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疲劳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4 11:5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都说成年人的世界里再没有“容易”二字,可当你觉得很艰难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或许有人正濒临崩溃,生死抉择。

有个大家伙都耳熟能详的成语叫作“鬼哭狼嚎”,我老公一个大学同学前几天告诉我,她曾经真的听见过鬼哭。

这同学名叫冬梅,性格也跟电影《夏洛特烦恼》里的马冬梅一样,大大咧咧,咋咋呼呼。冬梅的高中是在北方农村上的,她去上学时总爱抄近道儿,穿过一大片玉米地。

高一入学时,冬梅跟自己的同桌一打照面,就被惊艳得魂飞天外了。那是怎样一个冰肌玉骨雪凝肌肤的美人儿啊!北方女生大多皮肤偏深,又是在她们那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庄里,如此又白又细腻的皮肤真正可以惊为天人了!

冬梅定了定神儿再一细看,同桌的女孩生得一双水晶大眼,非常深的天然大双眼皮眼波流传,煞是好看。鼻梁顺直高挺,再下去顺势一个红润饱满的樱桃小嘴,正对着她微微含笑。

神思恍惚的冬梅仿佛是从很远很远的天际听见那女孩儿对她说:“我叫贞舒,以后我们是同桌啦,你好!”此情此景如今过去二十年了,可冬梅说她一闭上眼都还恍如昨日,贞舒的笑靥清晰可触。

然而冬梅只和贞舒做了半年同桌。这期间冬梅真切感受到贞舒人如其名的温柔良善,处处谦和替人着想。有一天晚上冬梅去村口送一个来她家串门的亲戚,意外撞见贞舒拉着一个中年男子泣不成声。

冬梅好奇心起,猫在暗处看见贞舒一边饮泣一边哀哀地说:“爸爸,您把我接回JN吧,我真的住不惯啊爸爸,我想您,您别走啊爸爸……”可男人还是一把甩开贞舒,决绝地走了。

后来冬梅听她娘说,原本贞舒一直是在省城出生长大的,十二岁时她娘得癌症去世了,贞舒她爸在报社工作,顾不上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就雇了个小保姆帮着料理家事。谁承想一来二去他竟与保姆明铺暗盖,勾搭成奸。

俗话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爹,贞舒她爸跟小保姆结婚以后,越发容不下已经亭亭玉立的女儿,趁着升高中的机会把贞舒送到了下面乡里的奶奶家,索性眼不见心不烦了。

冬梅内心里非常同情贞舒,可又不好冒然有所表示,怕刺伤她的自尊心。高一放寒假前,隆冬里的最冷一天,贞舒没来学校上课,也没跟班主任请假,一问她奶奶,说是一早就背着书包上学去啦。

这可急坏了学校里的老师,大家联合村民一起直找到天黑,才在那片冬梅每天上学经过的玉米地里找到贞舒的尸体,她喝百草枯自杀了。

冬梅说她当时一连几天都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噩耗,明明前一天晚上放学时,贞舒还温柔地笑着对她说“明天见”呢,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什么成了压垮贞舒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切疑问,全部都不得而知了。

贞舒头七那天晚上,冬梅下学后又抄近路穿玉米地回家。走到快一半儿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在切切察察地小声儿说话。那声音忽远忽近,飘忽不定,听着就像是有个人在玉米地里盘旋飞舞着发出来的。

冬梅就算再女汉子,见了这阵势也吓尿了,她战战兢兢止步不前,想要仔细分辨一下那个“人”说的是什么,就是在这时候,她听见了鬼魂的哭泣声。那哭声又尖又细,一哽一哽地仿佛噎住了马上就要窒息一般。

电光火石间冬梅突然猛醒到会不会是贞舒!?难道是贞舒头七回魂来了??她这么一想立时不觉得恐惧害怕了,只是悲从中来放生大哭着说:“贞舒!是你吗贞舒?我知道你心里苦,你要是真回来了就现身见见我吧!”

冬梅话音刚落,玉米地里便再无怪声儿,万籁俱寂中只听得幽幽一声叹息,十足就是贞舒生前的气息感觉,冬梅哭着喊贞舒出来,可任凭她怎么垂泪哭诉,玉米地里都再没有了任何声息。

冬梅告诉我从那以后她就彻底相信世界上是有鬼魂是存在的了。时隔多年她一直不忍心去回想琢磨,当年贞舒独自承担下咽了怎样的压力与委屈,才会决绝地忍着百草枯穿肠的痛苦,惨烈离世。

前几年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热播,冬梅守在电视剧前哭到泣不成声,她说剧中演员佟丽娅饰演的夏冰像极了当年的贞舒,她如见故人,流连忘情。

都说成年人的世界里再没有“容易”二字,可当你觉得很艰难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或许有人正濒临崩溃,生死抉择。

善待此生遇见的每一个人,无论喜欢的还是讨厌的,在他们若无其事的坚硬外表下面,都包藏着各自不为人知的艰辛与委屈,汹涌激荡,沉重不堪。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