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凶魔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2 12:15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今天听网上一位老朋友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没什么恐怖吓人的地方,就是我听完以后忍不住感慨唏嘘,内心里许久无法轻松释然。朋友高中时代的班主任可以说是她求学时代师从过的所有老师中,最不同凡响难以忘怀的一位。老师

今天听网上一位老朋友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没什么恐怖吓人的地方,就是我听完以后忍不住感慨唏嘘,内心里许久无法轻松释然。

朋友高中时代的班主任可以说是她求学时代师从过的所有老师中,最不同凡响难以忘怀的一位。老师姓贾,教她们时才三十岁出头的年纪,风华正茂,气质不凡。

朋友说在课业负担繁重,精神压力很大的高中时代,同学们最期待向往的就是贾老师的课堂。除了传授应试必备的书本知识,贾老师很喜欢在她的课堂上天马行空地跟学生们分享很多有趣的课外知识。

诸如世界各地她梦想去旅行的方法,当今科技最前沿最独特的研究成果,还有很多有感而发的自己的人生感悟等等,经过贾老师一番妙语连珠精彩生动地演绎,同学们仿佛身临其境般经历了一次上天入地穿古越今的精彩旅行。下课铃声响起后很久,大家都还意犹未尽,迟迟不愿散学回家。

大家都爱贾老师,她俨然成了同学们关于青春的记忆里最亮眼温馨的颜色,就像魏巍笔下的蔡芸芝老师,在我朋友深深的脑海里长住至今,并不时被怀想思念。

去年夏天,我朋友回老家办事,在年少时熟悉的街道上遇见一个人。朋友觉得这人非常熟悉,一定是认识的,可左看右看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直到那人走远了,同行的伙伴告诉我朋友说:“你看她了没有?曾经是我们这里一所著名培训学校的校长,现在落魄得一无所有,唉!说是学校,其实就是传销洗脑的地方……”

我朋友不解地问到:“怎么她没有正式工作吗?为什么会去做传销?”伙伴说:“以前是咱们市高中的老师啊,年年拿先进,谁知道中了什么邪,唉……”

一语点醒梦中人!我朋友突然想起刚才那个衣着邋遢蓬头垢面的女人,不就是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恩师贾老师吗?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老师变得如此落魄恍惚,与记忆中判若两人的?

经过一番打探,我朋友了解到,原本贾老师一直在学校辛勤耕耘诲人不倦,成为整个年级教学组长和学科带头人,同事们都传她下一步就要做教务主任了。恰恰在这个时候,贾老师阴差阳错遇见了那个颠覆她命运轨迹,害得她万劫不复家破人亡的传销头子。

通常我们都很难理解,传销组织何以能让具有高度智识的成年人完全丧失理智,就如被洗脑控制了一般离经叛道,甚至沦丧尊严与道德。

所有这些通过简单的灌输根本无法达成,他们利用的是潜藏在每个人心底的魔,这魔一旦被欲望的诱饵唤醒,人便被拿住了要害七寸,只剩下被摆布利用的份儿。

那个传销头子是贾老师多年未见的中学同学,假借考察投资之名,其实就是来本地发现下线建立“聚点儿”的。

贾老师请他吃饭略进地主之谊,席间这个老同学半开玩笑地问贾老师:“咱们上学那会儿,数你最有理想抱负,如今就甘心情愿一辈子困居这个小县城,踏踏实实当井底之蛙?”

贾老师说她喜欢教书育人,而且现在事业上稳扎稳打前途还是有的,如此利己利人,有什么不好?

老同学听了哈哈大笑,直笑出了眼泪来,他非常不屑地告诉贾老师:“你靠这种方式利人,效果是极其有限的,充其量也就是给父老乡亲们种太阳般播撒下一些虚无缥缈的迷梦。至于利己,哈哈,哈哈,我记得你上学那会儿最向往爱琴海,老同学,你是不是到现在都还仅仅在电视里见过爱琴海啊?”

可想而知那顿饭吃得不欢而散,临走时老同学执意把单给买了,贾老师上去抢着付款,老同学笑呵呵的说:“我来,让我来吧,你留着那点儿死工资给你儿子报个钢琴班吧。在上海像他这么大的孩子钢琴都考三级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从吃完那顿饭回来,贾老师便一直魂不守舍心意难平。老同学光鲜考究的穿着,器宇轩昂的谈吐,财大气粗的做派,都在猝不及防间给予她沉重一击。这同学当年论能力论成绩都远不如她,难道多年以后这一切真都要颠倒过来了吗?

一周后,那个老同学再次找到贾老师,问她是否愿意辞去公职,做他手头项目的地区总监,帮他在老家这座小县城里拓展业务。至此贾老师心底深处的邪魔被欲望彻底唤醒召唤出来。

她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决然辞去学校的工作,终日跟随专销组织进行各种所谓的“授课”。贾老师有在学校做老师的工作经验,口才表达自不必说,最关键的是她很会抓人们心中欲望凝结的那个“点”,打对了“点”,再经一番有的放矢的诱导,县城里很多人都加入了她们那所民办性质的金融理财学院。

贾老师通过那所具有传销性质的理财学院大肆融资吸金,远亲近邻一众亲朋好友,几乎无一幸免都被贾老师“聊着聊着”就刷卡掏了钱包,付出一笔巨款后犹自觉得志得意满,内心里充斥着对高收益回报的泡沫幻想。

久而久之,县城里的熟人几乎都被贾老师掏干净了,她又开始发展下线的下线。她爱人后来回忆说,贾老师完全就是疯魔了,两只眼睛闪烁着一种异样的邪光儿,整天整夜地迷离游走于各种洗脑聚会之间,烟酒不离身,丝毫不见昔日为人师表的尊严体面。

终于有一天,爱人在县城宾馆门口堵获贾老师与她的“男客户”以后,愤然离婚了。贾老师表现得很不以为然,反唇讥讽前夫胸无大志,一辈子难有出头之日,也就配在小县城里带带孩子做做饭了。

离婚后的贾老师更加丧心病狂,终日迎来送往,穿梭游走于从各地慕名前来找她“投资”的老板富商,斯文丧尽,夜夜笙歌。贾老师的老父亲,一位年逾古稀的老派知识分子硬生生被女儿气得吐血身亡,老人临死之前圆睁双目,指着鼻子骂女儿:“必有恶报,不得好死!!”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老父亲去世后不满一年,有受害者联名举报了她一手创办打造的传销学园,所有财产一律没收,贾老师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我朋友那天偶遇她时,才刚出狱不久。

朋友于心不忍,想去看看贾老师,略表一下师生情义。同伴吓得勃然变色,告诉我朋友说:“你可别去招惹那个女疯子了,她现在神神叨叨,逢人就说自己得了艾滋病,等五脏六腑全烂光了,也就彻底解脱了…………”

我们常说“杀人诛心”,能诛你心的只有自己欲望执念衍生幻化而成的魔。这心魔一旦成障,凶过三界一切厉鬼众生,夺魂摄魄,啖心噬神,从此沦为无心无肺的行尸走肉,万劫不复。

古人云无欲则刚,不被欲望机心一叶障目,化解看淡心外一切虚妄本相,方能以金刚智慧随遇而安,降服压制心底妖魔。

心中无鬼,便是心安。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