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鸡爪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9 20:0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外婆生前特别爱啃鸡爪,早先时候是托人去镇上买,后来嫌麻烦,索性自己来做。她先将鸡爪全部洗净,再放大锅中用水煮熟,最后加入各种调料搅拌。待香味满满的一盆子鸡爪出炉,她便抓在手里津津有味地啃食。啃鸡爪,可能是外婆

外婆生前特别爱啃鸡爪,早先时候是托人去镇上买,后来嫌麻烦,索性自己来做。她先将鸡爪全部洗净,再放大锅中用水煮熟,最后加入各种调料搅拌。待香味满满的一盆子鸡爪出炉,她便抓在手里津津有味地啃食。

啃鸡爪,可能是外婆一生中最感兴趣的一件事。

即便她一年多前摔断了腿,整天卧床不能下地,但她仍惦记着鸡爪,偶尔会让人买一些回来。甚至在她临死前一天的晚上,她都啃了好几只鸡爪。

话说外婆死的时候,真的一点征兆都没有,东西吃得下,话也说得清楚,可偏偏那天早上,我大舅妈给她喂粥期间,突然一口气接不上来,匆忙告别人世了。

我至今也不明白外婆死因是什么,要说老死有些牵强,但我家住农村,一大家子几口人,大舅,大舅妈,二舅,二舅妈,我姨妈,我表姐,我表弟,除了我在镇上念过几年小学外,其他人基本不认识中国字,所以思想特别迂腐,总觉得人老了去世是理所当然,不管哪种死因。

况且外婆这一走,也算了却了我们一大麻烦,毕竟外婆腿摔断后就一直躺在床上,需要人照料,刚开始也没什么,但时间长了家里人或多或少有些抱怨,我大舅跟大舅妈更时常对外婆粗言恶语。别人我不敢说,我大舅跟我大舅妈绝对巴不得我外婆快点去死,不过说来也滑稽,在外婆刚去世那会的各种仪式上,大舅妈反而是哭得最凶最像的一个,为什么说“像”呢,因为我知道她在表演,当然表演的不止有大舅妈。

外婆走后的一段时间内,一切相安无事,我甚至觉得大家日子过得更开心了。本来外公就去世得早,现在外婆也去世了,不用再照顾行动不便的老人,轻松不少。

结果没多久,家里出现了怪事。

最先察觉怪事的,是我这个外孙女。

那天晚上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半夜尿急,出门去茅棚方便,结果隐约看到厨房里似乎有个人影,人影坐在长木凳上,躬着背,重复在做一种小动作。看了会,我发现那动作竟有些眼熟,不正是外婆啃鸡爪时的样子嘛!

因为除了外婆,大舅妈和二舅妈偶尔也会啃啃鸡爪,这次二舅妈正好做了一盆放在厨房,没想到把最爱啃鸡爪的外婆给招去了。

我吓坏了,不小心尿在裤子上,后来我赶紧逃回房间。第二天,厨房里果然少了几只鸡爪,我就知道——外婆回来了!

可我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所以二舅妈问鸡爪怎么少了的时候,我只能承认是我啃的。

这件事后,我经常在半夜看到外婆躲厨房啃鸡爪的影子,久而久之,我发现我瞒不下去了,终于把实情说出口,家里人听了个个吓得半死,二舅妈立即把盆里的鸡爪全丢了。从那天起,二舅妈再也不敢做鸡爪,外婆也就没出现了。

可惜好景不长,家里很快又发生了更诡异的事。

最先出问题的是大舅和大舅妈。一个早晨,大舅妈像疯了一样到处叫喊,原来是她醒来后发现她和大舅的手变得又细又长,还长满了疙瘩似的皱纹!

在我看来,他们手的样子,就好像……鸡爪子!

没几天,二舅,二舅妈,表姐他们的手也开始变化,都成了鸡爪样子。

村里顿时议论纷纷,好多人都说我们一家生前不孝顺,个个都盼着老太太早死,死后连鸡爪也不肯煮,怪不得人家施了怪咒报复。大舅妈是个典型的农村泼妇,听不得这些闲言闲语,所以整天跟村里人吵,吵个没完没了。直到某天夜里,她睡得正熟,她的两根手指一下被什么东西给咬断了,痛得她当场昏了过去。

事发之后,我们一块送大舅妈去医院,一路上大舅妈叫得跟杀猪似的,其他家里人都不怎么敢说话,没人讨论是什么东西咬断了大舅妈手指,也没人讨论咬断的手指掉去了哪,因为答案显而易见,是外婆为报复,把大舅妈手指当鸡爪啃了!

处理伤口时,大舅妈依然又哭又闹,医生见了我们家人几只鸡爪样子的手都吓一跳,但小地方医院也不想管太多,只推脱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到手包扎完毕,大舅妈神情黯淡,终于告诉我们,外婆的死,确实跟她有关。原来那天早上,大舅妈照常给外婆煮粥喝,谁知她因为打麻将输狠了,心中带气,又嫌我外婆难伺候,故意在粥里放了几颗大红枣,外婆当时没戴假牙,只能生吞这几颗大红枣,结果不小心噎住了,才一口气没回过来。

说实话,我当时听到这件事,没觉得有多惊讶,其他人从表情来看也跟我差不多,想想外婆去世那天我们全在她床边,但没一个人准备送她去医院,反而提前拿出了锡箔等后事用的家伙。所以从目前情况看,外婆是在生我们气,报复我们,尤其我们连她爱吃的鸡爪都不肯煮,她更要变本加厉,干脆就啃下罪魁祸首大舅妈的手指头。并且我觉得,她不会就此停止,因为其他几个家里人的手也变成了鸡爪子,我估计她会一个个啃过来。

想到这点,我毛骨悚然,于是第二天,我搬去了镇上,由于父母长期在镇上做生意,所以那边他们租了个房子。

不过我去的时候,父母正巧有事外出了,晚上只得我一个人睡。

夜晚,我坐在靠墙的床上,依然很害怕,因为我想起一件事。

大舅妈给外婆喂的那种又硬又大的红枣,正是我从镇上买的。

可见大舅妈想害外婆的企图早已显现。

我也知道红枣是外婆吃的,但仍不以为意。

其实,那天我看外婆喝的粥里剩两颗红枣时,我基本猜到了外婆身上发生的事。

但我依然无动于衷。

此刻,我身在狭小的房间内,忍不住瑟瑟发抖。不知不觉,门外传来几声轻悠悠的脚步声,由远到近。紧接着,一个老态龙钟的黑影,居然穿透房门,浮现在我床边。

我这才注意到,我的两只手,也已经变成了鸡爪子。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