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架桥的雨衣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8 11:4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雨夜,丰夏高架路,一辆白『色』土方车在缓慢行驶。此处为丰夏高架的高架桥路段,也是丰夏高架的最高点,桥下是一条宽大的江流。因为今晚风大,江面上波涛汹涌,看着令人心悸。土方车司机感觉很疲劳,伸了个懒腰,可这时候,他

雨夜,丰夏高架路,一辆白『色』土方车在缓慢行驶。

此处为丰夏高架的高架桥路段,也是丰夏高架的最高点,桥下是一条宽大的江流。

因为今晚风大,江面上波涛汹涌,看着令人心悸。

土方车司机感觉很疲劳,伸了个懒腰,可这时候,他看见就在正上方的夜空中,透过挡风玻璃和绵绵细雨,飘『荡』着一个黄『色』的东西。

那东西摇摇晃晃,仿佛一个幽灵。

土方车司机微微感到害怕,不自觉地踩紧油门,将车提速。

但那东西似乎紧跟着他,随土方车快速飘『荡』。

终于,那东西开始缓缓下落,等近距离一看,他发现那东西居然是件黄漆漆的雨衣!

天空怎么会落下一件黄雨衣?

他完全想不明白。

黄雨衣落到了他的挡风玻璃处,瞬息间,黄雨衣像个爪子一样,猛地张开,一下攀附在了挡风玻璃上,造成“砰”一声震响。

他吓了一跳,由于视线受阻,他急踩油门,紧接着,他感觉有股不知名的力量来到自己身上,那是一股吸力!

又一声震响,挡风玻璃被震得粉碎,土方车司机竟被黄雨衣从车内吸了出来,闪电般窜入了黄雨衣的“怀中”。

成功捕获猎物后,正包裹住土方车司机的黄雨衣又摇摇晃晃离开,升上夜空。

这是近期的第三名失踪者。

其他两名失踪者为一个货车司机,一个将上半身探出suv车天窗的后座乘客。三人均是被天空飘『荡』的不明黄雨衣吸走,至今下落不明。

读完相关报道,记者陈铭陷入深思,显然这是一起极罕见的神秘事件,要不是高架桥上的监控摄像机,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联想到这种事故。

一件吸人的雨衣,当真闻所未闻。

“不对……”陈铭自言自语地说,“用‘吞吃’来形容,是不是更贴切一点?”

接下来一个星期,陈铭做了许多功课,他把三起事件详细调查了一遍,并开设了一个关于黄雨衣的专栏,专栏即用了“吞吃人的神秘雨衣”这种骇人标题。

他了解到,三起事故的地点相当一致,均发生在丰夏高架路的高架桥路段,一个需注意的事实是,那是整段高架路最高的地方。另外三起事故的时间并不相同,货车和土方车的事故时间分别在傍晚和深夜,suv车的事故时间则在中午。从结构来说,三起事故也具有差别,货车和土方车的遇难者都是司机,车内也仅有司机一人,suv车的遇难者却是后座乘客,当时车内包括司机在内总共四人。

陈铭把这些事实堆在一起,细细琢磨了好久,终于发现一处关键地方:三名遇难者,似乎都是在高架桥上一个相对偏高的位置遭到了黄雨衣的袭击。

丰夏高架对车辆高度有限制,不允许太高的车辆通行。货车和土方车车头高度均超过限制,属于违规行驶。另外一辆suv车,也是乘客于车内站起来的时候才遭遇的事故。

换句话说,只有在高架桥上处于一个相对比较高的高度,才会招来黄雨衣的袭击。

陈铭立即把他的发现以报道的形式公布于众,随后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

甚至有所谓的专业人士猜测,诡异的黄雨衣或许为某种不明外星生物,只是形似一件黄雨衣而已。

丰夏高架桥上位于高处的人会遭黄雨衣吞噬,也一下成为了人们议论的热点。

很快,陈铭所属的新闻机构,提议进行一个试验,并恳请警方配合。

试验的内容,便是在丰夏高架桥上设一个高度,让人站上面,主动引来黄雨衣,一瞧究竟。

乍听之下,该试验比较危险,而且有些荒唐无稽,但最终警方还是决定承办。无论如何,这是现阶段解开黄雨衣之谜的最佳手段。

试验当天,高架桥上及高架桥附近被全面封锁,不许无关人员接近,只留媒体,警方,医务,消防等部门人员在场,几名『政府』领导,负责指挥这次试验。

作为这次试验的倡议者,陈铭自然也在场。

他见消防部的人搬来一张大梯子,大梯子的高度,远远超过了一般大货车的车头高度,若他的判断没错,足以引来那件黄雨衣。

试验的时间,定在中午12点进行,相关人员必须做好充分准备。

毕竟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一次危险行动。

焦心的等待中,陈铭看了眼时间,已经11点51分。

这时候天开始下起绵绵细雨,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大雨,好在他们事先预备了许多雨伞。

从领导开始,陈铭公司的后勤部将一把把雨伞分发到每个人,只有正准备进行试验的那些消防员除外。

12点一到,试验开始。

陈铭见有三名消防员慢慢爬上梯子,他们的身上,全绑着厚实的粗绳,并系在一块,增加重量,再由下方七八名消防员拉扯住。

消防员的外围,则是参与行动的警方人员,他们甚至备好了枪械。

当三名消防员踏上梯子最高点的那一刻,没有人再敢说话,全场鸦雀无声,陈铭几乎可以听到每个人急促的心跳声。

可惜良久,都没有动静。

陈铭的上司望了他一眼,轻声问:“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陈铭皱着眉回道:“再等等吧。”

又等了十多分钟,明显已经有人感觉不耐烦了。

陈铭心想:按照之前的规律,每个人都是位于高处的时候遇难的,这一点应该不会错。

他下意识地扫视一眼,发现现场的人开始渐渐松懈,每个人都撑着雨伞,包括站在梯子上的三名消防员。

甚至有人正嘻嘻哈哈地聊天,看来他们觉得这次试验既无聊又无意义,简直浪费时间。

眼望这一切,陈铭忽然产生不祥的预感。

……如果黄雨衣真是某种未知生物,它会不会在等待一个机会?

思索之间,陈铭猛地意识到,黄雨衣吞吃掉的每个位于高处的人,并非只算人本身的高度,还得加上汽车和高架桥的高度。

也就是说,位于高架桥上高处的人将被黄雨衣吞吃,不过是一个表面现象,实际是只要有人达到这个高度,不管是自身还是借助某样工具,都将遭遇厄难。

而眼下,陈铭发现每个人都撑着雨伞,包括他自己,若他的判断正确,算上雨伞的话,他们都已经达到了那个高度!触碰了那条红线!

当陈铭明白这一点时,他急忙呼叫,让大家放下手中雨伞。然而为时已晚,布满细雨的天空中,瞬间飘来无数的黄雨衣,好像大批蝗虫一样,密密麻麻,快速涌向高架桥上的每个人。

望见这么多黄雨衣,他们彻底『乱』了,三名消防员一个站立不稳,直接从梯子上摔了下去,其他人也是四散逃窜。这种关头,每个人想到的都是自己。

陈铭原先站的离梯子最远,所以他的撤离还算方便些,何况他的私家车就停在附近。逃跑中,他见那些人一个个被黄雨衣吸走,升上天空,用他的说法,全被黄雨衣“吞吃”了。

耳听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呼喊声,陈铭吓得都来不及拍照,赶紧跑回车上,驶离高架桥。

一路上,他见好几个跟他一样驾车逃离的人被突然飘下的黄雨衣从挡风玻璃处吸走,他更加心惊胆战。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快速回家!

终于,陈铭安全回到家中,老婆杨惠正在准备晚饭,见陈铭狼狈不堪的模样,知道出了事,忙问:“咋了?你们的试验没成功吗?”

陈铭用力吞了口口水,正想回答,却透过窗帘看见窗外似乎有个影子在动。

他慢慢靠近窗户,用手颤抖地拉开窗帘,顿时脸『色』惨白。

因为就在窗外,那件随他而来的黄雨衣正幽幽飘浮于半空,等着捕获猎物。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