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死皮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8 11:4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哥,姐,你们看,那边一棵树好大啊!”杨熙兴高采烈地爬上一座小土坡,手指一处说。杨熙今年13岁,常跟哥哥杨锋还有姐姐杨俏出来玩,杨锋和杨俏分别比杨熙大5岁和2岁。只因妈妈英年早逝,爸爸又工作太忙常年不在家,杨熙基本

“哥,姐,你们看,那边一棵树好大啊!”

杨熙兴高采烈地爬上一座小土坡,手指一处说。

杨熙今年13岁,常跟哥哥杨锋还有姐姐杨俏出来玩,杨锋和杨俏分别比杨熙大5岁和2岁。只因妈妈英年早逝,爸爸又工作太忙常年不在家,杨熙基本由哥哥姐姐照顾。

但杨锋和杨俏都是那类贪吃贪玩,生活邋遢的人,他们连自己都还照顾不好,更不可能照顾好弟弟。

尤其是杨锋,简直是一名顽劣少年,动不动欺负弟弟妹妹。

今天是周末,爸爸又在出差,杨锋看天气不错,就带弟弟妹妹赶去乡村玩。说是带弟弟妹妹去玩,其实是杨锋想让弟弟妹妹帮他抓鱼。

上个星期,杨锋听同学提起一个地方,叫王家村,那个村子已经被拆了,没有住户,而在村子边上有几片无人管制的鱼塘,塘子里鱼非常多,各种各样都有。杨锋一听心痒痒,就想着抓些鱼回来让杨俏煮了吃,于是他天真地带上两个小鱼网,领弟弟妹妹去往那几片鱼塘,结果等到鱼塘一看,他发现鱼并没有他想象得多,更嫌他鱼网不会用,半天抓不到一条鱼。当接近傍晚,他们还一条鱼都没抓着,最后只好悻悻回家,所以杨锋现在憋了一肚子气,看见杨熙一副无所谓又嬉皮笑脸的样子,真想过去踹他一脚。

“你瞎叫唤什么,赶紧回家!”杨锋冲杨熙嚷道。

“对嘛,我肚子饿了。”杨俏捂着肚子说。

“你们来看看呀,这棵树……我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杨熙仍用手在指。

“看屁啊看!”杨锋嘴上虽这么说,但已和杨俏一块慢慢爬上小土坡。

等站到小土坡上,他们眼见不远处确实有棵大树,没有树叶,黄昏之下,显得金灿灿的。

最特别的是,那棵树的树干,显得皱巴巴的。

“倒是挺大的。”他们走近一瞧,杨锋就说。

这棵树的树干,粗到他们三人手拉手都抱不住。

“原来是树皮啊,我以为是什么东西呢。”杨俏边说边用手拨弄着树干上的树皮,结果她随便一抓,一块树皮被她剥了下来。

他们发现,这棵树上的树皮非常凌『乱』,密密麻麻的,而且又硬又脆,一抓就会脱落。

“这应该是棵死树吧?”杨锋抬头说了句。

“管它是不是死树,反正挺好玩的。”杨俏再次抓了一块树皮下来,还用脚踩碎。

“是吗?”杨锋也觉得有意思起来。

他立即学杨俏,抓下好几块树皮,拼命用脚踩碎。

不知为何,他觉得很爽,尤其用手撕下树皮的一瞬间,伴随清脆的“咔”一声,再用脚踩碎,有种特别的快感。

于是,他和杨俏就开始撕树皮玩,把好多树皮都从树上撕下来,还让杨熙陪他们一块玩。到最后杨俏和杨熙都玩累了,杨锋还不过瘾,也不知道他从哪找来把铁铲,竟用铁铲狠狠地铲那些树皮,只见那些树皮被杨锋铲得大量脱落,满地都是,杨锋再用铁铲把地上的树皮搅得粉碎。他本来就带着一肚子气,这样一来气倒是撒了不少。

直至太阳完全落山,杨锋才罢手。

等回到家,杨锋也不管弟弟妹妹,自己洗完澡,出去找同学吃饭了。

之后一连几天,他们都相安无事。中间爸爸回来了一趟,但很快又去出差了,而且这次会离开更久。

直至下一个周末,杨锋觉得家里有些不对劲。

“妈的,怎么那么脏!”杨锋光着上半身,穿一条平角短裤,中午起床后便在客厅发牢『骚』。

按平时来说,杨锋是生活最邋遢,最不怕脏的人,可这回他却嫌家里太脏。

“你们都给我滚出来!”杨锋又吼了一句。

杨俏和杨熙,一个从卫生间出来,一个从卧室出来。

“你们说,最近这家里都是什么东西啊?”杨锋大声问。

“嗯?”杨俏眨巴眼睛,好像还没睡醒。

杨锋随手在地板一『摸』,抓起一些碎屑似的东西,给杨俏看。

杨俏看到,在杨锋手中的,确实是一些黑褐『色』,皱巴巴的碎屑,不过她不明白那是什么。

这时候,杨锋发现杨熙的行为很古怪,好像在故意躲他。

“你躲在俏俏身后干什么?”杨锋问杨熙。

杨熙不说话,仍躲在杨俏身后。

“你让开。”杨锋用力拉开杨俏。

“我去写作业了啊!”杨熙见他身前的遮挡物没了,立即跑向房间。

杨锋也是反应神速,冲上去一把抓住杨熙。

杨熙被杨锋抓痛了,忍不住嗷嗷叫唤,杨锋不管,硬让杨熙转个身,这才看清,杨熙的脖子,脸上,竟生出一些黑褐『色』的死皮,杨锋再扯开杨熙睡衣,发现杨熙的身上也都是。

杨俏看呆了,睁大眼睛问:“小熙,你身上长的什么呀?”

杨锋才明白,难怪这两天杨熙一直躲着他们,而且家里莫名多了许多黑褐『色』的碎屑,原来全是杨熙身上掉下的死皮!

“我不知道!”杨熙欲哭无泪地说。

“这是死皮吧?你怎么全身掉皮啊?”杨俏又问。

杨熙摇摇头。

“一般只有破了的地方才会长死皮啊,前几天你干嘛去了呢?”杨俏继续问。

杨熙仍摇摇头。

“可你也不能不跟我们说啊,你看把家里弄的……”

杨熙可怜巴巴地望向杨锋,说:“我怕哥打我。”

“我现在就想打你,你看你把家里弄的多恶心!”杨锋气冲冲说。

“我也不知道啊,大概两三天前,我身上就长这种死皮了,哥,姐,我好怕呀……”

“你怕个屁啊!你赶紧给我把家里打扫干净,全是你掉的死皮!”

杨锋没有安慰弟弟,反而冲他一顿嚷嚷,杨熙无奈,只好眼中含泪,一个人把家里的死皮清扫干净,再去卫生间,把身上的死皮也尽可能剥掉。

但是第二天,家里依然多出许多死皮。

杨锋气得头皮发涨,他一脚踹开杨熙的房门,骂道:“妈的,让你把家里打扫干净,怎么还越来越多?看得我犯恶心,刚吃的饭都快吐出来了……”

可当看见杨熙时,杨锋呆住了。此刻杨熙正坐在床上,两手抱住膝盖,穿一条三角裤,他的全身,从头到脚,已然布满了黑褐『色』死皮,他的房间,床上,也都是死皮。

杨锋一阵反胃,站在他身旁的杨俏更是大叫一声。

“叫屁啊叫!你们两个,一块给我把房间打扫干净!”

说完这话,杨锋转身就走,他是实在受不了家里的死皮了。出门时他还不忘威胁杨熙:“让我回家再看到你身上掉的烂皮我打死你!”

杨熙被杨锋吓得哭出声,再加上满身的死皮,更加觉得恐惧,杨俏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杨熙,但她知道如果不在杨锋回家前把那些死皮打扫干净,杨锋肯定连她一起责怪。

“别哭啦!你赶紧去卫生间把你身上的死皮给剥了啊,我来收拾房间!”杨俏说。

分工明确后,杨熙立即去到卫生间,在淋浴房内剥死皮,结果他忙乎半天,身上的死皮还是很多,好像那些死皮正不断长出来似的。

另一边,杨俏清理完了杨熙房内的死皮,累得满头是汗,随即她跑去敲卫生间的门,大声问:“你好了没?你好了没?”

很快,杨熙把卫生间门打开了,然而杨俏发现杨熙身上的死皮还有不少,近距离下,那些黑褐『色』的死皮显得既恶心又恐怖。

“你怎么不弄干净啊?”杨俏责问杨熙。

“姐,我弄了。”杨熙低下头。

“弄什么呀!你看你身上还都是死皮!哎哟别靠近我,恶心死了!”杨俏一脸嫌弃地往后退。

“我没办法啊,姐你看!”杨熙让杨俏进卫生间,再手指着淋浴房,杨俏顿时见到,整个淋浴房的地上现在全是被杨熙剥落的死皮,和水粘在一块,她瞬间感觉头皮发麻。

“快拿水冲掉啊!你恶不恶心!”

杨俏急得往杨熙身上狠狠一拍,谁知这一拍,竟把杨熙身上一些死皮拍在自己满是手汗的手掌上,杨俏立马啊啊叫唤,赶紧用水冲洗干净。

这时候,他们听到开门响声,原来是杨锋想约同学去玩结果没有约成,提早回家了。

眼见杨俏跟杨熙站在卫生间门前,杨熙身上和卫生间内又都是死皮,杨锋气得头快炸了。于是他一把将杨熙拉到客厅,指着杨熙鼻子骂:“让你把身上的烂皮给弄干净,你是猪啊,听不懂吗?”

杨俏帮杨熙轻声回了句:“没办法,哥,太多了,弄不干净。”

“滚蛋!就是你们没好好弄,现在家里变得这个样子,还怎么住人啊?妈的……干脆我自己来搞!”

杨锋怒气腾腾地盯向杨熙,突然想到个办法。

他快步走进卫生间,拿了把刮胡刀出来。

“我给你刮死皮,刮刮干净!”

说着杨锋牢牢抓住杨熙,先把杨熙按到沙发上,然后用刮胡刀狠刮杨熙身上死皮。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