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肖子孙夜惊魂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7 16:16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David是我一个表弟,根正苗红的老北京土著工人子弟,他爹他妈都是国有大厂的职工,两千年左右双双下岗回家。David他爸挺有商业头脑,下岗后跟老婆经营了一家老北京炸酱面馆。您还别说,由于地段位置毗邻天坛公园,客似云来

David是我一个表弟,根正苗红的老北京土著工人子弟,他爹他妈都是国有大厂的职工,两千年左右双双下岗回家。

David他爸挺有商业头脑,下岗后跟老婆经营了一家老北京炸酱面馆。您还别说,由于地段位置毗邻天坛公园,客似云来,效益相当可观。

他们家到了David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代单传了,可想而知他从小到大过得是怎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奢靡生活。

单瞧他这名字就不难窥见一斑,生于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人们,叫个“大卫”就了不地了,David他爸开餐馆总接待洋人旅行团见多识广,非常与时俱进地将儿子原本的小名“大宝”给改成了“David ”。

David自小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我印象最深的是他都初中快毕业了吃虾还得他妈剥好皮喂到他嘴里。多少年来他妈那一声声“David 来,张嘴~好儿子!”还令我记忆犹新,每每想起来都要膈应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所有这些“宠爱”加在一块儿,都不如David 他爷爷对他的爱来得深沉隽永。对这个三代单穿的大孙子,David爷爷简直当成了心尖尖儿眼珠子,要啥给啥说一不二。

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小时候都爱吃糖水罐头。David他爷爷成箱成箱地往家给大孙子搬,而且别人不许碰,就只能David一人独享。

有一回我爸妈带着我去David家串门儿,他奶奶就客气了一句:“给小Y开个罐头吃啊!”,结果遭了David爷爷这一通白眼,搞得我们一家三口尴尬得如坐针毡,没待多一会儿就告辞撤了。

后来再大点儿了,孩子们中间开始流行一种高端冷饮品牌和路雪,当时和路雪系列里最贵的就要属梦龙了。那时候盛夏时节家家户户都去小卖部批发冰棍儿。有一年暑假,David他爷爷也带他去小卖部批冰棍儿。

他爷爷问他想吃啥?随便挑!David当机立断,痛快地说他要梦龙!他爷爷问他梦龙是啥?David说梦龙就跟大红果儿差不多。他爷爷转头对小卖部老板说:“给我装,来50根儿梦龙!”装完一算账,二百来块。David他爷爷差点儿没现场犯了心脏病,可还是咬牙跺脚全买了下来。

这50根梦龙照例是David专享,别人甭惦记。结果一开学David 回他自己家去了,一冷冻室的冰棍无人问津,直冻到过了春节实在没法要了,全扔掉了。

再后来David 上了一所京城闻名的豪门私立大学,全北京市考不上大学家里又趁几个钱的子弟全往那儿送。少爷们终日上学读书是假,攀比身家是真。从行头到手机电脑再到吃穿用度,就没有不比的。

David他爹虽然开餐馆儿攒下点儿家底,可架不住他跟一众官商二代们一决高下啊,这时David灵机一动,想起自小最疼他的爷爷来了。

那段时间David每个月必去看望他爷爷一次,去了就要零花钱,一要必得不少于个千儿八百的。这钱一揣进兜里,David抬脚就走。说是来看爷爷的,可他却回回空着两只手,屁股都没坐热就颠儿。

久而久之,几个姑姑都善意提醒David爷爷,说您老人家被孙子给套路啦!可David爷爷却浑然不在意,只要能见着大孙子的面儿,他就高兴!花多少钱都成!

David大学毕业后相继换了好几份工作,可都干不长,可想而知是好高骛远吃不了苦。最后没辙,只能在他老子的小餐馆儿里帮忙打杂。可这小子正格的没有,凭着一副好皮囊又兼能说会道,居然也处上了女朋友。

到了谈婚论嫁走程序时,David又别有用心地把女朋友领去了爷爷家。那时候他爷爷身体状况已经很不容乐观了,颤颤巍巍连站着都费劲。可眼见着自家单传的大孙孙就要娶媳妇成家了,老爷子那份儿开心真是发自心底最深处的。

David爷爷拿出自己年轻时存的老凤祥金条,作为见面礼郑重交到准儿媳妇手中。由于老眼昏花看不真切,老人想要凑近些端详下自己未来的孙子媳妇。David女友见状立刻臭脸,忙不迭闪到一旁去,嘴里还很大声地说了句:“干嘛呐!!”

David爷爷非常尴尬,搭讪着说:“姑娘,早点儿给我生个重孙吧!”David女友现场来了个法式白眼,说:“管着我么,我才不要一结婚就生小孩子,好烦的!”David眼瞧着他爷爷都快气哭了,赶紧拉着女友揣着金条溜之大吉。

也许David爷爷这次是真被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宝贝孙子给伤着了,身体每况愈下呈滑坡时垮塌,很快就住院卧床了。医生下达了几次病危通知书后,David爷爷自知时日无多,多次提出要见见孙子。David这时候可没空儿去看他了,人家正忙着选婚纱操办婚礼呢。

David爷爷最终带着无限遗憾离开人世,追悼会那天David也没在,带着媳妇欧洲十国游,度蜜月去了。我听说他度蜜月的钱就用的是爷爷给的金条,还美其名曰自己这是“专款专用”。

谁知追悼会那天夜里,远在意大利的David做了噩梦,他梦见酒店房间里的电视突然自己打开了,沙啦沙啦一片雪花和杂音。David正自疑惑间,电视突然有画面了,他爷爷的黑框遗像赫然定格在屏幕中!

照片里爷爷的笑容机械而生硬,两眼直勾勾盯着David,画外音响起David爷爷的声音:“现在进行遗体告别,孝子贤孙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尖利刺耳,David在梦魇中挣扎着醒来。

他惊魂未定地睁开眼睛,只听新婚妻子诧异地问道:“哎?老公你睡前看电视了吗?怎么电视是开着的啊??”David闻言诈尸般从床上一跃而起,只见房间里的电视屏幕上闪动着一片雪花,沙啦沙啦发出刺耳的杂音…………

David这货回来四处宣扬他在意大利撞鬼的奇闻,逢人就说他爷爷真不地道,死了还不远万里跑去意大利吓他,害得他一到夜晚就状态疲软不佳,新婚蜜月都没过好。

听David讲完我真是真想兜头盖脸地呼他一顿大巴掌,然后告诉他你爷爷那不是吓你,他是在跟你告别,跟他此生最疼爱也最不舍的人,进行最后的告别!!

不过我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就像人们永远无法叫醒装睡的人,我们同样也无法点化一个没有心的人。亲人间的事情有时候真是说不清的,或许就是上辈子该下的账必须今生做个了结,于是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皇上不急太监急。

今天故事的素材得来全不费工夫,可我在码字成文后,心里却丝毫没有以往如释重负的愉悦与轻松,有的只是一片由沮丧虚无凝聚而成的沉重,经久不散,终至于彻夜失眠。

唯愿我的三亲六故永远不要看到这篇泄露家丑的故事,为了提供第一手真实的灵异素材继续盖楼,我也是真蛮拼了…………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