捻苦成香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4 11:5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人生如道场,荣辱即法阵。于顺境得意处,讲天话地夸夸其谈者,终不过是泥塑纸折的菩萨,一遇苦海浪波的洗礼,便原形毕露,化泥沉沙。唯有坚持在欲行禅,火中栽莲,以心念做磐石屹立不倒者,方能突破桎梏斩杀心魔,自得开悟清凉的解脱佳境。

众生皆苦,最苦的众生有多苦?

老友认识一位老太太,一生无人知照她的姓名,因为有双三寸金莲的弯弯小脚而得名“小脚儿”。

“小脚儿”幼年丧母,因为家资殷实,有良田十数亩,家畜若干,所以她父亲很快便续弦了一位妻子。这位后妈年轻貌美,性子泼辣外向,深得“小脚儿”父亲的宠爱。

所以“小脚儿”的日子可想而知。自打后妈进门,家里的大骡子大马大牲口,就全歇了活。“小脚儿”承包了一切脏活苦活累活,一日三餐还都是半饥半饱。

有一年隆冬,街坊看见“小脚儿”穿着件窟窿摞补丁的破夹袄,瑟缩着在院子里喂猪。街坊心生不忍,气不过地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爹!你爹简直是畜生,走,我带你去找他理论!”“小脚儿”吸溜了一下冻出来的清鼻涕,微笑着说:“婶子别麻烦了,我爹一个大男人家,不太注意女眷间的事情,小妈年纪轻,不怪她的。”

几句话说得老街坊眼圈儿又红了。“小脚儿”刚满十五岁,就被她爹后娘做主嫁给了村里一户手艺人家。男人比“小脚儿”大二十岁,才刚死了老婆。后娘说这家人是专做佛香的,功德无量,把女儿嫁入这样的人家能得佛祖保佑,绵延香火。

“小脚儿”出门子是在冬天,家里唯一给她置办的嫁妆只有一件破棉袄。冬天时膛不了风寒,暑热时就把内胆抽去当夹衣穿。公公婆婆对她非常严苛,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家事活计。在头胎诞下一个女儿后,丈夫更是对她怨恨满腹,动辄拳脚相加。

无数凄清长夜,耿耿秋灯,“小脚儿”独守寒窗,默然无语地制作佛香。第二天再拉到镇子上贩卖赚钱。

有人感慨“小脚儿”命苦嫁错了人,“小脚儿”倒是乐呵呵的,跟人家说我们这一大家子人,上有老下有小,不缺衣不少穿地守在一块儿,有啥可苦的?我才不苦呢。

后来好容易熬到公婆全没了,“小脚儿”

膝下也已有了一儿一女凑成了“好”。一天有家大户订制了一大批贡香,足够“小脚儿”家里大赚一笔,但这大户人家由于要举办法会,对送香过去的时间有很严格的要求,必须要在太阳升起之前把所有贡香送到,而且一定不能让这些香见了天光。

“小脚儿”不眠不休地忙碌了一整夜,趁夜色装车出发了。山路颠簸,崎岖难行,她不敢把车推得太快,因为担心会将香枝颠折。艰难行路时,但见乌云遮月,山风摧枝,不多时豆大的雨点儿便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

“小脚儿”想着这回遭殃了,满满一车贡香全得受了潮,损失这么一大笔眼看到手的银钱,家里男人还不得扒了她的皮?越想越觉得悲从心头起,连带着把自己几十年来的屈辱、委屈、不甘种种全给招了出来。多年来她第一次放任自己泪如雨下,在夜深空旷的山岚之间放声痛哭,将心里多年积下的苦水一吐为快。

好容易将车拉到大户家里,天色依旧漆黑如墨。“小脚儿”泪痕未干地对给他开门的管家说:“您看,真是对不住您。路上下起大雨,我一个人又走不快,车上的香可能被雨淋了。老爷您看看还有没有能用的,好歹行行好,赏给我几个钱吧!”

管家不发一语,先带人举着火把查看了车上的贡香,全部安然无恙并无一根受潮。接着才对“小脚儿”说:“大姐,我原本看你挺实在的,怎么今天说起话来颠三倒四不老实起来了?我明明眼见着你们一行十来个人,有帮着推的,有帮着拉的,怎么成你一个人了?”

“小脚儿”闻言大惊失色,转头四顾,火把的微光里夜色如水,哪里还见一个人影?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一趟送香竟比往日快了两倍不止,在来的路上光顾着哭了,也没仔细思量体会究竟走了多久。

自那以后,“小脚儿”初一十五必吃素焚香,她逢人便说是佛在帮她,这件异事也便得以流传下来。

“小脚儿”男人死的那一年,她又对乡亲们说佛菩萨说了,她一辈子的苦还没受完,得再活十年。果然十年以后,“小脚儿”无疾而终。

《维摩经》有云:“火中生莲华,是可谓稀有。在欲而行禅,稀有亦如是。”故事里的“小脚儿”能得佛佑,一来是她长年累月搓土成香,供世人礼佛。更可贵是其身处烦恼苦海,不艾不怨,自得解脱,达到内心澄澈空灵的清凉界。

人生如道场,荣辱即法阵。于顺境得意处,讲天话地夸夸其谈者,终不过是泥塑纸折的菩萨,一遇苦海浪波的洗礼,便原形毕露,化泥沉沙。唯有坚持在欲行禅,火中栽莲,以心念做磐石屹立不倒者,方能突破桎梏斩杀心魔,自得开悟清凉的解脱佳境。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