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泥鳅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8 11:4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自从在电视上看了一道介绍泥鳅的养生节目,顾琴就有些心不在焉,因此今晚她让王越去菜场买几条泥鳅回来,试试看吃泥鳅的功效。顾琴和王越结婚三年,两人在一间厂里上班,没有孩子。虽然薪水偏低,但他们把房子买在县城和农

自从在电视上看了一道介绍泥鳅的养生节目,顾琴就有些心不在焉,因此今晚她让王越去菜场买几条泥鳅回来,试试看吃泥鳅的功效。

顾琴和王越结婚三年,两人在一间厂里上班,没有孩子。虽然薪水偏低,但他们把房子买在县城和农村交接的地方,房价便宜,地理位置不错,这样每个月还完贷款后能余下不少钱,再加上生活开支不高,经济总体算比较宽裕。

“你真要吃那种东西?那种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吃了有什么用?”

临出门前,王越问顾琴。

顾琴平时身体不好,所以每天下班后都是王越负责买菜做饭,顾琴只是洗洗碗,收拾一下桌子。

“用处多了,那天那个讲泥鳅的节目你不也看了么?泥鳅是水中人参,吃了大补的!好像……可以降火,消炎,利小便!还有什么……滋阴清热!对了对了,还有壮阳!连你都可以吃!”顾琴郑重其事地说。

“我不要吃,那东西看起来恶心巴拉的,谁要吃。不对呀,那节目是说生吃吧?”

“是生吃呀!烧了吃有什么用?把里面营养都烧没了,不然我干嘛犹豫了两天,烧了吃谁不会吃。”顾琴不屑地说。

“你真是……我想想都恶心。反正我不管你,你吃吧,我最好看也不要看见。”

王越说完,离开家门,骑摩托车出发去了菜场。

这天,王越买回来两条泥鳅,顾琴不爽地问:“怎么才买两条呀?”

“两条就够了吧?你吃了再说。我是不相信吃这种东西真那么有用。它顶多就是给你身体调理一下,电视节目都夸张的。”王越回道。

顾琴不理王越,先学节目里教的那样,把泥鳅的头,肠子,鳍,尾巴切除,再放入准备好的淡盐水里浸泡。等浸泡了有一个多小时,顾琴饭也吃完了,就一个人躲进厨房,忍住恶心,将两条泥鳅全部生吃下肚。

“生吃的口感怎么样?”王越笑问。

顾琴轻微干呕了两下,回道:“其实还好。”

“是吗?那你以后每天吃两条。”

“本来就是,节目上说一个月要吃好几次,我现在身体虚,如果不好好调理,以后生孩子怎么办?你只想着你自己,说风凉话……”

见顾琴明显不高兴了,王越立即收敛笑容说:“哪有,你让我买,我不也买了么,反正附近村里人抓泥鳅的多,泥鳅价格便宜。那你明天还要不要吃?”

“吃,先连吃三天。”

次日,王越一下班就到菜场买了两条泥鳅,等一回家,顾琴迎面过来兴奋地说:“你知道今天上班的时候,王雪跟我说什么?”

王雪是两人同事,和顾琴在一个车间上班,比顾琴小九岁,关系却十分要好。

“那小姑娘,每天叽叽喳喳的,事情最多,她又说什么?”王越边将泥鳅放入厨房,边问顾琴。

“她说……生吃泥鳅不但可以给女人补身体,还可以长脖子!”

顾琴一直有个心病,就是觉得自己脖子太短,认为是小时候发育不良导致。

“这扯淡吧?生吃泥鳅还可以长脖子?”

“是啊!”

“你信她的话?”

“有什么不能信的?”

“王雪这小姑娘,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说的话有几句真的?”

“干嘛?她说她们老家有个人,本来脖子很短,后来就是吃泥鳅吃出来了一点脖子,人家有根据的好不好?”

“那你觉得,你吃了也能长点脖子出来?”

“试试总没错的,要是真有效果呢?”

“我觉得希望不大。”

“你又来了是不是?”

“好好好,你试吧,我又没反对你。”

王越不想和顾琴吵嘴,只好暂停谈论这件事。

之后一连几天,顾琴天天让王越买泥鳅回来生吃,久而久之,倒也基本克服了生吃泥鳅的恶心感。直到某天晚上,顾琴肚子突然痛了起来。

“你看,肯定你整天生吃泥鳅吃坏肚子了!让你不要多吃,你非不听!”

王越边给顾琴『揉』肚子边说。

“又不一定是吃泥鳅吃坏的!”顾琴反驳道。

“你就是脾气太犟!我跟你说,那种东西不烧的话,根本洗不干净,你还每天吃,肯定吃出病来!”

顾琴已经痛得不想说话,王越见顾琴实在难受,也不再数落她,关心地问:“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起初顾琴打算坚持一下,结果后来肚子越来越痛,痛到在床上直翻滚,顾琴拗不过,只好听王越的话去医院。

两人匆匆赶往医院,经医生诊断,顾琴属于急『性』肠炎,是细菌感染。

王越就陪顾琴,在医院挂了一个通宵的点滴。

早上两人筋疲力尽地回家,王越不忘说顾琴:“你自己说,那种东西能吃吗?在医院白白折腾了一晚上,我早说那种东西不干净,吃了也没用,你就是不听!”

“什么叫你早说,泥鳅不也是你给我买回来的吗?说明你也相信生吃泥鳅有用。吃坏肚子是运气不好,你吃别的东西,也可能吃坏肚子!”顾琴不服气地说。

“大姐,我是因为你说要买我才买的,我又不要吃那种东西。反正我现在决定,以后再也不会帮你买泥鳅,我劝你也别吃了。”

“干嘛不吃,以后洗洗干净不就好了?”

“洗?怎么洗干净?你只能洗掉表面上的一点脏东西,病毒啊细菌什么的呢?只有用火煮过才行。这样好了,你实在想吃的话,弄熟了吃,不要生吃。”

“那不行!节目上说了,一定要生吃,煮熟了吃没用!”

王越摇摇头,发现顾琴有些不可理喻,但他已然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不会再帮顾琴买泥鳅。

这件事后,顾琴没有让王越买泥鳅,家里的气氛有些紧张。好几次顾琴跟王越谈及泥鳅养生的问题,王越立马表现出反感,并要顾琴别再说下去。

王越知道顾琴的心还没有死。

某天深夜,王越醒来撒『尿』,结果发现顾琴不在床上。等走出房间,他见厨房有个人影,正低头在做什么事。等走入厨房,闻着一股腥味,站到专心致志地啃食某样东西的顾琴身后,他才明白怎么回事。

原来,顾琴瞒着王越,依旧在生吃泥鳅!

王越气不打一处来,大声问:“你又在吃?”

顾琴被王越吓一大跳,急转回头,两手抓了条吃剩一半的泥鳅,嘴唇上还有泥鳅的血。

“你要死啊!吓我一跳!”顾琴叫道。

王越一眼瞧见顾琴身前桌上的塑料饭盒,里面有两条泥鳅,加上顾琴手中的一条,意味顾琴至少一次吃三条。而且饭盒中的泥鳅还活着,厨房的垃圾桶内也没看到从泥鳅身上切除的部位,说明顾琴压根未处理泥鳅,直接生吃下肚。

“你这样的吃法,不吃死你啊?”王越脸涨得通红,真的很气。

“干嘛啦,让你买你又不肯帮我买,我只好让王雪每天上班给我带几条。人家一早上起来就帮我去菜场买泥鳅,比你好!”顾琴也放大了嗓门。

“怪不得……我那天上班的时候,看她在大门边上给你什么东西。那应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吧?你天天让她带,对不对?”

“对!”顾琴干脆承认。

“我觉得你这女人真是脑子有病……”王越指着顾琴鼻子说,“你就那么相信那套东西?厂里不是你一个女人看过那套养生节目,人家为什么都不信呢?王雪跟你推荐那套东西,她自己怎么不吃呢?”

听王越骂她,顾琴火更大了,厉声回道:“王雪人家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身体好,脖子又不短,人家凭什么吃啊?你以为我那么想吃吗?我还不是为了以后生完孩子身体能好一点,帮你分担压力?”

“你算了吧!你的心思我还不了解?你最在意的是你那个短脖子,你一听到王雪跟你说生吃泥鳅脖子能变长,就像挖到块宝一样,一门心思钻进去了。吃这种东西脖子能变长,真是活见鬼了!”王越哭笑不得。

“你懂个屁啊!”顾琴叫道。

王越最恨别人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瞬间怒火万丈,一把拍掉桌上的饭盒,大声说:“吃!我让你吃!”

顾琴眼见饭盒掉地上,两条泥鳅从饭盒中游出来,王越还准备一脚踩上去,她整个人就崩溃了,用力推开王越,大声嚷道:“你敢踩?我就是要吃,还要吃给你看!”

说完,顾琴蹲下身去抓泥鳅,她顿时发现两条中的一条泥鳅又大又长,比一般的泥鳅更黑,模样也有点怪。

顾琴用力按住那条黑泥鳅,结果那条黑泥鳅相当滑溜,一下便从顾琴手心底下游走。旋即顾琴又试几次,都被那条黑泥鳅逃走。顾琴从来没碰见过那么滑的泥鳅,连番失败,更是火上浇油,叫道:“连你也不让我吃!连你也不让我吃!”

一阵手忙脚『乱』,顾琴又按住了黑泥鳅,这次她没有把泥鳅抓起来,而是像猫一样躬起背,趴到地上,张开嘴巴,用牙去咬!

谁知当她下巴触地,嘴巴张开的一瞬间,泥鳅从她手心底下快速游了出来,一溜烟地钻入到她口中。而且不给她咬的机会,直接游进了她的咽喉!

顾琴立即感觉喉咙的异物感强烈,像有块肥肉被卡在喉咙,她下意识地将手伸入口中,想把泥鳅再拽出来,结果一不小心,直接把泥鳅吞了下去!

顾琴顿时感觉肚中翻滚,一阵恶心,她想不通那样大一条泥鳅,怎么一下就咽了下去。最关键的是,这条泥鳅还是活的,还不知道多久会死。

“怎么办,我咽下去了。”顾琴语气平静不少,捂着肚子对王越说。

王越的火也突然消了,关切地问:“那么大一条泥鳅,你直接吞下去了?”王越说着还用手比划。

顾琴点点头。

“现在感觉怎么样,肚子痛不痛?”

“痛倒是不痛,就是有点不舒服,像有个东西在我肚子里动来动去的。”

“哎,让你不要吃不要吃,现在知道不舒服了?”

“还不是被你气的,不然我怎么会那样吃。”

“算了,别争了。你赶紧去喝水,多喝点水。”

顾琴听王越的话,喝了一大杯水,过后顾琴胆怯地说:“我有点怕。”

“怕什么?不就一条泥鳅吗?你也不差多吃这一条了,反正以后千万千万不能再吃了,听懂了没?”

“我不是说这个。”顾琴手里捂着杯热水,身体有些颤抖地说:“我是说那条泥鳅,你没发现它的样子很怪,跟别的泥鳅不一样?”

“怪什么,还不是一样。”王越的说话声很轻,明显的口是心非。

事实上这一点王越同样也注意到了。

“它又黑……又滑……而且它好像知道我要吃它一样,拼命钻到我肚子里去。”

两人陷入沉默。

回到房间,顾琴又沉闷地在床上坐了好久,手一直捂着肚子。

王越把灯一关,安慰她说:“算了,别想了,没事。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班。”

黑暗中,顾琴问:“万一有事呢?”

顾琴的担忧,很快便来了。

第二天的傍晚,顾琴就感觉不舒服,做什么都没力气。她躺在床上,想了很多。王越不停安慰她,打算带她去医院看看,却被她一口回绝。

很快,顾琴开始卧床不起,跟单位请了病假,人也变得憔悴,王越看了十分心疼,好几次劝顾琴上医院,顾琴都不愿意。

直至某个夜晚,王越在替顾琴洗澡的时候,发觉顾琴身体有些异常。

顾琴全身的皮肤,变得极其顺滑,手『摸』上去,简直像涂满了肥皂。

按理说,女人皮肤光滑是好事,可顾琴的皮肤却滑得有些不可思议,像是有一层看不见的『液』体,附在上面。

另一处异常,是顾琴的脖子明显变长,而且还有点发黑。

顾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是该感到开心还是害怕。

开心的是,她梦寐以求的脖子变长,终于实现了。

害怕的是,这样的改变极不自然,伴随着一股不可名状的恐惧。

顾琴一下联想到了那条黑泥鳅。

因为她发现,她此刻身体的特征,与那条黑泥鳅十分相似。

这晚过后,顾琴身体的两处特征越发明显,尤其是脖子,简直长得离谱,远远超过了一般人。脖子的大部分已是黑『色』,模样看着吓人。

她的脖子,就仿佛成了一条泥鳅!

一条又黑又长的泥鳅!

王越一个劲劝顾琴去医院,顾琴死活不肯,两人为此大吵特吵,顾琴直言不想让人看到她的丑象,她内心的恐惧无以复加,然而此刻,她却很想再吃泥鳅!

是的,她还想吃泥鳅,甚至比之前更想吃,满脑子都是泥鳅的画面。

“我看你是疯了!”王越厉声说。

“王越,我求求你,你帮我去买几条泥鳅回来好不好?我真的想吃泥鳅!”顾琴红着眼,流着泪,央求般说。

“到现在你还吃泥鳅,你不知道你这个病就是吃泥鳅吃出来的?”

“我不知道。王越,我现在觉得我的脖子里面好热啊,我好难受……”

王越触『摸』顾琴长长的脖子,此刻顾琴脖子的长度,足足有十几公分,而且柔软光滑,她的舌头甚至可以『舔』到自己脖子。

顾琴的脖子,也确实滚烫火热,好像内部藏着团火一样。

两人都吓坏了,顾琴哭了起来,哭得非常伤心。

接下来几天,顾琴一直躲在被窝里,时常把头蒙住,也不大说话,除了偶尔恳求王越给她买泥鳅。王越当然不会答应。

每当王越要掀被窝,想看看顾琴脖子的状况时,顾琴都表现得极度抗拒,不让王越看。

其实王越不知道,顾琴的脖子越来越长,似乎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某天傍晚,王越一回家,就决定哪怕生拉硬拽,都要把顾琴带去医院。谁知当他刚踏入房门,一下怔住了,只见顾琴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中的自己。顾琴的睡衣,全被一种滑溜的『液』体浸湿,显得油乎乎的,然而最令他吃惊的是,顾琴的脖子比身体都长,已完全变黑,包括顾琴的脸,竟也成了黑『色』。外加附上一层滑溜的『液』体,活像一条巨型的泥鳅!

此刻顾琴背对王越,她没有意识到王越就站在他身后。她长长的脖子正轻微晃动,还以拱形弯曲着,否则看不到镜中自己的脸。

当王越喊了她一声时,顾琴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她忙窜到床上,拼命用被子裹住自己。可惜她现在的脖子太长,被子很难全部裹住。顾琴满脸的恐惧,急得全身发抖,但不忘求王越:“王越……我想吃泥鳅……我真的想吃泥鳅,你就买一条回来给我吃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王越表情呆滞,没有回答。眼见顾琴变成这副模样,他又是恐惧,又是怜悯。

“你跟我去医院……快……”王越艰难迸出这句话。

顾琴全然没把这话听进去,索『性』一把掀开被子,一边坐在床头,一边通过长长的脖子,将脸凑近王越问:“你还是不肯给我买泥鳅对不对?”

“你觉得现在是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吗?你看你变成什么样了?”王越沮丧地问。

“我变成什么样子不用你管!我要吃泥鳅!我就要吃泥鳅!”顾琴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声。

王越摇头叹息。

这时,顾琴又瞧见镜中的自己,且由于这次距离较远,可以全方位地看到自己的脖子。

她俨然发现,自己的脖子,宛如一条泥鳅!

她笑了。

放声大笑。

“这家里不有条泥鳅么?”

说完这句话,顾琴慢慢将嘴凑近脖子,先闻了闻,再一下张开嘴巴,用力咬了下去!

王越没有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惊呼。

等王越扑过去抱住顾琴时,顾琴的脖子已被她自己咬破,一股灼热的黑血,喷『射』到王越脸上,王越立时感觉浑身滚烫,像烧起来了一样。

顾琴没有停止,一口一口地咬烂自己脖子,直到脖子断裂。

王越则被从顾琴脖子里喷出的黑血溅满全身,迅速开始腐烂。

一对年轻夫『妇』,如此惨死在家中。

最后被人发现尸体时,两人靠墙而坐,王越依然紧紧抱着顾琴。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