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背老头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9 20:0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每当夏天,徐媚的两个外孙便从城里赶来,徐媚就领着他们,四处闲逛。俩孩子是双胞胎,一个叫王骏,一个叫王贺,都上小学一年级,因为放暑假,父母要上班没时间照顾,所以被送到了姥姥徐媚家住,正好感受一下郊区生活。徐媚自然

每当夏天,徐媚的两个外孙便从城里赶来,徐媚就领着他们,四处闲逛。

俩孩子是双胞胎,一个叫王骏,一个叫王贺,都上小学一年级,因为放暑假,父母要上班没时间照顾,所以被送到了姥姥徐媚家住,正好感受一下郊区生活。徐媚自然不觉得麻烦,还挺喜欢,毕竟老人通常都爱热闹,尤其像徐媚这样老伴早早过世的。

他们逛的最多的地方是河边,因为城里没有河,两孩子觉得特别新奇。

不过这一带的河流很脏,没办法,旁边紧靠工业区,要想干净也不现实。每次两孩子用树枝去拨动水面的水藻时,徐媚总会劝止。

不仅如此,河边一条路上,还经常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比如粗绳,篮子,破鞋,用光了的洗发水瓶,烟盒之类的。

徐媚向来对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有些厌恶,也可能跟她童年的阴影有关。

偶尔两孩子想要捡起地上东西玩的时候,徐媚总说:“别乱捡地上东西,赶紧扔了!”

这天,吃过晚饭,徐媚照常带俩孩子散步,又一次来到这条路上。

才走几步,他们就看到地上有个深蓝色的小书包。

徐媚猜测,应该是谁家孩子,不小心丢在这的吧。

徐媚本能地想要绕过书包,不料两个外孙见了这书包却满心欢喜,王骏立马捡起书包,背了起来。

“让我也试试,让我也试试。”弟弟王贺眼红哥哥,吵闹着也要背。

这书包尽管破旧,但的确相当精致,是小学生最爱的那类款式。

可徐媚实在不喜欢从地上捡起来的东西,于是她又喝止:“哎哎哎,你们俩又不听话了是不是,扔了,赶紧扔了!”

“姥姥,给我们玩一会嘛,就一会会好不好?”王贺央求。

“不行!别人家的东西,不能乱碰,忘记姥姥平时怎么跟你们说的啦?”

“可这是别人不要的呀,如果有人来找书包,我们再还给他好吗?”

“也不行,赶快丢了,快快快!”徐媚已经没耐心了,尽管现在上了年纪,她脾气依然很暴躁。

“哼,姥姥不讲道理。”王贺好不容易从哥哥那里把书包抢过来,这会又要扔了,简直一万个不愿意,但他又怕姥姥真的发火,只好撅着嘴,准备放下书包。

这时,王骏站在王贺身后,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大声叫:“姥姥你看,姥姥你看,书包上有个洞!”

跟着徐媚也来到王贺身后,看到书包后面的外侧袋上确实有个破洞,她想怪不得这书包没人要,原来是坏了。

王骏也是好奇,将手伸进破洞,在书包里鼓捣半天。

当见这一幕,徐媚忽然愣住了,她想起了曾经的一桩往事,一种长久埋藏在内心的恐惧,如洪水一样喷发出来了。

“扔了!快扔了!”

徐媚一反常态地从王贺手里抢过书包,再丢得老远。

王骏和王贺两兄弟都惊呆了,他们从来没见过姥姥发那么大脾气,以往他们即使再调皮,再惹姥姥不高兴,姥姥都不至于这样。

徐媚连连喘气,停了半天,她才发现两外孙都愣愣地望着她,显然吓坏了。

“姥姥,我们是不是又做错事了?”王骏眼巴巴地问。

“没,是姥姥吓着了,姥姥吓着了。”徐媚摆摆手。

“为什么呀?”王骏笑问。一听和他们无关,两兄弟心情瞬时舒展了。

徐媚又望了望那只被她抛出老远,此刻静静呆在一堆黄沙旁的蓝色书包,若有所思地说:“这个世界上啊,有许许多多怪东西,你们还没见过,可能连姥姥都没见过。万一书包里有怪东西跳出来,你们不是要害怕的啊?”

“可是姥姥,书包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啊!”王骏很肯定地说。

“那万一真的有,怎么办呢?”

“怎么办呢?”王骏傻傻地重复一遍徐媚的问话。

“姥姥,你说的怪东西是什么?”王贺忍不住问。

“姥姥给你们讲个故事好不好?是姥姥小时候的事。”徐媚说。

“好!好!”一听姥姥要讲故事,两孩子都兴奋起来。

“那会啊,姥姥还和你们一样大,也在上小学……”

徐媚边说,边回忆起了那桩往事。

如同徐媚告诉两孩子的那样,当时她还年幼,也不住在镇上,而是农村。因为才五十年代,所以条件比较艰苦,家里孩子又多,常常为吃东西而打起来。难得比现在好的地方是,那个年代农村孩子多,还都喜欢往外边跑,整个村里到处是孩子,特别的热闹。

尤其徐媚上下学的路上,每到傍晚放学时候,学生就蜂拥而散,有到路边摊买糖吃的,有去抓鱼的,有跳绳的,有玩弹珠的,当然也有顽皮孩子打架的。

徐媚在班里人缘算是不错,和几个同学交情很好,因为家离得近,所以上下学经常是一块走的。

那天,徐媚照常和三个同学放学回家,当中两个是女的,一个叫周燕,一个叫顾文芳,另一人是男的,叫许靖,绰号“许大傻”。

从大路拐进小路后,他们要经过一条长长的巷子。巷子的两边,是几栋破旧到不成样的平房,由于搞基建,住户都搬到镇上去了。

巷子内很冷清,和外面大路截然不同,一般很少会有人,尤其到晚上,这里又阴又暗,没人敢来。

这段路徐媚走过无数遍,她知道每年冬天,因为天暗得快,放学后通过巷子时会很黑,所以她才约好同学一起回家,彼此间心照不宣。

不过今天,通过巷子时,她见迎面走来一个奇怪身影。

等走近一看,她发现对方原来是个老头,还驼着背,驻了根拐杖,走路慢慢腾腾的,像蜗牛爬一样。老头的脸可用面无血色来形容,相当的阴沉,也没有任何表情,在皱纹的堆砌下,眼睛差不多眯成了一条缝,不禁让人怀疑老头是怎么看清眼前事物的。

“哪来的老头啊,以前没见过。”周燕悄悄对徐媚说。

徐媚摇摇头,她也在观察。

当三个孩子站定的时候,驼背老头慢慢从他们身边经过。

许靖是个特别调皮捣蛋的孩子,他见驼背老头样子古古怪怪,他又没见过驼背的,一时好奇,就问驼背老头:“哎,你是哪的呀?”

驼背老头不回答,自顾自前进。

“是咱村的吗?”许靖又问,并且他还趁机摸了一把驼背老头弓起的后背,然后冲徐媚等三人咧开嘴笑。

谁知驼背老头依然不作声,仿佛听不见似的。

许靖心有不甘,索性站到驼背老头身前,张牙舞爪地做各种怪腔,还大声说话,可驼背老头仍不理他,一步步往前。

这下许靖急了,试着要去抢那驼背老头的拐杖。

徐媚等人都觉得许靖这样做不大好,连连示意赶紧走人,但许靖向来听不进劝,已经伸手抓住了拐杖。

正当他笑嘻嘻的,准备把驼背老头拐杖抽走时,驼背老头突然提起拐杖,猛地戳向许靖小腿,这一下猝不及防,许靖顿感一阵恶痛,哇哇叫唤。

看许靖被驼背老头打了,徐媚等也急了,忙扶住许靖。许靖捂住小腿,直望着驼背老头。

驼背老头还是面无表情,继续前行。

许靖终于害怕了,退开好几步远,而每走一步,他便感觉小腿传来一阵痛,显然伤得不轻。

他也想象不到,这老头看上去都快入土了,怎么还有那么大力气。

“干嘛打人啊,真是的!”顾文芳替许靖鸣不平,冲驼背老人说。

面对几个学生指指点点,驼背老头步入拐角,消失在了他们视线中。

由始至终,驼背老头没说一句话,连表情都不动一下。

自那天后,徐媚得知许靖小腿骨折,要在家里养几天伤。而放学回家后,她们也是每次都能在巷子里看到驼背老头。驼背老头依旧对他们不理不睬,走路慢到让人看了直着急。

过没多久,许靖养好伤回来了,当天他就意气风发,口口声声对徐媚等人说驼背老头打伤他的仇一定要报,让徐媚等人看着。

徐媚也知道许靖小心眼,特别记仇,这种事肯定忍不了。可她还是劝许靖不要再去招惹那驼背老头,原因她也说不清楚,她总觉得那老头怪怪的。

“呸!把我腿都打折了,我放过他?那臭老头,我要仇报!”如徐媚所料,许靖根本听不进去。

当天放学,许靖没有跟徐媚等人一起走,而是携同几个其他班级的男孩,提前赶去了巷子。

徐媚等人担心许靖太过火,也匆匆往巷子赶去。

等三个女孩到巷子时,许靖等几个男孩已经团团围住驼背老头,许靖叫的也都是高年级学生,蹬自行车来的。

“臭老头,你喜欢打人是吧,你再打啊!”老远,徐媚就听到许靖在骂。

“你欺负我们年龄小,对不对?”另一个男生迎合道。

“你拐杖挺厉害啊你,要不要比试比试啊!”又有个男生,手里拿根竹竿,朝驼背老头一顿挥舞。

谁知驼背老头完全没有反应,像是听不见,看不见,仍然一步步行走。

徐媚等人正好来到人群,这下他们彻底将驼背老头围住了。

先前帮许靖叫唤的男生,索性推来一辆自行车,拦住驼背老头去路。

驼背老头直直撞到自行车上,但还是顶着自行车,试图前行。

他们发觉很奇怪,不禁怀疑这驼背老头是不是傻子。只有许靖,也不想太多,从另一个男生手里抢过竹竿,打算也给驼背老头来那么一下。

徐媚刚想劝,许靖已经一竹竿甩了过去,就对准驼背老头的小腿,重重地一打。

驼背老头一个踉跄,勉强站住,许靖气本来也没撒够,跟着又是一下,可与此同时,驼背老头也是一拐杖甩来,许靖提防不及,被击中了后背,差些摔倒。

许靖火冒三丈,眼神像是要把驼背老头吃了一样,他立即转到驼背老头身后,举起竹竿,就在徐媚等人一片惊呼声中,猛地刺向驼背老头那高高隆起的后背。

这一刺下去,驼背老头终于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但让人听着怎么都不像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下一刻,驼背老头的后背居然开始裂开,不断有黑血向外涌出,流了一地。

许靖那根竹竿滚落到地上,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就在众目睽睽下,更离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驼背老头已经裂开的后背内,有团黑乎乎的东西正缓缓蠕动,一个劲想要钻出来。

很快,那东西成功脱离了后背,慢慢爬到地上,徐媚等人看清楚了,从驼背老头体内钻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颗人头,而且还是像蜈蚣那样,长着好多条腿的人头!

人头的面容,和驼背老头几乎一模一样,不过是更暗淡一些,头发也要更长。另外跟它蜈蚣似的身躯和细腿相比,人头要大上不少,比例很不协调。

同时,驼背老头软绵绵倒地,好像他的生命力全在这只人头怪物上,他不过充当一个躯壳,当人头怪物破壳而出后,躯壳就相当于死了。

一群孩子吓得不敢出声,直到那人头怪物快速爬到墙上,钻入了平房的一扇窗户内。

没有人敢追,甚至没有人问。

后来,这件事在当地掀起了一阵风波,警察也调查过,但因为实在太诡异,也无法给事件定性,只好不了了之。

然而直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徐媚仍对这件事耿耿于怀,驼背老头那张暗淡无光的脸,令她印象极其深刻。

也许这世上,真的存在一些难以解释,还未进入到人类视野内的奇异生物吧。徐媚总这么想。

听完姥姥的故事后,由于年龄小,俩孩子并未觉得有多恐怖,纯粹只是好奇,所以盯着徐媚提问。

不过他们隐约明白了,为何姥姥会对那只书包反应过度,原因就是书包后背同样有个破洞,才让姥姥联想到了那个驼背老头。

“回家了。”徐媚见天色已晚,于是手搭着两外孙的肩膀,准备离开河边。

这时候,她见地上有只褐色的甲壳虫,爬得很慢,瞬间她的视变得模糊,仿佛那个驼背老头,又一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