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果冻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6 22:54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我叫夏敏敏,十六岁时,我出来打工,现在跟一个姐妹合伙开服装店。这十年,我过得平平淡淡,只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那也是我人生最恐怖的一次经历。原先我是个爱吃水果的姑娘,尤其喜欢橙子,但因为这事,我没有再碰任何水

我叫夏敏敏,十六岁时,我出来打工,现在跟一个姐妹合伙开服装店。

这十年,我过得平平淡淡,只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

那也是我人生最恐怖的一次经历。

原先我是个爱吃水果的姑娘,尤其喜欢橙子,但因为这事,我没有再碰任何水果,甚至看到水果,就产生恶心想吐的念头。

是的,它和水果有关。

约八九年前,我打工的工厂倒闭了,我不得不再找工作。因为实在闷热,某天我去一座石桥下乘凉时,望见被贴在店门前的招聘信息。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不看招聘信息,不走进店里,肯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那是一家水果店。

起初我很奇怪,一家水果店,为何要开在桥下,这样真有生意吗?但很快我被老板娘的热情笑容所麻痹了。第二天,我顺利成为了店内唯一的营业员。

刚开始,我自然被蒙在鼓里,不知水果店背后的秘密,只觉得生意非常冷清,老板娘却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按理说,我打工地方是个落后的地级市,这一带又偏僻,除了河对岸有家医院外,其余基本全是工厂,结果老板娘还把水果店开在桥下,一个路人根本不可能经过的地方,简直违背常理。

不过,之后我很快明白,老板娘的真正用意。

那么,我是多久察觉到不对劲的呢?记得约半个月左右,一名四十多岁,从深圳赶来的妇女,和老板娘见了面。

犹记得当天,老板娘打扮得花枝招展,一身鲜亮服饰,妇女见她后直称吴姐。也是从那时起,我才知老板娘原来姓吴。

老板娘同样客客气气,亲切地叫她妹妹。

与其他客人不同的是,那妇女进门后,看都没看水果一眼,而是跟吴姐走进内室。那间内室用帘子挡着,我从未跨入过,先前我以为是吴姐住的房间。

“你是马太太介绍来的吧?”

“是的。”

两人进内室后,我就听到一句对话,随即再无听清什么。

直至那妇女出来,我见她手中拎个透明袋子,袋子里放了只圆形木盒,吴姐笑嘻嘻说:“这果冻拿回去让你妈赶紧吃,别放太久。”

我乍听奇怪,怎么水果店还卖果冻?

等那妇女走后,吴姐看出我的疑惑,终于跟我解释。原来,这店名义上卖水果,实际在卖一种治疗各类眼疾的药,价格还特贵。因为这药是她按祖传秘方配制而成,效果奇好无比,曾有一名54岁的白内障患者,连手术都不管用,结果吃了她的药七八次,三年便恢复了视力。后来此事传开了,不少人纷纷上门求药,吴姐觉得销路不错,就开始从事这门生意,水果店只为掩人耳目。吴姐还给药取了个甜品名字,叫“蜜果冻”。

吴姐继续说,蜜果冻虽然有人买,但她不想太过招摇,怕出事,所以现在基本只卖老顾客,或老顾客介绍来的。刚那妇女就是一名老顾客的朋友,为了给她老母亲治好白内障。

听完后,我算懂了,怪不得店要开在僻静的桥下。自那天起,我多了一件事做,就是帮吴姐记录及回访买蜜果冻的客户,通过电话,询问对方疗效之类的,其实人也不多,平均一个月两三个的样子,所以比较轻松。不过,虽然成了吴姐助手,我依然不知蜜果冻究竟为何物,直到一位叫芳芳的小姐到来。

那年冬天,一大清早,我们就见一个二十上下的女人匆匆踏进店门,她披件羽绒外衣,染了头黄毛,一双套着黑丝的细长大腿暴露在风中,黑丝上还有个破洞。她叫芳芳,是个酒吧坐台小姐,听说我们在卖治眼病的药,所以跑来了。

吴姐好奇她是听谁说的,因为按以往规矩,蜜果冻只卖给熟客或熟客朋友,芳芳说是一名酒吧客人告诉她的,料来那客人曾是吴姐顾客,也勉强算介绍的吧。

吴姐心想芳芳的话也有道理,再者见她极迫切的样子,就答应了。然后问她药给谁用。

“能给谁呀,我自己咯!”说着芳芳将眼皮扒开,眼睛里全是血丝。

“怎么回事?”吴姐问。

“不知道……反正前段时间吧,我眼睛一直痛,看东西经常模糊,开始我怀疑喝酒闹的,结果后来越来越严重,早晨起床,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吓死我了!我真怕哪天眼睛瞎了,我该怎么办啊?”

“你先别急,不管你眼睛什么病,我的药都包治的。但今天我手头没货,你拿不到药。”

“啊?那怎么行!我连夜打车过来的!就为了到这买药。大姐,你帮帮我吧,我住得远,过来一趟不方便……”

芳芳性子很急,死皮赖脸地求,最后吴姐实在没辙,只能给她现做一份,但必须等几个小时。

“没事,你慢慢弄,我等到晚上都行。”芳芳终于笑了。

吴姐也不耽误时间,拉着我手,掀起了门帘。那是我头一回进内室。说实话,内室比我想象的普通,就一张床,一个柜子,另外还有台迷你冰箱。房间让人感觉特别拥挤。

吴姐跟我说,今天客人来的突然,她真没准备现货,所以我得先帮她去取原料,她则招待客人。我问原料哪里取,她告诉我在河对岸的医院,找一位名叫黄枫的后勤部主任,是她初中同学。

我立即出发了。

到医院,很顺利见了黄主任,讲明来意后,黄主任变得有些紧张,忙拉我出办公室,挑走廊说话。

这种状况,令我一下明白,她和吴姐生意应该是绕开医院,私下进行的。

随后,黄主任让我去地下一层的厕所等,她一会送来吴姐需要的东西。

说是一会,结果我足足等了四十多分钟,才见她拎一湿袋子过来,袋内装了个铁盒。

“你跟老吴说,这几天货不多,才一份,不过保证是新鲜的。”黄主任边说边递袋子给我。

“去吧,尽量别让人看到。”她最后嘱咐。

回店路上,我特别好奇这铁盒,一直犹豫该不该打开看看。

尤其黄主任提到“新鲜的”,我想医院究竟有什么东西,会用这三个字眼形容呢?

最终我还是禁不住诱惑,来至暗处,小心翼翼地开启铁盒盖子。

下一瞬间,我彻底惊住了,并感到一阵反胃,手中的铁盒差点脱手。

因为我见铁盒内装的,是一对圆鼓鼓的眼球!且明显从人眼洞里剜出来的,手活十分精细。眼球大半部分,都被药水浸泡着,仿似两只膨胀的蝌蚪。此外不知何原因,这对眼球显得有些污浊和萎缩,和活人身上的不太一样。

隔了好长时间,我才缓过劲来。我再克服恶心感,近距离观察,发现这对眼球另有些奇怪,在眼球里面,布满了许许多多芝麻般的黑点,似乎还在微微颤动。

是虫子!

我不知如何形容当时的感受,总之浑浑噩噩回到了店里。

铁盒给吴姐后,我把黄主任话跟她说了,然后低头站到一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吴姐毕竟老辣,一眼就看穿了,问:

“你打开盒子了对不对?”

我点点头。

“别在外边乱说,听到没?”

我又点点头。

“眼球是蜜果冻最重要的成分,我们祖上秘方相信吃人眼球治眼病,差不多是以形补形的意思。所以别大惊小怪的,认真帮吴姐做事,懂不懂?”

边听吴姐“科普”,我边想象蜜果冻,赫然觉得那眼球还真挺像果冻,看上去水滋滋,软软嫩嫩的。

但想到一口把这种东西吃进嘴里,顿时感觉整个胃都快吐出来了。

随后吴姐开始准备其他材料,有水果,牛奶,甜味剂,鱼胶粉,正当吴姐倒出眼球,快要捣碎时,我提醒吴姐,眼球里有虫子。

吴姐凑近一看,近得像要舔那眼球,即对我说:“这尸体生前眼睛肯定也有病,算了,几只虫子而已,让它去。”

我紧张地盯着吴姐做事,当她把碎成渣一样的眼球和其他材料混在木盒当中,再放入冰箱后,我才算放松下来。

“得一个小时。”吴姐看了眼表。

等待过程中,吴姐告诉我,医院那黄主任差不多就是她现在合作伙伴,负责搞定停尸间工作人员,剜下死人眼球,提供给她作为蜜果冻原料。两人再按比例分成。

吴姐还说,蜜果冻口感很甜,基本就是果冻的味道,只略带一丝腥味,一般人吃不出来。

我越听心里越慌。

一小时后,蜜果冻制成了,芳芳急不可耐地拿到手中,付了钱,忙不迭打开盖子闻闻,说了句:“还挺香的,我最喜欢甜品了。”

确实,无论表面还是味道,任何人都不会联想到蜜果冻的可怕成分。

“对了,眼睛的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有人吃我药两三年才有好转。你的情况,至少还得再来一趟,要么下个月的今天吧。”吴姐不忘嘱咐。

“好了大姐,听你的。”

谁知仅隔三天,芳芳就来了,并且怒气冲冲,朝吴姐劈头盖脸一顿谩骂。

“你个死女人,那天给我吃了什么啊!你看看我眼睛!看看我眼睛!妈的被你害惨了,卖的什么垃圾药!”

芳芳骂得撕心裂肺,还身体前倾,把刘海撩开,让我们瞧清楚她眼睛。果然我们都吓一跳,只见她两只眼珠瞪得老大,仿佛快被吹爆的气球,更瘆人的是,眼珠里全是黑色虫子,不近看的话,还以为眼睛涂黑了。

吴姐努力维持镇定,回芳芳:“小姑娘,你嘴里放干净点,我的药每年那么多人吃,怎么到你这就出事了?我跟你讲,你是眼睛本来有病,现在更严重了而已。”

其实我和吴姐都心知肚明,芳芳眼中的虫子怎么回事,只是没想到比当时那眼珠里的虫子还多,看来这虫子会快速繁殖。

“你放屁!这么多虫子,就是从吃下你的果冻后冒出来的,你还说和你没关系?我不管,你现在跟我去警局,给我个说法!”

一听警局,吴姐突然慌了。芳芳则气得满脸通红,眼珠加剧膨胀,偏在她伸手拉吴姐时,吴姐猛地一把推开,芳芳站不稳,竟后仰倒地。

一声剧烈惨叫!

我和吴姐直看到,芳芳后脑受撞击后,两只眼珠好像破裂的水袋,不断渗血水,还有数都数不清的黑色虫子,密密麻麻从她眼睛里爬出来,沿着她的全身,拼命向外扩散。

不一会,满地的虫子!

我和吴姐吓呆了。

伴随芳芳一声声叫唤,终于来了围观人群,不过这时虫子全爬开了。等芳芳被送去医院后,警察也到了,吴姐只推脱说和她没关系,是那女孩自己眼睛问题,还把一盒未放眼球的蜜果冻拿给警察化验。吴姐和我自然通过气了,无论如何不能透露眼球的事。

最后,芳芳眼睛瞎了,但警察查不出什么端倪,仅告吴姐无照营业。店立即关了。

过不多久,我离开那座城市,去了天津,跟小姐妹合开服装店,一直到现在。

至于吴姐,我走的当天就断了联系,但我三年前听那地方朋友说,吴姐似乎又开了新店,依然在卖治眼病的药。

看来即使闹出芳芳事件,吴姐仍相信她的药是有用的。也或许她纯粹只为挣钱,实际根本不在乎药效吧。

总之,我没有再打听关于吴姐任何事。

也不知道,有没有出现第二个芳芳。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