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酒吧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9 20:0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夏末,一个叫飞航广场的地方,虽然接近凌晨一点,但还有不少人在那溜达。杜丽今晚是真喝多了,又是红酒,又是洋酒,被几个大学同学猛灌,所以从KTV出来后,直接冲向喷泉处的水池,吐个没完。现在其他人都回家了,就剩闺蜜杨兰和

夏末,一个叫飞航广场的地方,虽然接近凌晨一点,但还有不少人在那溜达。

杜丽今晚是真喝多了,又是红酒,又是洋酒,被几个大学同学猛灌,所以从KTV出来后,直接冲向喷泉处的水池,吐个没完。

现在其他人都回家了,就剩闺蜜杨兰和杨兰的男朋友陈智骏陪她。

杨兰和陈智骏都是杜丽大学同学,彼此熟得不能再熟,特别是杨兰,跟杜丽简直无话不谈。

“怎么样,好点了吧?他们也真是,拼了命的灌,生怕喝不死你。”杨兰边给杜丽擦嘴,边在抱怨。

“哎呀,过生日嘛,高兴高兴。”陈智骏笑说。

“高兴个屁,你也跟着瞎起哄,万一喝坏了送医院,你负责啊!”杨兰呛陈智骏。

“没事的,过会就好了。”杜丽摆摆手,示意别再吵了,她也头疼。

“你车呢,停哪了?”杨兰问杜丽。

杜丽是开爸爸车来的,而杨兰和陈智骏是开的另一辆车。这会杨兰见杜丽喝成这样,只能让陈智骏先代驾送杜丽回家,两人再打车回来取自己的车。

但杨兰跟杜丽这样一说,杜丽却觉得麻烦。

“要不你们陪我逛会吧,在外面吹吹风,估计酒醒得快些,你们跑来跑去也挺麻烦的,等等我自己回去。”杜丽说。

杨兰想这倒也行,反正明天周日,都不用上班。

于是,三人决定逛逛马路,陈智骏更起劲,还说要找个摊头吃点夜宵。

他们一直闲聊,不知不觉,走到一条比较僻静的小路上。

这路的两边种了许多梧桐,满眼的旧房子。他们都是当地人,认得这路原来是一条老街,现在商户纷纷搬走,基本荒废了。

这时候,杜丽感到一阵强烈的尿意,酒实在喝太多了,她必须要找间厕所。

“附近有厕所没?”杜丽问。

“不知道啊,有没?”杨兰则问陈智骏。

“前面去看看吧,我也不确定。”

他们继续向前。

杜丽有点忍不住了,紧皱着眉头,不停张望。

“要不我们马上赶回广场吧?广场那肯定有。”陈智骏建议。

“你神经病啊,从广场到这最起码走半个多小时,你要让她憋死啊!”杨兰骂道。

“打车吧!”

“也不行,这里连个鬼都没有,哪来什么计程车!”

正无计可施的时候,忽然,陈智骏一声叫唤,像发现新大陆般兴奋。

“看看看,一家酒吧!”

杜丽和杨兰同时望过去,见到面前有栋三层高的楼房,三楼窗口挂了牌子,写着:菲常酒吧。

“酒吧怎么了?”杨兰问。

“笨,没经验了吧,是酒吧就一定有厕所。”陈智骏得意洋洋地说。

“切,你有经验,整天在酒吧泡妹子泡来的心得是吧?”

“哈哈,我哪敢啊!”

两人正互相调侃,杜丽却说:“酒吧应该没开吧?灯都不亮。”

杨兰和陈智骏才注意到,三楼的窗户,确实都黑乎乎的。

“不可能啊,这时间不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么?”杨兰问。

“哎哟,你们管它开不开,只要有厕所就行。”陈智骏不耐烦地说。

“也对,那你们陪我上去啊。”杜丽笑嘻嘻说。

“没问题。”杨兰拉长了音回答。她知道杜丽胆子小,不过这房子看着是有点阴森。

他们很顺利找到了上楼通道,杜丽已经憋得相当难受,所以即使楼道很黑,她也走得很快,结果在楼道进口,他们发现一扇铁门。

通过外面路灯,他们还见铁门旁贴了张纸,纸上写着:因意外事故,本酒吧暂停营业,劳烦相互转告通知!

“怪不得,原来停业了啊。”陈智骏说。

“那怎么连个再开业的时间都没呢?”杨兰疑惑。

“喂,哥哥姐姐,你们先关心关心我好不好,我都快憋死了!”杜丽忙说。

杜丽也不等两人回应,直接推门就进。

三楼的过道特别窄,好在有几扇窗户,比较明亮。中间一扇大门,门上挂着一条红色帷幕,显然是酒吧入口。

等撩开帷幕,又走几步后,他们来到酒吧大厅,此时因为没开灯,厅内一片黑暗,而且异常闷热。

杜丽一眼瞄见了厕所标志,跟杨兰一个眼神示意,杨兰回头对陈智骏说:“在这等着啊。”

“行,你们快点。”

在杨兰陪同下,杜丽来到厕所,幸运得是厕所里居然还有灯。杜丽也不迟疑,立刻蹲下方便,解决尿意。杨兰则站门外等候。

搞定后,杜丽回到杨兰一块,她已热得满脸是汗,但仍显出舒缓的神情。

“爽了吧?”杨兰笑说。

“那是,不过这好热啊。”杜丽用纸巾擦擦额头汗珠。

往外走时,杜丽心情渐渐平静,她不自禁地留意起了身边环境,骤然觉得别看酒吧轰轰吵吵,一旦灯光全关,也显得非常阴森。她再想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肯定没胆量上这来。

另外,她发现这里真是热得离谱,而且还有股焦臭的气味。

杜丽和杨兰快步来到门口,结果没找到陈智骏,正当杨兰准备叫唤时,两人看到圆形舞池上的动感彩灯突然亮了。

“怎么样,我聪明吧?”DJ台附近,传来陈智骏的声音。

“你在干嘛啊?”杨兰问。

陈智骏直起身来,一脸傻笑,原来他就站在DJ台内,鼓捣着各种开关。

“这灯你开的?可以啊你。”杜丽笑说。

“小意思小意思。”

杨兰张望了DJ台内一眼,嗤之以鼻地说:“不就那几个开关嘛,得意死你了。”

这时陈智骏又不知按了什么,彩灯全部摇动起来,舞池瞬间变得光芒炫丽,尤其凸显在黑暗环境中,更是耀眼。

也因为有了灯光,杜丽觉得大厅不再那么阴森,她开始随意走动,观察四周,渐渐的,她发现这家酒吧似乎开了不少年头,墙面,沙发,地板,均已破损不堪了,每一处的墙角也都是黑漆漆的,像被火烤过一样。

杜丽还记得铁门处的告示,说是酒吧发生过意外事故,可又没具体说清楚发生什么事。

杜丽正沉思时,杨兰和陈智骏已在舞池上嗨起来,音乐就靠手机播放,再配合酷炫的灯光,倒真有点在酒吧狂欢的感觉。

“丽丽,来呀,跟我们一起跳啊!”杨兰对杜丽招呼。

“不行不行,你们玩吧,我太热了,休息会。”杜丽说着找了个最近的沙发坐下。

“切,没劲!”杨兰吐槽道,然后跟陈智骏继续扭动臀部。

杜丽说的是实话,她真的太热了,从进这后她就热得不行,仿佛全身快烧起来似的。

坐了会,她见杨兰和陈智骏玩得尽兴,索性给两人用手机录了段视频,还给自己拍了张照片,秒发到微信朋友圈,并附上一段话:大家猜我在哪呢?真是难忘的生日啊,哈哈!

随后,她放好手机,接着休息。

可当她彻底静下心时,忽然产生一种诡异感受,令她从头到脚一阵凉意。

她环顾一遍四周,没发现任何异常。

然而这种诡异感受却在不断加剧膨胀,冲击她的内心。

有时候,人类的感官比理智更能捕捉到一些微妙现象,杜丽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慢慢的,她听到一些低沉,轻盈的声音,她很确定这些声音是之前没有的。

给她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她身边来回走动。

或者说,这间酒吧大厅,多出了某些东西。

莫名间,她的身后传来一股神秘气息,她猛地回头,依然未发现任何异样。

在她身后,摆着一个长形沙发,一些损坏的桌椅,除此以外,只有黑漆漆的墙壁。

她重新坐正,心跳却开始剧烈加速。

她看到杨兰和陈智骏仍在舞池摇头晃脑,似乎一点都没察觉异常。

她想大叫一声,然后立刻带杨兰和陈智骏逃出这间酒吧,不过怎么都提不起劲。

而且由于紧张,她感觉越来越热,仿佛坐在火堆里一样。

她全身不断流汗,心中的惊惧也是不断加深,因为她发现那些奇奇怪怪的声响逐渐变得明显,正当她再也无法忍受,准备冲向舞池的时候,她看到了,看的特别清楚,舞池上,除了杨兰和陈智骏外,还有许许多多双脚,在跟两人一起摆弄舞姿。人也太多了,多得根本挤不进去。

杜丽惊呆了,心脏仿佛在承受重击。

关键是,杨兰和陈智骏还在那跳,一眼都没瞧杜丽,否则杜丽完全可以用手势比划。

杜丽真的不敢叫应,她怕惊动了跟杨兰和陈智骏在一块跳舞的那些“人”。

她有一种感觉,就是杨兰和陈智骏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她决定离开,一个人离开。

接着,她二话不说,站起身,直接冲出酒吧。

在下楼过程中,杜丽脑中一片空白,她用连跑带跳的速度,飞速回到了外面老街上。

最后她又望了酒吧一眼,也没有停留,直接奔向飞航广场,坐上了自己开的那辆丰田小轿车。

此刻杜丽累坏了,她大声喘气,拼命喝水,整整一瓶矿泉水一口气给喝没了。

随即她立即发动汽车,往家的方向驶去。

在高架路上,杜丽将汽车时速拉到了一百二十码,她太慌了,几乎快要记不住回家的路。另外,即使已经将车窗全部打开,她仍感觉异常燥热,和坐在酒吧时那样,好像屁股下面有团火似的。

她不停流汗,身上的衣服裤子包括车座,统统都弄湿了,就在这种状况下,她到家了。

等回家后,她也不跟父母招呼,而是一下将自己关进房间,坐床上,两手抱着膝盖,愣愣地发呆。

直到现在,她还没缓过劲来,她依然害怕,全身都在发抖。

特别一想起刚才舞池上那些影子的诡异姿势,更是令她毛骨悚然。

学生时代,她读过不少灵异小说,她猜测杨兰和陈智骏应该是被那些影子迷惑了,问题一定出在酒吧里。

她极后悔自己要去那间酒吧上厕所,如果不去,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便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丽丽,回来啦?”

杜丽吓了一跳,缓了缓才意识到是妈妈在问她。

“嗯。”她回答。

“今天玩得怎么样?”

“还好吧……妈我睡了。”

“哦,哦,好。”

杜丽妈妈自觉回房了,也就没能见着女儿失魂落魄的模样。

最终杜丽彻夜未眠,时而望望手机,时而望望窗外。她害怕手机铃声响起,是杨兰和陈智骏打来电话找她。

结果到早上,杜丽的手机也没响。只是她仍然很热,即使把空调冷气调节为最低,还是热得难受,不断冒汗。

她怀疑自己吓出病了。

接下来一整天,杜丽都把自己闷在房里,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她开始产生负罪感,认为昨天那么一走了之,杨兰和陈智骏一定会怪她。

她不敢想象,要是杨兰和陈智骏来找她,她该怎么应付,现在她连杨兰和陈智骏是否活着都心存疑惑。

傍晚,杜丽匆匆去厨房弄了点吃喝,继续回房休息。

也是因为杜丽父母工作比较忙,经常加班加点,所以并未留意到女儿有什么异常。

又过了一晚,杜丽情绪渐渐好转,但还是觉得身体很热,不停用纸巾擦汗,垃圾篓内堆满了纸巾。

早上,她跟公司请了几天的假,这个状况,她实在不想再去上班。

趁休息在家,她觉得自己可以去做一件事,就是查清楚那间酒吧的相关信息,尤其酒吧发生的事故。

其实从昨晚开始,杜丽便一直惦记这件事,但晚上她又感到害怕。

她打算先从网络查起。

杜丽对于互联网的搜索功能很熟练,很快,她在一个网站上查到关于这间酒吧的注册信息。

信息不多,都是些最基本的。

“成立2003年,地址位于XX区XX路XX弄X号,电话XXXXXXXX……”

杜丽喃喃念着,发现这酒吧除了开得早,其他没什么特别。

随后,她再到各大新闻网站上查询该酒吧发生的事故。

然而查了半天,一无所获。

杜丽觉得可能由于事故不大,又是小地方,所以没引起多少关注。

这样一来就比较麻烦,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去查当地新闻,报纸之类的东西,对她来说太异次元化了。

忽然,她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是她的大学同学,名叫王明,现就职于公安局信息部,前天生日也到场了。

她想着既然是公安局,应该会对当地事故了如指掌,所以她毫不犹豫地拨通了王明电话。

“喂,丽姐。”

读书时候,王明就喜欢这么称呼杜丽,两人关系也算不错。

“方便吗?帮我查件事。”

杜丽直奔主题。

于是,她将酒吧名称和相关信息告诉王明,让王明查查这酒吧出过的事故,王明正巧有空,在局内人脉也广,所以一口答应。

“那你等等,我去问问,一会给你电话。”

王明挂了。

杜丽便候着手机,静静等待。

大约隔一个多小时,杜丽手机响了。

“怎么样,查到了吗?”

“开玩笑,丽姐让我办的事,我敢查不到吗?”

“那说呀!”

“是火灾。”

“火灾?着火了?”

“是啊,听说是有天晚上,酒吧被人故意放火,还锁了铁门,厅里面烧着了,最后死了大概二十多个人。不过这件事上面给了压力,不让新闻报道,说是影响不好。哎对了,你也别在外面乱说啊,不然我有麻烦的。”

“放火……谁放的啊?”杜丽心跳开始加速。

“凶手到现在都没抓住,我们内部分析是同行做的,只是下手也狠了点。”

杜丽猛然回想起来,那天在酒吧内,确实看到墙角处有烧灼痕迹,还闻到一股焦臭味。

“不过那酒吧老板倒也机制,事情发生后,马上停业整改,把火灾痕迹清除干净,烧毁的东西搬走,估计想着以后还要做生意吧……”王明继续说着。

杜丽已经听得感觉快透不过气了。

“我知道的全告诉你了,还想问什么?”王明最后说。

“没,可以了。”

“你以前常去这家酒吧吗?怎么想起来跟我打听这些?”

“不是,我帮一个朋友问的,先挂了。”

杜丽没等对方回应,直接挂断电话。

了解这些后,杜丽隐约明白了他们那晚在酒吧遇到什么,酒吧又为何热得离谱。

烧死二十多个人!

这几个字,一直重复在她脑海里闪现。

当晚,杜丽依旧坐在床上,闷闷不乐地发呆。

她感觉自己像是与世隔绝了,不出门,不与人接触,父母这几天也是很晚才回家,基本说不到话。

突然,她手机响了。

来电人显示两个字:杨兰!

杜丽一阵天旋地转,仿佛做梦一样。

杨兰打来了!杨兰打来了!

之前,她曾一度怀疑杨兰和陈智骏死了,或是被稀奇古怪的东西附了体,正庆幸两人不回来找她呢,谁知仍然噩运难逃。

她在犹豫该不该接这电话。

结果等手机第二次响铃时,她才颤颤巍巍地接起电话。

“喂……”杜丽声音轻到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喂……是丽丽吗?”话筒里传出的声音同样很轻。

杜丽很肯定,确实是杨兰的声音。

“是啊。”杜丽回答。

“哦……丽丽,你还在啊?”

杨兰这种问法,让杜丽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我好好的啊,你自己……没什么事吧?”杜丽反问。

“我也还好啦,现在在家休息呢。”

听到杨兰语气比较正常,杜丽也渐渐放大胆了。

“那天晚上……就是我们一起去酒吧找厕所后,我一个人先走了,你们没怪我吧?”

“没事,我们后来也走了。”

“走了?”

“是啊。”

“杨兰,你别吓我啊,你们没发现什么古怪吗?”

“有!当然有!那酒吧不干不净的,我们快吓死了!”

听到这里,杜丽已经确定杨兰是正常的,她松了口气,心想杨兰和陈智骏也和她一样脱离危险了。

“哎……我也是啊!闹鬼,肯定那酒吧闹鬼!还有啊,你可能不知道,那酒吧不久前发生过一场火灾,死了二十多个人!”杜丽开始用正常语气跟杨兰说话。

“我知道的,我也查过了。”

“你也查了?”

“嗯,陈智骏让他一个叔叔查的,还查得特别细。那天是凌晨,酒吧是快接近散场时被人放的火,大厅有面靠墙的地方全烧着了,所以死的人最惨,是活活烧死的,然后大厅其他地方,包括厕所也有死人,基本是窒息死的。只有挤在三楼过道上那些人,侥幸活了下来。”

“哦……这样啊。那个……你们没留意到你们跳舞的时候……”

“有些影子跟我们一块在跳是吧?”

“原来你全知道啊!那你也真是,这两天都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快担心死你了,以为你……”

“没有啦,我没事的。其实……丽丽……我不跟你打电话,因为……我也在怕。”

“你怕什么?”

“怕你。”

杜丽突然心里一沉。

“怕我……干嘛?”杜丽再次用那种小心翼翼的语气问。

“丽丽,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

“你不热吗?”

听到这话,杜丽心头大震。

“那天晚上……我们跳舞的时候……”杨兰继续说,“其实我和陈智骏一直在看你,可是……我们身边那些影子,叫我们别停下来,更别去你那边,只要陪它们跳一会舞,就安全放我们走。结果……我们看到你反而先走了,但你没发现,有东西跟着你吗?”

杜丽一颗心扑扑直跳,沉默片刻,才问:“什么东西?”

“你那晚坐在沙发上,给自己拍了张照片,还发到朋友圈了是吧?你现在看看照片……”

杜丽随即打开微信,翻到那张照片。

当见那张照片时,杜丽吓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原来照片中,她的前后左右都挤满了人,只显出她的头部。而那些人,个个乌黑,面容惨不忍睹,皮肤上有各种被烧灼的痕迹,全身还冒着点点火星。显然,就是那些被活活烧死的人!

再看这张照片下的留言,杜丽发现她的朋友基本都在调侃,赞叹她PS照片的水平了得,只有王明,刚才发一条留言,慎重地问:不是吧丽姐,这什么情况?

“你肯定看到了吧?你当时就坐在重灾区啊,那些人是被活活烧死的,怨气最重,我们身边的影子也告诉我们不要招惹那些人……”杨兰还在继续说着。

杜丽已经吓得面无血色,说不出话。

“丽丽,你还在听吗?丽丽……”杨兰着急问。

杜丽不理杨兰,慢慢拿开手机,用手机镜头对向自己,又拍下一张照片。

此刻她想到一件更恐怖的事。

她知道自己这几天一直很热,甚至比在酒吧时还要热,可为什么呢?

照片很快给了她答案。

因为在照片中,她清清楚楚看到,那些被烧焦的,黑炭一样的人,依然紧靠在她身旁,挤满了整个房间。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