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猫复仇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6 22:54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除夕夜,328国道扬州路段,一辆黑色SUV车,正平稳行驶着。车从一个叫翟九村的地方出发,往扬州前行。车内,坐有一男一女,均三十多岁,男的开车,副驾驶座上女的却在大声嚷嚷。“我爸和我姨妈也就说你几句,至于吗,跟他们吵个

除夕夜,328国道扬州路段,一辆黑色SUV车,正平稳行驶着。

车从一个叫翟九村的地方出发,往扬州前行。

车内,坐有一男一女,均三十多岁,男的开车,副驾驶座上女的却在大声嚷嚷。

“我爸和我姨妈也就说你几句,至于吗,跟他们吵个没完,不懂得尊重长辈啊?”

男人闷声不吭,女人继续:

“再说了,他们说你甘裴哪说得不对?每次到我家来总绷着个脸,工作也不上进,还老跟我大呼小叫。刚当那么多人面,你为以后孩子在哪上学那点破事又冲我发火,你说他们能不气吗?结果大过年的,你转身就走,一点不把我家人放在眼里是吧?”

叫甘裴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了,冷笑着说:

“是啊,你说对了,你以为你家人什么东西?轮得到他们对我指指点点?老子心情好搭理他们几句,心情不好给我滚一边去。还有你陈姗姗,认识我以前,你不过一个村姑而已,怎么了,刚结婚一年就跟我来劲了?”

“呵……你城里人,真了不起啊!可惜你是一窝囊废,知道吗?你的车我家买的,油钱我替你出的,连买房也是我家拿的钱多,你呢?一个月赚几个钱?你看不起的农村人,个个比你这废物有本事!”

吱呀一声,汽车突然一个刹车,陈姗姗吓了一跳。

“干嘛?你想死啊?你想死你自己死去,别拉上我!”陈姗姗又一顿吼,但看甘裴时,发觉他脸色难堪至极,简直像要吃人。

“你再说一遍?”甘裴把车停路边,转头盯向陈姗姗。

“你能说我,我就不能说你?”见甘裴这幅神态,陈姗姗稍微有些害怕,语气顿时放软了。

他知道甘裴为人很冲动,经常做出不可理喻的事。

再看车窗外面,她发现道路两旁房屋稀落,除空地外,大部分是施工建筑。

现在已近夜间十点,国道上没有人,连车都很少,所以阴森森的。

“行了行了,走吧,别说了。”陈姗姗显出不耐烦的神情,催甘裴快走。

甘裴却指了指前方,说:“有只猫。”

陈姗姗一愣,朝车头方向望去,就见车灯照射下,果然有只黑猫趴在路上。

不知生病了还是怎么回事,那猫显得懒洋洋的。

甘裴连按几下喇叭,猫微微动了动,却没有走。

“这死猫!”

甘裴原本就在气头上,又被这猫搞得不爽,顿时一团恶火窜到胸口。于是他猛踩油门,直接朝猫撞了过去。

猫动作虽然敏捷,可汽车实在太快,一声低沉闷响,猫立即被撞开了。

“你神经病啊!”陈姗姗骂道,还往甘裴手臂打了一拳。

甘裴又急速停车,再通过后视镜观望,见那猫已经肚皮朝天,翻了个身,几乎奄奄一息了。

“对,我神经病!我他妈就是神经病!”

甘裴火冒三丈,他决定拿那只猫出气。随即他又倒车回去,踩紧油门,粗厚的轮胎,活活从猫身上碾过。

等车一停,他正面再碾。直到反反复复碾了那只猫十几次,碾到猫血肉模糊,骨头完全碎裂后,他才罢手。

先头几次,猫还挣扎着发出“咯咯咯”类似骨头摩擦般的奇异叫声,但后面,它即使生命力再顽强,也经受不住汽车的重量。

甘裴发泄完,气也撒够了,终于安定下来,陈姗姗却一脸惊恐,根本不敢看那猫,她真怕甘裴同样用残忍的手段对付她。

接着,甘裴发动汽车,继续赶路。两人再没说过一句话。

至于那只惨不忍睹的黑猫,犹如一滩烂泥,留在了原地。

回扬州后,甘裴夫妻依然争吵不断,仅隔几个月,两人就离婚了。

甘裴毫无懊悔和伤感之意,反而觉得是种解脱,可以过上无拘无束的日子。

时间匆匆流逝,三年过去了,甘裴没有再婚,期间换了份工作,要比以前更忙碌些。

二月的一天,也是春节刚过不久,甘裴因工作要往南京出差。他便从江阳西路出发,沿328国道一路向前。

当日阴雨绵绵,湿气浓重,还遭遇漫长的堵车,所以等甘裴离开扬州时,已接近傍晚。

又行驶差不多一个钟头,甘裴忽然觉得肚子很饿,正好他看到路边一家快餐店,随即他停好车,进去点了只汉堡。

吃完汉堡,从店里出来,他一下觉得附近场景有些熟悉,这不就是三年前除夕夜晚上,和陈姗姗停车吵架的地方嘛。记得当时为了泄愤,还碾死了一只猫,现在想想挺好玩的。

和三年前相比,这里并无多大变化,只新开几家店而已。

甘裴正准备上车,忽地见到面前一栋三层建筑,店牌写着“清溪推拿”。显然是家按摩店。

甘裴心想:反正开车开累了,要不进去按个摩,放松放松。

于是,他走进店里,前台是个中年妇女。询问好项目和价格后,他选择中式推拿,接着被带入了房间。

“你们店,按摩都正规吧?”甘裴笑嘻嘻的,不忘调侃一句。

“放心,我们手法都正宗的。”中年妇女回答。

“行,那你给我叫个手劲大的,我特别受力。”

“好嘞。您先躺会,我给你安排。”

过了约两分钟,门被推开,进来一个身材矮小,穿着黑色制服的女孩。

“你好。”女孩率先打招呼。

甘裴瞄了眼,发觉这技师年龄尚轻,除了皮肤太黑,长得算不错。尤其头上还绑了两个蝴蝶结,显得既特别又可爱。

甘裴平躺后,女孩先给他按摩头部。果然,才按几下,他就知道这女孩劲道不小。

过会,他又翻个身,女孩开始按颈椎。期间甘裴觉得无聊,一直在找女孩搭话,可女孩总是简单回复“嗯”“哦”这些字眼,感觉不太善于交际。

甘裴自讨没趣,索性不再说话,打起盹来。

也就片刻功夫,甘裴被一阵疼痛惊醒,他发现,女孩正骑在他腰上,给他按背。

“痛吗?”女孩问。

“是,你可以轻点。”

女孩不吭声,继续按着。

谁知甘裴提过意见后,女孩依然落手很重,甚至变本加厉,甘裴深觉比刚才更痛了,差点叫出声来。

甘裴又来火了。

“叫你轻点听不懂吗?”

女孩的手,正搭在他后背两块肩胛骨上。她丝毫没有松开,而是凑到甘裴耳边,再次问道:

“痛吗?”

这声音听来冷冰冰的,好比女孩一双手。甘裴突然有些疑惑,女孩已经按到现在了,怎么手冷得像冰块一样?

“行啊你,知道我痛还按这么重,你是几号技师?”

甘裴决定投诉。

“328号。”

“什么?”

甘裴一下没反应过来。转念一想,他才感觉到不对,328,不正喻示着外面的328国道吗。

虽说还未明白女孩话中意思,但他内心却升起一股没来由的恐惧。

猛然间,女孩两手五指张开,力越来越大,直到甘裴杀猪般叫唤起来时,她的手指已然插入甘裴两块肩胛骨中!

恶痛之下,甘裴拼命想要起身,可女孩重如一块石头,压得他动弹不得。混乱中,他又听到女孩在他耳边问:

“痛吗?”

他侧过头,正好对向女孩一张娇小脸蛋。此刻女孩一张脸变得朦朦胧胧,扭曲模糊,随后显现出来的,竟然是一张猫脸!

那只猫!

被自己反复碾死的猫!

甘裴心中疯狂呼喊。

然而为时已晚,从肩胛骨开始,女孩依次把甘裴身上骨头全部碾碎弄断,直至最后颈部。

就像那天甘裴对她所做的事。

女孩口中还不停发出那种类似骨头摩擦般的诡异声响:

“咯咯咯……咯咯咯……”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