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庄闹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1 13:11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一、借宿上山的时候还一片晴朗,谁知转眼间就乌云压顶。陈希乔一行人只好先投靠在山中的一家庄园里。庄门上一幅匾额写着“落梅山庄”四个大字。大门打开的一刹那,还没见人,先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汹涌而出,众人的精神

一、借宿

上山的时候还一片晴朗,谁知转眼间就乌云压顶。

陈希乔一行人只好先投靠在山中的一家庄园里。庄门上一幅匾额写着“落梅山庄”四个大字。

大门打开的一刹那,还没见人,先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汹涌而出,众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开门的是一位满头华发的老妪。老妪十分热忱,极愿行个方便。

众人跟着她进了山庄。言谈间才知老妪如今和儿子媳妇住在这里,儿子身体不大好,看中这山里幽静,方便养身子。

庭园里种着偌大的一株红梅,正是它随着阵阵寒风发出清香。陈希乔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茂盛的红梅,只是一棵树,枝枝丫丫便蔓延展开,几乎占掉了整个院子。

老妪笑着说这红梅开了大半个月,光是开花,却不见落,也是奇。说着,她笑着折了一枝最好最密的红梅送给陈希乔:“既然大官人喜欢,拿去玩赏吧。”

陈希乔将那枝红梅双手接过,道了声谢。

众人才在堂上坐定,灰蒙蒙的天空里就飘飘扬扬地下起了雪花,且越下越大,到晚间也不见停。老妪倒着实好客,不仅留他们过宿,又下厨准备了热汤和饭菜。

直到这时,才见着老妪的儿媳妇。她并没有上前,只站在门外头微微低着头让到一旁,帮她婆婆端着饭菜,由婆婆一一地端进来。不过陈希乔暗暗地留意,也足够看清她的样貌。

那少妇顶多十*岁,水灵灵的一双眼睛,蜂腰猿背,真是妙绝了!陈希乔看在眼里,痒在心里。

陈希乔有个最大的毛病:色。

一个叫崔牛的随从一眼看出陈希乔动了心思,笑嘻嘻地靠上前来:“大官人真是有眼光。”

陈希乔斜着眼睛,笑骂了他一声:“就你眼尖。”

崔牛正要撺掇几句,冷不丁另一个叫老水的不痛快地插上嘴来:“我们现如今正借着人家的园子避雪,你却在这里动这些歪心思。”

崔牛却当下冷哼一声,径自道:“少在这里装模作样,去年那一桩好事,若不是你松了那小娘子的绳子,何至于让大官人打人命官司,还赔那么多银子……”

“好了!”陈希乔冷声截断。崔牛见陈希乔脸色也变了,才惊觉自己只顾着辱骂老水,却不小心把陈希乔的心事也给触动了。

陈希乔一想起那女子,便觉得眼前血光一闪,仿佛又一腔热血没头没脸地扑过来一般,那好色之心便也淡了些,于是叹了一口气道,“老水这话也有道理。早早歇着吧,明天一早下山。”

众人当晚便在“落梅山庄”下榻。陈希乔独自宿了一间房,那些随从们自然没他讲究,几个人就挤在他隔壁的一间房。

二、白骨人手

陈希乔是睡惯温柔乡的人,这一下哪里睡得着。他翻来覆去好一会儿。最后索性披衣起床,左右无事,便想拿那枝红梅赏玩。

但回头一看,原本放在桌上的红梅却没了踪影,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陈希乔也不甚在意,坐到了火盆前烤火,但奇怪的是,无论他将火拨得多么旺,身上依旧是沁骨的冷,他甚至觉得自己背上有一股冰凉,且那股冰凉……还在往脖子上爬!摩挲得绸缎面料发出细微声响。

陈希乔的呼吸急促起来。忽然,他鼓足了勇气,一把抓住那物件。

手心里一片冰凉,就像握住了一块寒冰。他颤抖着将手里的东西拿到面前,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扔在了地上,那竟然是一只白骨森森的人手!

崔牛和老水等人很快被惊醒了,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

陈希乔指着那只白骨手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因为恐惧瑟瑟发抖。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却只看到一枝红梅!

众人问陈希乔出了什么事,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又能怎么回答?只好随便敷衍了两句。之后,众人留了一个人在陈希乔床前守夜,其他人各自散开了。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陈希乔硬是一直睁眼躺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陈希乔便急急起身想要离开,哪知天公不作美,鹅毛大雪从天亮一直飘到天黑,丝毫也没有变小。连那一株红梅都被白雪盖住,一朵红花都看不见了。

这一晚,只好再度留宿。

许是因为熟悉了,晚饭时,儿媳妇终于不再站在堂外,和婆婆一起端着热饭菜走了进来。当她将一碗热面轻轻地放在陈希乔的面前时,陈希乔分明看见她忽然眼光流转地看了自己一眼。

陈希乔心中一动。

崔牛笑着凑过来,“大官人,看来这小娘子对您也有意啊!”然后又很荒唐地压低了声音,“说不定晚上要去找您呢!”

陈希乔笑骂了他一句,也不与他多说。晚上一个人回到房里,陈希乔又见到那株红梅,终觉有些不快。手一扬,将它丢进了火盆里。

是夜,不知睡到几时,陈希乔被一阵和着清香的笑语声惊醒了。这山庄里,‘除了老妪就只有她的儿媳妇了。陈希乔忽然想起用晚饭时,崔牛的那一句笑语,心头一动,不觉披起衣服起身。

他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正是这家的儿媳妇。她看见陈希乔一点儿也不慌张,夜色里清新雅致,比白天时更添一分幽艳。

陈希乔心中大喜,一把抓住了她雪白的手,将她拉进了房里。

既到了这一步,也无须多话。陈希乔便抱着她亲昵,儿媳妇也不推挡,只笑着躲过脸去。两个人便磕磕绊绊地倒上了床。

陈希乔性急地去解那儿媳妇的衣衫。儿媳妇只管轻笑个不停。屋子里头黑乎乎的,只有火盆里即将消失的火花还在微弱地跳动。陈希乔抱着儿媳妇,一只手就去摸她裸露的胸口,只觉十分滑腻……滑腻得好像……有一些冰冷、一些湿滑。

陈希乔不觉缓缓地收回手,借着微弱的火光低头一看,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自己的手掌上竟是鲜红淋漓的一片。

陈希乔忽然不敢看那近在咫尺的脸了。他睁大了眼睛,一任染血的手掌不停地颤抖。然后他悄悄地将眼珠往少妇的胸口上移去,只一眼,便差点儿惊叫出声。

妇人的胸膛上有一个血淋淋黑洞洞的大窟窿,皮肤溃烂了,露出森森的白骨……

“大官人,大官人!”

一声声喊声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陈希乔一晃神,再睁开眼睛时,却见崔牛等人正立在榻前看他。他忽然想起昨夜的恐怖之事。连忙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和床榻。没有一滴血,也没有别人的痕迹。

陈希乔松了一口气,心里不免疑惑:难道是做了一场噩梦?

老水看在眼里,总觉得有些不妙。便道:“大官人,今日大雪总算停了,我们不如早早下山吧?”

三、色胆包天

哪知今日雪虽停了,却结了冰,那山路一走一滑,根本下不去,实在无法,只得再住一夜。

陈希乔想,在庄里叨扰多日,还不曾拜见过老妪病中的儿子,实在太不应该,便主动要前去探望一番。老妪笑着客套一番,便亲自领着他向内走去。

房里,少妇正陪在榻前的凳子上做些女红,一看见陈希乔和老妪进来,慌忙丢下针线就要避开。

老妪笑道:“媳妇,咱们家大不如前了,如今大官人肯来诚心探病,咱们也别太计较了。”

少妇这才勉强留下,低声道:“刚吃了药,怕是睡着了。”

这是陈希乔第一次听见她说话,却莫明觉得有几分熟悉。

待陈希乔回去,便见老水等人正在等他。崔牛笑嘻嘻地道:“那小娘子,大庙人又见过了?”见陈希乔笑起来,便越发大胆,“不如大官人索性收了她去。”

老水一旁听见,连忙插嘴:“人家婆婆和相公俱在,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崔牛打断:“好像你从来没做过一般,只不过你办事太不利索!”回头又去哄陈希乔,“老天爷连番地不让咱们走,说不定是不忍心让大官人错过这小娘子呢!再说了,跟着大官人,不比在这荒山野岭守着个病秧子强?”

陈希乔心动了,色心一上来,便恶向胆边生:“你的意思是……”

崔牛做了一个手起刀落的手势,望着陈希乔笑道:“您放心,我办事可不比老水,定然办得漂亮!”

夜又深了。外面的雪冻得硬邦邦的,在月色下泛起森冷的银光。

老妪和儿媳妇一起侍候着儿子又吃了一遍药。儿媳妇扶着婆婆先进了厢房,之后便自己端了药碗和药罐出来。才走出门,忽然迎头蹿出一道黑影,一手将她抱住,一手就将一把冷冰冰的匕首贴上了她的脖子。她吃了一惊,顿时丢了药碗和药罐,摔得“啪嚓”一声响。

房里传来老妪的声音,“媳妇,怎么了?”儿媳妇不敢出声,只能惊恐地看着陈希乔邪恶的脸。其他人也“嗖”地钻进了屋子。

很快就从屋子里传来老妪和一个男人虚弱的惊呼:“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陈希乔邪邪一笑,一把将儿媳妇半拖半抱地带进了屋里。崔牛做事果然妥帖,已然将老妪和她儿子绑在了一处。男人是被强行从病榻上揪下的,此刻无力地瘫伏在地上,低着头咳个不停。老妪满面惊惶地抱着他的肩膀,呜呜地哭诉起来:“真是丧尽天良啊!我好心好意地招待你们,你们却恩将仇报啊!”

陈希乔一蹙眉头,冷笑道。“我也不是无情的人。只要你媳妇乖乖地从了我,我愿意给你们一大笔银子,就当是我的聘礼。”

老妪气得浑身直抖:“岂有向人家媳妇下聘礼的道理!”接着拼全力朝陈希乔的脸上啐了一口唾沫。

趁着陈希乔愣神时,这家的儿媳妇也挣脱开来,还要夺他的匕首。陈希乔慌忙猛力一拽,拽得儿媳妇人往前一跌,但她偏偏不肯放手。只听“扑哧”一声,她忽然定住了……

陈希乔不由得愣住了,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过来。一股热血“噗”的一声狂喷出来,像一场绵密滚烫,的血雨,浇得陈希乔一头一脸……

人既已经死了,陈希乔索性坏事做到底,朝崔牛等人恶声道:“你们还等什么?”

崔牛果然手起刀落,银光一闪,刀子狠狠地没入了男人的背里。男人只发出极沉闷的一声痛呼,连挣扎也没有就彻底安静了。另一边,老妪还没来得及为儿子的死伤悲,也被人一把摁倒在地。陈希乔三两步上前,一刀插进她的胸口。

前后不到一炷香,就不见了三条性命。整个庭园都死掉了,只有冷风还在呼呼地吹着。

陡然间,老水发出一声惊恐至极的惨叫,惊得每个人都是心肝一颤。他的嘴巴一直在发抖,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实在太恐惧了,迟迟说不出来。

陈希乔几步上前一把拎起他的衣领,恶声道:“你抖什么?”

老水怕得哭出来,一把抓住陈希乔还染着血的手:“大官人,你真的忘了吗?这一幕,这一幕不是和那天一模一样吗?”

陈希乔的脑子突然一片清明,倏忽之间,涌现出许多画面。一个女子被他按在地上,身上还有刚刚解开,没来得及拿下的绳子。挣扎之间胸口挨了他一刀,那鲜血也像潮水一般喷涌而出,淋了他一身。

有人哭喊着奔过来,是一个老妪和一个病殃殃的男人。他那时也带着这些人,只少了一个崔牛。他们帮着他将那娘儿俩都了结了,那时流了很多血……”湖泊一样的血染得泥土都红了。

---女鬼屋鬼故事-www.nvgui.cn---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