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老头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0 12:17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阿文和女友在市区内租了间房子。房子是合租型的,25平米大小。空调暖气WIFI一应俱全,卫生间和厨房公用。除了地方有些小之外,柜子、床、书桌、鞋架等等都配有,还有个一面墙的落地窗,晚上可以欣赏城市灯火辉煌的夜景,租

阿文和女友在市区内租了间房子。

房子是合租型的,25平米大小。空调暖气WIFI一应俱全,卫生间和厨房公用。除了地方有些小之外,柜子、床、书桌、鞋架等等都配有,还有个一面墙的落地窗,晚上可以欣赏城市灯火辉煌的夜景,租金每个月只要800块,十分划算。

除了这些之外,阿文在这里租房子还因为便利的条件,这是个非常老的小区了,坐落在市区最繁华的路段之一,出了门就是公交地铁站,基本上从这里到城市的各个角落都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非常方便。

门口饭馆、便利店、超市、商场都很近,还有所大学坐落在隔壁。仿佛捡了个大便宜一般,阿文和女友迫不及待的就搬进了这里,还将房间里里外外整个清扫了一遍。

书桌上安好了电脑,作为一个游戏爱好者,这电脑是阿文花了近一万块钱自己组装的,平日里他就十分宝贝,柜子里放上衣服,桌子上放上女友的笔记本、书、台灯、水杯。

零零碎碎的全部整端好之后,这刚刚还空落落的房子立刻温馨可爱了不少。

不过让两人奇怪的是,自中午开始搬进来起就没听到隔壁房间有什么动静。

前面也说了,这是个合租型的房间,除了最里面阿文的房间外,向外数去一共有5间房。这里的房东十分机灵,将一间原本100多平米的大房子全部拆了开来,中间隔开,硬生生的将它分割成了这几间小房子,这样来原本一间房可以收6份房租。

这里出行便利、租金便宜,按理来说6间房应该都住满了人才对。阿文租房的时候没有问房东这么多,他认为这里肯定都住满了邻居,这一看没什么人,不觉有些奇怪。可能是出去了吧,阿文这样想着。

到了晚上十点多,阿文和女友躺在床上看电视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

阿文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看到向前数大约3个房间,也就是卫生间前面的那件房间门被缓缓地打开了,一个干瘦的影子正慢吞吞的朝进走着。

“嗨,您好!”阿文在这头大喊了一声。这合租的房子中间是一条细细的走廊,那个干瘦的人人影住的地方就是阿文房间的斜对面。

那个人影停了下来,慢慢转过头,只见是一个年约四、五十岁的老头子,头发有些白,脸上皱纹很多,这个老头子手上提着一袋子食物类的东西,此时勉强咧开了嘴,笑了笑:“你好。”

老头子说话时很慢,声音有些轻飘飘的。

“我是新来的房客,就住在最后一间,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阿文笑嘻嘻的打着招呼,女友此时闻声也走了出来。

女友拿着手机,笑容甜美的对那个大爷说:“叔叔,以后就是邻居了,加个微信吧,以后有什么事好互相通知一下。”

只见大爷沉默了半晌才回道:“奥,我没有微信啊,我是个单身老头子,平时都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你们有什么事情,给我门上贴个留言就好了。”

“那……这里没别的人住吗?不然叔,你留个手机号也行呀,万一有什么急事呢。”阿文有些尴尬的说道。

“没有啊,这里之前就我一个,不留了吧,这里房东很好的,不会有什么急事。嘿嘿,没事,我就进去了。”老头子勉强地一笑,转身就推开了房门,“回见啊。”

细长的走廊里留下了一脸糊涂的阿文和女友面面相觑。

可真是个怪人。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着。

阿文与女友都是朝九晚五的工作,每天准点的上班、下班,放假了就打打游戏,出去逛街,很简单,也很快乐。

而那个单身的老头子则每日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般,白天阿文和女友出门时才回来,晚上两人进入梦乡了老人才出门。时间久了,两人便也习惯了。

直到三个月后,阿文去交下一季度的房租时,他才向房东问起了这个合租的老头子。

“他啊,是在殡仪馆工作呢,而且是夜班。”房东阿姨是个30出头身材样貌都很漂亮的一个女人。

阿文怔了一下:“殡仪馆?干什么的?入殓师吗?”

房东摇了摇头“应该是看守吧。”

谈话就这么简单地结束了。

不知怎的,知道了老头子是干这一行的,阿文想起来还有些发憷。

这天晚上,阿文正坐在电脑前带着耳机打游戏,女友则在一旁安静的画画。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清新的空气透过纱窗吹了进来,好不清爽。

就在这时,女友突然听见了一阵怪声。

这怪声听起来就像是女人在轻轻的哼歌,在淅淅沥沥的雨声背景下,听得人一阵毛骨悚然,关键是,这声音仿佛是从门外传来的。

一开始女友以为听错了,可能是阿文在听歌或是游戏里的声音,她推了推旁边的男友,让他把耳机摘掉,关掉声音。

阿文一脸神经质般的望着女友,这男生打游戏,可最讨厌女生打扰了。

“嘘,你听”女友比了一个手势。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果然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幽幽的女人声音。

“小区里有人唱歌呢吧,”阿文小声说道。

“不对,”女友起身小心翼翼的关掉了窗户,雨声一下子被隔绝到了外面,房间内突然变得无比安静。

“你听。”女友停在那里,再次比出了那个动作。

只听那个女人哼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里,轻飘飘的,十分灵动,也十分诡异,果真是从房门外传来的,可是这里只有阿文和女友两个人在住啊。

“不会是那个老头吧。”阿文轻声问道。

“他白天出门了,我们可是看到的!”女友斩钉截铁的回答。

“也许回来了呢,还带了个女人?”阿文有些尴尬的说道。

“不可能,你别说话,你听,这声音,听起来差不多20来岁吧?”

两人此时屏住了气,只听这轻飘飘的歌声在门外回荡着,突然间,歌声戛然而止,进而传来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又清亮又恐怖。

女友吓得面色发青,“啊”地一声扑进了阿文怀里

“阿文,这房子,不会闹鬼吧,你不是说那老头是在殡仪馆工作吗,他是不是把不干净的东西带回来了。”

“屁,说什么呢,你别动,我出去看一下。”阿文安抚住女友,随后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门。

门外细长的走廊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只有房间里明亮的灯照亮了外面的一小片区域。

“谁!”阿文对着寂静黑暗的走廊大呼了一声,同时一边向前走动,一边去按厕所旁边走廊里的灯。

按了几下,灯却没有任何反应,走廊里依旧寂静黑暗。

过了一会,那阵咯咯咯的笑声又响了起来,阿文这下听清了,这笑声确实是从那间老人的房间里传出的。

“叔,你回来了吗?”阿文大喊了一声。

“咯咯咯咯咯……”

“咯咯咯咯咯……”

还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她笑的似乎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可怖了。

这一连串的笑声吓得女友跳到了床上钻进了被子里,哆哆嗦嗦地一动也不敢动。

“叔,你在吗”阿文照例向前行走着。

“他……不……在……呢”

这时,房间里传出了一阵幽幽的、轻飘飘的女人的回答声。过了一会,那阵咯咯咯的笑声又响了起来。

“你是谁?”阿文撞着胆子又问了一句。

“咯咯咯……”女人不回答他,继续旁若无人的笑着。

“阿文,回来吧。”女友此时站到了房门边,哆哆嗦嗦的说道。

阿文就快要走到那个老大爷的房门前了,黑暗中,老人的房门紧闭着,屋内一片黑乎乎的,不像是有人的样子。听到了女友的呼喊,阿文只得又退了回来。

这天夜里,女人咯咯咯的笑声和诡异的歌声竟交相着响了一晚上,到了凌晨五六点时,阿文和女友才勉强睡去。

早上八点钟,阿文和女友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哈欠连连的睁开眼。只见女友一副要哭的表情“我们必须要问清楚,不然,这房间住不下去了。”

“你说问那个老头?”阿文问道。

女友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时,两人听到走廊另一头大门的声音响了,是那个老头回来了。

女友抢先一步跑了出去,走到老人房间门口时害怕的绕开了,站的远远的问道:

“叔,你房间……你房间昨天有声音,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人先是愣了一下,过了几秒钟,表情又平静了下来,他摸了摸模糊的双眼,轻轻拿出钥匙打开房间的门……

“别怕,那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而已……”老人缓缓的、沉沉的说道。

“你看……”

女友探出头顺着老头的方向朝房间里望去。

只见房间内正对着门的桌子上,正放着一个遗照!

照片的前面是一座灵台,上面有燃尽的香烛、桌摆满了水果点心、照片上的女孩子二十岁出头,笑容甜美。

女友惊呆了,她仿佛又听到了昨天晚上那个诡异惊悚的笑声。

“咯咯咯咯咯……”

“咯咯咯咯咯……”

老人看着遗照,轻轻地说道:

“昨天……是她的祭日……”

---女鬼屋鬼故事-www.nvgui.cn---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