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换魂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5 20:15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古往今来,多少能成大器者全折在了一个“贪”字上。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觊觎,更绝不去占有,方才是安身立命细水长流的善道。

前不久,浙江留守儿童章子欣小朋友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大家都为她的遇害痛惜不已,留守儿童这样一个群体,是经济发展大潮席卷过后,滞留在沙滩上的牺牲品,孤苦伶仃,无人问津。

我老公有个同学上周从外地来北京出差,我们一起请这位“睡在上铺的兄弟”吃烤鸭。一顿天南地北的神侃以后,说起来失踪女童章子欣。这位同学是在当地的市民政部门上班,经常会去下边几个乡县精准扶贫,也接触过不少留守儿童,他给我讲了一件发生在他们局辖区里的留守儿童往事。

在下面县里有个小姑娘叫天嬴,名字起得老霸气了,出身也是相当不凡。天嬴的父母是经营煤矿的,正经应了那句“你家里有矿啊”的调侃,天嬴家是县里远近闻名的首富。住着装修豪华已成为当地地标级建筑物的独栋别墅,进出都有专门的豪车接送,天嬴小小的年纪从头到脚一身名牌。总之就两个字:奢华。

由于父母常年都在矿上,平常日子里天嬴都是跟着爷爷奶奶住在县里,寂寞无聊的童年时光里,她有个雷打不动的小伙伴,或者说是小答应、小马仔,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老马头的孙女,憨憨。

这憨憨也是人如其名,长得又黑又瘦,常年蓬头垢面邋里邋遢。这孩子整天呆头鹅似的,反应老比别的孩子慢半拍。当年她娘生下她,才出了月子就跟人跑了,从此再无音讯。憨憨爹一个人养家,远赴深圳打工挣钱,好几年也不回县里一次。

一来二去的,天嬴与憨憨混成了搭档。天嬴是那个发号施令的小公主,对憨憨呼来喝去,百般捉弄。动辄让她去地里偷棒子,看着憨憨被地里的人追打呵斥,天嬴远远儿地拍着巴掌,笑得别提多开心。要不就命令憨憨去捅马蜂窝,眼瞧着她被马蜂蛰得鼻青脸肿嚎啕大哭,天嬴觉得特别刺激有趣。

时不常天嬴会给憨憨十几二十块钱权当打赏。憨憨一拿到钱,就告诉副食店给她爷爷打一点散装的白酒,剩下的钱她就买些红果蘸吃,那是憨憨最喜欢吃的零食。老马头知道孙女给他打酒的钱是怎么来的,每每边喝边落泪,心疼孙女却也无可奈何。

后来天嬴父母的煤矿发生塌方事故,35个工人被埋在井下无一生还。当地政府为了声誉政绩不许声张,跟天嬴父母一起雇佣黑社会人员殴打威胁遇难者家属,生生把事情压了下来,只赔付了很少一点钱了事。县里人慑于政府淫威,敢怒不敢言,暗地里诅咒天嬴爸妈迟早遭报应。

没过多久,有一天天嬴带着憨憨四处闲逛,看见农机厂门口堆放着高高一大摞钢筋。天嬴顿时心生一计,命令憨憨爬上去看看!憨憨有点犹豫,嗫嚅着说太高了吧。天嬴摸出五十块钱来,在憨憨面前摇了一摇,坏笑着说:“爬上去,这个就是你的。”

憨憨战战兢兢费了很大力气才爬到钢筋最上面,天嬴一看没事也开始往上爬。就在她爬到一半的时候,钢筋垛塌了。天嬴连摔带砸把头磕破了,她头也不回地嚎哭着跑回了家,彻底将憨憨忘得一干二净。等厂里工人发现被压在钢筋下面的憨憨时,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伤心欲绝的老马头跑到天嬴家讨说法,天嬴爷爷嚣张地说:“老马,你别血口喷人乱攀扯,哪个看见我孙女跟憨憨在一起了?你家那个娃,她就是个憨货,自己作死怪得谁?你再不滚,我叫人揍你了啊!”

老马头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还要上前理论,立刻被天嬴家的人团团围住,痛打一顿赶了出去。从那天晚上开始,天嬴高烧不退,连夜送到市里医院,输液打针都不见好,直等到第四天早晨,体温方才渐渐退了。

天嬴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竟是:“我想吃红果蘸了。”家人都很奇怪,这孩子从小养尊处优,向来对这些村野吃食不屑一顾的,这是咋了?接下来他们发现天嬴病了这一场后性情大变,曾经飞扬跋扈处处拔尖儿的她变得沉默寡言,木讷羞怯,整日呆坐着不发一语。

县里人常见着天嬴跑到西头老马家玩,一待就是一整天,家里人叫都叫不回去。老马头说那孩子来了也不说话,就往憨憨活着时睡过的炕上一坐,圆睁着一双小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老马头觉得很奇怪,说起来自己该恨毒了这个孬心眼儿的小妮子,可每次她上家里来,他却都打心眼儿里觉着亲。

没过多久,天嬴家的煤矿被依法关停,她的父母双双获刑入狱。天嬴家倒了,她爷爷奶奶躲在家里没脸出来见人,天嬴基本上就长住在老马家里了,看起来完全就一家人。

要说啊,万事万物终须有个度,这人他不比貔貅,一味攫取侵犯,占尽先机,得寸进尺,只进不出的人,迟早有一天会连本带利付出更大的代价去偿还。

古往今来,多少能成大器者全折在了一个“贪”字上。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觊觎,更绝不去占有,方才是安身立命细水长流的善道。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