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胆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01 12:57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前几天我们正着吃晚饭呢,我老公神神秘秘接一电话,他们老家一个拐了八道湾儿的远方表哥托他帮忙找找人,看能不能给他刚去世的老爷子开个“火化证”。火化证?这年头还真是干啥都得考证。我老公跟我解释完“火化证”在他

前几天我们正着吃晚饭呢,我老公神神秘秘接一电话,他们老家一个拐了八道湾儿的远方表哥托他帮忙找找人,看能不能给他刚去世的老爷子开个“火化证”。

火化证?这年头还真是干啥都得考证。

我老公跟我解释完“火化证”在他们那个地处齐鲁大平原的闭塞小山村里的稀有珍贵以后,我才得以了解到,全须全尾入土为安是那一带流传了上千年的传统民风。老祖宗的规矩,人没了,必得要葬入家族的祖莹,叶落归根。

我想起有网友给我讲过一个素材,也是关于在老少边穷地区推进火葬政策的。

自从国家推行火化政策以来,这一代代相传的民俗理念受到巨大冲击。很大一部分抱残守缺顽固不化的村民不能接受火葬,家里有老人去世了,他们便火速连夜偷着葬入祖坟。等村里的民政干部知道信儿了,人都已经埋完了,你政府干部总不能再刨坟开棺,拉出尸体去火葬吧。

长此以往,那个村的火葬政策就完全没有推开,大家全都瞒天过海地沿袭老传统葬入祖坟,致使各家族的坟地越来越大,严重占用浪费了土地资源。终于,上级领导翻车不干了,坚决要求村干部发挥作用,严禁土葬。

村干部也犯起了难,论起来都是没出五服的亲戚本家,真要撕破脸了不好看啊。这时候就有人给村支书献了一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发现有人偷摸儿搞土葬,一经报告村委会,举报者必有一笔不菲的奖金。

起初大家伙碍于同村情面谁也不好意思去告密。架不住政府许诺的赏金越来越高,渐渐地就有人坐不住啦。村委会接到一系列线报以后,挠头事儿又来了。有些人家为了完成土葬一切从简,抢先一步已经把尸体埋入坟里了,谁动手去挖出来落实政策送去火葬啊?

乡里乡亲,无冤无仇去刨人家祖坟,这可是要遭报应的啊!见一直没人肯揽这个差事,村支书有了前车之鉴,大笔一挥:赏!谁出力协助村政府推进落实火葬政策,村委会必有重谢!

这时候就有一个人“挺身而出”,干起了这挖坟掘尸的勾当。此人名叫王大胆,就是本村农民,人如其名胆大包天百无禁忌。村委会接到举报以后,王大胆便纠集起一群村子里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小流氓,浩浩荡荡开到人家祖坟里闹事去。

来不及入土的,他们一哄而上抢出尸体拉去火葬场火化,谁敢抗拒反对小流氓们上去就打,还美其名曰是在“执行公务”,家属们若不配合就是“暴击抗法”,将来小孩考学子弟务工都别想顺当。

已经入了土的,由村支书坐镇,王大胆带人上前,三下五除二刨坟开棺,拿个大蛇皮袋子把亡者未寒的尸骨一装,直接开车送去火葬场。然后家属再去火葬场领回骨灰,外带缴纳罚款。

每出一趟“公差”,王大胆都能得到村委会发给他的一大笔劳务费,一来二去他的工作积极性空前高涨,地里的农活也不干了,专职当起了“挖坟别动队”队长。几年下来,靠着这个沾晦气损阴德的下作营生,王大胆家翻新了二层小洋楼,祖孙三代穿金戴银成了村里数一数二的富豪。

只是村人们看到王大胆开着他那辆七手桑坦纳呼啸而至时,大老远就纷纷绕道避让,那神情样貌,就跟大白天见了活鬼似的。

时间像小马车,三年五载一晃就过。村民们眼见得王大胆挖坟赚得盆满钵满,土葬的空子是越来越难钻,索性也就不费那个劲了。等到老一辈的长者都走得差不多了,年轻一代也就顺水推舟,基本全都按照规定施行火葬了。

王大胆的“生意”日渐惨淡,终至绝迹,村里再没有人找他去挖坟了。且不说自家田地荒芜已久,这老话儿说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您再让王大胆面朝黄土背朝天地下地刨食儿去?不能够了。

就在王大胆整天失魂落魄无所事事的时候,他老娘得上了老年痴呆症。终日里疯疯癫癫不认识人了。特别是一到了夜里,那老婆子就鼓凸着一双熬得血红的老眼,扯着嘶哑的嗓子一通叫唤:“家里咋这么些裹着破麻袋片儿的人啊?大胆儿,他们咋都围着你追着你啊?娘瞅他们不像善主啊!”搞得王大胆一家心惊肉跳,毛骨悚然,满屋里贴的都是辟邪驱鬼的符咒。

后来没多久,王大胆他爹跟几个老伙伴坐在一处廊子下头打牌消遣,青天白日没风没雨的大太阳天里突然掉下来一大块木板,不偏不倚正拍在大胆他爹的脑门上,他爹身子一歪倒在地上,随即身下的沙土地就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众人凑上前一看,好么,那木板上竟然还带着一枚大铁钉子,钉子尖儿冲下整可好儿楔进了王大胆他爹的脑壳里。那还能有命在么?当场一命呜呼。现场有懂的人悄悄议论说,那枚钉子可不是寻常的铁钉,是棺材铺盖棺下葬时钉棺材板用的长钉。

这下村民们可炸了锅了,王大胆刨祖坟遭报应了的传闻不胫而走,越传越邪乎。

王大胆的媳妇看他现在不好混了,整天赖在家里吃白食本就心生不满,怨气冲天了,再听到这样离奇恐怖的流言终于按捺不住,撇下正上小学的儿子一走了之,连离婚手续都没顾得跟王大胆办,就此音信全无了。

王大胆一个人又要拉扯孩子又得照顾老年痴呆症的娘,他本身也没有个正当职业,日子过得可想而知。有一天王大胆在家睡过了头,忘记去学校接儿子了。等他赶到学校一问,老师说孩子一个钟头前就自己回家去了。王大胆找了一路,沿途询问认识的村民有没有看见他儿子,大伙儿都说没见着。

后来王大胆也不再去寻找那个孩子了,也没见他去派出所报警,反正找回来他也养不起,能被人贩子拐卖到富贵人家,也算是儿子的造化了。

儿子丢了以后没多久,王大胆的痴呆老娘也死了,王大胆说她上茅厕摔了一跤,帮着去淘尸体的村民回来说,老太太脸朝下栽在粪坑里,满头满脸都是屎尿,腌臜恶心得很,可身上却干净得很。

那老婆子到死依然鼓凸着双眼,眼神中充满极度恐惧,两只手死死攥成了拳头,死相可怖,痛苦不堪。

沦为孤家寡人的王大胆终日在村子里游荡,谁家有口剩饭就舍给他吃了。他仿佛孤魂野鬼般象征着丧气与不详,人人唾弃,唯恐避之不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人们很久没见过王大胆了,大家全不在意,反正也没人想看见他。

直到一天深夜,有个小毛贼翻进了王大胆家荒废破败犹如鬼堡的小楼里,原本想要顺手牵羊盗窃点财物,才进去没一会儿就大喊大叫着跑了出来。被喊声惊动的村民们进去一看,衣不蔽体的王大胆早已死去多日,全身皮肤溃烂如鳞片斑脱落,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最恐怖的是王大胆那一双眼睛,丛生的疱疹争相溢出眼眶,看起来就像两颗霉烂多日的绿菜花,无比骇异,令人作呕。

要是有人问我这世界上有没有报应?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有,一定有的。人这一辈子享多少福受多少罪都是一定的,拿了本不该属于你的,早晚要以其他形式偿还回去。那些侵犯戕害他人攫取来的利益,更是要付出千百倍的代价来抵偿。

这就是天理。

天道至公。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