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报社之厕所里的人脸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1 13:11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白痴社长白痴严浩闹腾了一个下午,总算是让严浩相信了社长只是个变态而不是一只鬼——虽然我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现在已经黑了。手腕上的表告诉我现在是晚上十点过。带着社长送的几张符文和一把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的匕首,

白痴社长白痴严浩闹腾了一个下午,总算是让严浩相信了社长只是个变态而不是一只鬼——虽然我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现在已经黑了。

手腕上的表告诉我现在是晚上十点过。

带着社长送的几张符文和一把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的匕首,外加带着最大的武器社长以及最大的累赘严浩,我们开始向着青墨所在的学校进发。

正是学生放学的时候。

在拥挤的人群中,不断有一双双充满好奇的眼睛向着我们看来--好吧,社长设计的服装,真的有够吸引眼球的。

我在白天来过的那栋大楼下发现了青墨,她正在焦急地向着四周望着,手上的煞气更加浓郁了一分,已经慢慢地缠绕上了她的手臂,黑色细丝在空气中慢慢挥舞着,这让我想起了在社长脸上凝结出另外一张脸的那些黑色细丝--似乎……都是一样的。

我悄悄地走到了青墨身旁,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回应我的是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说实在的,见过这么多鬼物的我也被吓得不轻。

“啊,夜小姐……是你啊……吓死我了……”青墨拍着胸脯,脸上是一片绯红,看起来很是迷人。

“没人了吧?”我指了指楼上。

“嗯,基本上没人了,”青墨瞅了瞅我身后在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两人,“他们……”

“是白痴。”我简单地说道,转身朝着楼上走去,“你不用来了。严浩,你在下面待着。”

“阿疯,要不我也在下面待着吧?”社长给予我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如果你想看到我死无全尸就可以不上来。”我淡定地踏上了楼梯,不多时,我听见身后响起了时有时无的脚步声,以及社长那欠扁的声音:“唉,毕竟是新手,没有我就不行啊~”

要不是在上楼梯,我还真想一个回旋踢就踹到他的脸上。

四楼女厕门口,在夜风的作用下,空气中的血腥味弥漫更甚,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之中,还夹杂着一丝丝煞气。

我看见社长皱了皱鼻子,挠了挠脑袋,弱弱地说:“阿疯……这里是女厕所诶……我进去不好吧……”

“很可惜你看不到你希望看到的东西,”我将一张符握在了手中,翠绿色的符让我微觉宽心,这就是那天被社长当作防护墙的尸蝠符,虽说很恶心,但作为防御用具还是很管用的,“除了里面有只女鬼等着杀人。”

“好吧好吧……”社长的声音很哀怨。

总之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社长很不情愿地进入了这个闹鬼的女厕里。

一天的风化使得厕所里满地的血块已经结成了血垢,紧紧地贴在地上,墙上,以及厕所的门上。很恶心的味道。

十点过十分。

我看着手表,青墨说,晚上九点过后,女鬼出现的几率很大,阿莲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自--杀的,现在处于两个时间的中立点。

我望了望四周,一脚把嘴里说着“原来女厕所就是这个样子的啊”的社长踢进了进门左边最后一个隔间内,自己躲在了右边的最后一个隔间内。

不是为了躲避,只是……为了模拟我们是很正常的在上厕所--虽说一个大男人在女厕所里这一点有点不正常。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不知道社长那个变态在对面搞什么东西,但是至少我是一直靠着墙角,抬头望着墙上的那唯一一个窗户。

透过窗户可以看见今晚没有月亮,乌云遮住了所有的光,偶尔有几颗星星死气沉沉地闪耀一下。

很……平静的样子。

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我的视角内,那个窗户上,突然出现了一张人脸。

那人脸杂乱染血的头发如同枯草一样耷拉在她的脸上,翻白了的双眼让人根本不知道她在看什么,血垢和一些黄色的白色的不明液体混合在一起,从她的嘴角不断流下,我看见她一只手抓在窗户玻璃上,尖锐的指甲使得玻璃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我听见一个哀怨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荡:“救救我……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

我猛然间觉得小腿一紧,一低头,我看见一只手的残肢,从坑里伸出,紧紧地抓着我的小腿,其上,黄色的白色的红色的不明液体交织着,散发出一种难忍的臭味。

好吧撞枪口上了……

我迅速抽出挂在腰上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那只手里。

血沫飞溅,我看见那只手痛苦地一张,同时趴在玻璃上的那张人脸,顿时发出了一声凄凉的尖叫:“我的手!啊啊啊啊啊!”

“咔嚓!”我能够听出那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看来一个人待在这里不怎么安全啊,我迅速从那只手是抽回了匕首,转身就准备打开门找到社长,要死也要他先死!但,就在我转身的时候,我看见那门上,紧紧地缠绕着一根血红色的长绳,缠得很紧!至少我扯不开它!

我听见对面传来了社长一声惊吓的尖叫:“艾玛一条腿诶!怎么塞进这厕所里的!好奇葩……艾玛别踹我啊!你怎么跟阿疯一样的啊!”我听见对面传来了门被打碎的声音,随即一个时有时无的脚步声快步走向了我这边,还没等他开口说话,我就感觉到腰上一阵难忍的刺痛,低头一看,是那只手,尖锐的指甲狠狠地刺入了我的腰,我看见有鲜红的血液从那只手的指尖流出。

如此同时,那碎掉的窗户处,向下落了一个人头!人头连着脖子,脖子上只有一个肩膀,一只手臂!

“你们都不救我!都不救我!你们都该死!”我听见门外凄厉的尖叫,随即就是社长惊悚的声音以及蹦来蹦去的声音:“艾玛我认识你吗?大姐你谁啊!”

扯着嘴角,我手中的匕首再次向着那只手刺去,照着之前的那个窟窿,匕首再次深入了那只手。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是那个熟悉的凄厉声音,有东西撞在了门上,“还我的手!还我的手!”

你先把门打开我就还你的手……天知道我多么想要这样说,但是在我开口之前门就被撞碎了。

不得不说,女人发起疯来,很恐怖。

那只插着匕首的手顿时一阵颤抖,更多黄白红的液体缓缓流出,我向着门外看去,我敢相信,这是目前为止我看到过最恶心的画面--

门外是一颗人头,人头上长着寥寥的枯草样的头发,头发下是一双翻白的眼睛,几乎被瞪出了眼眶,再往下是流着黄白红色液体的嘴角,继续往下就是一个脖子,脖子旁一个肩膀,肩膀下一个手臂。-

其身旁--其头旁,还有着一个残缺的只有一只腿的女性身体,其上,仍旧布满着黄白红色的液体!

另外,虽说很不道德,但是看见社长那变态被一条腿追得到处乱窜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想笑。

但毕竟还是笑不出来--恶心!

“还我的手!你还我的手!”我看见那颗人头凄厉地尖叫着,从她那大张着的嘴里流出了更多令人发恶的液体,同时,我看见无数黑丝,开始遍布了她整个身体!--头,身体,腿,甚至是现在还在我的腰上抓着的那只手!

“煞气……”我好像听见社长这样喃喃了一句。

煞气……这不是我看见的第一次煞气了,但那黑色的细丝,总让我想起社长脸上伸出的长长的细丝。

我看见那颗人头朝着我狠狠飞来,同时张开了她那巨口,黄白红之物在空中洒成一片!

“恶……”我咽下了那种想吐的感觉,手中的翠绿色符文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在我还没下指令之前,从其内就已经飞出了无数漆黑的蝙蝠,其眼睛闪烁着墨绿色的光,在黑夜里很是渗人--好吧我承认社长给我的只是复制品,他的才是真品。他说,他可费了好大劲才弄好的这么一张尸蝠符,才舍不得给我--这抠门社长!

“尸蝠!”我听见她在尖叫,在那群漆黑的尸蝠的缝隙间我看见那颗人头在向后退。

在那一大群尸蝠追击那颗人头的同时,少部分的尸蝠开始向着我腰上的那只手发起进攻--也就是自爆,爆出那些可以使任何东西都腐烂的液体--好吧,任何东西,不包括人类。

只不过那玩意儿溅到伤口里真的很痛。

就像是伤口上撒了一把朝天椒的粉一样。

又痛又热!

虽说很想不叫出声来,但是我的声音好像不这么想,我听见我自己在说:“嘶——痛诶!”

“哦呀?阿疯你怎么……”我看见社长在逃窜的时候还转过了头,看见这边的一切之后我看见他顿时笑崩了。

没良心……咬着嘴唇,我踉踉跄跄地向着门外走去。

那只手已经被尸蝠溶解了大半,血红色的烂肉翻滚在外面,很新鲜的样子。不多时,那只手就被完完全全地溶解,只剩下了一滩血红色中夹杂着黄白色的液体。

我听见那女鬼不断地在尖叫着,其身旁的煞气也在不断消散,不断凝聚,看起来,很是诡异。

“嘁……英……”我听见她的尖叫中还有断断续续地话语,“嘁英……”

嘁英?嘁英是什么玩意儿?等等……嘁英……青?青?青墨?我顿时一愣。

“青……青……墨!”我听见她终于怒吼了出来。

青墨?她认识青墨?这……这是什么情况?

虽说好像不妥,我还是将符文一握,那些尸蝠似有些不情愿地齐刷刷地嘶鸣了一声,嗖嗖嗖地向着我手中的符文冲去,不多时,尸蝠就被我完全收了回来。

“青墨!”这是何其凄厉的一声尖叫。

我看见那人头带着她的残肢,竟然是齐刷刷地向着厕所门口冲去!-

“好吧,你把她放出去看电影吗?”社长抵在门口,嘴角扯着一丝微笑,“嗯,估计她得买四张票……啊不对,那手被吃掉了来着,那就是三张票。”

我冲着社长翻了一个白眼:“我觉得……她好像有什么隐情……”

“嗯嗯嗯,隐情,意思是她想杀人,杀一个叫做青墨的人。”社长伸出脑袋,不知道在看着何方。

青墨……对了……还忘记了追出去了……我顿时一扯嘴角,撒腿向着门外跑去。

有枪声。

我看见在四楼楼梯口站在一个人,那人手中拿种一把枪,其身后还有一个娇弱的人影。

“你们怎么上来了!”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难怪那人头会冲出来!感情是察觉到了青墨在外边!

“我是无辜的,这孩子非要上来看看!”严浩无奈地扯着嘴角,无意间一瞥自己面前的那颗人头,顿时差点吐出来。

他可以看一次吐一次……

“青墨!你该死!”那个女鬼尖叫着。

“我……我不认识你啊……”青墨很是害怕地缩着头。

“你不认识我?你敢说不认识我!就是你……就是你害死我的!”我听见那个女鬼在尖叫。呃……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来着……

青墨的脸色很是明显地一变:“你是……小柠檬……”

嗯对,我是小西瓜。我在心里默默地答了一句。名字……很拉风。

“对!要不是那天你逃走了,我怎么会死,怎么会成这个样子!啊啊啊啊啊!我要你偿命!”那女鬼显然是癫狂了,丝毫不顾从她身体--脑袋里穿过的子弹--实际上对她也没什么作用--恶狠狠地朝着青墨飞去。

“啊!对不起对不起!那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对不起……别过来!求求你了!”青墨一声尖叫,一下子蹲在了严浩身后。

“求我?那天我也是求了你的!你怎么就还是逃走了!哪怕你让人来救我,也好啊!也好啊!”女鬼凄惨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两行夹杂着血液的泪水顿时滚落一地!“那个该死的男人和阿莲都已经死了,你也该死了!”

严浩显然也吓了一跳,但估计是男人的尊严让他没有立刻就逃跑,而是站在青墨面前,紧张地看着那叫小柠檬的女鬼。

他有时候就是这么死脑筋……我叹了一口气,手摸向了放在兜里的尸蝠符。

“你很在乎他?”我忽然听见社长戏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惊悚地一回头,才发现社长就站在我的身后,嘴角挂着一丝戏谑的笑容,但他的眼底,却是冷漠回荡。

我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社长的眼睛就看向了对面,轻轻地喃喃着:“你很在乎他……”这一次,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我看见社长的脸又开始混乱起来。

这一次是带着身体一起混乱。

这一次我敢相信不是3d效果。

这一次是真的。-

我看见社长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冲向了那女鬼冲去,我看见社长身体周围出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血红色细丝,我看见社长很是暴戾地伸手抓住了站在最后的小柠檬的身体,我看见社长的双手向着两边一撕,我看见血肉飞舞,溅落一地的血腥。

我瞳孔一缩。

连忙伸手揉了揉眼睛,我小心地睁开了眼睛。

社长很正常,还是一副苍白的病态青年的样子,仍是挂着那抹傻乎乎的笑容,一只手里抓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这里拿走的匕首,另一只手抓着一张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符。

刚刚……我……看错了?我看错了?我的眼睛在社长身上再一次看错了!

我听见女鬼吃痛地尖叫,猛地一回头,却惊恐地大叫了一声:“鬼司!”

鬼司……那玩意儿是什么……不过和鬼联系上的应该都不是好东西吧。

似乎又看清楚了什么,女鬼尖叫着后退:“不!你不是鬼司!你……”

接下来的话我就听不见了,因为社长手里的匕首已经刺进了那颗脑袋的嘴里,我听见社长还小孩子一样地在喃喃:“让你刚刚咬我……活该你……咦?我认识你么?”

女鬼痛苦地挣扎着,唯一的一只手猛地伸向了自己嘴里的匕首,似乎想要把它扯出来!

“艾玛还可以动!”社长惊悚地说道,连忙把另一只手上的符贴到了匕首上。

顿时红光大作!

如同鲜血一样的红光照亮了整个大楼!

不多时,红光慢慢地消失。

我看见走廊上那只女鬼,不见了!应该说是,消散了!

社长则是拿着那把贴着符的匕首走向了我,露出一个干净的傻乎乎的微笑,他说:“这样子就可以杀掉它们了。学到了么?接住。”

说着,他就将匕首抛向了我,自己转身朝着那个女厕走去,随即我听见他淡淡的声音传来:“你回去吧,我在这儿收拾一会儿。”

“哦……”我木愣地接住了匕首,朝着严浩和青墨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社长好像……生气了诶……

他在……为了什么而生气?

倍受惊吓的严浩青墨复杂地看了社长一眼,转身就朝着楼下走去。

我随即也跟了上去,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转弯的时候我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好吧纠正一下,接下来我才是看见了我一生中看见过最恶心的场面--

社长面前,是那本以该消失的女鬼小柠檬,她面无表情,像是已经失去了神志--而混乱的社长,一口把她吞下。

我猛地一愣,毫不犹豫地伸手一揉眼睛,再次睁开时,社长果然是很正常地朝着厕所走去。

同样是在拐角处,我看见他回过了头,露出了一个干净的微笑。

很像是一个俊朗的书生。-

xxxx年xx月xx日

朋友是什么?朋友就是拿来出卖的。

小木目读者课堂开课啦,朋友对你总很好,多半……是背叛的筹码不够,刺激一下,就好了。

今天的故事从两个校花讲起--啊喂,墙角那个,不许想歪!

校花之所以是校花,就是因为她们很漂亮。

今天我们的主角也是这个样子,两个都是很可爱的哦,看木目的故事送校花的签名照哦~--啊喂!靠窗那个,不许扔杯子上来!

总之我们的女主角们都是很漂亮的。大家知道,漂亮就会招惹很多崇拜着,外加很多居心不良的色狼。

小柠檬本名宁萌,正如其名,宁萌是个很萌的女孩。她的好朋友是一个名叫青墨的柔弱女孩,任职学生会副会长。

前面提过,漂亮就会招惹很多色狼,这不,我们亲爱的宁萌和青墨就招惹了一个变态--木目不是说是社长。

这一天,青墨肚子疼,在放学之后拉着宁萌去到了厕所,学校里的人很快就走光了,在青墨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宁萌被捆绑在了墙角,青墨可是吓了一跳,正准备走过去帮宁萌解开绳子,一双肮脏的手就已经锁住了青墨的腰,随即是一个龌龊的声音:“美人,现在没人了,让我来疼疼你们吧~”

然后呢?--就知道你是色狼,这么想知道?木目才不写出格的文呢。

总之自行脑补吧--

青墨也被绑在了墙角,趁着那个男人上厕所的空档,青墨和宁萌开始寻找逃脱的方法。最终,两人商定,宁萌用嘴咬开青墨的绳子,青墨再来解宁萌的绳子。

于是乎,两人就这样做了。但现实总比想象骨感。青墨的绳子刚被咬开,男人就出来了,恐惧之下,青墨就这样逃了。

男人也懒得追了,反正他更喜欢萌妹子--怪蜀黍们都喜欢萌妹子?

总之接下来就继续自行脑补吧。

宁萌很绝望,非常绝望。她不敢相信青墨就这样跑了。

之前提到过,男人是个变态,他折磨宁萌的手法让宁萌恨不得一下子撞死在墙上--知道sm的读者大大自行脑补吧,不知道的读者大大自己蹲在墙角画圈圈玩儿,啊。

男人尽兴了,又开始怕被警察抓住了,终于还是决定要毁灭证据了--也就是毁灭宁萌。他把宁萌分尸了,脑袋、身体、手、脚,各自埋在了一个地方。

然后他就走了。

实际上青墨是找了人的,只不过只找到了阿莲,但……暗地里阿莲和宁萌有过节的,然后大家都猜得到了吧?--没错,阿莲没有救宁萌,而是在一边看着,看得很高兴。

总之宁萌就死了。死得很憋屈,死在朋友的背叛之下,死在敌人的嘲笑之下。然后宁萌就纳闷了,为什么我死了,她们还要活着?

所以宁萌就“复活”了,她杀了那个男人,杀了阿莲,要杀青墨的时候却被暴戾的社长杀了--吞了。

许久之后唯一活着的青墨还到宁萌的墓前哭过。如果当时自己坚强一些,是不是宁萌就不会死了呢?

但那也只是如果,一念之差,一念之差啊。

记住,无所谓忠诚,只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

---女鬼屋鬼故事-www.nvgui.cn---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