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地铁奇谈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3 22:58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我有个表弟叫大宝,是我亲大舅的儿子。我大舅早年间下海经商,做了勇立商海浪头上的弄潮儿。表弟一家实打实属于先富起来那一批人,小时候我第一次吃旺旺仙贝就是过年时在他们家,大宝有好几个“旺旺大礼包”,随随便便就赏

我有个表弟叫大宝,是我亲大舅的儿子。我大舅早年间下海经商,做了勇立商海浪头上的弄潮儿。表弟一家实打实属于先富起来那一批人,小时候我第一次吃旺旺仙贝就是过年时在他们家,大宝有好几个“旺旺大礼包”,随随便便就赏了我一个。

那是第一次,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有钱真好啊”的种子。

不是我仇富,纵观我国初代“富二代”和“白富美”们,学习成绩能跟家境同比例碾压同龄人的,几乎是凤毛麟角。比如大宝,考试分数从小到大保持稳定,具有广大的进步提升空间,常年稳坐全年级倒数第一把交椅。

大宝求学的岁月里,大舅仅仅家教一项就投入了不下六位数,費勁巴列地让大宝读完了中专,好歹学了门电子数控的手艺。紧接着又投了不下六位数,把大宝弄进了地铁工作,终于端上了国家的“铁饭碗”。

刚一开始大宝在房山线工作,没干几天就怨声载道地不乐意了,嫌房山是郊区,来回上下班太远。我大舅说不是给你买了一辆“四个圈儿”开嘛,远什么远!表弟这才说了实话,原来他新近认识了阜外医院一个美女大夫,两人正在火热恋爱中。这老是在房山线泡着,约会亲热不方便不是。

我大舅一听这,二话不说又投了五位数,愣是把大宝调到了二号线上班。大宝心满意足之余不免得意忘形,上个礼拜地铁停运后,他跟着工组检查完设备,收工准备下班时,顺手用手机拍了张自拍发到朋友圈里瞎嘚瑟。

第二天早晨我刷圈儿时,看到那张照片里大宝坐在空驶的地铁车厢里,小胖手儿很二乎地摆出剪刀手姿势。在他座位后面的大玻璃窗上,竟影影绰绰地反射出一个人影儿,看不清面目,也分不出男女。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赶紧给大宝发微信,问昨天晚上跟他一起在车厢里的一共有几个人。大宝一头雾水地说:“昨天车厢里就我一个啊,其他两个技术工都在车头里监控仪表呢。”我告诉了他照片里的端倪,大宝自己也是惊骇万分,再三重复说昨晚真的就他自己坐车厢里。实实在在体验了一把灵异事件,活活给大宝吓掉了二两肉。

过了几天我约大宝和他新交往的医生女友撸串儿,席间我又打趣他与鬼同乘的诡异经历。大宝说怪不得跟他同期培训的一个名叫小杜的年轻人辞职不干了呢,现在想想,之前小杜告诉他的那些事儿,还真不见得是瞎编出来吓唬他的。

小杜在北京地铁十号线工作。在帝都的朋友都知道十号线原本也是闭合环形线路的设计,可至今还有两站没有竣工通车。大宝听小杜说,其实早在两年前十号线就已经竣工试运行了,那天空驶的地铁列车试运行了一圈回来,检修工发现中部车厢的轮毂上有血迹,赶紧第一时间报告了上级。

上级领导派了一个工作组沿线摸查,工人们打着手电筒在乌漆麻黑的隧道里探查了大半天,才发现在轨道一侧放着一个不起眼儿的小包袱。几个人走近一瞧,那是个用家常白布随便包裹的布包,有半袋儿面大小。打开一看,几个工人全吓尿了,当场就有吐的。

包袱里是一具没有头颅和四肢的尸骸,只有躯干部分,突兀而恐怖。发现尸体后,地铁联合公安部门进行了一系列调查工作,最终依旧不了了之。那具尸体是谁,怎么来的,至今没人能说得清。

小杜说他有一回值夜班时,在中控室里睡着了。梦见自己在监控器里看见一队打着宫灯的人影,飘飘忽忽迤逦而来。等飘近了他发现,那些人影全部都是宽袍大袖,高髻云盘,显而易见不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

略一诧异,那队人影竟已飘到了跟前,他们将小杜围拢在中间,纷纷把脸凑得很近很近地“看着”小杜。虽然离得非常近,但小杜完全看不清楚它们的脸,就是一团模模糊糊没有无关的光。

巨大的恐惧感一下攫住了小杜的心,他脚下一蹬醒了过来,吓出了一头一脸的冷汗。自那以后,小杜再值夜班就有了心理阴影。又经历了几次鬼压床以后,吓碎小杜三观的“重头戏”来了。

那天又赶上小杜在中控室里值夜班,由于心里毛毛怪怪地总不踏实,小杜睡意全无,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手机。他不经意间瞟了一眼监视器,发现地铁隧道里竟然有一个“人”!

只见那“人”不紧不慢地沿着铁轨往前走着,不,是往前飘着。就在小杜惊慌失措地盯着他看时,那“人”竟也停了下来,慢慢地把头转向监控摄像头的方向。监控器的画质很糊,小杜看不清楚那“人”的脸,但分明可以确定无疑地感觉到,那家伙也在看他。

就这样隔着监控器对视了几分钟后,小杜吓得尖叫一声醒过闷儿来,赶紧给值班领导打电话报告情况。领导带人过来把当天晚上的监控录像来来回回看了三遍,压根儿连个人影都没发现。大家都说小杜又做梦了,可小杜自己坚称自己当时根本就没有睡着,是绝对清醒的。

第二天下班回家小杜就发起了高烧,烧退以后小杜去单位辞职不干了。他说自己实在受不了这个刺激,好家伙,神出鬼没,猝不及防。

大宝跟我说,干他们地铁这行儿的都知道,所有线路的停运时间都在晚上二十三时整,那是子夜开始的时间。各条线路停运以后,沿线还要空驶一班列车,为的就是搭乘那些被惊扰了一整天的亡灵们各归其位,共享安定,暗夜的地下世界是属于它们的。

也许故事里讲的这些只不过是离经叛道的都市奇谈,真假无从可考。但我自己是入夜以后尽量不乘地铁的,阴阳殊途,人鬼不同界,许多禁忌宁可信其有,这是谨慎,更是尊重与敬畏。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