液体,曾经是那么的熟悉。气若游丝的夹杂着百合枯萎的清香。我一直在昏睡。*血腥的味道让我睡得很香很甜,我甚至忘了自己睡了多久。

又多了一幅柠檬的照片。艾还是朝九晚五的工作着。有一天他在有这条缝的墙上擦拭挂在上面的照片时,我看见了他的手,没有长的指甲,没有汗毛,苍白而黯淡。我的脑子里马上浮现出神经质着三个字。艾的家很干净,永远没有油烟和灰尘的气味。他总是不停的擦拭挂在有缝这堵墙上的照片,并且念念有词。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也没有发现这条缝,这让我很庆幸。

我窥视着艾,我喜欢的艾。没有人敢接近七楼a座,没有人知道我住在这里。

第二十九天。第三十一天。第二十七天。第三十天。

深海里的美人鱼不断出现在艾的房间里,她们都叫柠檬。

墙上不断有柠檬的照片挂上。

艾不断的擦拭墙上的照片。

百合花枯萎,清香远散。

我在七楼a座看着我爱的b座男子不断的和其他的女子幽会。她们都有机会和艾在一起,但是都不会做超过24小时的停留。艾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我想。艾是那么的独特,甚至散发这死亡的气息。他应该是和我一类的人。我想要艾为我停留,那么久了,我第一次爱上了

一个男子。

那些妖娆,带着胭脂水粉气息的女子,她们都没有资格。虽然她们都叫柠檬,而我又是那么的喜欢柠檬。

我决定让艾认识我。我首先让自己变得漂亮起来,像那些深海里的美人鱼一样,穿性感的衣服,有轻佻的举止,一手一足里散发**的味道,没有人能逃脱**。**似水,流过每个人的心,并且将每个人的心都带走。

我离开七楼a座时下了很大的决心,我绝少离开七楼a座。

我在电梯里“碰巧”撞到艾,艾为我揉“扭伤”了的脚,他的手指冰凉,像我的心一样。

他把我带到七楼b座,我第一次看到了有那条缝的墙壁。

一个淡淡微笑女子的照片,黑白色,与其他墙壁上明亮的黄色柠檬形成极大的反差。只有她这一张照片。

我问艾,她是谁。

艾盯着我看了一眼说,柠檬。

我说,我不叫柠檬,我问你她是谁。

艾说,你就是叫柠檬。他的手伸向了我的背后,我穿着轻飘的雪纺长裙,夜风将满屋的百合花香吹的乱七八糟。他拉开我的拉链。

我像深海里的美人鱼,让人窒息。

我再次问艾,她是谁。

艾说,柠檬。

他堵住了我的嘴,用他的吻。我看着柠檬,渐渐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她淡淡的微笑。我感到震慑。

我和我喜欢的艾在一起,在七楼b座,我曾无数次幻想过和我喜欢的艾在一起,可是真正当艾于我肌肤相对时,我却感到陌生与恐惧。看着他的手指在我白皙的皮肤上一点一寸的游动,极仔细,不放过任何细小的位置,我又一次想起神经质三个字。

艾说,柠檬,你看你有多美啊。

我没说话。

艾继续说,你看,你的皮肤多么好,多么滑,多么白。柠檬,我真的是好爱你。你说过你是我得唯一。

他念念有词。你一直都是我的,对吗?你会一直都是属于我的。

我看着艾。他像死神一样散发着让人惊颤的味道,我挣扎着,想要逃脱他的手指,他的手指滑过我的皮肤上时甚至让我起了鸡皮疙瘩。

艾却死死将我绑住。他的声音变的粗厚起来,可你为什么又去勾引别的男人,你说过,你永远都是只属于我的。为什么,为什么?

我挣扎着。艾的手里拿着一把冰冷的尖刀,闪着寒光,用力的往我得胸口一插。

艾说,我憎恨像你们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我讨厌,你们那样肮脏。我讨厌。

我没有流血。我的血液早就没有了,我的心是冰冷的。它不会跳,没有温度,也没有血液的,所以它不会疼。

我对着艾一字一顿的说,我住在你的隔壁。七楼a座。

我看见艾惊恐的扔掉刀子,眼睛瞪的似一个铜铃那么大,他连向后推几步,步伐乱颤,打翻了好几朵用杯子放着的百合花。

他惊恐的说,你是七楼a座的?a座没有人住。a座一直有鬼。

我轻轻的笑,夜风变得迷离,我说,我就是a座的鬼。

我把艾的手放在胸口,它没有跳动。艾尖叫一声,轰然向后倒下。他死了。

哼。我轻蔑的笑了一声。离开b座时我又看了柠檬一眼。我知道是她借我的手杀了艾。是她让我发现那条缝并且窥视成瘾。我向她微笑,她也以淡淡的微笑回报了我。

没有人敢接近七楼a座。那是一间鬼屋。

我住在七楼a座。b座是一个男人,单身。杀死过自己的妻子。没有人知道,只有我,还有柠檬。

七天后,终于有人对艾散发出来的*臭味感到了极大的厌恶,警察介入,发现了雪柜里冷藏的女人衣裙,那些是一些失踪**女的,终于侦破了一起极长时间的“连环**女”案,只是对于凶手的死亡感到不解,最终只能以心脏负荷过重导致猝死为死亡原因。

那些叫柠檬的女人,都在这个房间里消失了。艾也是。

我依旧住在七楼a座,只是,现在多了一个朋友,她叫柠檬。

我们一起用许多的杯子插百合。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