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寝室的谋杀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4 11:5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我认为,世上无聊的人有两种,其一是搞艺术的人,其二就是学生。两者都能不厌其烦地,编造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出来。

我认为,世上无聊的人有两种,其一是搞艺术的人,其二就是学生。两者都能不厌其烦地,编造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出来。

不过,当李凡和我说,我们所在的这幢宿舍楼闹鬼时,我还是觉得很不舒服。我觉得他不该编这样无聊的东西,但自从住进这幢楼以来,李凡渐渐变得有点古怪,我也没办法。随他编去吧。

严格地说,我们现在住的这幢楼,不是真正的宿舍楼。去年,学校招收的人数太多,甚至是原计划的两倍,宿舍楼供不应求。于是,只好把这幢办公楼暂时当作宿舍楼,给那些没有宿舍的同学住(我就是其中之一),等新宿舍楼建好后,再搬出去。

说实在的,住得还可以,这里的条件,和真正的宿舍楼差不了多少,只不过不像后者那样,每个寝室都有卫生间。但我觉得这没什么,只是意味着,大家上厕所的时候,要多走两步路,用走廊尽头的公用厕所罢了。

李凡编的故事与这个厕所有关。

李凡说:有一天夜里,他出去小便的时候,经过了213寝室门口,看见里面有很多穿白大褂的医生,在手术台上,解剖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和李凡住在201寝室,李凡和我说这个故事的时候,对门202寝室的张平也在。我和张平一起骂李凡编得太没水平。

“这里根本没有213寝室!”张平纠正他。

“错了,”李凡说,“厕所就是213!”

如果按照门牌号来算的话,走廊尽头的厕所的确应该是213号。而实际上,厕所的门牌位置,只印着“卫生间”三个字。

但是,李凡就是坚持,他的确看见一个“鬼寝室”,上面的门牌号是213,而且,里面还有一群“鬼医生”。

李凡的故事很短。只是说他看见213寝室里,有医生在手术台上被解剖人。可我胆子很小,我觉得他是故意在吓我。

他知道我午夜的时候,必须起床上一次厕所——这是我的习惯。每个人的有自己的习惯,这没什么好奇怪。

听过李凡的故事,我夜里上厕所的时候,的确有点怕。再加上走廊的灯坏了几只,当我在黑咕隆咚的走廊里,往厕所那边走去的时候,总是仿佛听见手术刀碰撞时,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用口罩蒙着脸,手里拿着锋利的手术刀,对着一个无助的、还活着的人比划着,一边说,“嘘,准备好了吗,我来解剖你了。”

李凡一连几天,都和我重复说这个故事。

他会说:“我昨晚又看见213寝室……”

渐渐地,我不再害怕这个故事了,但是,却转而害怕李凡这个人。

听说,李凡的父亲是个警察,抓过小偷,骗子,据说还抓过贪官,上过电视,风光了一段时间。家里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总算很美满。

看上去都挺不错的。

我弄不明白,李凡为什么这么神经兮兮的。他为什么老和我说这个故事。

一天,张平趁李凡不在的时候,和我说:“李凡撞邪了,被鬼附了身。”

他叫我离李凡远点儿。

我也觉得是应该离他远点。

他已经连续三天,对我重复213寝室的故事了。

第三天的时候,他对我说,“现在,我给这个故事起个名字,就叫,《213寝室的谋杀》。你觉得这个名字好不好?”他诡秘地笑。我吓出一身冷汗,简直想报警。

晚上,我没敢再去厕所,也一直没睡着。

夜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李凡的床上有悉悉索索的响动,过了一会儿,我发现他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走到外面去了。

随后,我听见厕所里传来淅沥哗啦的水声。

我瑟瑟发抖,气都不敢出。

过了一会儿,李凡回来了。

我鼓起勇气问他,“李凡……你刚才,干什么去了?上厕所吗?看见什么没有……”

李凡看都没看我,一言不发地在床上坐了一会。

然后开始唱歌,不,是唱戏:“娘呀……悔不该,我当初离你而去,十年乞讨……”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戏,但“咿咿、呀呀”的,很多句子我听不明白,大约是某种地方戏。

我很害怕,打算等天亮的时候,去找辅导员,申请调换寝室。

最后,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向辅导员申请调换,却得知李凡死了。

清晨的时候,他的尸体被一个学生发现,躺在卫生间的水池里。那里,一排水龙头都开着,把水池装得满满的。李凡笔直躺在水池里,他身体侧着,正好和水池一样宽。他眼睛闭着,看上去很安详。

我总想起他说的故事。

于是,我产生错觉,总是看见……他肚子被划开,肠子流得满地都是;手术刀上血迹斑斑,在水龙头下冲洗着……水滴在上面,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李凡突然睁开眼,说,“我被活生生地解剖了。”

李凡的死让我很害怕。

警察调查的结果是,窒息而死,或者说,被水淹死的。

他们说,这是一起意外。以前,有许多地方的洗手间都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原因都是因为有时候,人们在弯腰洗脸洗手的时候,动作太快,弯腰时,突然一口气没回过来,晕了过去。这时,如果他们的脑袋还伸在水池里,并且,水龙头还开着的话,那么,就很容易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死亡事件。

我不相信警察的判断。

他们太让我失望了,竟然看不出李凡之死和手术刀的关系,当我把李凡说过的《213寝室的谋杀》这个故事,以及他在夜晚唱戏的事情,告诉警察的时候,他们竟不屑一顾,还劝我别太紧张,要放松。他们肯定以为我受了刺激,变成神经病了。

最可气的是,他们竟暗中观察我很长时间,肯定是怀疑我杀了李凡。

当然,最后什么都没查到。

我真希望他们误打误撞,走进213寝室,那时他们就会知道,我没撒谎。

李凡的父亲是个警察,曾逮捕过一个叫做张XX的人,这个姓张的是一个贪官,东窗事发后,携款潜逃了,最终,被李凡的父亲从一个偏远的小镇给逮捕了。因为这件事,李凡的父亲还被报纸表扬过,甚至,还上过地方的电视台。

他是个很好的警察,不过,他肯定抓不到杀害他儿子李凡的凶手,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儿子是因为自己而死的。

贪官张XX的儿子叫做张平。父亲被捕后,母亲也改嫁了,他突然由一个富家少爷,变成了一个孤儿。因此,他对那个逮捕他父亲的警察怀恨在心。

终于,有一天,他得知,那个警察有个儿子,叫李凡,和他在一个学校。于是,他在心里暗暗酝酿着一个复仇计划。

他千方百计地接近李凡,获得了李凡的信任和友谊。

有一天,他对李凡说:“听说,你们寝室有个胆儿特小的人?”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有个好玩的主意,我们一起捉弄捉弄他,怎么样?”

“怎么捉弄?”

“他观察到了,他喜欢在夜里去小便,我们编个故事,就说厕所闹鬼……这个故事,你每天和他说,连着说个三四天,我敢保证那家伙准给吓出个神经病。我以前有个同学玩过,连说三天,对方就变得神经兮兮了,看见厕所就害怕,看见你更害怕……”

于是,就有了连续几天,李凡对我这个胆小的人讲鬼故事,并且极尽所能地装出诡异神秘的模样,想吓吓我。

这都是张平的伎俩——这也是他杀人计划的第一步。

事实上,在和李凡相处的过程中,张平发现了李凡的一个秘密:他有梦游症。

李凡每天夜里都会到卫生间洗脸,或者洗手。

有一次,张平遇到他,和他打招呼。可李凡没理他。一连几次,都是这样,终于让张平发现了梦游症的秘密。

另外,他发现,梦游症者,在梦游的过程中,很喜欢重复白天大脑中接受到的新信息,为此,张平一直找机会和李凡呆在一起,然后,白天的时候,就说很多鬼故事给李凡听,或者,唱一些听上去很恐怖的地方戏曲给李凡听。那样,李凡就经常在夜里,唱一些恐怖的戏曲。

这是张平杀人计划的第二步。

第一步和第二步都只有一个目的,要让和李凡同寝室的那个胆小的人(就是我),以为李凡脑子有问题。

可以说,张平的这两步走得非常不错,尤其是第一步。

于是,当我和警察说出李凡近日来的表现,以及我自己的想法的时候,警察很容易把视线转向我,而根本不会注意一个叫张平的人(再说,张平那时根本就没出面)。警察会以为我是杀人凶手,只是在欲盖弥彰,或者,他们会认为,我为同学的死受了刺激……

总之,张平的计谋得逞了,他很成功地逃脱了警察的视线。

接着,就是最后一步了:杀死李凡。

张平发现,梦游症者虽然看上去像清醒似的,其实,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在梦游过程中,他们没有思考的能力和反抗能力,也不会突然醒过来。

因此,张平就一直找机会,等李凡再次梦游的时候,把他的脑袋按在放满水的水池里,淹死了他……最终,他完成了自己苦心积虑经营的复仇计划。

三(尾声)

这个故事是张平在入狱前亲口告诉我的——他自首了,而不是暴露了。事实上,如果他不自首的话,我估计他一直会逍遥法外的,因为这个计划很完美,况且,李凡的案子已经敲定了:死于意外。

起初,我是这样理解张平的自首的:第一,他是良心发现,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天理(当然,也是法律)不容的事情,他逃不过内心的谴责,因而自首了;第二,他已经是个孤儿,并且复了仇了,世上没有人牵挂他,也没有他牵挂的事,他在觉得世界无望的情况下自首的。

可张平告诉我,“错了”,他说,他之所以自首,不是因为良心谴责,也不是我所想的第二个原因——其实,他很留念生活。他只是害怕,所以自首。

我问他为什么害怕,害怕什么?照我的理解,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根本没有什么害怕可言;只有别人害怕他,残忍的复仇之心。他竟然能编出子虚乌有的213寝室,以这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故事,要了李凡的命,这难道不够可怕吗?

可是,我发现,当我问他怕什么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很难看,看出来,他很恐惧。

他说:你知道吗?有一天,夜里,我去上厕所,的确看见了213寝室,里面有穿白大褂的医生,他们叮叮当当,敲着手术刀,李凡站在门口,笑盈盈地望着我……

张平由于自首,再加上他本身的良好表现,判了死缓。也许,一段时间后,会改判无期,但是,半年后,他疯了。没有意外的话,他会在精神病院度过终生。

我听说,张平在精神病院里,喜欢到处写写画画。他写的只有三个数字:213。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213”,他或许只是一个情绪,恐惧,仇恨,或许,是一个疯狂的计划,很危险,可以顷刻间要了别人的命,当然,要自己的命也是轻而易举的。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