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屋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8 11:4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深秋季节,山脚下的树木几乎都已泛黄,破叶堆满小路,凉风轻吹,令人感觉忧伤。吴晴,方尹,段晓妍同是附近二石高中的高二女生,正走在山脚下一条荒僻小路上。附近没有居民区,只有几座荒山和垃圾场,比较空旷。二石高中离这并

深秋季节,山脚下的树木几乎都已泛黄,破叶堆满小路,凉风轻吹,令人感觉忧伤。

吴晴,方尹,段晓妍同是附近二石高中的高二女生,正走在山脚下一条荒僻小路上。

附近没有居民区,只有几座荒山和垃圾场,比较空旷。

二石高中离这并不很远。

据传闻说,二石高中为提高招生,学校扩建,正准备利用这块地方。

三名女生从高一就认识,是同班同学,在班里关系非常要好。

本来今天是周日,学校放假,但因段晓妍刚在家里和父母吵了一架,所以吴晴和方尹陪段晓妍出来到这散心。

“你心情好点了没?”三人并肩行走,方尹问段晓妍。

“哎,就这样吧。”段晓妍垂头丧气地回答。

“你爸妈也真是,用那么重的话说你。”

“没办法,他们最反对我早恋的,肯定生气。”

“嗯,话说回来,这件事还是被我泄『露』的,真是不好意思啊。”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段晓妍和高三一个名叫陈峥的男孩谈起恋爱,本来两人开展地下情,一切相安无事,只有吴晴和方尹知道,结果有次方尹说漏了嘴,把这事抖了出去,弄得全校皆知,今早老师还特意找段晓妍父母谈话,还说陈睁是二石高中出了名的顽劣学生,常和社会上的混混在一块,怕段晓妍受欺负。于是段晓妍的父母气急败坏,回家直接给段晓妍一顿臭骂,段晓妍一气之下,从家里冲了出去。

“算了,你以后别再多说就好了。”原本段晓妍是有点气方尹,不过见方尹这么心高气傲的人都会主动道歉,气消了大半。

“以后?你还准备跟陈峥继续下去啊?”方尹略有点吃惊地问。

段晓妍犹豫了片刻,回道:“我不知道啊,那你让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跟他分手,让他别缠着你啊!”方尹叫道。

“分手?”段晓妍呆呆地望着方尹,“可能吗?陈峥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你管那么多,你不说我明天上学帮你去说!”方尹『性』子刚烈,跟男人一样,做这种事最起劲。

段晓妍考虑了一番,又问一直沉默不语的吴晴:“吴晴,你怎么也不说句话?你觉得我该跟他分吗?”

“我不知道。”吴晴小声回答。

吴晴属于『性』格极内向的人,与方尹是两个极端。

“哎,问她等于白问。”方尹说。

这时候,她们不知不觉地走入一片树林,树林位于两座荒山的夹缝当中,看似不大,其实非常深。

踩着厚厚的树叶堆上,段晓妍说:“这里好像我们没进来过啊。”

她们不止一次到这一带游玩散步,还和其他同学一块在这搞野外烧烤,但从没有留意过这片树林。

“有什么奇怪的?”方尹不以为意地说。

她们在树林中转悠片刻,正当要走,吴晴率先发现,前方一角,居然有座房屋。

房屋是木制的,显得很陈旧,整体给人一种日式小木屋的感觉,看上去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她们站到小木屋前,方尹问:“怎么这儿会有座房子呀?”

“你问我,我哪知道。”段晓妍漫不经心地回答。

“要不要进去看看?”方尹指着说,因为她发现,小木屋的门是虚掩的,并未完全关上。

“你神经啊,万一是人家家里怎么办?”段晓妍说。

“那我们就说我们找错地方了,或者直接承认是好奇想进来看看,有什么关系?”方尹说完,便踏步走上小木屋前的台阶。

“被人家骂你负责啊!”段晓妍也迈开步伐。

吴晴向来缺乏主见,乖乖跟在两人身后。

步入小木屋,她们发现屋内可用空无一物来形容,没有铺地板,没有任何家具,连一扇窗都没有。有的只是四周简约的木墙,她们仿佛走进一个正方形的木框子中。

“这好奇怪啊。”方尹笑了,她觉得很有意思。

“大概是人家还没造好的房子吧,没东西玩啊!”段晓妍说。

“房子好小。”吴晴也『插』句话。

“对啊,我也想说,这么小的房子,那是给谁住呢?”方尹疑『惑』。

三个人在屋中走了几步,方尹提议先把门关上,感受一下身居这种小木屋的氛围,结果当吴晴把门关上的瞬间,她们顿时头晕目眩,好像周围景『色』突然发生变化,小木屋的四面木墙正不断扭曲。

随之她们感觉脚底腾空,身体落入一个无尽的空间之中,到处都是彩虹一般的条纹,还有星星点点的粉红『色』荧光。

“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了啊!”方尹惊慌地叫道,她发现吴晴和段晓妍跟她一样都是一脸惊慌的表情。

她们脑中不约而同地浮现一个词汇:幻觉!

小木屋让她们产生幻觉。

而且是一种凌『乱』的幻觉。

除了幻觉,没有第二种解释。

但她们又觉得奇怪,既然是幻觉,为什么可以清晰地看到小木屋的门呢?明明把门关上后,阳光照不进来,小木屋中应该是一片漆黑的。也就是说,小木屋的屋顶,墙壁,地面等等都发生巨变,唯独那门,还在原来的地方。

方尹注意到了这一点,就说:“别急!别急!我们一点点走到门口!”

她们赶紧挪步。

可刹那间,她们每个人看到的幻觉又分别产生骤变,从一种虚幻兼抽象的画面,转为一个写实的场景,而在每个人目睹的场景中,她们都发现了自己!

吴晴所见的,上方是一片蔚蓝的天空,下方是一个儿童游乐园,里面有滑滑梯,有跷跷板,有碰碰车,她的爸爸妈妈正从左右两边牵着她手,在游乐园中游玩。

阳光如此明媚,直照得她睁不开眼。

她的心情是那么愉悦,活像沐浴在阳光下的一朵鲜花。

方尹和段晓妍,也都沉浸在属于自己的场景之中。

她们停留在原地,不再移动脚步。因为此时此刻,她们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满心欢喜,令她们暂时忘却了一切烦恼。

等到场景结束后,又突然转至场景开始那一刻,就像循环重复地听一首歌一样。

并且再度经历那段场景时,她们的心情一如以往,依然满心欢喜。

也就是说,她们可以通过一遍遍地目睹曾经那段令她们愉悦的场景,不断地体会当时的快感。

也不知道在屋中待了多久,她们才走出小木屋。

方尹面『露』惊喜,立马问其他两人的感受。

“喂,你们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我第一次跟我初恋约会的时候,那天好开心!我看着也感觉挺开心!”段晓妍直言不讳地说。

段晓妍在初三的时候曾和隔壁班一个男孩谈恋爱,那是她的初恋,这事方尹和吴晴都知道。

“你呢?”方尹问吴晴。

“我见到,我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我爸妈带我去儿童乐园玩,那天我也很开心,我爸妈……他们还在。”吴晴虽然也显得兴奋,但却低下了头。

吴晴七岁的时候,父母因一起意外事故惨死,对吴晴心理造成极大创伤。故父母陪伴她的时光令她印象相当深刻,那天去儿童乐园,正是她最为宝贵的一段记忆。

方尹和段晓妍也都知道关于吴晴父母的事,非常理解吴晴的感受。

“我说说我的吧,我也一样,我看见我爸妈在我小学毕业那会带我去青岛玩,沙滩,大海,简直不能再美!”方尹洋溢着春风般的微笑。

“那是不是,你们也和我一样,当时感觉特别开心啊?”段晓妍问。

“肯定啊……我觉得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方尹斩钉截铁地说。

“我也差不多吧。”吴晴也说。

“怪了……我也是啊……那这个屋子……”段晓妍又望向那座小木屋,从外面看,小木屋显得稀松平常,一点也不神奇。

“是啊,我也想说,它是不是可以让人产生一种幻觉,就是……就是可以看见,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呢?”方尹问。

“嗯,我觉得是。”段晓妍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我看了以后,我的心情会变好。”吴晴冷不防说。

“对的,我也是!而且那些记忆会一遍一遍的重复,好像看电影一样,关键是……我的心情会和当时一样,非常非常开心,每次看都很开心。我刚才看了大概有四五遍,每一遍感觉都差不多!”方尹说。

方尹的话,令吴晴和段晓妍感同身受,她们在小木屋中得到了相同的体验,当小木屋的门一关上,她们便能看见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像电影那般循环重复地在她们眼前播放,继而产生与当时一致的愉悦心情,并且每一次的快感不会衰弱。

换言之,只要待在小木屋中,她们就可以体会到无穷无尽的快乐,永远循环下去。

她们一齐盯着小木屋看,小木屋的魔力,令她们感觉难以置信,虽然她们不明白这一切的原理,但她们确定,这种魔力是向好的,足以给她们带来幸福。

次日,她们回到学校,小木屋的事,很快传开了。

每天放学后都有许多学生赶去小木屋,大家争先恐后地回味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在此期间,方尹带头找到了段晓妍的男朋友陈峥,想让陈峥和段晓妍断绝来往,谁知陈峥气急败坏,差点和方尹打起来。

“就你屁话多!要不是你传出去,她爸妈怎么可能知道?现在你倒来劝她跟我分手,你这人也真贱!反正我不同意,我不要跟她分手!段晓妍,你跟我走!”

陈峥骂完方尹,拉起段晓妍就走,结果被段晓妍用力甩开。

“你放开!又不是方尹劝我跟你分手的,我本来就想跟你分手。”段晓妍有些害怕陈峥,因此语气不如方尹那么强硬。

陈峥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问:“你说什么?是你的主意?”

段晓妍点点头。

连吴晴都劝道:“陈峥,算了,你这样晓妍很难受的。”

结果陈峥怒火中烧,骂道:“狗屁!反正你们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我知道了,我总算知道了。敢玩我?好好好,你们给我等着!”

方尹立刻回道:“等着就等着,老娘怕你啊!”

陈峥逐个在她们脸上指了一遍,气得说不出话,随即转身离开。

“怎么样?我说了吧,这种事还得我帮你搞定。”等陈峥走后,方尹喜笑颜开,拍拍段晓妍肩膀说。

段晓妍却略显担忧地说:“但陈峥这个人不好惹,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干嘛。”

吴晴也说:“是啊,我感觉他很气。”

“哎,你们胆子太小,我们怕他个屁啊!他有什么本事?不就认识几个社会上的流氓混混吗?我哥也认识的,实在不行我让我哥出面!”方尹满不在乎地说。

“你要黑吃黑啊!”段晓妍笑了。

“那是,对付这种人,要用点手段的。”方尹说。

方尹自觉摆脱了陈峥,提议放学后去庆祝庆祝,一块在外面吃个饭,段晓妍和吴晴都无异议。

她们选择了一家吃披萨的店,点了满满一桌吃的,方尹和段晓妍有说有笑,只是吴晴碍于店里其他客人的眼光,不怎么说话。

“我说吴晴,你啊真是,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也该学会活跃活跃气氛了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今天分手的是你,不是晓妍呢!”方尹说吴晴。

“我知道,不过这店里人好多。”吴晴小声说。

“人多关我们什么事啊?你看我说话不照样大声?你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你『性』格才这么内向。”方尹回道。

“可我实在做不到啊……”吴晴显得很无奈。

“哎哟……还臣妾做不到呢……”方尹取笑吴晴,哈哈大笑。

“算了,慢慢来吧,我小时候也挺内向的,现在好多了。”段晓妍说。

“哎……她这个『性』格,以后容易吃亏。”方尹言归正传般地说。

吴晴不回话,只盯着方尹。

方尹忽然想起一件事,问:“对了,今晚我们再去那个小木屋吧?上次我们去过以后,都没再去,那些人倒是老往那跑,说起来小木屋最早还是我们先发现的呢!”

吴晴和段晓妍均觉得方尹的提议不错,一口答应。

从披萨店出来后,已经是晚上,他们径直往小木屋走。大约过半个多小时,她们到达小木屋所在的那片树林,因为是晚上,树林显得有些阴森。

她们正准备进树林,结果听前方传来一阵动静,有两个女学生,疾步从树林里跑出来,还在掩面哭泣。

段晓妍认识两女生,知道是高一的学妹,直接问:“你们怎么啦?”

其中一个女生回答:“我们刚去过小木屋。”

“既然去过小木屋,那你们哭什么啊?小木屋不是会让你们开心吗?”方尹问。

“啊?你们不知道吗?小木屋的事?”另一个女生擦了擦眼泪问。

“废话!我们当然知道,小木屋就是我们三个先发现的!”方尹不服气地回道。

“不对,我是说,你们不知道小木屋白天和晚上不一样的?”

“白天和晚上不一样?”方尹一愣,她倒真不知道。

“是啊,白天的时候,小木屋里会出现让你们开心的回忆,但一到晚上,小木屋里出现的……就是让你们痛苦的回忆!而且和开心的回忆一样,那也是你们最最痛苦的一段回忆!”那女生有些吃力地解释。

“还有这种事啊?”方尹相当吃惊。

包括吴晴和段晓妍,她们也都想不到,白天和黑夜,小木屋竟会出现两种极端的回忆场景。也难怪两女生会哭泣,显然因为现在是晚上,她们在小木屋中看见了令她们最为悲伤的回忆场景。

“那怪了。”方尹想了想,发现不对,“你们既然知道这时候进去会看见以前不开心的事,那为什么还要去呢?”

“我们不是这时候去的。我们一放学后就进去了,跟另外十几个人一块挤在里面,只不过我们待的时间长了点,没注意已经到晚上了,所以小木屋的场景一下转变,我们都吓一跳!”

明白了原委后,方尹对吴晴和段晓妍说:“那怎么办,我们去不成了,只好选择下次白天的时候去了,我可不要体验什么让我痛苦的回忆。”

吴晴心事重重地应道:“是啊,我也不要。”

听吴晴这样一说,方尹才想起来,吴晴小时候曾亲眼目睹了双亲死亡,所以她和段晓妍还好说,若让吴晴晚上进小木屋,重复看见那段场景,一定会精神崩溃。

“那走吧,回家。等下次白天的时候再来。”方尹宣布。

没几天,又是周日,吴晴一早起床,有些无所事事。

自父母双亡后,吴晴便和外婆住一块,但最近外婆去了大姨家,留吴晴一个人在家。

吴晴很少去外面溜达,除非方尹和段晓妍找她。

她很清楚,如果不是认识了方尹和段晓妍,那她一定更为孤僻。可以说,方尹和段晓妍,是她在世上仅有的朋友。

当她正发呆的时候,忽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开门一瞧,竟然是个警察。

警察先问她是不是吴晴,吴晴点头说是,警察再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我这边有点事,要让你去一趟局里,现在跟我走吧。”

从公安局出来后,吴晴的心情跌落谷底。她满面愁容,愣愣地走在街上,思绪如轻飘的细沙,慢慢回到了十年前的一段往事上。

十年前的某天,正值闷热的夏季,蝉鸣声此起彼伏,大地仿佛在被烘烤一般。

吴晴当年七岁。

她紧缩在房间的角落中,两手抱着膝盖,不停地颤抖。她没有叫喊,也没有哭泣,只怔怔凝视地上父母的尸体。从父母尸体上流出的血『液』,一直流到她脚下。

这是当年轰动一时的双尸案。一对夫『妇』,莫名惨死在家中,两人身上显示多处伤痕。他们的女儿亲眼目睹了父母惨死的过程,却因刺激过大,患了短暂的失忆症,没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最终警方根据现场情况推断,由于吴晴家住底楼,凶手应是从窗户爬入她家,对其父母狠下毒手。凶手的动机不明确,凶手也未留下蛛丝马迹。

现今,省公安厅成立一个调查组,决定对二十年内一些影响较大的无头公案重新审理,所以警察找到了吴晴,让吴晴再录一份口供。

然而吴晴依然坚持记不得当时的情景,对警方的所有猜测一概否认,用“不知道”三个字回答了一切。

“那你回家好好想想,想起来什么,马上给我们打电话。”

这是一位警察送吴晴离开时,对吴晴说的话。

此刻吴晴沉浸在悲伤中,不自禁地落泪。

童年的阴影,如暴风雨一般,袭上她的心头。

像是住在她记忆中的一个沉睡的魔鬼,被重新唤醒了。

吴晴一边擦眼泪,一边向前走着。无意间,她发现自己竟来到了学校附近的荒山地区。

那座神奇的小木屋,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

现在是白天,小木屋中可以见到一生中最快乐的回忆。

想到这一点,吴晴没有犹豫,她迈步走向小木屋,她觉得自己需要调整一下情绪,小木屋可以让她开心,所以是当前的最佳方式。

步入树林,临近小木屋时,吴晴看今天来小木屋的人并不多,也许大家对小木屋已失去新鲜感,又是中午吃饭时间,只有两个女生,正从小木屋出来。

那两个女生面带春光灿烂的笑容,显然刚享用过小木屋赐予的愉快回忆体验,在经过吴晴身边时,她们瞧了吴晴一眼,吴晴脸上的泪痕还没擦干净,双方形成一种反差。吴晴霎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习惯『性』地低下头。

等那两个女生走后,吴晴才敢继续前行,她踏上小木屋的台阶,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小木屋的门。

将门一关上,屋中的场景骤变,吴晴记忆中最美好的场景又开始反复出现。蔚蓝的天空,耀眼的阳光,欢快活泼的游乐园,爸爸妈妈一起牵着她手。吴晴的心情瞬间得到好转。

她的脸上,浮现了笑容。

然而她没有注意到,从她步入树林开始,在她身后,就一直紧跟一个人。

那人正是陈峥!

陈峥最近整日闷闷不乐,得不到发泄,因此今天也想来小木屋转转,谁知意外看见吴晴,他正奇怪方尹段晓妍怎么没和吴晴一起时,就见吴晴进了小木屋。

“哦,一个人来寻开心了。”

陈峥站在小木屋门前,自言自语道。

被段晓妍甩了后,陈峥对方尹,段晓妍,吴晴三人恨之入骨,一直想找机会报复,现在见吴晴一人进了小木屋,他的心中立刻涌现一股邪念。

他环顾四周,发现小木屋附近有许多枯枝残叶,他又想起出门时为抽烟带了打火机,瞬间敲定了主意。

他搬来大量枯枝残叶到小木屋门前,再用打火机将这些枯枝残叶一齐点燃,小木屋门前迅速燃起一团大火。

陈峥感到极大的满足,心想:我让你在里面寻开心!我把门烧了,看你怎么出来!

没隔多久,火势越来越旺,火焰几乎覆盖了整座小木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陈峥渐渐由狂喜转为害怕,心想:完了完了!要出人命了啊!

他冲着火的小木屋喊了几声吴晴的名字,吴晴不应声,他犹豫了一下,干脆来个撒手不管,一溜烟逃了。

很快,小木屋即被大火吞没,成为一堆燃烧的废墟。

而身在小木屋中的吴晴,完全不知道屋外的状况,直到大门突然消失,才察觉异常。

大门消失后,她既惊慌又害怕,屋中的场景瞬间发生转变,原本记忆中的美好场景快速破碎,成为一片黑暗,令她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无尽的星空当中,幽幽的飘浮,没有着力点。

接着,一幕场景在她眼前显现。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季,她的父母正在她面前剧烈争吵,把桌子椅子全部推翻。她曾听母亲提过父亲患有严重的焦躁症,动不动发怒,那天也是因为一件小事,两人又争吵起来,结果愈演愈烈,到最后父亲竟从不知何处取出一把刀,狠狠地捅向母亲,甚至割破了母亲的喉咙。待母亲奄奄一息后,父亲又拿刀一下下捅向自己,边发出疯狂的吼叫,边慢慢和母亲一样,倒在血泊中。

吴晴目睹了一切。

那是吴晴记忆深处最为恐怖和悲痛的画面,也是她心中的魔鬼。

可她从来没有跟人提过,杀死她父母的凶手,正是她父亲!

然而此刻,小木屋被彻底烧毁,大门消失,黑夜一直笼罩。吴晴如同深陷于另一个次元,一遍一遍地重复经历着回忆中最痛苦的场景,永无止境地循环下去……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