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界的鬼二代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1 13:12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耗子是个鬼,耗子是个年轻的鬼,耗子是个不同寻常的年轻的鬼。耗子的爹叫老涂,老涂在一个油水非常充足的单位做一把手。这个肥得流油的单位叫黑十字会,是阴间地府最大的慈善机构。不过,耗子并不是老涂原配夫人的儿子,耗子他娘是老涂在外面包养的一个二奶所生下来的。

耗子是个鬼,耗子是个年轻的鬼,耗子是个不同寻常的年轻的鬼。

他之所以不同寻常,是因为他有个好爹。

耗子的爹叫老涂,老涂在一个油水非常充足的单位做一把手。

这个肥得流油的单位叫黑十字会,是阴间地府最大的慈善机构。

虽然打着“慈善”两个光彩照人的大字,但因为这个机构里的财务制度并不透明,所以在几年之间,老涂不知不觉地就积累了大量黑金,他在银行里有好几个匿名的账户,每个账户里的钱都够他花费几辈子了。

不过,耗子并不是老涂原配夫人的儿子,耗子他娘是老涂在外面包养的一个二奶所生下来的。

但因为老涂非常宠爱耗子的娘,耗子也跟着鸡犬升天,一荣俱荣了。

耗子从小就养尊处优,过着悠哉乐哉的逍遥日子,虽然他不学无术形如一个草包,但因为嘴巴甜会忽悠,而且家里又有花不完的钞票,所以耗子的周围一直都有大把大把的女鬼,那些年轻美丽的女鬼们一见到他,就像是发情的母猫一般呱呱直叫。

但耗子注定只是个花花公子,他没有对身边的任何一个女鬼动真情。

他知道这些女鬼追求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家里的钱财,不,严格说来是他老子的钱财。

这些女鬼都非常轻浮,没有一个有内涵有修养。

耗子今年读高二,他真正喜欢的是班上一个叫北雪的女孩。

但那女孩却一直在拒绝他,她不喜欢像耗子一样皮厚嘴尖根底前的男生,而且她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不想太早地谈恋爱。

耗子从小就被骄纵惯了,在他的世界里,每个人配合和迷恋自己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他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无情地拒绝和打击过。

于是,这一天耗子手里拿了一瓶硫酸跑到北雪家里,他想借此威胁和摆平北雪,但不料北雪却是个硬骨头,不但不接受耗子,还挖苦他说他是个百无一用的纨绔子弟。

耗子一怒之下,就将手里的硫酸朝北雪脸上泼洒了过去,北雪“哎呦”惨叫了一声后,就彻底毁容了。

而那时候耗子他爹老涂正在召开一个记者会。

因为他所在的黑十字会最近出了点让人头疼的事情。

有一个年轻漂亮叫郭鬼鬼的年轻女鬼在微博上炫耀了一下自己的奢侈生活,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如今有钱的鬼多得去了。

但那郭鬼鬼却在微博上自称是老涂的女儿,这让老涂非常纠结。

首先,他搞不懂自己是不是有个女儿叫郭鬼鬼,因为他年轻时候欠下的风流债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自己都记不清了,但他又不能明目张胆地要求媒体帮他和那郭鬼鬼做个亲子鉴定。

其次,就算这郭鬼鬼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吧,但她千不该万不该在网络上说出来啊,这事情若是真的闹大了,自己还真有点不好收场。

就拿这次所召开的记者会来说吧,这些个记者们一个个可真是太难对付了,而且问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有的骂人(鬼)还不带半个脏字,让你防不胜防,招架不住。

就比如吧,一个年轻的女记者就开始向老涂发问了:“请问涂会长,作为一个老百姓的父母官,你们黑十字基金会真的忍心把社会爱心鬼士的钱财都用在自己和子女们的奢侈腐化上面吗?”

“咳咳,”老涂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然后仔细想了想后,才谨慎地说道,“这位美女记者,你好,首先,我必须澄清一个概念,作为鬼民公仆,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高高在上的父母官看待,恰恰相反,我还把老百姓视为自己的衣食父母呢……”

“哇塞,我们居然是你的父母啊?”一位男记者接口就说道,“那你可别坑我们这些爹哦!

“不敢不敢,”老涂连忙说道,“我怎么敢坑爹呢,我那个淘气的儿子不来坑这个爹,不来给我填麻烦,我就要阿弥陀佛了哦。”

----.

“不好了,不好了,”老涂的话音未落,他那漂亮的女秘书就急匆匆地跑过来,然后凑到老涂的耳朵边说道,“涂局长,大事不好了,您的儿子耗子出事了……”

“哦?出什么事了?”老涂心想,这人一倒霉就会祸不单行,吃雪糕都会烫嘴,坐救护车都会出车祸。

不过老涂又一想,自己那儿子不过是个小小愣头青罢了,他能闹出多大的事情来呢?撑死了顶多也就跟班上男生打个架,再或者将隔壁女孩的肚子搞大了,这些不都可以用钱来摆平嘛!

“涂会长,耗子这次惹大事了,”秘书又轻言细语地说道,“他在班上一个女孩的脸上泼硫酸,让那女孩子毁容了……”

“什么?这孽障给我捅这么大的娄子?”老涂确实有点生气了,不过他仔细想想也没多大事,不过是个普通女孩子嘛,她爹爹又不是阎王爷,也不是阎王爷手下的七大护使嘛!

对,这不一样可以花点钱搞定吗?这女秘书也真是的,实在是太不懂事了,这么点鸡毛小事也过来找自己,而且还那么慌慌张张,我还以为多大不了的事情呢!

“哦,我知道了,”老涂不以为意地说道,“你去我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取点现金,替我多多安慰安慰那女孩的父母,叫他们最好私了,如果他们胆敢将这事说出去,这医疗费就别想拿到手!”.

“涂会长,这事情的麻烦还不仅仅在于此…….”小秘书又说道。

“哦?那还有什么?难道节外还生枝了?”老涂恍若间意识到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了,“那你快说,具体是什么事情?”

“涂会长,耗子在泼洒完硫酸后还不肯罢休,”小秘书又说道,“他居然恼羞成怒,开着自己的车就将那女孩给撞死了,而且耗子在被公共安全专家抓走的时候,嘴里还说道,我爸是老涂,我谁也不服…….”

“什么什么,居然把那女孩给撞死了?”老涂这回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了,自己虽然有权有势,在上头人脉也充足,但毕竟鬼命关天,这种事情上头一定是要追究到底的,闹不好很有可能连自己头上的乌纱帽都保不住了。

“快打电话给公共安全专家的**,叫他们一定要严惩不贷,该坐牢坐牢,该砍头砍头!”老涂这一招叫弃卒保帅,虽然他一贯骄纵自己这儿子,但总不能因为他而毁了自己的前程和钱程吧?

老涂于是匆匆结束了新闻发布会,立即奔往当地公共安全专家机关。

因为公共安全专家的领导跟自己一贯比较熟悉,所以老涂得以进入拘留所和耗子进行面对面的交谈。

耗子他娘叫映锦年,当时也在拘留所里。

“爹,娘,我不能死啊,”耗子抱头痛哭道,“你们可得想办法把我救出去啊,我若是死了,你们岂不就没有传宗接代的人了吗?”

“你这个孽障,还好意思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老涂一记响亮的耳光抽打在耗子的脸上,“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你开车撞死人的时候,怎么不考虑一下后果呢?”

见在老涂身上没法打开突破口了,耗子于是又撕心裂肺地在他娘怀里痛哭了起来,“娘,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你啊,我那么爱你,我还有大把大把的青春年华没有过完啊,如果我走了,哪一天你老了,谁来替我照顾你啊…….”

看见自己的儿子哭得这么凄惨,映锦年真是心如刀割,她也舍不得自己的儿子就这么离自己而去啊!

于是,映锦年便充分发挥自己的媚夫之术,对老涂说道,“老公啊,你真的要救救耗子啊,他们人类死了倒是可以变鬼,可是我们鬼类若是死了呢,那可就彻彻底底什么都没了啊,你一定要救救你这唯一的儿子啊…….”

-----

听到耗子他娘说得如此动情,老涂的心一下子也瘫软了下来。

耗子再怎么混蛋,毕竟也是自己生出了的,他怎么可能真正做到无动于衷呢?

老涂仔细想想,办法也不能说一点都没有,毕竟自己跟公共安全专家里的头头是老关系,而且自己多少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鬼)物。

于是,老涂便对公共安全专家的头头说,虽然自己的孽子是必须严惩不贷的,但请允许他先带着逆子回家交代点事情,明天一早一定送过来,不会让你们难做的。

公共安全专家的头头一想到老涂也是自己的老熟人(鬼)了,而且老涂还是那么大的一个官儿,肯定跑不了的,所以他便点点头答应了,将耗子暂时放了出去。

将耗子带回家后,老涂便偷偷地将他拉入自己的房间,然后又对他说道,“本来我是不打算救你的,但你娘又老吵来吵去的,我就再给你个机会好了。”

“爹爹,你打算怎么救我啊?”耗子问道。

“这样吧,儿子,”老涂说道,“今天夜里十二点,恰好是这一年中阴气最重的时刻,爹爹我就带你从阴间通往人间的鬼门关口去,你大胆地往那关口的绝壁处往下跳,就会到达人间,我买通了买通了守关的衙役,你就放心地去吧!”

“可是,爹,”耗子有些担心地问道,“你就这样把我放走了,那你怎么跟公共安全专家的头头交代啊?”

“这些不要你管,你爹自己能够扛得住!”老涂回答说,“到了人间后,我会安排司命官将你投胎到一户好人家,你要争取好好做人,不要再让你在那边的爹娘操心了,记住了吗?”

“哦,我记住了,爹娘,你们多多保重。”耗子含着泪水说道。

“闲话少说,我看现在差不多快要到十二点了,”老涂说道,“爹这就带你过去吧!”

说完后,老涂便带着耗子上路了,抵达鬼门关口的时候,老涂跟一位值班的衙役做了个暧昧的表情,衙役招招手后,便背身装聋作哑了起来。

耗子闭上眼,朝那绝壁处纵声一跃,然后脑子里便失去了意识。

随着一阵“呱呱”乱叫,北京城里一家富裕的商人家庭又增添了一个男丁,他们把这男孩取名叫耗子。

因为家庭条件优渥,耗子从小过的又是一种衣食无忧悠哉乐哉的富家子弟生活,成长的轨迹几乎跟他在阴间的时候如出一辙。

耗子从小不喜欢念书,但却对踢足球感兴趣,只可惜他生长在中国,足球环境和文化氛围都相当糟糕,尽管耗子的父母在他身上砸了不少金钱,但耗子的水平却一直叫人不敢恭维。

可是耗子却认为自己很有足球天赋,只是没有人给他一个更大的平台罢了,于是他吵着闹着要他父母托关系将他送到国家队里去。

耗子的父母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花了点钱,托了点关系将他送往了国家队。

从某个方面来说,中国国家足球队还是很适合耗子的,因为那里面集结了一批中国最顶尖的流氓高手,这些人吸毒,打架,泡妞,泡**,搞同性恋,几乎无恶不为。

只是每次在重大比赛的时候,他们平日娱乐时候的那股疯狂劲就习惯性地蒸发了,一个个到了场上就像是软绵绵的,跟阳痿早泄病人一样。

这一天又有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因为这场比赛如果赢球或者平球,国家队就可以直接进入世界杯,而一旦输球,则会被无情地淘汰出局。

但这场比赛踢得并不轻松,一直持续到补时阶段,双方的比分都停留在零比零,眼看着再坚持几分钟就可以将胜利握着手里了,但就在所有人都拍手叫好,准备庆祝胜利的时候,耗子却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他突然踢出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乌龙球,将皮球送到了自家球门内!

而就在他踢出这个旷世乌龙球的一瞬间,裁判员忽然吹响了全场比赛结束的哨声!

全场几万双眼睛都看傻了,球迷们简直无法接受这样一个让人失望的结果!

在一阵死寂般的沉默后,人群中立刻又鼎沸了起来。

大家慢慢地意识到了谁才是这场比赛的罪魁祸首,人们都将愤怒的矛头指向了自摆乌龙的耗子!

观众席上的硬币,鸡蛋,矿泉水瓶如雨点般打在耗子的头上,耗子也不知道自己这脚下是踩了什么狗屎,居然踢出这么一场让人失望的比赛,他也恨死了自己,但他却无法容忍全场观众将失败归结于自己一个人头上的指责。

当他听到坐席上“垃圾,狗屎”的一顿臭骂时,心里的气愤是可想而知的。

------

于是,他像是疯了一般咆哮着冲向看台,直接冲向了一个骂自己最凶的女球迷,他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位女球迷。

于是他想一脚朝那女球迷踢去,但无奈他那脚法实在是太烂了,还没踢到那女球迷身上,便被她身边一个腰围膀粗的男朋友给拦住了。

那男生一看有人要欺负自己的女朋友,而且还是刚才将乌龙球踢到对方门框里的那位,自然是要将新帐老账一起算了。

只可惜那男人出手实在是太重了一点,也可能是耗子本身太不禁打了,那男人只用了几拳下去,便将耗子给活活打死了。

耗子临死前忽然看清楚了,那个朝自己咆哮的女球迷自己非常眼熟,她就是自己在阴间时泼完硫酸后,又开车将她撞死的那位。

死了就死了呗,耗子心想这也没多大关系,反正他还可以重新阴间,依旧过他那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呗。

但当他重新照着旧路回到阴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家里那座豪华的房子不见了,被人拆除了,他再凭着印象拨打自己爹娘的手机,却发现早已经停机了。

门口早已经有几辆警车在恭候他了,随着一副冰冷冷的手铐套在手上,耗子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他爹老涂在阴间也不是一手遮天的,原来,将自己放走后他爹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警方不但追究起他擅自放走死囚犯的责任,而且还顺便将他平日里那些贪污得来的黑金也没收了。

现在,他们一家三口都不得不在牢狱中度过未来的岁月了。

通过这件事情后,阎王爷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他下旨规定以后凡是报考公务员的鬼,都必须先自宫阉掉自己,因为这样既可以避免二奶现象的泛滥,也可以从根源上杜绝“鬼二代”危害社会为非作歹。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