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城堡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1 13:11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馥芷媛你与我已在这世上千年,可觉厌烦?”一白发垂肩的男子温柔的看着站在身边的女子问道。“芷媛并未觉得有任何厌烦,只要能一直伴在你身边便是我最大的幸福。”“要你做什么都可以么?”“当然,您是我的主人。”“我

“馥芷媛你与我已在这世上千年,可觉厌烦?”一白发垂肩的男子温柔的看着站在身边的女子问道。

“芷媛并未觉得有任何厌烦,只要能一直伴在你身边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要你做什么都可以么?”

“当然,您是我的主人。”

“我想让你感受凡人之间的感情。”

馥芷媛张大眼睛,凡人间的感情,当主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种东西在她心中流淌,什么是爱情她从未体味过,自幼便跟随主人,千年未出过古堡,对凡人的世界充满好奇。主人怜爱的看着她说:“去吧,去吧,去体会下凡人的感情,我亦与你在一起。”

馥芷媛点点头,第二天她便要走出去了,一千年没有看见过外面的天空了,一千年没看见外面的世界了,这一千年不知道外面变成了什么样子。

(一)过去的一千年

馥芷媛的主人是最古老的训妖师,叫笙冥。她是被笙冥从遥远的中国带回来的,她是只刚修炼成形的狐妖。刚成形的她对肉有着最原始的冲动,那些弥散着血的味道的东西让她兴奋,她也因此偷袭了笙冥。

他作为一个西洋人在中国游历,其实是找寻中国才会有的稀奇妖怪,他在西方可是听过许多关于关于妖兽的传说,而在西方出现的妖物早就令他感到厌倦了。馥芷媛幻化成美艳少女诱惑了无数人。虽然她功力尚浅,但狐狸天生就会魅惑别人。

一层薄纱轻披肩上,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她佯装受伤等待着下一个猎物,对她而言人类都是愚蠢而容易上钩的。但这次她遇上的猎物似乎没那么简单,银色的长发垂肩,容貌令所有女人倾心,从未对人动过心的狐妖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也就是这几眼让她离不开笙冥,她看见笙冥眼里透出的红光,那是野兽之首才会拥有的。她为之臣服,笙冥将这只小狐妖带回欧洲,那个属于他的古堡,亦是他的坟墓。不知为何笙冥这一路上见到许多中国的古兽,有的甚至可以称得上神兽了,但都未令他动想将它带回去的心,唯有这只狐妖,因为她的稚嫩,还有那份心动,跟似曾相识的感觉。

馥芷媛的名字是笙冥给的,古色古香的名字,陪伴她千年的名字,笙冥要将她变成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狐妖。自打带回古堡后便不让她见任何人,也不让她出门。每天只与笙冥作伴,修行。

笙冥教会她许多东西,法术,礼仪,知识。在带她回来的时候他感到一件事情就要降临,他要把一切教给她,然后等待那件事来临。最后他希望馥芷媛能有一段人类的生活,这也算是学习的一部分。

一千年对一般人来说实在是太漫长,但对笙冥来说这只不过是生命的一小部分,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消亡,只是在最近这一千年他感到自己的衰弱,那个赐予他力量的人似乎不再愿意庇佑他,他希望自己以往得到的那些训妖本领可以传承下去,他迫切将自己清空,但清空后他又想馥芷媛恐怕是无法在这样的世界生存的吧,她需要更像一个人。而且他不想让馥芷媛看见他衰弱,将她驱逐出古堡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二)狐妖的爱情

她走出城堡,外面已然是另一个世界,城堡全都不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服装,陌生的语言,这个世界已经跟自己第一次来时大不同。

没有了笙冥他不知该如何是好,回望古堡已经消失在结界中。主人说他会与我在一起我不用害怕,笙冥让她体味爱情,她便去寻找。

她幻化成现代人,金色的长发,精致的面庞,淡蓝色的眼珠,魅惑的笑容是她骨子里具有的,这个时代大家已经开始穿短装了,不拖泥带水,还有奇怪的鞋,她们称之为高跟鞋。那些花花绿绿的货币也跟以前不同,她从身上摸出几个金币不知如何使用,她站在人流不息的街头,看着大家来来往往,觉得头晕目旋,现在还有妖兽么?她渴望同伴,那些新奇的东西即吸引着她又让她心生恐惧。

此时笙冥的声音出现了,他说:“不要怕,勇敢去融入,你还要活几千年,甚至更长,要面临许多时代变迁,你要学会适应。”

馥芷媛抬头望向天空,笙冥并不在那。

此时一个人与馥芷媛擦身而过,他盯着馥芷媛问:“你迷路了么?”

馥芷媛大脑飞速运转着,这与古语有所不同,她无法理解,她眼睛迅速闪过一丝绿光,那语言在妖力破解下立即转换过来,她喃喃道:“我需要一个住的地方。”而后她盯着那个男人的眼睛,眼中红光一闪。那男人便对她死心塌地,但已过千年的她对肉已经没那么执着了。平日她跟笙冥在城堡里吃面包,蔬菜沙拉,少量的熟肉,笙冥要驯服她的野性。

开始这很难,没有血的味道,那些食物如同嚼蜡,毫无滋味。每晚她都痛苦的卷缩在床头,因为没有吃到新鲜的肉而瑟瑟发抖。笙冥伸出手抚摸她的脸,她便一口狠狠咬住,露出獠牙,深深刺入笙弥的手掌。新鲜的血液,鲜活的肉味儿令她发狂,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但当她要继续深入,索要更多的时候,笙冥的眼睛变成了神红色,令她畏惧的颜色。

她还是只小狐狸的时候见过这样的眼睛,当时母亲外出觅食,好奇的她跑到林子深处,进入了丛林狼的领地,一只狼对她虎视眈眈,正在她觉得危险想要逃跑时,丛林狼已经挡住她的去路,她呜咽着像母亲求救,但正在专注补猎的母亲没能赶来,她绝望的后退。此时一个人类出现了,银色的短发,银色的瞳孔,他与狼对视,瞳孔瞬间变成深红色,而后那匹狼退缩了。

她被抱起来,那人似乎知道她的窝在哪儿,轻松的把她送回去,那时妈妈还在着急四处寻找她。而后那人便消失了,也在那之后她发生了些变化,她会体味沾仙气,她慢慢学会妖术。她不在是只普通狐狸,在她第一次能幻化成人时,她的母亲老死了,这在自然界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幻化成人的她第一次流下眼泪。

后来她依旧在丛林,认识了其它妖兽,它们说那暗红色的瞳孔是兽王的象征,它能操纵百兽,无人能违抗。

笙冥的眼睛变成那个颜色令她畏惧,她松了口,乖顺的似一只小猫,笙冥依旧抚摸她的脸,让她安静平和睡去。

馥芷媛很好奇,笙冥跟那个人不同,但是为何能拥有这样的眼,笙冥的瞳孔平日是金色的,令人无法正视,笙冥从不提自己的事情,他只是耐心的教会她一切,纠正她的错误,在她身边令她安心。

现在这个男人并不是她的食物,而是她在这个世界上要依赖的人。为什么选择了他,是因为她从那人眼中看见了温柔。那样的温柔也是笙冥才会对她露出的,现在那个男人被她操纵,带她回家。

一套单身公寓,初上电梯的她吓了一跳,但很快镇定了下来,那人好奇的看着她,问:“我叫杰斯,你叫什么名字?”

“馥芷媛”

“叫你芷媛好了,你有着欧洲人的样貌却有个如此亚洲的名字,古色古香。”

馥芷媛用微笑回应,杰斯便道:“多迷人的笑容啊。”

馥芷媛从不知道她对男人意味着什么,在笙冥身边她从未觉得自己是美丽的,因为再美丽的脸庞在笙冥身边也显得黯然失色。

出来这半天她无时无刻不想着笙冥,对那些新奇玩意儿提不起更多兴趣,她不知道为何自己非要融入人类社会,不过关于爱情她还是很向往的,因为笙冥似乎有个很喜欢的人,她想了解是什么样的感情让人上千年不变。

于是她对笙冥说:“我想跟你谈恋爱。”

笙冥总是用手摸着她的头顶说:“现在对你而言还太早啊。”

那天笙冥说她可以出城堡去感受爱情时,她浑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到底什么是爱情呢?

她看着这个带自己回家的男人问:“你爱我么?”

“爱。”男人眼神痴迷。

馥芷媛并不觉得快乐,因为她魅惑了他这不是真正的爱,她从他眼底看不见那种专注的狂热,这里只能用作自己了解这个世界的一个跳板。

她学习现代的语言,待人接物,她需要一份隐藏身份的工作。因为美丽的容貌她轻易找到份平面模特的工作。无数男人为她倾倒,但她依旧感受不到爱。

她跟不同人约会,感受餐厅美食,但依旧惶惑,她想起那个带她回家的人,杰斯。他们已经许久没见,不知为何她现在想见见他,避开那些有钱的金主,令她厌烦。在笙冥的古堡她见过无数珍宝,对那些现代的伪造品毫无兴致。

她找了个理由推掉所有邀约,她想见杰斯,这个平凡的人。门打开的时候,杰斯抬头望着他,他柔声说:“你回来了。”

馥芷媛忽然产生一个错觉说出这句话的人是笙冥,她心颤动了一下,将头埋在杰斯胸膛,再也不愿抬起。杰斯为她准备了简单的饭菜,里面有样东西她认识,是笙冥才会烤的面包。奇特的香气弥散,甜美的味道包裹味蕾,没有什么比这更让自己感动。

她抬头望着杰斯说:“你是笙冥?”

“那是谁?”

“你的面包从哪来的。”馥芷媛很失落,从杰斯的眼神她看出来这不是笙冥。

“一个面包店,只有一个这样的面包,我一看便知道你会喜欢。”

“确实。”馥芷媛知道笙冥依旧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一举一动,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她被巨大的失落感包围,她需要一个拥抱,于是她跟杰斯相拥而眠。就像她刚进古堡时,没有丛林,没有自由,陌生的地方难以入睡,笙冥将她拦在怀里,让她适应新生活。

馥芷媛耳边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你还跟那时一样。”

馥芷媛睁开眼睛依旧在杰斯怀里,天已经亮了。她不知道心里这种空洞是什么,总觉得难以弥补,但究竟是什么呢?

也许她应该进行一场真正的恋爱,让自己明白那些复杂的情感。于是她对杰斯说:“成为我的恋人吧。”

还在半梦半醒的杰斯轻吻她的额头,算是回应。

人的生命实在太短暂,真的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让她知道什么是爱情么?馥芷媛开始投入,就像以往全力以赴完成一项主人的训练。

她辞去了平面模特的工作,令那些金主不免叹息。她跟杰斯开了家面包店,里面专*情面包,希望吃到的人都能感受到爱,她还收集各种爱情故事,她用自己的妖术将爱融入面包,每个吃过得人就像谈了场美丽的恋爱。她因此快乐,杰斯看着她快乐的脸庞也快乐着。馥芷媛最大的愿望便是把这份快乐跟笙冥分享。

日子一天天过去,馥芷媛似乎顿悟了些什么。她看着杰斯还在睡着的脸庞,忽然哀伤起来,她不爱杰斯,她的心里只有笙冥。那时杰斯已经进入老年,他们虽然没有结婚,但杰斯早已视馥芷媛为妻子,馥芷媛用妖术跟他一同老去。她不忍告诉他真相,面包店只为笙冥大人而开,她想要离去,但杰斯是他的牵绊。

几十年的时光虽然短暂,但馥芷媛还是无法狠心决绝离开,因为她同样记得每天早上看见她那个幸福的微笑,还有那个每天站在那揉面,将馥芷媛梦想揉进面里的男人。她要耐心陪他走完生命的最后旅程。

最后在杰斯闭上眼睛的时候,馥芷媛恢复年轻的样貌,轻吻杰斯额头说:“你觉得这一生幸福么?”

杰斯已经再也无法睁开双眼,他的脸上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馥芷媛的眼泪也随之落下,滴在他脸上。

(三)合二为一

馥芷媛体味了许多爱情,她自己的,还有别人的,每一份爱情都令人感动不已,她急于回去,回去告诉笙冥自己感悟到的,还有自己真正的心意。

她重回古堡,除了熟悉的气息,她感受到古堡的衰弱,她担心的四处寻找笙冥,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几年前她就不太能感受到笙冥的存在了。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敢想,只能快些,快些,再快些找到笙冥。

见到笙冥才能令她安心,在古堡一间昏暗的屋子里,她看见已经很虚弱的笙冥,馥芷媛不敢相信这是那个当年将她带回来的笙冥大人,她以为笙冥永远不会离开。

笙冥招手让她过去,她便过去伏在他胸膛,笙冥轻轻抚摸她的头说:“没想到你还是赶回来了。”馥芷媛的眼泪就这样一滴一滴落了下来,她说:“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情。”

笙冥笑着看着她,而后眼睛缓缓闭上,此刻一个银色短发的男子立于床边,眼中尽是哀伤说:“我来接收他的灵魂。”

馥芷媛认出了这个银发男子,正是他当年救的自己。他眼神怜爱的看着馥芷媛说:“你将继承这座古堡,成为它新的主人。”

“我想要他的记忆,将他的记忆放入我的身体吧。”

男子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一道柔和的金光渐渐在馥芷媛身体里融化。她觉得自己跟笙冥合二为一,永远在一起。

(四)一段记忆

男子带着笙冥的灵魂离开,馥芷媛带着笙冥的记忆坐在古堡的软椅上,这曾经是属于笙冥的椅子,她开始体味笙冥的记忆,灰色的很那些柔和的红色。

她看见了笙冥的小时候,那时候他是一只幼狼,第一次见到那个银色短发的人,那个人将他带回古堡,因为他天生就有一双独特的金色眼睛。银色短发男子叫紫夜,他为狼取名为笙冥,赐予他幻化成妖的魔力,而后他被送到一处古堡成为训妖师。他的所有都来自紫夜,他将紫夜视为自己最尊贵的主人,维持着妖界与人类之间的平衡。成为紫夜得力的助手。

而后笙冥看见了令他一见倾心的妖,漆黑的长发垂下,银白色的眼眸,散发着诱惑的光。他知道这是来自东方古老的狐妖,天生魅惑,取人性命。作为训妖师是不允许这种充满杀戮的妖怪存在的。

笙冥眼内红光四起,那狐妖却不惧怕,她的眼内也闪过一道红光,而后无比轻柔的在笙冥耳边呢喃道:“你爱我么?”

笙冥点点头,如此这般,他便与那狐妖无法分离。他劝阻狐妖不要再杀人,狐妖眼神魅惑说:“我天生便是吃人的。”

紫夜不允许有这样的妖存在,让笙冥务必将其捕获。笙冥每每出现都会制造漏洞让她逃走。而她也会夜晚忽然来到笙冥古堡中逗留,跟笙冥说说话,笙冥知道她叫馥芷媛。看到笙冥的这段回忆,馥芷媛不由心里一紧,跟自己一样的名字。笙冥曾经将曾经喜欢的人的名字给了自己。

她继续看下去,她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后来馥芷媛跟笙冥联系越来越频密,她经常出入古堡,偶尔还大胆的带着内脏前来。笙冥总是包容着她,让她一步步侵入他的领地,他的心。但这一切都是不被紫夜允许的,笙冥只不过是他派来的棋子,现在棋子竟被迷惑,紫夜觉得难以接受。他要让这个小小狐妖知道谁才是真正掌控棋子的人,他给笙冥下了最后通牒,必须除掉狐妖。

这一天是艰难的,狐妖眼里带着一丝魅惑的红光,她醉了,手里提着一个男子的首髻,肆无忌惮的踏进古堡中,她说:“男人都逃不过她眼里的红光。”继而不无哀伤的说:“但从未有人真正爱上过我,我厌倦了,我期待一次真正的爱情。”

此时迎接她的不是温柔的拥抱,而是冰冷的长剑,乌里斯魔剑,斩杀一切妖物。笙冥嘴角露出一丝赢了的微笑,他的瞳孔此刻是银色的。馥芷媛惊鄂的盯着他,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她是如此信任他,不,也许还掺杂着爱。她是来告诉他这将是自己杀死的最后一个人,她将跟他一起,共老共死,天荒地老,但现在这些都破灭了。剑贯穿她的身体,血液飞溅,她的身体溃散成一片片桃花。紫夜出现收走了她的灵魂,剩下倒在地上的笙冥,他的瞳孔又变成了金色。他没有起来,眼睛里有液体将要溢出。

在此之前,他正坐在软椅上等着与馥芷媛相见,此时紫夜出现了,他说:“你是一个不需要爱情的人,你因为我而存在,你有自己的使命。”

“我办不到。”

紫夜盯着他的眼睛叹了口气,有生命的东西终究逃不过情字,瞬间笙冥的目光无法离开,他瞳孔的金色一点点褪去,变成紫夜那银白色的瞳孔。他变得冷酷起来,就像以前无数次斩杀别的妖怪一样。

紫夜的乌里斯魔剑刺进狐妖胸膛时,他的剑有种抵抗反应,这令他出乎意料,但他依旧刺了下去。这是他的使命,他背负的众多使命中的一项。

“她会怎么样?”

“杀戮过重,受轮回之苦,将她今世的罪孽,记忆全都洗去,她会变成纯白的重生。”

“我还能再见到她么?”

“若是有缘的话,不要一味的寻找,你还有自己的使命,若有一天你不能完成你的使命,那你便没有存在的意义,你会渐渐消亡。”

自此笙冥除了完成自己的任务,还在人间寻找着馥芷媛,但千年已过她依旧没被找到。那天他无意间听闻古老的中国有许多古兽,狐妖也算其中一种,也许……

于是他踏上了去中国的旅程,他见到许多从未见过的妖兽,最终一个桃花漫天飞舞的时节,他看见了那个纤细的身影,桃花飞舞的样子真像那天消失的馥芷媛。而她对人肉依旧痴迷,他认出来她便是自己要找的人。

他带她回家,用自己全部精力驯化她,令她今世有所不同,不在为命运束缚。他只想这样与她厮守,虽然她已经不记得自己。这一世她依旧渴望爱情,那天她问:“我能同你恋爱么?”笙冥心动了,他几乎就要同意了,但他看着面前这个未经世事的姑娘,他觉得她应该去外面见识下真正的感情再决定要不要跟自己谈恋爱。因为毕竟那一世她从未说过她爱上自己,也许自己并不是她要找的那个人。他只想珍惜每一个跟她厮守的时间,他知道自己将要消亡,若一定要消亡的话,他希望由馥芷媛来继承这个古堡。

看着馥芷媛在人间惶惑不安,他用自己的方式让她安心。馥芷媛探查到这里时已经泣不成声,那些关于远古的回忆全都涌进脑中。

他们曾经非常亲密无间,无话不谈,在她痛苦的第一次轮回时她的记忆还在,关于背叛的人,她一度想要杀死他。但是几世轮回过去这些记忆全都消散了,她似一张白纸。那天有着银色短发的那个人抱起她,在她耳边说:“你都忘记了么?也许该让你们见面了,他已经等候你太久太久……”

(五)尾声

馥芷媛将继承训妖师这个职业,她问紫夜就如千年前笙冥问他的问题一样:“我们还能相见么?”

“一切皆有神旨。”

紫夜离开,馥芷媛做起笙冥曾经做的事情,维持妖界人界平衡,她在寻找,她觉得总有一天她会想笙冥遇到她一样遇到笙冥。这个世界妖物越来越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存在与那一天,她期盼着,再一次的重逢……

笙冥张开眼睛,被包裹在一团白光中,他能感受到紫夜的存在,虽然看不见,但那气息是属于他的,几千年从未变过。

“她还好么?”

“她知道了一切,她取走了你的记忆。”

“我们还会再见么?”

“相信便会再见。”

笙冥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他在白色光晕中溶解,无比温暖舒适的感觉,笙冥的一生污点很少,属于他的轮回都算幸福,那些记忆也在轮回中渐渐消散。

数百年后,馥芷媛来到一处偏远的地方,据说这是人类最后一片纯净之土,有古老的妖兽,没有被污染的纯净。

她对自己身体里的那个记忆说:“我们终于来到了这里,没有人间的纷扰,这么多年我有些累了,也许我再也撑不到遇到你的那天了。”不再专注于训妖师的馥芷媛开始衰弱,她看着忘不到头的天边,头枕着草地,希望带着笙冥的记忆永远如此。

远处出现了一个走着金色眼眸的狼妖,莫名的悸动让它接近馥芷媛,而后那些远古的记忆全都从馥芷媛胸口涌出,记忆与狼妖重合,他知道自己曾经叫笙冥。馥芷媛轻柔的搂着狼妖在他耳旁道:“我们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古堡里馥芷媛继续履行着训妖师的职责,她感到力量又重新回到自己体内,看着伴在身边的笙冥,她露出幸福的微笑。

---女鬼屋鬼故事-www.nvgui.cn---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