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梦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8 11:4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女友意外过世,林昕的心情直接跌落到谷底。忙碌完丧事后,林昕内心的悲痛依然没有平复。他回到自己的工作室,整天整夜地将自己封闭在那压抑、狭小的空间,孤寂和落寞袭上心头。自小丧失双亲的他,今次又再度尝到相似的滋味

女友意外过世,林昕的心情直接跌落到谷底。忙碌完丧事后,林昕内心的悲痛依然没有平复。他回到自己的工作室,整天整夜地将自己封闭在那压抑、狭小的空间,孤寂和落寞袭上心头。自小丧失双亲的他,今次又再度尝到相似的滋味,他不知道自己的苦痛该往何处发泄,他深深为自己的命运感到心酸。

很快,梅雨时节到来了。

经过这一次打击,本就内向的林昕,越发变得自闭起来,他常将自己关在工作室内,以工作来缓解自身精神上的压力和负担。

他是一名自由女『性』服装设计师,平日里会与一些客户取得联络,这几乎是他唯一接触的一类人群。

说起来,这间与之相伴了十足有5年的工作室,已然成为他生命中仅剩的精神寄托。

工作室不算太宽阔、布置却较为合理,利用率很高。里面的家具从搬进来到现在都没变过。橱柜,衣架,设计资料、裁剪缝制和艺术加工的相关道具、安着设计软件的计算机,以及一个女模特假人。本来他曾考虑和女友搬去一个新的住处,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了。

闲暇之余,林昕会望着窗外,怔怔出神,工作时,还会面朝那个女模特发呆。女模特的身上,经常会穿各种新设计的服饰。他在呆望女模特的过程中,往往会两眼朦胧,仿佛看到离开人世的女友,正含情脉脉地站在自己身前似的,那份感触,令他伤感。也许,是出于怀念,将女模特假想成了已逝的女友吧。

但长久以来,有个问题一直伴随着他。

……女友为什么会突然『自杀』呢?

而且,还是选择在他这间工作室。记得那天在医院瞧见女友时,她的头部已不成形,虽说鲜血和浆『液』被擦干净,可从12楼高空坠地产生的裂痕,却给他留下痛苦的阴影。两个人明明好好的,才相恋几个月,为何『自杀』呢?

自那件事后,这个问题就不断徘徊在林昕脑中。

他万万没料到,这一切,只是恶梦的开端。

……

两年过去了。时间的冲刷下,这道伤疤已渐渐抹去,不再成为林昕的心病。他又结识了新的女友。女友和她的父亲共同从事一些服装加工材料的生意,所以跟林昕有生意往来。

这是林昕的第二段恋情,因为吸取了第一次的教训,这次他尤为小心,生怕自己沉闷的『性』格影响到女友。

他相当珍惜这次机会,两人间的相处,看起来也似乎没有什么障碍。

三个月过去了。直到闷热的夏天来临时,一切突然发生了转变。

林昕清楚记得,两人见面的最后一天,蝉鸣声十分响亮,气候异常干燥。只因他有事外出,提议让女友暂时住在他的工作室,帮忙照看一下,等他回来,女友欣然答应了。

他却丝毫不知,命运,又一次残忍地玩弄了他……

当他踏入家门的一刻,女友的尸体,在炎热的环境下,已发出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这种感觉,几近令他昏厥。他撕心裂肺地来到卫生间,对着马桶不断呕吐,那把『插』在女友胸口的水果刀,他没有勇气触碰。地上的血『液』,差不多干了。女友的皮肤,开始变『色』,明显已经死了好几天。之后经警方鉴定,大致确定了死亡时间,正是两人分别的那天晚上。

……又是『自杀』?

这个疑问,伴随痛苦,再一次撞击他的心头。反正根据种种迹象,警方是这么认定的。可为什么呢?两个人从来没有争吵过,甚至连不愉快的事都几乎没发生过,也就短暂地分别了几天,突如其来的,就了断了自己的生命。林昕深深感觉到,自己仿佛踏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暗『迷』宫,找不到出口,『迷』失了方向。

而且,第二个女友的『自杀』,也是在工作室内。

之后的日子里,林昕觉得自己仿佛是个行尸走肉,孤独、麻木地活着。他不再跟人说话,也不想看到任何人。他将自己封闭在自我世界中,与外界彻底隔绝。

但不知为何,他感到一切并未结束,这似乎不是最终状态。久而久之,这种感受越发强烈。或许,自己的一生,还会有一次,比先前更大的起伏。

夜深人静之际,他怔怔遥望星空,围绕在他身边的不安感受,让他心头感到一阵冰凉。他开始怀疑,两个女友的死,是否跟他有关。会不会,是自己做了某件隐晦的事,连自己都没察觉到,促成两人『自杀』身亡呢?

他努力寻求这一问题的答案,终究一无所获。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似乎都和自己没关系。

一晃眼间,10年过去了,林昕已经37岁。

10年当中,他没有再谈恋爱,也没有离开他那间破旧的工作室,一如以往地从事着服装设计的工作。这间工作室,与10年前相比并无多大变化。那个女模特假人,依然如以往那般光鲜照人,犹如亲人,每日每夜地陪伴着他。

10年的光阴,并非一朝一夕,转瞬即逝。曾经的旧伤,也在林昕心中慢慢愈合了,亲人、女友离去的那一幕,渐渐变得遥远。但长久的孤独,却在日夜侵袭着他。他也明白,自己年近40,还拥有一定积蓄,若再不成家,真的有点晚了。正好在这关头,他结识了自己有生以来最为倾慕,最为触动心弦的女子。那是一个比自己小8岁的可爱女孩,林昕丝毫没有犹豫,他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对方的名字,叫樱儿。

尽管过去的阴影不能说完全磨灭,可樱儿身上,确实透着一种林昕无法抵挡的特别魅力,与她在一起时,总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甜蜜,可以让林昕忘却所有烦恼。

林昕加倍呵护着与樱儿的感情。对他而言,樱儿就如他心灵的窗口一般,让他领会到了世间的美好。他的脸上,展现出了久违的笑容。

时光匆匆流逝,林昕与樱儿两人相处已近一年,樱儿也顺利搬进了林昕的工作室。两人约定在不久后便登记结婚。

一切看来都那么美好。林昕深深感觉到,即使以前自己有过许多悲痛经历,但这一次绝不会重蹈覆辙,他有信心。可以说,樱儿的出现,照亮了他的人生。

樱儿生日那天,林昕特别为樱儿制作了一份礼物,那是套光彩夺目,清澈鲜亮的翡翠绿颜『色』的连衣裙,上面还刻着各种不同姿势的蝴蝶图案。这是林昕的心血之作,一点一滴,都代表了林昕对樱儿那份无与伦比的感情。

“我喜欢它,真的。”在林昕怀中,樱儿甜美的声音宛如天使歌声一般,润泽他的心灵。

“那你一定要多穿穿它。”心动之余,林昕不忘提醒。

“嗯。”樱儿笑着点点头。

就在两人沉浸在一片汹涌的热情中时,却丝毫不知,一双暗淡的眼睛,正滴落痛苦的泪水……

日子一天天过去,距离两人成婚越来越近。婚前那天,又是梅雨季节,连续不断的大雨,使得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烦闷的雨湿气。对于梅雨季,在林昕心中曾有过一段不好的回忆。至今为止,每当来到这个季节,林昕就仿佛可以闻到他第一个女友死亡时的那种血腥味,以及那个经过强烈撞击后在头部形成的巨大缝隙。

当天夜里,林昕照例忙完所有工作,洗完澡,随后在樱儿的催促下,来到了卧室。

“明天就是我们领结婚证的日子,开不开心?”

“肯定开心啊。”樱儿『露』出了一个俏皮的微笑。林昕心神『荡』漾,紧紧将樱儿搂在怀中。

“阿昕,我去洗澡了,你等我吧。”短暂的温存后,樱儿起身离开了卧室。林昕则因忙碌了一整天,实在是疲劳万分。他仰卧在床,面朝天花板,闭目养神。

不知不觉地,林昕打起了鼾。他睡着了。樱儿正在浴室擦拭自己雪白的身体。

忽然,林昕肩膀一动,整个人从头到脚打了个寒战。他猛地睁开眼睛,直直坐起身来。这么迅疾的举动,连他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我睡了多久?

这是他醒来后的第一个问题。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潜在的感知,比他的理智更快捕捉到了一些异样情况。他望了一眼时钟,现在显示的时间是夜晚11点43分。已经很晚了。樱儿是什么时候离开卧室的呢?他发现他想不起来。

林昕内心起了一阵『骚』动,与此同时,他闻到一股浓重的雨湿气,仿佛还伴有一股特别的味道,就好像……是当初第一个女友死亡时的……那种血腥味。

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过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些了,他慌慌张张地爬起身来,大声叫喊:

“樱儿!樱儿!……”

一声,两声……直到第五声,还是无人应答。

林昕已经忍无可忍了。他打开房门,冲出了卧室,但是,就在他经过工作厅的刹那,有种奇异的感受,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来到浴室门前,这种感受随之消失,因为他此时更关心身在浴室内的樱儿情况。他觉得樱儿在浴室里一定呆了很久,换作平时,早该完事了才对。

情急之下,他伸手去开浴室的门,却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他一阵惊慌,樱儿从不会在洗澡的时候锁门,这一点他相当了解。

“樱儿!樱儿!”林昕一边拍打门,一边大声呼唤。可浴室内除了微微的水流声外,再没有其他声音。林昕越发焦急起来,不断膨胀的恐惧感,已充斥了他的全身。

就在他手足无措之际,他面前的光束晃然一变,浴室内的灯光突然熄灭了。林昕望向浴室门上方的通气窗,此时通气窗内一片漆黑,说明在浴室有人把灯关了。

“樱儿,是你吗?”林昕问道。先前他怀疑樱儿在浴室内不知何故昏『迷』了过去,可现在清楚听到了浴室内的动静,证明并非如此。他感到疑『惑』,若樱儿意识清醒的话,没有理由不搭理他啊。

……难不成,在里面的人不是樱儿吗?

林昕的太阳『穴』一痛,他被自己这难以遏止的想法吓到了,他后退一步,但两只眼睛还是怔怔地盯着门上的通气窗,不敢移开。

就在这一刻,通气窗内,赫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事物,林昕定睛一瞧,发现原来是一缕头发。看形状应该是一个女人的。只见那缕头发沿着通气窗的窗沿飞速移过,如同幽灵一般,随即消失了。

林昕呆住了。他的灵魂仿佛已经游离出了他的躯体,以至于对这一连串变故没能反应过来。只有一点他可以确定,就是刚才的人,绝不会是樱儿!

——樱儿没有那么高,也不是那样的发型。

想到这一点,林昕喉咙里一阵干燥,他咽了口口水,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不管这人是谁,毫无疑问,樱儿可能有危险。按目前的状况,只有一种做法,那就是奋力将门撞开,救出樱儿。

“砰!砰!砰!”林昕使出了全身力气,朝浴室的门撞去。所幸浴室门并非很坚固,受几下撞击后,伴随“咔”的一声巨响,门破裂了,林昕顺势闯入了浴室。

就在他进入浴室的瞬间,他分明察觉到,有个东西,在他的身旁穿梭而过,朝浴室外而去了。奇怪的是,他没能看清楚那东西是什么,甚至连它怎样出去的都不知道。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樱儿的安危,林昕立即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在步入漆黑一片的浴室后,他首先发觉浴缸内的水龙头似乎开着,水流声应该从这传出来的吧。樱儿喜欢在浴缸里泡澡,所以想必是在放水时遭遇事故的。接着他又看到躺在地上的一个人影,他几乎不用怀疑,那正是樱儿!

“樱儿!”他声嘶力竭地喊道,同一时间,他伸手打开了浴室灯的开关。

可当他清晰看见面前这一幕的时候,他惊呆了,或者说,全身麻痹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朝他扑鼻而来。他整个人,就如死了一般,只有心脏还在有节奏地跳动。

樱儿面『色』惨白,头发紊『乱』,呈现出一种不规则的姿势,躺在了浴室内的地板上。她的脖子处,有一道又长又深的血痕,鲜血从这**的缺口内不断渗出,沾满了她的全身、地板,还顺着从浴缸内缓缓溢出的水流,漂移到了林昕脚底。

就在不久之前,樱儿还搂着他,跟他温柔地缠绵细语,可现在,她已失去所有鲜活的气息,换来之的,是一具满身是血的女尸。

林昕哭不出泪来,也叫不出声,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他双膝跪地,然后趴在了樱儿的尸身跟前,双手颤抖地触『摸』樱儿的肌肤,和她已完全湿透的长发。

终于,他开始落泪。难以抑制的痛苦,伴随滚滚热泪,犹如火山喷发一般,一齐迸了出来。他猛地将樱儿的尸体抱住,站起身来。只因一阵晃动,樱儿脖子处的缺口又有大量血冒出,瞬间便染红了林昕的双手。

他两手抱起樱儿,跌跌撞撞地走出浴室,在这过程中,樱儿尸身的头颅因脖子处受创太深,大半部分已和身体脱离,正软绵绵地向后下垂。林昕只得以右手托住她的头,生怕她的头滚落到地上。

他战战兢兢地回到大厅,脸『色』苍白的犹如一张白纸,浑身颤抖不已。点点滴滴的红『色』血迹,也顺着他的步伐来到了他的脚跟处。就在这时,先前林昕曾有过的奇异感受又在心头浮现,甚至更为强烈了。好像有些本该存在的东西,忽然间失去了踪影。

“哧”的一声,撕裂般的声响击破了可怕的宁静。林昕手中的樱儿,慢慢地滚落到了地板上。他一点一点地回过身,朝后望去。就在他的后背,此时正『插』着一把长长的水果刀,刀身的大半部分已进入他的体内。无情的痛楚,在一种麻木状态下到来了。

他艰难地转个身,他才看见,一个秀丽、苗条的女子,此刻正站在他跟前。女子一动不动,只紧紧地注视林昕,眼神暗淡无光、却又似乎包含人类般的气息。女子身上所穿的,是林昕为樱儿特制的那件翡翠绿颜『色』的连衣裙,现在也被喷溅出的血迹染红了。

在最后一丝意识还未丧失之前,林昕轻叹了一声。他没有料到,将刀『插』入他身体,终结他生命的,居然就是这个陪伴他十几年,由始至终守侯在他身旁的女子。

……原来,她的深情,超越了人类……

短短的瞬间,林昕明白了一切。

这是她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遗憾的是,樱儿的出现,最终使一切都破碎了。扭曲的嫉恨,如烈火一般燃烧起来。在最后关头,她选择了放弃,选择了毁灭。

林昕倒下了。满地的鲜血,不断向外扩散。临死的那一刻,他的手紧紧抓住了樱儿,两具尸体,就这么仰躺在血泊之中。

三天后,他们的尸体被警方找到。依据现场迹象,证实了并未有外人涉足,这个案子,也只能被推断为一对情人相约『自杀』。而在命案现场,永远不会有人去留意,那个身处于阴暗角落,冷冷凝视着人类的女模特假人。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