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杀我还是我杀你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1 13:12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今年3月29日,我搬进了新公司给我们租的宿舍,两室一厅。我又有点害怕,觉得像恐怖故事,但是我告诉自己那是风吹的。下了班我不愿意回那个阴森森的厨房做饭,叫了一份肯德基吃完回家,金晶已经在宿舍了。我故意和她亲近。一夜无梦,所以第二天上班精神很好,快午休的时候我接到了路羽的电话,约我去吃午饭。

今年3月29日,我搬进了新公司给我们租的宿舍,两室一厅。离开了原来那个受气不讨好的公司,我的心情格外舒畅,边收拾东西边心想要如何在新公司混得好。

正在收拾,一个很清秀的女孩进来了,我正要和她打招呼,她用眼角看了我一眼,像懒得理我一样,嘴角给了我一丝微笑就进她的卧室了。

我的招呼僵在嘴里,心里腾地升起了反感,我最讨厌这种人,不爱和人交际,自以为清高,别人爬上去了,她又觉得她的能力没得到伸展!这种女生,不会有人喜欢。

直到上班一个月,我还耿耿于怀,在办公室的人谈论中,我听说她叫金晶,上班一年了,成绩平平,做人一般,有个叫刘风扬的小老板总和她来往,她却从来没有男友。

正巧这天,老板让我复读她的策划稿,我们这都是新人复读并学习前辈稿子的。我很高兴有机会在老板面前打击她,于是很认真的读了她的稿子,(她的稿子确实错误百出)挑出满篇错误,并在老板和她的面前把这篇稿子批评的一无是处,我可以看见老板眼中对我的嘉许和对她的批评。从此,老板给她的都是没人愿意做的,不重要的策划稿,而我得到了老板的青睐,在公司混的很好,我越发在宿舍看不起她,连话也不屑和她说了。我可以感到她的怨恨和嫉妒,她在公司更加落落寡欢,这样我心里真的更舒服。

那天她忽然对我笑了笑,进了她自己的屋子,我依然装做没看见,去睡觉了。晚上我就开始做梦,我梦见我在宿舍里看书,书哗哗地翻过,渐渐响起“咚咚,咚咚”的声音,像有人在墙壁上敲,声音越来越响,我心里越来越烦躁,觉得渴,也觉得想去厕所。

我站起来,推开卧室的门,外面的厅在红色的月光下显出凶兆,很阴森,我觉得害怕,但是这时隔壁金晶的房门吱~地打开了,里面开着大灯,使厅里明亮起来,我不怕了,金晶没有出来,虽然很奇怪她为什么把门打开却看不见人,但是我没理会,到厕所门前把门推开。

一声尖叫从我口中发出,

一个女人头发披在脸上,垂手站在我面前。

我发疯了似的叫,那个女人忽然把头发拨开,原来是金晶。我还是没有从恐怖中缓过来,我觉得她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但是她对我亲切地笑了笑,对我说:“你吓了我一跳~!”

我笑了,有人和我在一起,外面的厅也不阴森了。她出去了,我关上门,上我的厕所。

正在这时,我想起了她的卧室门刚才在她在厕所里时打开了,那么是谁打开的呢?我又有点害怕,觉得像恐怖故事,但是我告诉自己那是风吹的。

忽然厕所门砰一声打开,金晶在门外一动不动的站着,我吓得啊的一声,金晶慢慢地说:“怕什么,我陪你啊~我一直站在这,你听到我离开的脚步声了吗?”

我害怕地说:“门我锁上了啊!你怎么打开的?”

金晶说:“是么?你记错了。”

这时,我听到我们卧室的方向传来了脚步声,那是谁!我害怕了,我把门拉上,说:“你先回去吧!”

可是脚步声忽然都没了,她在门外站着不动,我忽然想起脚步声响起之前,她还特地问我听没听到她离开的脚步声,我心开始砰砰跳,手脚发冷,大声喊:“你回去吧!”

她说:“我回来了啊。”我不敢继续上厕所了,因为,她的声音是从她卧室传出来的,一秒钟之前,她还站在门口,而且!没有她离开的脚步声!

突然一滴水落在我脖子上,接着,两滴,三滴,越来越快,汇成一流,我低头,头嗡的一声,鲜红的血顺着我的脖子流下来。

啊~~~~我狂叫着拉门栓,我恨自己为什么要锁门,否则现在我就可以直接打开门冲出去了,这时,我混乱的头脑中想起,刚才,金晶在门外,我只拉上了门,没有锁!

但是,顾不得了,门栓怎么拉不开?我感到有个人站在我身后,我的身体使劲趴在门上,怕向后一点会碰到它!

门闩突然就开了,我打开门冲了出去。门外还是血红色的月光,我去摸灯的开关,啪啪,灯不亮!坏了!

我冲向卧室,灯已经灭了,

我疯狂地拉开大门冲出去,来到电梯边,我想离开这里!

电梯门开了,里面灯亮着,我冲了进去,门立刻关上了,我才想起,电梯12点就已经停了。电梯在下降,我在发疯,我盼望它停到一楼,不管它为什么在12点以后开,能带我出去就行,让我看到外面的门卫就好。

门开了,指示灯亮在一楼,但是,景物为什么和我住的7楼一样?我看不到大门。而且,走廊里连7楼有的一排排房门都没有!

正在发抖,电梯门关了,升了上去,走廊里明亮的灯光突然都关了,可怕的是,连月光都没有,完全是漆黑,走廊尽头都有一扇玻璃窗呀,为什么没有月光?也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我的心跳声,恐怖完全占据了我的大脑,什么也没有的黑,完全密闭的空间,诡异的事件,我头皮发麻,我已经没有其他思维,冲向走廊尽头的玻璃窗,庆幸的是我没有撞在其它“东西”上,而是顺利撞在了墙上,我哆嗦着摸到了玻璃,就疯狂地用手砸,觉得手被玻璃割烂了,玻璃碎了,我什么也不管了,爬上窗户跳了出去。

一切突然亮了,天上的月亮不再是血红色,而是明亮美丽的黄色,深蓝的夜空,万家灯火,楼下有稀疏的夜车开过,我发现自己跳出的还是7楼,楼下六层我都数得清……

我醒了过来,还是我熟悉的卧室,我不但浑身是冷汗,而且……因为刚才梦见上厕所。我打开灯,不敢再睡觉,甚至对卧室也产生了恐怖感,幸好一会天就亮了。早上我洗脸看到了金晶,互相还说了几句话,然后我去上班了。

一般来讲,人做梦,总是醒来就忘记了,但是今天,我却一天都心不在焉,被主管暗示后还是连两位数的加法都算错了。那个梦越来越清晰,很奇怪,我想,是不是我平时对金晶太不友好,所以宿舍缺少亲切的气氛,让我有陌生感,所以我决定下班去找金晶聊天。

下了班我不愿意回那个阴森森的厨房做饭,叫了一份肯德基吃完回家,金晶已经在宿舍了。我敲敲她卧室的门,拿了一包肯德基的薯条送她,她半天才打开门,看到我,眼底有很深的戒备。可能是我们平时来往很少,但是,可能是我多心,她的戒备远远超过了那个原因。

我说:“我晚饭吃肯德基,买了两包大薯,给你带了一包,你爱吃吗?”

没想到她的表情很复杂,像松了一口气,又好像有点歉疚,但是我觉得如果我昨天没做那么可怕的梦的话,我不会注意的。也许我又多心了。

看到她的宿舍,我感到生硬,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很温柔友好,打消了我的疑虑。我故意和她亲近。聊她的过去,聊到了刘风扬,我问:“哎,你又没有男友,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每次他请你吃饭你都不同意,又不是吃了饭就得和结婚。”

她笑笑,说:“我有男友,只是他在外地,大家都不知道而已,人,不是都不知道没看到过的事吗。”

我故意惊喜地说:“是吗!真的我们都一直以为你没男友啊,哪里人呀,长的帅吗?有照片么?”

她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有照片,照片就在你身后。”

我回头,看见窗台上有个镜框,但是一直背对着我,所以我没注意。

照片摆在窗台上,一般人都会让它面朝窗内的,为什么这张照片面朝窗外?我把它拿起来,啊,他真的可以称为帅哥,长得像古天乐,我心里竟然微微酸了起来,暗暗把他和追求我的人一一比较。

我才发现,她的屋子竟然满满都是男士用品,梳妆台上摆着电动剃须刀,书架上摆着红塔山和打火机,甚至角落里静静地躺着一个篮球。大概她的男友会来住吧,我也不好问出口。

她又给我看了她的相簿,都是她和她男友的合影,很亲密,看得出他们感情很好。可是看到相簿最后,我竟然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寒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一夜无梦,所以第二天上班精神很好,快午休的时候我接到了路羽的电话,约我去吃午饭。

路羽是我在刚来北京打工时认识的,是个电脑工程师,长得瘦小,不太帅,但是比较有闲钱,爱请我吃饭,有人请客为什么不吃?而且在大城市里,大家都很寂寞。所以那天我就和他一起吃了午饭。

但是我刚吃完饭回公司就看见了金晶,她也看见了我,我突然就想起了她的帅哥男友,看看路羽,我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匆匆和路羽分手就回了公司,一下午都心情低落。

下午金晶来电话约我去逛街,我犹豫了一下,问买什么,她说:“买点东西装饰咱们的宿舍。”

我反正下班也无聊,就和她去逛街。她买的东西很奇怪,有两个风铃,很可爱精致,还买了各式各样的报纸杂志。她把其中一个风铃送给我,说:“我在网上看到的,很可爱,我想买,可是我窗上已经挂了一个了,我买了一个挂门上,另一个送给你,你那天请我薯条,今天算回报你。哎玛,太刺激了~~~好可怕呀!”

我说:“这么客气多不好,可是你这么说,我也不好不收,我就收着吧,多谢了。”

回到宿舍,她果然把一个铃铛挂在大门上,风吹起来很是动听。我于是回到卧室,把风铃挂在窗外,我们宿舍是角楼,方位是东北西南的,傍晚我们卧室的窗口正对着西南方的漫天晚霞,摇摇摆摆,十分美丽。

半夜,在睡梦中,我听见有人敲窗户,我迷迷糊糊地下地,去开窗,一个人探进脸说:“今天坐公交车,全车的人都是在一站下车的。”

他探进头的姿势很奇特,他的手放在身体两侧,使劲把头贴向我的脸。

我很奇怪,这个人是谁,和我说的话好奇怪。

这时,我又觉得烦躁,我回想起那天做噩梦时也是这种烦躁。很渴,我突然想起那天金晶给我看的照片哪里不对了,金晶相簿的前边有她和她男友的各式各样的合影,但是后面的合影都是她的男友站在她背后,她男友从她背后探出头来,姿势…就~

姿势就和窗口那个奇怪的人一样。

我害怕地朝窗口望去,见到那个奇怪的人朝我毫无表情地望着。

我想叫却怎么也叫不出声来,最后越来越响的咚咚的敲墙声把我惊醒,卧室里一片漆黑,我听到卧室门外有翻报纸的声音。

我浑身发抖,这个咚咚的声音是哪里来的?我缩在被子里,告诉自己,这是梦,这只是梦,但是门外传来了撕纸的声音,我用被子蒙住头,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过了一秒,两秒,过了五分钟,咚咚的敲墙声还在持续着,我吓得实在忍不住了,哆嗦着伸出手摸到了床头桌上的灯,我想点亮它,可是“咣”的一声,灯被我扫到了地上,撕纸的声音突然停止了。

我必须点亮灯,我发着抖下床,在咚咚的敲墙声中去摸台灯,可是找不到,我不敢这样蹲在黑暗的角落里摸东西,我慢慢站了起来,去摸大灯的开关,手一抖,却把卧室的门碰到了。

吱~的一声,卧室的门开了,卧室的门口点着一个火盆,诡异的火光映在大厅的墙壁上,在月光下十分恐怖。我浑身僵住了,怎么也不敢低头或转头看,直直地瞪着墙壁上的火光,看到里面有个人影蹲在火盆前。

这样过了几秒钟,我心里的一种力量强迫自己低头去看火盆,火光背后,金晶苍白的脸带着僵硬神秘的笑容正在看着我。

她把手里拿着今天买的报纸,正在一张一张地撕开向火里送。火盆里露出一堆今天的杂志的角。

我啊地叫了起来,浑身发抖地尖叫,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咦,我这是睡在哪里?我茫然地四顾阴暗的地板,发现我在客厅里。头很疼。我觉得有一点奇怪和发冷。我揉着额头想了想,才想起昨天晚上金晶在门口烧报纸。

现在是白天,我现在觉得半夜烧报纸虽然很诡异,可是也不至于把我吓昏过去。这样的事我以前从来没遇到过,当时感到浑身发抖,当然,我当时不知道,以后,这对于我来说只是开始。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她半夜在我门口烧纸干吗?咚咚的敲墙的声音是谁?难道我们宿舍除了我们俩以外还有一个人?

他干吗敲墙?为什么每次听到敲墙声就会发生可怕的事?

为什么上次在梦里出现的敲墙声这次会在现实中发生?

金晶的门关着,不知道是几点了。虽然是白天,我还是害怕,强迫自己不去想,慢慢站起来,看看表,是早晨8点30,上班还来得及。我匆忙洗脸,收拾好之后,恐惧再一次向我袭来,我快步跑出大门,决定中午找路羽说。

赶到办公室,看到办公室的小米,她告诉我,司机老庞死了。这种死了人可是大新闻,可是我心里还是充满疑问和恐惧,甚至没问问是怎么死的。上班中大家谈话我也心不在焉,但是终于听出来,老庞是喝多了酒,开着公家的车,沉到了河里,听说当时护栏被他撞开了一大片。

中午我犹豫了很久,终于把路羽约来,坐在他对面,我还犹豫要不要和他说,我甚至问了自己半天,是不是自己精神紧张,所以把梦当成了现实。但是想到晚上还要回到“那个宿舍”,我就害怕,终于把原本都告诉了路羽。

为了让他相信我不是神经错乱,我说:“我也问我自己,是不是我太紧张把梦当成了现实,但是我没法觉得那都是梦。因为,金晶是比我早上班的,她这个人要是没有问题,怎么可能看见我躺在厅里没有任何反应?”。

路羽一言不发地听完,表情从看一个精神病人到看一个探险家。他说:“你不是逗我玩吧?真有点不敢相信。”看着我的脸色,他补充:“假如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你两天做的梦至少不该算进去吧?那剩下的事实就是:你那个同屋半夜在你房门口烧报纸,而且把你吓昏了也不管;再假设,这个世界梦游的人很多,如果是你梦游,那么她只剩了一个罪状,就是她不理躺在地上的你。从你们的关系看,如果她是一个冷漠的人,那么也有可能啊。”

他怀疑我梦游!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害怕,就是觉得那两个梦是真的,觉得我不会梦游,我也不想有这个直觉,可是不知道我为什么就这么肯定。

我问:“那么敲墙的声音也是梦见的?就算是梦见的,怎么那么巧会重复?”

他看了我一阵,说:“正常一点,你是不是在怕鬼?世界上真的有鬼吗?我还没见过谁确凿地说他见过鬼呢。”

我听到他的话,浑身跳了一下,没错,我不敢面对,我真的是在怕鬼。要不是怕鬼,金晶烧纸,墙咚咚地响,我都不会吓成这样。是什么让无神论的我觉得有鬼呢?

是直觉。

我脸都没红,因为我真的有奇怪的感觉,我直视着他说:“我这几天感觉很奇怪,你没经验过不知道,我突然就真的在怕鬼。”

他看着我,慢慢地说:“你如果不完全相信我,怎么会好意思和我说怕鬼,那我也至少得有一半相信你。”

他没办法,也觉得是有那么一点邪。就提议晚上去看金晶男友的照片,只有照片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他说,如果真是像我说的那么恐怖,那么我们周末就去上香求一个避邪的东西。

就这样,我们分了手,我自己往回走,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脑子里让我抬头,那个语气是那么不容置疑,以至于我马上抬头看。正巧一辆公共汽车从我眼前开过。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