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衣婆婆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9 20:0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姐姐,我要吃蛋糕。”每到傍晚时分,佳伊就拉着小泽下楼散步,顺便瞒着父母,去便利店内买些好吃的,比如蛋糕,冰激凌,巧克力,薯片等等零食。弟弟想吃什么,姐姐通常都会答应。这也是一天中小泽最快乐的时候,因为没有妈妈

“姐姐,我要吃蛋糕。”

每到傍晚时分,佳伊就拉着小泽下楼散步,顺便瞒着父母,去便利店内买些好吃的,比如蛋糕,冰激凌,巧克力,薯片等等零食。弟弟想吃什么,姐姐通常都会答应。

这也是一天中小泽最快乐的时候,因为没有妈妈管束,只有袒护自己的姐姐,所以能够尽情吃喝,每次散步,姐弟俩总要玩够一个半小时后才上楼。

之所以姐姐如此宠爱弟弟,一个原因是姐姐杨佳伊要比5岁的弟弟杨嘉泽大10岁,另一个原因是小泽实在可爱淘气,身边人几乎都喜欢。

秋季的白昼已然缩短了,一到傍晚,几乎和夜间无异,黑蒙蒙的,佳伊拉着小泽,慢步朝便利店走去。

最近几日,由于爸爸出差,医院工作的妈妈又每晚值班值到凌晨,所以都由佳伊照顾弟弟,还要负责早晚餐和幼儿园接送。不过爸妈不在,姐弟俩倒是肆无忌惮,可以玩到很晚,甚至把那些妈妈最讨厌的零食带回家。

给小泽买了块蛋糕后,佳伊就领着小泽往小区外走,途经大门处时,一名姓王的中年保安从门卫室出来,习惯性将小泽抱起来,小泽只是无动于衷地啃着蛋糕,满嘴都是。

这名保安叫王峰,和这姐弟俩关系特好。

“对了,佳伊,最近啊,晚上就尽量不要带你弟弟出来溜达了。”把小泽放下时,王峰脸上带些认真地说。

佳伊有些不大习惯王峰这种表情,毕竟平日里见他总是嘻嘻哈哈的。

“为什么呀?”

“你别问了,听我的就是。”

“干嘛么,什么事啦?”

佳伊属于不依不饶的性格,遇到事情非要弄清楚为止。

“就前几天小区的事,你没听说?”王峰反问。

佳伊摇了摇头。

“昨天晚上,小公园那,你不也看到好多人在么,不晓得他们在聊什么啊?”

“不知道。那都是些老阿姨,平时最八卦了,谁管她们。”佳伊心直口快,也不怕得罪谁。

“呵……也有道理。”王峰被佳伊逗得一乐,随即马上收敛笑容,“我跟你说,就这几天,小区里两个孩子丢了。”

“两个孩子丢了?”佳伊一怔。

“对,两个!”王峰点了点头。

小泽不再吃蛋糕了,显得没事做,就开始催姐姐快走。

“好,好,小泽等等啊……哎,王叔,这孩子怎么丢的,找到没?”

“到哪找啊真是!丢的两个男孩,就跟你们家小泽那么大,你说就这年龄的小孩,他能去哪?还都在小公园滑滑梯那不见的,肯定被人抱走了。”

“啊?那报警了没?”

“早报警了,警察都来好几回了!现在两家人都急疯了,据说都是老人带孩子时出的事,哎……所以我刚叫你最近小心点,没事别在外转了。”

“哦,是这样……”佳伊眉头一皱,紧紧抓着小泽的手,小泽不再吵闹,也在似懂非懂地听着。

“对了,还有件事,我昨天听他们几个女人在聊,说是有人看到抱走小孩的人了。”王峰突然压低嗓音说。

“谁啊?”

“好像是个老太婆,不是这里人,说什么……穿着件皮大衣,那人看到她偷偷在小公园里晃来晃去,不大正常的样子。”

“真是挺吓人的。”佳伊说的是心里话,她年纪虽不大,还没上高中,但这类偷人孩子的事却听说过不少,也是现今社会较广泛的一个问题,知道一般是人贩子所为,丢的基本是男孩,而且据说很难再找回来,因为通常这些孩子会被卖去穷乡僻壤,即是思想观念偏落后的地区,一些生不出孩子,或是没要到男孩的家庭,索性就买一个来。

如果小泽也遭人贩子拐卖,那简直不敢想象,爸爸妈妈肯定会疯掉的。所以到听王峰说完这些,佳伊毫不犹豫地拉起小泽,回头就走。

“姐姐,我们去哪?”

平时不会这么早回家,小泽肯定感到奇怪。

“今天不玩了,你没听王叔说吗?有个穿大皮衣的老婆婆,专门来抓像小泽那样大小的孩子,小泽怕不怕?”

“怕。”小泽脱口而出,瞪大眼睛望着姐姐。

“所以说呀,我们得回家去,在家呆着就没事。”

“哦,不过……那边还有哥哥姐姐在玩。”透过树林,顺着小泽手指的方向,佳伊看到小公园的滑滑梯那,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在玩旁边的荡秋千,两个孩子看上去比小泽稍微大些,都戴着顶黄色帽子,女孩配了一身花裙子,打扮的尤其漂亮。

“人家哥哥姐姐,也很快要回去吃饭了呀。”佳伊随意编了个谎话,心里却想:真希望过几天不要听到这两孩子丢了。

两人顺利回到家中,佳伊还心有余悸,给妈妈打了通电话,妈妈听后有些紧张,自然是交代不许出门,而且接下来会亲自负责小泽的幼儿园接送,宁愿从医院请假出来个把小时。

一连几天过去,姐弟俩晚上没有再出门散步,爸爸仍在出差,妈妈依旧忙碌,小区里没有再传出孩子被抱走的事件,但已失踪的那两孩子似乎是无法寻回了。

今天是周六,姐弟俩都不用上学,妈妈一天都在医院,至少忙到半夜。佳伊随便给小泽弄了些吃的,午后见弟弟实在闲极无聊,就带他去市中心广场逛了一圈,心想只要去热闹地方,应该还是安全的。

傍晚两人兴高采烈回家,佳伊突然想起今晚有个同学聚会,那是自己一个同学兼闺蜜的生日,必须得去,而且正巧赶上爸妈都不在家,佳伊本来也想趁此机会玩个尽兴。

可这样一来,就要把小泽一人丢在家中,按说小泽已经5岁,换作平时,让他独自留家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因为最近情况特殊,不仅担心小泽会感到害怕。

“小泽,姐姐跟你商量件事。”犹豫半天,佳伊还是决定去参加聚会。

佳伊认为,只要在家里,小泽是没有危险的。

“什么?”小泽把玩着积木,心不在焉地回答。

“姐姐今晚要到外面吃饭,跟同学约好了,一会姐姐给小泽做个小泽最爱吃的三明治,再放部动画片,一到9点,小泽就自己上床睡觉,可以吗?”

小泽慢慢抬头,看着佳伊,眼神显得有些无辜。

“姐姐几点回来?”

“尽快吧,可能小泽还没睡,姐姐就已经回来了。”

“好!”虽然不情愿,但小泽还是答应了。

“真乖,还有啊,跟上次一样,姐姐出去的事,不许跟妈妈说哦。”佳伊俏皮一笑。

“嗯!”

佳伊满心欢喜,立刻给小泽做了块三明治,又打开电视里的少儿频道节目,一切安排妥当,才换衣服准备出门。

跨出家门那一刻,看到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小泽,佳伊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只得又叮嘱道:

“对了,如果有陌生人敲门,小泽千万不能开门,记住了吗?”

小泽重重点了点头。

等姐姐把门一关上,小泽立马感到一丝冷寂,直直站立十几秒后,他才慢慢回到客厅。

稍停片刻,他起身走向厨房,去拿姐姐做的三明治。

这时他发现,厨房的灯没有开,黑漆漆的,显得有些阴森。

小泽不知不觉放缓了脚步,从客厅到厨房的路其实很短,但他现在却感到无比漫长。

终于,他摸到了厨房灯的开关,打开后,厨房一下变得敞亮,想了一想,他又把卧室,卫生间,过道灯全部打开,使得整个家里再也没有阴暗角落。

小泽总算松了口气,捧起热乎乎的三明治,坐在沙发上静静吃着。

与平日里不同的是,在吃三明治时,小泽却不敢发出太大响声,好像生怕被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听到似的。

可他明明清楚,家里就剩他一人而已。

吃着吃着,小泽忽然萌生想哭的冲动。他今年5岁,按理说是个大孩子的年龄,可他很少像今晚这样被独自丢在家中,更何况,近期小区发生的事,有些触动到了他脆弱的神经,特别是一个名称:穿皮衣的婆婆!

听姐姐说,那个婆婆会抱走小孩,她会来抱走我吗?

这就是目前停留在小泽脑中的一个可怕猜想。

此时此刻,他总觉得家中哪里都不对劲,而且静得出奇,本该最熟悉的地方,却令他极其陌生。

呆坐了半天后,他开始看少儿节目,可他总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望向大门处。

他多么希望妈妈,姐姐,爸爸,现在能够一起回来,像平日里那样有说有笑,热热闹闹的。

时钟敲了八声,已是晚上八点,小泽就这么麻木地坐着,他决定在姐姐或妈妈回来之前先不睡觉。

正在他东张西望的时候,忽然,大门外传来了一阵轻微声响,小泽本就竖起着耳朵,神经敏感,这下更令他瞬间坐直了身体。

电视声音很轻,所以小泽很快分辨出来,这似乎是人的脚步声。

可是,小泽家住六楼啊,已是这栋楼最高层,而且最关键的,是邻居一家在半年前搬走了,六楼暂时只有小泽一家住户,这一点小泽也清楚。

也就是说,上六楼的人,一定是冲着小泽家来的。

另外小泽还感到奇怪,为何门外的人要沿楼道上来,没有乘用电梯,否则应该可以听到电梯门开关声响。

就这会,脚步声停止了,看情形这人就站在大门外头。

这人绝对不可能是爸爸妈妈或姐姐,要是他们,早该开门进来了才对。

小泽越想越怕,连呼吸都困难。

半晌,这位神秘来客没有敲门,也没有下楼,小泽不知道这人要做什么。

又过去一分钟,小泽依然呆呆地望着大门,一片死寂。

他决定鼓足勇气,去大门处看看。

他慢慢挪动脚步,搬了一张凳子,摆到门前,又贴着门,小心翼翼地站上去,小泽个头还不高,只有这样,他才可以透过门上方的小窗瞧清楚外面情况。

小泽屏住呼吸,小手轻轻拉开了窗户,他有些犹豫,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门外漆黑一片,毫无动静,声控灯也没有亮。

小泽一眼瞅向门外,因为太黑,起先他什么都没看清。

可在下一瞬间,黑暗之中,一张既粗旷又丑陋的老妇脸赫然显现,说是脸,更像一块散发腥臭味的腐肉。脸上布满了一条条疤痕,仿佛无数蚯蚓在蠕动,还有那件黑漆漆,与老妇身材极不对称的大皮衣!

小泽吓坏了,险些从凳子上摔下来。

同时,一个声音在他心底里响起:皮衣婆婆!

果然,皮衣婆婆来抓他了!趁着妈妈姐姐都不在家!

小泽完全没了方寸,刚才那幕,令他一颗脆弱幼小的心灵,烙上了永不磨灭的恐怖印记。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泽再次朝窗外望去,他发现皮衣婆婆竟消失了,正疑虑间,那张腐肉般的脸又猛地从黑暗中冒出来,而且这次距离小泽更近,小泽猝不及防,一下摔到了地上。

他很想哭,却又不敢,只得慢慢向后退去,这时,大门传来轻轻的“笃笃”两声,小泽心想:敲门了,皮衣婆婆在敲门,她要把小泽带走了,爸爸妈妈,你们回来啊!

敲门声持续一会便停止了,小泽虽不可能开门,但他害怕皮衣婆婆把门锁撬了直接冲进来,脑海里全是皮衣婆婆将他从家里抱走的画面。

终于,小泽想到一个主意,那是妈妈以前教他应付来意不善的陌生人的方法。

小泽立马转过身去,对着房门喊:“妈妈,妈妈,你别睡了!”

稍停片刻,他又补上一句:“外面好像有人。”

说完后,小泽默默注视着大门,静静等待。

这两句话,几乎耗尽了他最后一丝力气。

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时间缓慢流逝。

小泽假装妈妈在家的方法似乎很奏效,因为敲门声再也没有响起。

……

当佳伊回家时,她看到小泽僵直地站在沙发前,眼圈泛红,神情紧张。

她一下感觉到不对,忙问:

“小泽,都这样晚了,怎么还不睡啊?出什么事了?”

小泽抿着嘴,此刻恐惧夹杂了委屈,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姐姐,我怕!”

随后,小泽将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佳伊,佳伊也是听得浑身一阵寒意,对把小泽一人丢在家中后悔不已。

佳伊边安抚小泽,边在想:小泽肯定不会说谎,看来还真有个穿大皮衣的老太婆,前面丢的那两孩子多半跟她有关,我也真是,如果留在家里,抓住那老太婆,找回那两孩子就有希望了。

因受到惊吓,佳伊哄了好久才使小泽入睡,出于私心考虑,佳伊不让小泽将皮衣婆婆上家来的事告诉妈妈,毕竟一旦妈妈知道佳伊放下弟弟不管自己跑去玩乐,那是一定会生气的。

第二天周日,佳伊打算就在家中陪小泽,哪都不去。

即使睡了一觉,小泽依然神经紧张,时不时问佳伊皮衣婆婆会不会再来,佳伊总是试图分散小泽注意力,逗他开心。

到了下午,佳伊还是决定去一趟保安室,把昨晚情况告知王峰,然后由王峰转述给当地民警。

“小泽,我们一起去王叔那,你就把昨晚的事再跟王叔说一遍,行吗?”

“嗯嗯。”小泽乖巧地点点头。

姐弟俩下楼后,顿时发现外头的雨比想象的还要大,天空灰蒙蒙一片,才下午三点左右,却显得比平时六点时候还要暗淡,简直令人压抑。

佳伊一手撑伞,一手拉着小泽,缓慢地朝保安室走去。

突然,小泽发出“啊啊”一声惊呼,紧抓住佳伊的手,叫道:“姐姐,姐姐,你看!你看!”

佳伊也被小泽这一声叫的心惊肉跳,忙顺着小泽手指方向望去,就见前方一栋楼房门前,有个头戴圆顶帽,身穿黑色大皮衣,略微有些驼背的老太婆正慢步行走,姿态极其怪异,却又说不出哪不对劲。

因为大雨朦胧,佳伊瞧不清对方长相,但看小泽惊慌的表情,就猜到这肯定是那皮衣婆婆。

皮衣婆婆也察觉到自己被发现了,赶忙加快脚步,奔向一处拐角。

“小泽,这人就是皮衣婆婆对不对?”佳伊最后确认。

小泽拼命点头。

“好,你快去王叔那,叫他过来!”

佳伊心想:这么好的机会,正巧让我撞见,我看你往哪逃。

佳伊认定了皮衣婆婆和失踪的两个孩子有关,如果不是心虚,她绝不会见人就跑。

于是,佳伊把伞丢给小泽,自己发足追去,这时候,皮衣婆婆已经绕到拐角后头。

小泽眼睁睁看着姐姐追了一路,然后转过拐角,直至姐姐从他视线中消失,这才挪步朝保安室走去。

行走过程中,他还时不时望向拐角,想看姐姐是否已经抓住那皮衣婆婆。

可惜佳伊没有立刻回来。

这时小泽途经小公园处,平日里热热闹闹的小公园内,因为一场大雨,变得既幽静又空旷。

四周没有一个人,大雨冲刷着各种绿化植物,哗哗作响。

慢慢的,小泽听到身后似乎有脚步声,像有什么人,正在靠近自己。

他一下站定,全身竟不自觉地开始颤抖。

猛然间,小泽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束缚,一条粗壮手臂,把他拦腰抱住,另有一只手,迅速将他嘴捂住,动作一气呵成。

小泽满眼噙泪,连呼喊的机会都没有。

他看到面前来了两人,身影还有些熟悉,原来正是和姐姐最后一次散步时,小公园内看到的那对打扮得异常漂亮的男孩女孩。

和那时一样,两人都戴着顶黄帽子,女的还穿了条艳丽花裙。

他清楚记得,当时姐姐回家后还说,希望这对孩子不要被皮衣婆婆抱走。

可现在近距离下,小泽才发觉眼前这两位哪是什么孩子,而是两个相貌丑陋,只有儿童般矮小身材的成年侏儒!

尤其那女侏儒,脸上坑坑洼洼,遍布疤痕,活像无数蚯蚓在蠕动,小泽一眼就认出来,这正是皮衣婆婆!

小泽自然不知道,这两个人贩子如何巧妙地利用身材优势,伪装成两名儿童,整日打探小区内情况。

而在行动时,女侏儒就骑在男侏儒肩上,穿起黑色大皮衣,两人组合成了皮衣婆婆。

小泽是他们盯了很久的目标。

佳伊万万想不到,她被两人勾引过了拐角后,因大皮衣被迅速抛弃,所见的又是两个孩子,而佳伊选择继续向前追逐。

此刻,那件大皮衣被女侏儒张开,一下将小泽裹住。

“好嘞,第三个娃!”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