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少女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2 12:15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这天晚上在宿舍里,徐德宝端坐在上铺,看着眼下的好基友们:有的舌绽莲花般在煲电话粥;有的边泡脚边刮脚皮,每次刮下来的脚皮都习惯性地放到鼻子前闻闻,然后嗖的一下填到嘴里嚼一嚼,敢情那是口香糖;有的带着耳机满脸便秘

这天晚上在宿舍里,徐德宝端坐在上铺,看着眼下的好基友们:有的舌绽莲花般在煲电话粥;有的边泡脚边刮脚皮,每次刮下来的脚皮都习惯性地放到鼻子前闻闻,然后嗖的一下填到嘴里嚼一嚼,敢情那是口香糖;有的带着耳机满脸便秘般的表情,时不时忘情地吼上一嗓子,吓得嚼脚皮的哥们一口咽了下去;有的边看书边搓着身上的泥儿,搓成一个小球后再娴熟地弹射出去,打击目标很随意,弹到墙上或门上或嚼脚皮那哥们光溜溜的后背上,都会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徐德宝用悲悯的目光打量着众生,心底忽然生出来一股莫名的烦躁,躁得他无所适从,没处抓挠。他忽的跳下床去,拿出书柜里的雨伞夺门而出。下铺的哥们儿喊道:“干啥去啊?”

“上网去。”哥们儿又喊:“这么晚了,学校大门都锁了啊!”

走出宿舍楼,徐德宝撑开伞,雨水啪嗒啪嗒如豆子般砸在伞布上。虽然学校管理很严,校门已锁,但他自有办法。徐德宝朝着学校后门方向走去,穿过一条长长的甬道,绕过图书馆后面,来到一片小树林。小树林里泥泞不堪,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趟了过去,找到一处较矮的墙头,伞一收,准备上墙。墙外是一条火车轨道,横穿过轨道走不多远就有一处网吧。

徐德宝手脚并用,笨拙地爬上了墙,待转过身子,两手扒着墙要跳下时,不巧,一列火车由远及近呼啸而来。点儿太背了!徐德宝不敢松手,怕掉下来被火车给刮了,便如一扇子肉般挂在墙上。徐德宝身材肥硕,重量可观,不一会儿就两手酸胀,他咬着牙死撑,可火车还是贴着耳朵边“况且况且”地呼啸,没完没了了!

徐德宝百无聊赖地瞅着前方,在树影摇曳中,在远处路灯的映照下,空中赫然有一缕红!再仔细一看,在教学楼窗台上竟站着一个红衣少女!哎呀!这么晚了,她站在那干嘛?莫不会要跳楼吧?徐德宝着急起来,姑娘,你可千万别跳啊!人生能有啥想不开的,谁还没有点烦心事,像我一样,出去上上网,喝个大酒,事儿也就过去了,明天一早起来再接着烦,慢慢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徐德宝想好了一大堆话,准备再翻到院内跑到楼下去劝她,可是胳膊酸爽,一点劲儿都使不上来,这时,那红衣女孩忽然把头转了过来,望着徐德宝这个方向,徐德宝心里一惊,她能看到我?不可能啊!我这边光线很暗,而且还有小树林挡着,不可能看得到我啊!正思忖着,那红衣女孩竟毫无征兆地就跳了下来,如一片红叶悄然坠落。徐德宝大骇,也从墙上跌落下来。

徐德宝的落点离火车还有点距离,可脑袋却磕到了道砟上,“咚”的一声脑瓜子都撞懵了。他已顾不上这些,心急如焚地又翻过墙去。等他跑到教学楼后,跑到红衣姑娘之前站立的窗下,却发现青草坪上整齐干净,别说是人就是连块布条都瞅不着。没道理啊!明明看到她跳了下来,不可能看错,而且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非死即残,可这草地上没痕迹啊……徐德宝愣愣地站在那里,雨还在下,他的脑袋还在流血,血水模糊了视线,眼前猩红一片。

徐德宝咂摸出味儿来了,这里太诡异了,刚想转身离开,忽然感到一双柔软的小手搭在自己肩膀上,徐德宝感觉头皮要炸开了,鸡皮疙瘩瞬间涌遍全身,他没敢回头,鬼哭狼嚎地朝宿舍跑去……

回到宿舍他就高烧不退,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意识模糊,躺了一宿,到了第二天也不见好。基友们帮请了病假,徐德宝就整天躺在床上,时不时地还发癔症大呼小叫,爱嚼脚皮的哥们每天精心伺候他,甚至把粥放到嘴边吹凉了再去喂徐德宝,得此基友,夫复何求啊!

过了好长日子徐德宝才缓过劲来,之后死心不改,开始打探此事,终于从一个已踏入社会的学长那里了解到,几年前有个女孩从这教学楼上坠亡。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