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男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0 12:17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阿文小时候可是县城里出了名的“疯”娃娃。因为父母都在城市里打工,阿文是由爷爷奶奶从小带大的,爷爷奶奶平日里最疼爱这个小孙子,基本上什么都顺着他。这也就养成了阿文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最大的性格。阿文小的时候常常

阿文小时候可是县城里出了名的“疯”娃娃。

因为父母都在城市里打工,阿文是由爷爷奶奶从小带大的,爷爷奶奶平日里最疼爱这个小孙子,基本上什么都顺着他。这也就养成了阿文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最大的性格。

阿文小的时候常常与县城里一帮同龄的“疯”娃娃们闹作一团、上树、捞鱼、抓小蛇,打兔子打野鸡、摘苹果掏鸟窝,在野地里滚得一身泥巴,活脱脱像匹脱了缰的小野马,谁也拉不住。

7月里的某一天,天气十分炎热,吃过了晚饭太阳快要下山时,阿文便与平日里关系最好的伙伴,虎子和凡凡一同相约到离家不远的一条小河里抓小鱼游泳乘凉。

三个男孩子光着膀子在河水里打闹,疯玩,不时的有阵阵凉风吹过,在夕阳的照耀下,河面波光粼粼,河水清爽,鸟儿在唱歌,柳条随着傍晚的凉风翩翩起舞,这周围十分静谧,感觉好不舒畅。

在玩闹间,不知不觉天色就黑了下来。三个人眼看夜色已降临,便嬉嬉闹闹、说说笑笑的上了河,准备往家里走去。

河岸边是一条宽阔的大马路,几盏昏暗的路灯此时照得地面泛起了清幽的黄光,夜间的风非常清凉,风中带着清新的水气和绿叶的清香,吹过了几个刚刚从河水里上岸的三个人,还真的有些阴冷,三个人都不禁打了个寒碜。

乡间夏季里的夜空也是分外美丽,不像城市里的昏暗污浊,明朗的晴空好似泼上了浓密的黑蓝色墨水,时而浓烈、时而浅淡,大片大片密密麻麻闪亮的星星在其中点缀,就像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陷进了墨汁里,又像是饼干上粘着的一粒一粒的糖果粒。

嬉嬉闹闹着,三个人便走到了县城里那个巨大的砖红色垃圾箱前。阿文清楚的记得,只要过了这个垃圾箱,再走上十分钟,家就在前方了。

夜色越来越暗,又是一阵凉风袭来,几个人愈发的觉得冷飕飕的,这时垃圾箱里有一股浓烈的酸臭腐烂的味道弥漫到了空气中,阿文忍不住捏起了鼻子。

“哇,好臭啊,这垃圾难道今天没人收吗。”阿文将鼻子捏紧,皱着眉头,尖声尖气的说道。

“收垃圾的晚上不来,他们都是早上才来呢。”虎子倒是觉得这味道并没有什么,一边把玩着从柳树上折下来的枝条,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阿文此刻就想迫不及待地赶紧离开这个弥漫着酸臭腐蚀味道的地方。他快步行走着,越是走近了,这种腐烂的酸臭味道就越是浓烈,直熏得阿文头晕脑胀。

“阿文,阿文,你看那是啥东西啊。”这时,凡凡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突然小声惊呼了一声。

阿文皱着眉头,不怎么情愿地顺着凡凡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那个散发着臭味的砖红色垃圾箱前,似乎直立立的坐着一个什么东西。

垃圾箱边上只有一盏昏暗的路灯照耀着四周,县城里的路灯都装得很不牢固,因而那盏孤零零的路灯此时正随着风轻轻地来回摇晃,看起来十分诡异。

在不怎么明亮的路灯照耀下,阿文清晰地看到,垃圾箱前好像坐着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衬衣、蓝色裤子的人,而且像是个男人。

从三个人的方向看过去,男人的身体非常强壮,他一动不动,双手双腿都伸展开来,四肢十分僵硬古怪,看起来像是一个傻乎乎的木偶,用那种躺卧着的姿势,就像是靠着家里沙发看电视的样子,靠坐在散发着臭味的垃圾箱前。

三个人怔怔地盯住那个男人,盯了一会,看他依旧一动不动地像是个被人操作的傀儡玩偶,于是又慢慢的顺着身子往他的上身看去,这一看,阿文、虎子和凡凡都没有忍住,“哇”的大叫了一声,就赶紧撒腿跑了。

原来那个身材强壮的男人,竟然没有头!

三个人在路灯的照耀下都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蓝裤子白衬衣上面,是一个黑乎乎的、空空的洞洞,脖子、脸,什么都没有,这一幕在深夜里,在砖红色的垃圾箱前愈加显得惊悚吓人。

阿文跌跌撞撞的跑回家,一刻也不敢停下,更是没有勇气回头看,他的脑中一片空白,这一路上更是什么人都没有,只有昏黄的路灯,清凉的风,以及三个人乱七八糟、急匆匆的脚步声,在夜间咚、咚、咚、咚、踏、踏、踏、踏的胡乱响着。

阿文跟虎子和凡凡家住得非常近,刚一到家里。这三个男孩子就迫不及待地硬是要拉着家人要去那个垃圾箱前面。

凡凡断断续续的像爸爸描述着,因为脑子一时有些混乱,说出来的话也是乱七八糟,毫无逻辑,大人门正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什么状况,这时虎子则比较镇静,他对着这三家的大人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们在垃圾箱前看到了一个男人,坐在那,一动不动,而且没有头,他是鬼!”

“对对对,是鬼,就是鬼,我们一定是看到鬼了!”阿文跟凡凡随即连声附和着。说着,这三家人就凑到了一起要过去看看。

因为有了大人,三个原本就很胆大的男孩也就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更多的只是一种猎奇的心理。他们快速跑着到了垃圾箱前。

刚到垃圾箱前,三个人全部楞到了那里。

砖红色的垃圾箱依旧散发着那股浓烈的酸臭腐烂的味道,路灯在摇曳着,夜间的冷风轻飘飘的拂过,夜空也依旧是那般美丽

只是那个垃圾箱前面,却是空落落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并且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那个没有头的男人,就这样不见了。

而每每当阿文、虎子和凡凡回想起这件事情时,三个人都会忍不住打起寒战,感觉又是好奇,又是恐惧。到了晚上,他们再也不敢去河边玩耍,更不敢靠近那个诡异的垃圾箱了。

---女鬼屋鬼故事-www.nvgui.cn---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