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车厢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8 11:4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我有一个比较要好的大学同学,名叫李红,她对灵异方面的东西很感兴趣,对中国的风水学也略有研究,我常去她家玩,无聊的时候,她就给我讲一些怪力『乱』神的恐怖故事,我一边害怕,一边却听得津津有味。毕业之后,我和李红都没

我有一个比较要好的大学同学,名叫李红,她对灵异方面的东西很感兴趣,对中国的风水学也略有研究,我常去她家玩,无聊的时候,她就给我讲一些怪力『乱』神的恐怖故事,我一边害怕,一边却听得津津有味。

毕业之后,我和李红都没有马上找到工作,也没有交男朋友。某天晚上,李红父母因出国旅游不在家,我去她家玩,打算在她家过夜。我们准备了好多零食,一起钻在被窝里看电视,只开一盏床头小灯。冬天的夜晚,风特别大,气温低下,我的脚冰凉冰凉。等电视一关,李红凑近我,我知道又到了李红给我讲故事的时间。

李红说,这次讲的故事发生在她身边,是她一个朋友经历的真事,在讲之前,李红问我平时坐列车,会不会坐在最后一节车厢。

我回答说我无所谓,不太在意这种事。

结果李红用一种很认真的表情跟我说,以后坐列车,尤其是地铁,都不要坐在最后一节车厢。

我问为什么。

李红就说,任何的列车,最后一节车厢的煞气都是最重,最不吉利的,容易招邪,和无尾巷的道理一样。地铁的话,因为大多数路段是在地下隧道,所以更会惹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我有点好笑的问,每天坐在地铁末尾车厢的人那么多,难不成都出事啦?

她说,这当然不一定,也看运气,再说了,那些人有没有惹到不干净的东西,你又瞧不出来。

我仍在疑『惑』,李红接着说,你如果不信,等听我说完保证就信了,我以前也不知道这种忌讳,我朋友说了我才知道,因为我那个朋友,就是坐在地铁列车最后一节车厢时候出的事。

李红从头开始叙述这个故事。

李红的朋友叫江虹,跟她差不多大,是她童年的玩伴。

自大学毕业后,江虹也没有立即找工作,每天吃喝玩乐,消遣时间。

江虹最爱到市区逛街,通常会坐地铁九号线,而且一般很晚回来,因为她住的地方是郊区,晚间八点一过,回程的地铁列车上就没多少人了。

这晚,她去市区跟小姐妹逛街买衣服,由于玩得尽兴,忘记了回家时间,差点错过最后一班地铁。

待急匆匆地踏上列车,她才发现车厢内空无一人,原来是末尾车厢。

车厢内满是空座,江虹没有犹豫,随便挑了处靠门的位置坐下,疲惫的身躯感到一阵舒适,她将头靠在一旁的手扶杆上,静静休息。

以往的话,江虹很少会坐末尾车厢,她虽然知道地铁列车的头尾车厢相对其他节车厢更空一点,有人会刻意挑选这两节车厢,但她却没有这个习惯,她认为人多人少,有无座位,基本无所谓。

所以此刻她独自坐在末尾车厢内,甚至感觉有些陌生。

她发现车厢内离奇的安静,以前她也坐过无人的空车厢,但都不是头尾车厢,也从来没有过这种空『荡』『荡』的感受,她不明白产生这种感受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仔细一想,她认为有可能是末尾车厢与其他节车厢构造的不同,给她带来这种错觉。

由于末尾车厢一面封闭,不像中间车厢那样前后畅通,容易造成一种阻塞感和压迫感,外加现在这个时间,一眼望过去,即使是倒数第二节和第三节车厢也没有人,更增添了一份寂静感。

列车正行驶于漆黑的隧道内,车轮与轨道相触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江虹对这段路相当熟悉,知道下一站与上一站的路程较远,列车期间要行驶十五分钟左右。等到了下一站,离家就不远了。

江虹毫无睡意,也不想玩手机,只愣愣地盯着末尾车厢门上的后窗玻璃。透过肮脏的玻璃,她见地铁隧道黑得仿佛像是另一个是世界,以往乘坐地铁时,她脑中经常会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她会想,如果自己被人丢弃在这种黑暗的隧道中,又没有手机信号,该怎么办呢?狭窄的空间内,能不能避开行驶的列车?

正出神间,她忽然听见窗外有些奇怪的声响。

地铁列车在高速行驶过程中会发出一阵呼啸声,这一点她当然清楚,可今天不知是不是因为坐在末尾车厢,她听起来感觉呼啸声特别大,甚至有些另类。

她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慢慢靠近末尾车厢独有的那扇后门,仔细聆听。

当听着阵阵呼啸声时,她的心跳逐渐加速,她确信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夹杂在里头,像是一个女人在喊:“让我进来呀……让我进来呀……”

仅隔一小会,声音越发清晰,而且那声音似乎离她很近,仿佛有个女人,正趴在车厢后门的门板上,断断续续地呼唤。

江虹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赶紧离开后窗,但同时,她隐约觉得,那个声音也改变了方位,跟随她飘忽而至右侧的窗户。

“让我进来呀……让我进来呀……”

江虹全身发凉,明明没有风进来,她却感觉车厢外的风像针刺一样吹向她。她努力说服自己只是幻听,不过是列车的呼啸声听起来像女人在呼喊而已,列车行驶速度那么快,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人趴在车厢上喊她。

她又坐回原位,当她坐下身的一刻,呼啸声变轻了,顿时令她心情舒畅不少。

随后进站的广播响起,列车缓缓停站,江虹望见站台的灯光,犹如重见天日一般。

她正张望的时候,左侧车门“唰”一声打开了,进来一个女人,女人看着年龄不大,穿一件红『色』针织衫,留一头过肩发。

女人直接坐到江虹身边,江虹奇怪明明有那么多空座,为什么要坐她身边呢?

列车继续往下一站行驶,再次驶入黑暗的隧道。

可当目视左侧车窗外最后一块广告牌远去的那一瞬,江虹倏地心中一惊,隐隐感到哪里有点不对劲。

……咦?这广告牌有什么问题?

她问自己。

江虹对九号线的各个站点非常熟悉,她知道每一个站点,广告牌总在站台的另一侧,换句话说,广告牌那一面的门,不可能打开,更不可能有人从那进来。

……广告牌在左侧。

……那女人也从左侧的车门进来。

这两个事实放到一块,产生剧烈的冲击,令江虹一下感觉全身发软,冷汗直冒。

她清楚记得,刚才列车停站时,末尾车厢离前方的广告牌还有一段距离,是列车行驶后,她才看见各种闪灯的广告牌,也就是说,当时列车左侧是漆黑一片的墙壁,然而左侧的车门竟离奇打开了,更诡异的是,有个女人从那块黑暗的地方踏入了车内。

……她是怎么进来的?

江虹不敢再往下想,她用眼睛余光瞄向那女人,此时女人正低着头,看不清楚脸。

江虹内心的恐惧感不断膨胀。不由间,江虹把这女人和刚才听到的呼喊声联系了起来。

“让我进来呀……让我进来呀……”

……她真的进来了?

江虹吓得差点叫出声,她很想起身逃窜,一路逃到前面的车厢,那边总会有几个人,可身体就像冻住了一般,怎么都使不出力气。

在此期间,她发现不知是不是自己错觉,女人的头发竟然变长了!

隔几秒,她已确定这不是错觉,因为女人的头发越变越长,比进来时长了一倍不止!

女人忽然抬起头,显出一张毫无血『色』,阴沉沉的脸,对江虹说:“我死的时候,就是头发太长,遮住了眼睛,所以现在一会会长,一会会短,变来变去的。”

江虹吓得已经听不懂女人在说什么,但她记得这个声音,正是刚才的呼喊声。

江虹再也无法忍受,鼓足勇气,站起身来往前就跑,几乎在同时,列车进站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没有疑虑,直接冲向右侧的自动门,等门一打开,她飞一般地冲了出去。即使她看见了站台的其他人,即使她踏上了电梯,她心中依然无比恐惧,总觉得有个黑影跟了过来。

其实这一站并非是江虹下车的地方,但她实在没有勇气继续乘坐刚刚那班列车,等疾步走到地铁站外头,她才稍稍缓过点气,她马上叫了辆计程车回家。

等回到家,她先洗了个澡,然后急忙打开手机,查询近期的新闻。

很明显,那女人是地铁隧道内的怨魂,既然是怨魂,那么一定有人死在那种地方。

其实当时家里并没有人,江虹的父母双双出差在外,家里只剩她一个人。她尽管害怕得发抖,但实在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她觉得自己必须知道刚才的女鬼是谁,为什么要找上她。

没花多长时间,她便查到近期一桩发生在地铁九号线的事故,说是某天晚上,有个精神失常的女人,半夜走入地铁隧道被列车撞死,女人死前留了一头长发,穿的正是红『色』针织衫。

看到这,江虹对此女人的身份确定无疑,想想也是,如果不是精神失常,一个女人半夜怎么会跑去那种地方呢?

这时,江虹听见身后的窗户发出“砰砰”两声响,像是有人,在拍打她房间的窗户一样。

然而她家位于一栋高层公寓的十楼,怎么可能有人拍打窗户?

她僵硬地回头,两眼瞪大地盯着窗户,她清楚地看到,窗外确实有只白得发亮的手,在一下下地拍打窗户。

江虹吓得发出一声惊叫,同时,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让我进来呀……让我进来呀……”

紧接着,从窗户的缝隙中开始渗入头发,活像一条条蚯蚓,无穷无尽,渐渐增多。

江虹直至被那些头发蒙住双眼,才停止哭喊……

……

听完李红的故事,我不寒而栗,感觉被窝里凉飕飕的。

“后来呢?你朋友怎么样了?”我问李红。

“后来,她就被那女鬼附身了。在那种地方被鬼缠上,肯定好不了。”李红轻声回答。

“咦?那样不对呀……听你刚才说的,你朋友回到家以后马上出事了,应该来不及告诉你,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该不是这个故事是你自己编的吧?哈……你骗我,对不对?”

我笑着问李红。

李红却以一副更加认真的表情回答我:“事情绝对是真的,不过有件事我倒骗了你,那个精神失常的女人,也就是那个穿红衣服的长发女鬼,她的名字才叫江虹。”

“什么意思?”我脑子没完全转过来,“女鬼叫江虹,那你朋友叫什么?”

李红忽然凑近我耳边,用一种低沉的嗓音跟我说:“她的名字叫李红。”

“叫李红……那不是跟你……”

我瞬间反应过来,『毛』骨悚然!

故事的主人公并不是李红的朋友,而是李红自己!那么此刻的李红……

“就是我。”李红朝我嘤嘤一笑,用被子遮住她半张脸。

我才感觉到,我和李红同睡的被窝,里面已全是她长长的头发。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